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与贵族:论知识分子的道统责任

精英与贵族:论知识分子的道统责任

对一个社会来说,知识分子为什么重要?


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知识分子比社会中的其他人群有更高的道德水平。但是,无论知识分子整体的能力和价值观是否高明,知识分子都会成为管理社会的主流群体。知识分子的整体作为,对整个国家和全体人民的福祉会产生重大影响。在古今中外的大多数时间里都是如此。


知识分子群体的重要性,就重要在这里。因此,知识分子群体需要一个“好的道统”的重要性也就在这里。


如果知识分子的价值观是“有奶就是娘”、“今朝有酒今朝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国家会变成什么样子?


孔子的伟大在于:孔子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孔子有理想、有价值观,虽然孔子的思想也在不断演化中,孔子的境遇多次在穷通之间变化,但是孔子一生中都坚持了他的价值观。最终孔子的价值观通过论语和其他著作传播到后世,影响了全体中国人和中华民族,这就是孔子最伟大的地方。


至于孔子个人在现实政治实践中的挫折,那只是“小我”范畴内的一些蹉跎罢了,所谓“粪土当年万户侯”,个人一时的成功,在历史长河中不过是浮云,个人混的好,当大官、挣大钱,对这个社会真的不是很重要,对后代更是无足轻重。孔子也从他的经历中学习了很多,智慧来自于阅历。后人哪里有资格来嘲笑孔子是个“失败者”呢!除非是杨澜这种自我感觉特别好的“成功人士”。


知识分子的道统的作用,就是号召知识分子肩负起社会责任,利用自己的知识、才智和较高的社会地位,服务大众、教化大众。要比升斗小民承担起更多的使命。


创造远比毁灭重要,抱怨和指责总是容易的,树立一个理想,并为之奋斗,甚至牺牲短期利益(现在已经很少需要牺牲生命了),这很难,但也正是难能可贵之处。


这就是传统道统中的“家国情怀”,视国如家,以天下为己任,不计较个人的穷通祸福,要有所作为。


知识分子(贵族)不仅仅是地位身份,更重要的是知识分子代表的中华道统的精神(也可以说是贵族精神),屈原即使被打压排挤、甚至流放,都没有污蔑自己的祖国,更没有投靠秦国,为秦国大唱赞歌。对比之下,当代所谓的知识分子有几个做到的?做不到还谈什么能成为中国的核心知识分子?


精英倒向强国不仅仅是国内的原因,国际局势是不可分的,战国时代,六国的精英没有上升通道吗?本地贵族没有掌权吗?精英是无国界的,贵族也是可以收买的,秦国的间谍战很成功。面对强大的秦国,六国精英大多选择投靠,贵族苟且过日,甚至暗中投靠秦国,真正抵抗的很少。


读书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对照之下,能够被收买的知识分子,就不是中国核心的知识分子了,受不了委屈,自以为是,不能为国家民族谋利,只想着自己阶层的小算盘,连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中的第一项修身都没用做到,这种知识分子如果吸纳到体制内掌权,于国于民又有何利?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如果所谓的精英知识分子连匹夫都不如,不关心天下兴亡,也不管国家民族利益,只想着自己的小算盘,他们如何能成为国家民族的脊梁?更何况担起天下兴亡的责任?!


能倒向西方的就不是中国核心知识分子,看看现在的所谓的知识分子,有几个是凭良心的,又有几个是立公心的?不凭良心,不立公心,如何能成为国家的核心?


知识分子脱离现实的批判,也反过来使知识分子的内心日益孤立和精神上更加孱弱,走向失败主义,最终开始反对中国和中国文化。


知识分子应该立足本土现实,进行自我批判,加强实践精神。不仅要着眼于怎么说,还要关心现在应该怎么做,只有“知行合一”,才能让思想健康、行动有力,让思想指导行动,在社会发展中承担更多的责任,而不是用牢骚萎靡自己的斗志、又对别人没有任何帮助。


我看,现在已经没有严格意义上的那种知识分子了(特别是传统知识分子),之所以有知识分子这种说法,是与过去生产力水平低导致文字只能小范围传播形成的一种天然垄断。那过去是什么人能够识文断字?答案是:统治阶级以及统治阶级预备役。他们的地位使他们(且只有他们),有条件且有必要来学习文字知识,而他们的知识又反过来巩固了他们的地位,如此循环知识的垄断不可避免。直到建国后,毛主席大规模扫盲才打破这种垄断。


对了,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汉语的特殊性。字母文字比如说英语不能通识,学化学的看不懂物理书,学天文的看不懂地质书。而汉语不会,只要你认识2000个常用汉字且会查字典,理论上你能自学任何专业。因为汉语先天能通识加上毛主席的大规模扫盲,知识的垄断被打破,当知识的垄断被打破,知识分子这个称呼自然也消失


现在是无知识分子的时代,或者反过来说,现在是人人都是知识分子的时代。


要提倡和建设知识分子的道统,就是号召更多的知识分子践行一种价值观,承担更多的责任和使命,为大众谋福利。


其实人世间的社会理想,绝大多数是无法实现的。这并不意味着理想无用,而正说明理想的价值。


屈原“哀生民之多艰”,几千年以来,“生民之多艰”一直没有得到彻底的解决,看来也不会得到彻底的解决。但是站在大历史的角度看,如果在比较多的年景里、在比较多的时代里,老百姓的生活能够活得比较好、比较有尊严,就是一个好事。这就是一个值得追求的理想。


这样的理想应该如何去实现?由谁去实现?知识分子群体应该承担什么使命?知识分子的责任是:用自己的知识提供建设性建议、理性引导社会舆论,而不是整天骂骂咧咧,甚至给美国人带路。


所以,道统不仅有存在的必要,还要永远抓住最核心的内涵,不使自己落伍沉沦。这种最核心的内涵就是:社会理想、大众福祉。


无论时代如何变迁、技术如何发展、社会形态如何演化,道统的这种本质内涵都不应该发生变化、更不能出现异化。


欢迎来我的新浪博客看看,有更多的精彩分析哦!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721961197_0_1.html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