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作战中的英雄父子兵--纪念1979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对越作战中的英雄父子兵--纪念1979


1,张志信父子:《高山下的花环》中雷军长的原型,54军160师师长张志信(右)

中国有古语云“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在中越战争中,便涌现了许多父子同上前线的事迹。在著名军旅作家李存葆的《高山下的花环》中,雷震军长与“小北京”这两个人物即是当年许多参战的父子化身。 在这场战争中,曾有三个靠前的说法,即各级指挥所靠前,军官靠前,军干子弟靠前。许多老革命亲手把儿子送上了战场,有的等来了子弟的凯旋,但有的等来的则是噩耗,以及伴随终身的遗憾与思念…… 在那场战争中,一批“子弟兵”们义无反顾地奔赴了战场。且多有不俗的表现,乃是前线参战各部队的真实写照,并作为中国军队当时的一种特有现象,一度引起国内外的广泛关注和一代人的强烈共鸣!回顾那段历史,还原那些人物,呼喚理想与正义的回归,对国家和整个中华民族都有着非常重大的现实意义。

对越作战中的英雄父子兵--纪念1979

160师师长张志信(右一)在越北指挥战斗

1979年2月27日,我军攻陷越南北部重镇高平市后,正当第54军160师师长张志信率所部为配合达成整个战役行动,肃清高平外围之敌,清剿战斗向纵深进一步展开时,其在师主攻团特务连侦察排担任副班长的独生儿子张力不幸于267高地侦察战斗中英勇牺牲。

对越作战中的英雄父子兵--纪念1979


160师师长张志信(右一 )54军军长李九龙(中)政委李兆贵(左一)合影

据战友们介绍说:“张力一直在尖刀连第一线,牺牲前已立了战功,火线上又入了党。他负重伤时,在深山丛林中无法实施有效抢救和后送,只能做应急处理。一个小时后,他知道自己不行了,就对身边的战友说,他牺牲后,请转告爸爸,儿子没有给他丢脸,劝爸爸不要悲伤,一定要照顾好妈妈……”

对越作战中的英雄父子兵--纪念1979


160师师长张志信在接受中央慰问团带来的全国各地写的慰问信

张志信得知独子牺牲的消息后,极力控制着情绪:“这里是战场,是血与火的战场,党和人民把这么多优秀儿女、这么多条宝贵的生命交给我张志信,我要为他们的生命、为他们的父母、为这场战争负责。

对越作战中的英雄父子兵--纪念1979


这是张志信师长和军成副政委在张力坟前献的花圈,左一为张志信师长所献花圈

1984年6月,戎马生涯39年的张志信服从组织安排,退到了二线。其间,因身患高血压等疾病,家里担心张志信身体,因此一直未去靖西看望儿子。2009年初春,张志信的心包积液、高血压等多种沉疴旧疾一并发作,身体骤然垮了下来。一天,他突发奇想地对成翠芳说:“我又梦到儿子了,我想去靖西……看看他!”成翠芳吃惊不已:“老头子,这么多年都过来了。现在你病得经不起一阵风,就别去了,行吗?”张志信摇摇头:“昨晚,我又梦见儿子了。儿子还在怨我,说战前硬把他的手表留了下来,我想亲自还给他。”

对越作战中的英雄父子兵--纪念1979


2,江燮元父子:江燮元(左二)与军领导(左三)等正在研究分析敌情

担任东线兵团谅山方向指挥重任的是广州军区副司令员江燮元将军,他的两个儿子一个在龙州方向主攻师任作训科副科长,一个在凭祥方向的主攻师当侦察班长。

这位从江西永新三湾乡走出来的“老井岗”戎马一生,英勇善战,系当年四野麾下赫赫有名的一员战将!在辽沈战役中,江燮元指挥笫十二师在四纵编成内坚守塔山阵地,浴血苦战六昼夜,先后抗击有海、空军支援的关内蒋军东进兵团十一个师的轮番攻击,为主力攻克锦州作岀了重大贡献。所部有两个团分别荣获“塔山英雄团”和“白台山英雄团”称号。

1974年,他参与指挥了西沙永乐群岛自卫反击作战,全歼南越守敌,一举收复甘泉、珊瑚、金银三岛,捍卫了国家主权及领土、领海完整,打出了国威、军威!

