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蕲春重病哥哥照顾瘫痪弟弟2年 烈士后代难以为继

荆楚网消息(记者王淳、刘申)“有时候真想自己了断算了,不能再拖累哥哥姐姐,但一想到我的爷爷、伯父,他们都是英雄,我如果这样死了,无颜见他们!”2月18日,44岁的陶保国在病床上含着泪对记者说。

苦难经历显兄弟情义

陶保国是湖北蕲春县大同镇连城村人,初中毕业后在外打工,2005年患肝腹水病至今。2013年2月一天,他在上卫生间时因昏迷摔伤,导致股骨粉碎性脱臼,因无钱医治常年卧床不起。妻子2006年离家出走,去年女儿也去浙江投奔了母亲。

陶保国卧床期间,他的大哥陶建新和姐姐担负起照顾弟弟的重任,每天给他喂饭、擦身、端屎接尿。家里人说,陶保国女儿在时,也没有陶建新照顾得细致。然而,让人难以想象的是,陶建新也是一位重病者。

陶建新生于1960年,从小勤劳本分,在队里劳动总是抢着干最重最累的活。22岁那年,他在小队挑塘泥压坏了腰未及时医治,到如今腰椎突出越来越严重,身躯严重变形,腰弯得超过90度,完全丧失劳动能力。

陶建新家有兄弟3人姊妹4人,姊妹都已出嫁,陶保国是六弟,四弟陶杰在武汉做土特产小生意,家里开支和治疗费用主要靠陶杰负责。

陶杰回忆,2005年,陶保国从浙江打工回来。在火车站,陶杰几乎认不出全身浮肿的弟弟。陶保国当时说:“哥,这恐怕是我们兄弟最后一次相见了。”陶杰抹了一把眼泪,二话没说拉着弟弟就去了同济医院。此后,陶保国每年总有个把月是在医院里度过的,好几次病危却又奇迹般挺了过来。陶杰也记不清前前后后花了多少钱,即便每次报销的部分费用,陶杰也留给了家里。

陶杰原本想,只要自己能做一天事,就能养活两个兄弟。直到去年,陶保国摔伤卧床,因受肝病功能影响,县医院没有能力手术,到武汉大医院治疗的费用难住了陶杰。

祸不单行。同样是去年,陶杰带哥哥陶建新到武汉普爱医院看病,专家得出的结论是:腰椎退行性改变,再不及时医治很有瘫痪的可能。忠烈之后难以为继

弟弟卧床,哥哥很可能也瘫痪,陶杰顿生难以为继之感。这时,他才想到,自己家是烈士后代。

陶家可以说一门忠烈。100年前,陶家是大别山及蕲、太、英三县一带赫赫有名的木工家庭。爷爷陶国政(1894-1933)从小技术精湛,多次给红军无偿捐赠运输和武器工具,1930年公开参加革命,曾任蕲春县大同区二乡苏维埃政府主席。1933年因叛徒告密被捕杀害,时年39岁。

陶国政的大儿子、陶建新的伯父陶德喜14岁参加新四军,曾任班长,1943年在一次战斗中壮烈牺牲,年仅17岁。

陶家三兄弟的父亲陶席斌从小是儿童团成员,15岁参加解放军,参加了包括渡江大会战等大型战役,解放后一直任地方农村支部书记,多次被评为全县劳模,1985年退休,1994年病逝。

因伯父陶德喜英年早逝,当时奶奶做主,将大哥陶建新过继给伯父家。解放后,陶国政、陶德喜被追认为烈士。但由于登记时把陶国政的出生地弄错,至奶奶1971年去世时陶家没有享受一分钱的烈士抚恤,时任村支书的陶席斌也从来没有计较。

陶杰说,因从小深受家门熏陶,他们三兄弟一直以先辈的光辉业绩为荣,也从未想过享受国家的烈士优抚,时至今日,实在是力不能及,度日如年。

各方关注亟盼扶助

由于长期卧床,陶保国左半边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他用右手艰难的向记者展示手机中自己年轻时的英姿,“我深切的知道,我们的国家和民族正处在腾飞向上的最好历史时期,每一个有志气的男儿都想奉献自己的一份力量。虽然我只是一粒微不足道的尘埃,但是我的心是火热的,我也想投身这历史的洪流中。我想站起来!”

揣着兄弟的渴望和期盼,今年2月7日春节后上班第一天,陶杰试着给素不相识的蕲春县委书记徐和木发了一则求助短信,没想到不到两分钟就收到了他的回复。

2月8日、11日,县民政局优抚股股长叶成、县救助局主席甘军营,大同镇组织办干事赵军、镇民政办主任朱三星等人先后上门,慰问现金800元,并通过对烈属情况、低保享受情况的调查,争取到多项扶助政策,包括:弟弟陶保国纳入县民政局重点救助困难对象,从今年二季度起,低保标准救助金提高到每月130元(农村低保A类);每年安排慰问金1000元;与大同镇卫生院协调后纳入慢性病救助范围;若住院还可享受医中救助(住院费减免30%、5000元封顶)。

县民政局副局长陈仕猛解释,国家对于军人抚恤的范围是烈士生前赡养的父母、配偶及未成年子女,以及60岁以上有困难的子女家庭。因此按照国家政策,考虑到实际情况,作为陶德喜烈士的继子,哥哥陶建新年满60岁后可享受抚恤。

陈仕猛坦承,民政部门已经在政策允许范围内给予了最大倾斜,但要解决根本问题,还是得将两人尽快送往武汉权威医院治疗。

县卫生局局长陈盛喜告诉记者,在武汉治病花费超过1万元的,根据湖北省城乡贫困群众医疗救助相关政策,黄冈市群众可以通过财保公司赔付50%左右,农村合作医疗可以多报销5%,但一般都需要先治病,根据发票再行报销或赔付。

陶杰估计,治病费起码十几、二十万,这让他们“连进医院的门都不敢”。“希望社会能够帮我们兄弟一把,渡过这个难关。”陶杰说。

(本文来源:荆楚网 编辑:王淳)


本文内容于 2014/2/21 21:50:27 被小编a30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