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四军旅长夫人怀孕被俘 在集中营受尽虐待孩子夭折

几年前,一部《越狱》吸引无数中国观众成了美剧迷。惊心动魄的越狱情节,至今令人难以忘怀。在江苏省档案馆的馆藏资料中,也记录着一个同样惊心动魄却是真实的越狱故事,不过主角是一位极富传奇色彩的新四军女战士。

1943年,新四军16旅旅长夫人琚逸芳即将临盆,在前往延安学习途中,不幸被国民党顽固派逮捕,关进集中营。在与敌人周旋过程中,她策划两次越狱,但均未成功。反而招致毒打虐待,但她坚持了下来直到抗战胜利重新获得自由。

本期档案人物琚逸芳

传奇新四军女战士

1915年-2007年

是浙江浦江人,1938年前往皖南参加新四军教导队总队女生队学习。毕业后调到军部军需处,并加入共产党。

琚逸芳的一生历经波折,据《浦江百年人物》记载:“英雄与献身并非男人的专利,战争没有让女人走开。我们看到新四军女兵琚逸芳青春岁月的成长历程,柔情背后如诗般感人。”

2013年的一天,南京苏泓达夫妇仔细整理出岳母(母亲)琚逸芳身后留下的文史资料,将它捐赠给江苏省档案馆。这一叠厚厚的档案资料,记录了琚逸芳这位极富传奇色彩的抗战女兵出生入死、不平凡的一生。

革命岁月

深慕秋瑾毅然投身革命

夫家不满,寄来“休书”

琚逸芳是浙江浦江人,1915年出生,她的少年时代,正值革命风云密布之时,在县立启文小学读书,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琚逸芳特别爱听老师讲民族英雄秋瑾的故事,深为鉴湖女侠豪气所仰慕,早早的她就有了参军救国的想法。

时任《新华日报》战地记者、编辑部主任的姨表兄石西民,经常跟她宣传新四军是中国抗日的中坚力量,介绍延安抗大的情况,这些不断燃起琚逸芳的革命热情,她决心参加新四军抗日救国。

而此时已成为石家媳妇的琚逸芳,遭到封建思想严重的公公百般阻扰,一时家庭矛盾闹得沸沸扬扬。

为摆脱家庭阻挠和孩子牵扯,琚逸芳把孩子抱回娘家交给母亲抚养。在革命人士的帮助下,她得到了一封来自项英的介绍信,1938年前往皖南参加新四军教导队总队女生队学习。

记者从档案资料中看到,就在琚逸芳到新四军教导总队后不久,就收到了夫家寄来的“休书”。

据琚逸芳的女儿吴金霖的回忆文章,琚逸芳在女生队学习时,努力学习,教导队结业后,不久便调到军部军需处,加入共产党。1940年冬,在苏南部队从事政治统计与会计工作,担任党小组长、支部委员等职务,多次参加抗击日寇及国民党顽固势力的战斗。

1941年底,琚逸芳与钟国楚结婚,之后新四军成立16旅,钟国楚调任16旅旅长,她便成为旅长夫人。

为保护乡亲不受牵连

面对搜捕,怀孕的她站了出来

1943年,日军对茅山等地进行清乡,妄图消灭苏南抗日力量,部队行进过程中遭遇敌人袭击,担任会计的琚逸芳为了保护账本和钱财,端着枪跟部队向前冲。战斗时陷入稻田烂泥里,战友将其拉出时丢了鞋子,她就赤着脚在布满小石子的山路上边跑边战斗,扎的脚底都是血。事后清点发现,她保管的账本、钱财一样不少,引来战友赞叹。

在省档案馆,翻开1943年苏南反顽战役的历史档案,战争的硝烟迎面扑来。这一年,国民党顽固势力继续追击新四军抗日力量,日军也加紧对苏南新四军的残酷进攻,新四军以最大牺牲粉碎日寇的“扫荡”、“清乡”,并且对国民党顽军进行反清剿计划。

按照中央安排,1943年初,组织上调钟国楚、琚逸芳和警卫员一同去延安学习。三人化装着便衣,带着路费和组织介绍信以及学习文件出发了。路上遭遇日寇清乡,钟国楚回到旅部带领部队迅速转移,已有八九个月身孕、行动困难的琚逸芳,就地躲到溧水新桥山沟的一处人家。

当部队安全转移后,国民党顽军到村搜查,她担心冲出去暴露部队目标,假装是房东女儿选择留下来。为保护新四军机密,琚逸芳将有关文件烧掉,并将3人的组织介绍信放在自己身上,敌人来搜查时她将介绍信隐蔽在草里,趁他们不注意,假装拔鞋子,再将草里的介绍信放进鞋内。