此役,已64岁高龄的江副司令员亲临前线,坐镇指挥谅山方向之我军作战,先攻同登、祿平,再克谅山,随后号令所部打过奇穷河,又将战线向前推进了5公里,兵锋直指河内!一次战场上父子相见,彼此不问安危,只有互相勉励:“我们一老两少都上了前线,谁都不许马马虎虎当熊包,别给老子丢脸!”话语中体现了一个老军人的崇高思想境界和对儿子们的殷切期望。真是将门出虎子。两个儿子果然都是好样的:鲁平在战斗中为抢救战友,腹部被敌机枪子弹打穿,身负重伤;南平随侦察连打头阵,在战斗中机智灵活,负伤不下火线,二子双双荣立战功!

对越作战中的英雄父子兵--纪念1979

3,毛余父子:儿子毛晓东参军时毛余将军全家福

41军副军长毛余率精干参谋人员靠前指挥,跟随XX一师向敌实施大纵深穿插,持续时间长,距离远。为尽早达成对高平守敌合围之战役企图,毛副军长率主力一路斩关夺隘,边打边插,途中曾遭敌近距离伏击,军帽被敌子弹射穿,险情迭升。毛余将军和独子毛晓东、女儿、女婿一家四口同时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战。

对越作战中的英雄父子兵--纪念1979


刚入伍时的毛晓东(左)与战友

毛晓东1969年(14岁)入伍,机警、果断,天生就是最优秀的步兵,当兵第一年就上《解放军报》头版,20岁成为全军最年轻的步兵361团1连长(林彪四野塔山守备英雄团)。他战前三次立功,参战一次立功。1979年“援柬迁越”行动,41军121师的任务是穿插高平,纵深深度超过所有友邻部队。

对越作战中的英雄父子兵--纪念1979


毛晓东资料照片

毛晓东所在361团的目标是夺取809高地。809高地是控制高平的制高点,上级提出:谁拿下809谁就是英雄连。毛晓东1连准时夺取809,可上级食言,为保模范不倒,把“英雄连”称号转授4连。毛部1连全连仅阵亡5人,以最小代价取得最大战国。后因营长阵亡,毛晓东直接从连长擢升营长。在完成穿插任务后,毛部作为掩护全军撤退的“殿军”,在高平沿江北岸山头执行掩护全军撤退、工兵炸桥。在完成上级总意图的前提下,“灵活执行命令”,适时转移阵地,掩护全军撤退,再次将全营几百名战士撤了出来。毛部刚撤出阵地,越军炮火就覆盖了我军阵地,并封锁撤退公路。毛晓东的超人直觉和指挥果断,令全军上下肃然。 战前和战后毛晓东指挥的一连先后立过一等功、二等功9次! 毛余因病医治无效,于1994年6月29日在广州逝世,终年68岁。

对越作战中的英雄父子兵--纪念1979



1979年5月31日,中央领导接见对越作战英模报告团全体成员。华国锋身后为东线部队英模报告团团长毛晓东的爸爸毛余—41军副军长(战时),后任41军军长、少将、七十年代驻国外使馆武官。

对越作战中的英雄父子兵--纪念1979

4,王玉兴父子:1986年王玉兴将军在老山前线炮阵地

上个世纪70年代末,当时王玉兴将军已经年逾半百,但军人的责任感、荣誉感和使命感,使他不能无视越南的侵略行径而无动于衷,多次向上级请缨率部出征迎敌。机会终于来了,1986年4月28日,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担任陆军47军副政委的王玉兴率部开赴滇越边境的老山前线轮战。当时与他一同上前线的还有在地炮旅服役的他的儿子。 作为集团军副政委的王玉兴决定发挥榜样引带的作用,用那些感人至深的典型人物和事迹帮助指战员们牢固树立从军报国、无上光荣、辛苦我一个、幸福十亿人的思想观念,从而提高部队的士气。王玉兴搜集了留遗言叮嘱弟弟“我尽忠、你尽孝”而后慷慨赴死的烈士班长、主动要求重返部队参战的退役老战士、宁可违纪偷偷跑到前线当救护兵的女护士、投笔从戎的大学生、放弃每月万元的收入而执意要到前线修筑工事的石匠等先进典型,广泛深入宣传他们的感人事迹,鼓舞了驻守南疆的将士们奋勇杀敌,捷报一个有一个从前线传来。

