独家评论:CBA裁判侮辱了黑哨这门“艺术”


新闻背景:昨晚,CBA季后赛首轮第二回合,回到主场的新疆虽然最终侥幸赢球,但比赛中的争议判罚却成为左右比赛胜负的关键因素。最终输球的辽宁全队集体抗议,不愿离场。

中国篮协一定在后悔,不是裁判吹了黑哨——或者是所谓的“官哨”,而是所托非人。

当新疆主场如愿击败辽宁;当韩德君遭遇摔跤式的阻拦没有得到犯规;当郭士强还想最后一搏,决定不签字,篮协官员想必只有一个念头:拜托,吹黑哨请带点艺术。他们居然,没有控制住场面;居然,没有提前将韩德君罚下场;居然,到最后只能撕破脸皮,然后用最原始的方式结束比赛。

黑哨已然是CBA的毒瘤,所谓的“魔鬼主场”,不过是黑哨的衍生物。冤冤相报,就是CBA的现状。但遗憾的是,在新疆红山体育馆的这三名裁判,太直接,太赤裸,他们必然会被禁赛,因为,他们侮辱了黑哨这门艺术。

如果你只是想当一个入门级的黑哨,可以从比赛一开始就疯狂吹身体接触,三节就把双方内线吹到犯满立场的边缘,比赛会很激烈,但到了第四节的吹罚只要稍微做些改动,一方内线崩盘,一方内线犹在坚挺,比赛就会变成另一个局面;

你也可以当进攻球员突破时,你会看无球球员有无身体接触,若偏向进攻方,可以等到他进攻完毕,不中,就吹无球球员防守犯规,中,甚至还能帮着吹一个2+1。

你还可以可以突然间改变判罚尺度,面对有高大中锋且突破犀利的球队,吹紧一点,自然局势大好;面对防守动作偏大,技术不过关的球队,吹松一点,还能美其名曰增加对抗。

但这样很容易被识破,你需要额外上一个补习班。

有时候球迷会看到,两队犯规次数相同,甚至罚球数相差也不是太大,但比赛场面看起来完全是两码事——主场球员无奈喊冤的,大部分都是角色球员;客场球员无辜中枪的,却往往是主力;倘若红山口最后时刻,苏伟仍在,防守韩德君必然不用使出抱摔绝技;倘若,韩德君已然6次犯规,一切烦恼不复存在。

又比如,瓦里克最后时刻状态如此神勇,没有吃到违体犯规,也没有吃到因为走步、踩线、三秒和违例这些哪怕是录像回放也未必能看清楚的哨子,红山体育馆的这些裁判,实在学习得还不够。

即便这样,裁判仍然会受到媒体和球迷的攻击,所以,黑哨这门学问真得是学无止境。

当辽宁队追分的时候,完全不必要等新疆队叫暂停,黑哨们就应该高举双手,制造各种打乱节奏的判罚,谁持球,就吹谁,两边吹,直到大伙儿一块儿搞不清头绪,时间没了,比分也始终不会增加,领先的球队又获得喘息机会。

这就能挽救黑哨,挽救篮协,当然,无法挽回CBA。

真正的黑哨大师还能做得更好,他不停地通过暗示,通过一次次可有可无的犯规,逐渐影响局势,他果断、坚决,从一开始就给另一支球队压迫感,让他们信心全无,最终选择放弃比赛。球迷会怒斥他们不争气,从根本上忘记裁判,而球员和教练的辩白,又很可能会当成推卸责任。

吹黑哨,还是要攻心为上。

当然,有一种裁判千万不要学——这场比赛某队拿定了。哨可以乱吹,话不能乱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