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解放军应让美国知道保护日本代价巨大

自2000年以来,中国开始加大海军建设力度。大量建造了包括052B、051C、052C、052D、054级、056级等数量庞大的主力战舰,用来替换老旧的现役舰艇。目前海军基本上实现了三大舰队均以新型战舰为主力的局面。随着航母辽宁舰的服役,更是极大增强了海军实力。

日本《外交学者》网站2月15日报道,原题:《弱者如何赢得战争:中国版》。

亚洲观察家有时会争辩说,中国无法在军事上与美国及其盟国媲美。有人将矛头指向中国的硬件,声称它比美国落后几十年。其他评论家只是看看原始预算数字。由于美国的军事开支超过X个国家的总和,他们就说美国在可预见的未来都是“头号”国家。

事实上,战略理论鼻祖克劳塞维茨认为,利用三个方法,一个较弱的竞争对手能够战胜更强的对手。它可以几乎不费一兵一卒做到这一点,而且不会过度破坏地区或全球秩序。

文章称,第一个方法是,一个较弱的竞争者可以使对手无法进行战斗。它可以弄垮对手的军队或者推翻对手的政权,从而赢得主宰条款的权利。事实上,没有哪个理智的政府热衷于武装冲突的代价、艰辛和纯粹的不确定性。没有人想要战争,北京也几乎不想。不过,中国理应建立一支能够击败它很有可能要面对的最大盟国队伍的海上力量。

文章认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有能力集中所有力量跟一小部分美国武装部队抗争。美国的武装部队分散在全球各地执行着各种任务,这点无需多说。按理说解放军总体而言较弱一些,但他们由于能够集中力量,所以可能更强大。

关于第二个方法,克劳塞维茨指出,一个竞争对手如果能够让对方相信后者根本赢不了,那他就有可能获胜。战略家基辛格指出,一个竞争对手可以通过显示强大的能力,展示出使用它们的决心,并让对手相信在某些情况下他的确会使用它们,那么他就可以遏制对手。

文章称,威慑力是力量、意志以及对手相信其力量和意志的产物。如果对手足够印象深刻,他将避免采取美国想要阻止的行动。同理,如果美国实际上拿枪指着竞争对手,并且如果他认为美国会扣动扳机,那么他就很有可能采取美国希望他采取的积极行动。

第三,克劳塞维茨认为,一个竞争对手如果让对手相信,即使后者能够获胜,为获胜而付出的代价也是他自身所不能接受的,那么这个竞争对手就有可能占上风。克劳塞维茨指出,政治目标的价值决定了战斗人员为实现该目标而付出的努力的规模和持续时间。它决定了作战人员为了这一努力而付出多少条生命,多少国家财富,多少其他的资源——以及花费多长时间。

文章认为,通过投放令人印象深刻的反介入能力,解放军可以试图让华盛顿相信,有些目标——包括捍卫像日本这样的盟友——是不值得付出这么大代价的。它可以尝试让美国领导人感到心灰意冷,让他们相信,美国及其盟友在亚洲有争议的区域内是不会占上风的。如果一切都失败了,它可能希望使自己在当地占据优势足够长的时间,以实现其作战和战略目标。

文章说,无需重申,美国是一个海洋国家,依赖于它的海军、海军陆战队和海岸警卫队来维持在世界上的地位。实际上,北京可以问问美国总统奥巴马,或者问问无论哪个白宫主人:你们与日本或者菲律宾结盟值得你们损失美国的超级大国地位赖以维继的太平洋舰队的主要力量吗?

文章称,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答案可能是否定的。所以,政府不要因为中国在国防开支或者军事技术或者其他力量指标方面落后于美国就心怀安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