对越作战中的英雄父子兵--纪念1979


5,曲奎父子:图为曲宁江

41军副参谋长(战时)曲奎也是父子齐上阵,曲副参谋长也曾在驻外大使馆任过武官,后来在41军122师任师长,战前调41军任副参谋长,他儿子曲宁江战时在我们121师363团4连当战士,79年2月在越南战场上光荣牺牲。

对越作战中的英雄父子兵--纪念1979



图为曲宁江墓碑

1979年2月24日,所在部队在转移中遭伏击,曲宁江在左腿、左臂被打断,无法操枪射击的情况下,趴在战友身上掩护战友继续战斗,最后壮烈牺牲。牺牲时年仅19周岁,上级追授他一等功。

对越作战中的英雄父子兵--纪念1979


曲奎夫妇怀抱儿子曲宁江遗像

曲宁江绝对是将门之后。曲奎原籍辽宁丹东。“1944年,我17岁,就参加了部队,先是打鬼子,然后打蒋介石。”曲奎说。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曲奎随部队一直从东北打到广东,解放后他就驻在了广东,并逐渐晋升为一名师级干部。 1979年2月战争打响后,在前线负责指挥战斗的曲奎最后一次见到了儿子。“我当时在山上观察战况,指挥部队。我的警卫员看到他站在坦克上,就过去问他感觉怎么样,他说感觉良好。因为当时太紧张了,我们连话都没来得及说一句。”

对越作战中的英雄父子兵--纪念1979



6,周开源父子:图为周开源与旧部合影

47军121师周开源政委(战时)同样是父子齐上阵,他儿子周伟战时在41军123师367团战士(两瓦电台兵),79年2月在越南战场上光荣牺牲。

中国有古语云“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在中越战争中,便涌现了许多父子同上前线的事迹。在著名军旅作家李存葆的《高山下的花环》中,雷震军长与“小北京”这两个人物即是当年许多参战的父子化身。 在这场战争中,曾有三个靠前的说法,即各级指挥所靠前,军官靠前,军干子弟靠前。许多老革命亲手把儿子送上了战场,有的等来了子弟的凯旋,但有的等来的则是噩耗,以及伴随终身的遗憾与思念…… 在那场战争中,一批“子弟兵”们义无反顾地奔赴了战场。且多有不俗的表现,乃是前线参战各部队的真实写照,并作为中国军队当时的一种特有现象,一度引起国内外的广泛关注和一代人的强烈共鸣!回顾那段历史,还原那些人物,呼喚理想与正义的回归,对国家和整个中华民族都有着非常重大的现实意义。

对越作战中的英雄父子兵--纪念1979


中国有古语云“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在中越战争中,便涌现了许多父子同上前线的事迹。在著名军旅作家李存葆的《高山下的花环》中,雷震军长与“小北京”这两个人物即是当年许多参战的父子化身。 在这场战争中,曾有三个靠前的说法,即各级指挥所靠前,军官靠前,军干子弟靠前。许多老革命亲手把儿子送上了战场,有的等来了子弟的凯旋,但有的等来的则是噩耗,以及伴随终身的遗憾与思念…… 在那场战争中,一批“子弟兵”们义无反顾地奔赴了战场。且多有不俗的表现,乃是前线参战各部队的真实写照,并作为中国军队当时的一种特有现象,一度引起国内外的广泛关注和一代人的强烈共鸣!回顾那段历史,还原那些人物,呼喚理想与正义的回归,对国家和整个中华民族都有着非常重大的现实意义。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