然而,由于琚逸芳的语言、着装与当地老百姓不一样,虽然房东表示这是从上海回来探亲的女儿,但顽军不信,将他们打得头破血流。怕连累这家好心人,她主动要求被带走。

扬子晚报记者翻阅档案资料看到,在1959年钟国楚将军出具的证明材料中写道,当时被捕了好多人,敌人从被捕人员中了解到,琚逸芳是新四军旅长钟国楚的妻子。但是为了隐避自己,琚逸芳将自己的名字改成“徐元芳”。

被捕后的琚逸芳,在敌人的多个集中营里饱受严刑拷打,但这些都无法改变她坚定的革命信念。其间琚逸芳实施了两次有计划的越狱行动,并在第二次越狱中成功逃出了集中营。

惊险越狱

首次越狱

逃跑被抓回毒打

狱中斗顽敌

吴金霖的回忆文章中,记者看到,天没亮,敌人就把琚逸芳随军带走,晚上到一个村子宿营。

第一次逃跑就发生在此时。琚逸芳一直没睡,瞅准时机准备开溜,她看到顽军哨兵睡着了,就赶紧悄悄跑走。不料,没走多远就被发觉,于是她被抓回遭到一番毒打。敌人怕她再跑,回到宿营地后给她戴上了脚镣。

国民党顽军将琚逸芳押送到广德国民党江南行署,关了整整一个夏天,她在集中营生下孩子。

由于遭到残酷折磨,琚逸芳患了产后高热症,孩子也被活活饿死。

在集中营里,国民党反动派对逮捕来的新四军和根据地干部进行逼供、毒打,威逼他们自首。曾有一个难友企图逃跑,被看守的士兵吊起活活打死。

作为哺乳期妇女,体质本就较弱,加之在狱中迫害,不久,琚逸芳便身患重病。顽军将其作为重点审查对象,转押到安徽徽州的洪坑补充大队,对她实行更残忍的刑罚和虐待。

琚逸芳利用集中营上山砍柴或扛竹子的机会,与狱友们相互鼓劲打气。在审讯中,琚逸芳一口咬定自己并非新四军的旅长夫人。

在补充大队由于受到两位女同志照顾,琚逸芳病情逐渐好转。一份档案记述,琚逸芳鼓动两位女同志一起开小差(越狱),结果未成功,反而被关进禁闭室,无法站立也无法睡下。几天后,敌人将她们三人在内的十来个同志押送到集中营收容所。

二度越狱

成功逃出集中营

再次被捕准备赴死

据馆藏档案资料记载,1944年春,敌人把琚逸芳押到福建崇安集中营。这里的环境更为恶劣,斗争也更加复杂和艰苦。这里是这一带最大的集中营,关押着几百个共产党员、新四军干部和爱国人士,中间还混杂着敌人安排的特务、汉奸等,四周有宪兵戒备,一言一行都受到监视。

为了反抗敌人的迫害,争取自由。1944年11月底,琚逸芳又一次实施越狱。吴金霖的回忆文章还原了当时的场景:一天,天快黑了,琚逸芳与难友方布在厕所里等到天黑,爬到后面的山上,准备逃跑。

这时,集中营点名,发现少了两个人,于是特务们举着火把,追到后面山上开始乱打枪。因山上树木多,琚逸芳和方布躺在树丛中,没被打中。特务们找不到她俩,叫骂着举着火把从两人旁边走过。后来,她们白天躲在山洞里,晚上出来要饭吃。

当时福建人烟稀少,荒田多,出去要饭时常见不到人。两人一路走到浙江地界,将穿着的军衣换成叫花子衣服,以姑嫂关系相称。但各地都有连环保,每到一处都被人盘问,虽然她们声称因躲避战火和家人失散。但终因敌人封锁严密,又不熟悉道路,十多天后,她们被特务发现,再次被抓回集中营。

这次越狱失败后,琚逸芳遭遇到敌人的严刑拷打,捆绑示众,关进禁闭室,准备枪决,而她也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好在,此时抗战已近尾声。

另一种牺牲

她找到组织

却没找回婚姻

抗战胜利后,毛主席到重庆谈判,要求释放“政治犯”。根据双十协定,琚逸芳被释放出狱,出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想法找到部队。

当她回到浦江时,此时新四军部队已经撤到苏北了,她一路风餐露宿,独自穿越敌占区,历经艰辛,终于找到组织并恢复了党籍。

档案资料中记载,因战争年代信息不畅,钟国楚将军以为琚逸芳已经牺牲,后重新结婚。原新四军16旅独立第2团团长杨洪才的夫人说道:“尽管琚逸芳被捕和在集中营的表现经查证实是很好的,出狱后又恢复了党籍,但当时还是战争年代,由于钟国楚所担负的工作原因,没有复婚,这也是她为革命而做出的另一种牺牲。”

琚逸芳1949年参加了渡江战役,随大军南下,解放上海后,在上海工作并经组织批准,与在战争中失去妻子的吴明新结婚,后转业至南京税务部门工作,再之后转到银行工作,2007年12月28日在南京病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