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英雄时 刘备那么惨曹操为什么仍说刘备是英雄?


煮酒论英雄时 刘备那么惨曹操为什么仍说刘备是英雄?

刘备来投奔曾经有过敌对关系的曹操,那是不得已的事。而曹操面对这个爆发户又迅速破产了的刘备,还是待为上宾,称之为“英雄”。

那么,刘备是不是英雄呢?

早先刚出山打黄巾的时候,还是有些英雄气的。后来混日子混油了,也没看出有什么惊世骇俗的地方,得徐州过于巧,征东将军也是曹操白送的,而打袁术甚为拙劣。表现有三:

1. 明知道是曹操之计,就应该想办法与袁术讲和。

2. 如果与袁术讲不和,刘备就应该指使吕布去和袁术消耗。

3. 张飞喝酒误事,屡教不改,还用他守城。

所以,刘备在这一回合的决策中,头脑发昏,连出错漏,失败就是必然的。

就这一回合而言,看不出刘备有什么英雄之处,论业绩,差得很。算不得英雄,算个狗熊也不过份。可曹操为什么还要说刘备是个英雄呢?

当时,刘备穷极来投曹操,曹操有两个选择:“要”或“不要”。手下的谋士也分作两派:“留用”或“宰掉”。而要求曹操宰掉刘备的理由十分荒诞:“刘备终不为人下,不如早图之”。

请问:“刘备终不为人下”的凭据是什么?凭他的业绩、实力吗?这些在当时(包括后来)一直都达不到对曹操构成威胁的级别。凭他后来果真当了蜀国皇帝?这是先前不可知的。凭他家的大树如车盖风水好?还是凭他两耳垂肩有福相?

用这些来证明“刘备终不为人下”都是靠不住的。并没有什么依据可言。甚至可以很武断地说,任何人的心都是“终不为人下”的。

但是,谋士们做出一些没有依据的、十分荒诞的预言,这也是一种优选策略,因为总有一天,他们会抓住机会说:“你看!我早就说过了的呀,不听我的呗!”

谋士们的智商大体相差不远,但做出的决策几乎都是相反的。这不是水平有问题,而是每个谋士都是从“谋士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这一角度来发表意见的。

曹操必须要有自己的判断力才能作出正确的取舍。而唯一的依据则是曹操自身的利益关系和当时的实际情况:

1. 刘备已经穷途末路,对曹操没有威胁了,要杀他非常容易。杀了刘备之后,曹操既不产生增值,也不产生亏损。那就只能是一种浪费。所以,可杀可不杀。

2. 曹操的“驱虎吞狼”之计,是要徐州兵力和袁术兵力相互消耗了,才算达到目的。现在却导致了徐州兵力和袁术兵力结盟了。虽然吕布袁术天天都在为争小利骂骂咧咧的,但在对待曹操的的态度上还是一致的。曹操的计谋其实是失败的。

3. 三方之中,最强的甲方袁术和弱势的丙方吕布联合起来,对处于乙方位置的曹操构成了巨大威胁。很容易导致袁术先破曹操,后灭吕布。

4. 所以,曹操正处于用人之际。不要说一个刘备,就是十个刘备也用得下。

这就是曹操要留用刘备的真相。

曹操任用刘备为豫州的老板,也是处于策略需要。豫州的南边是袁术,东边是吕布,用一块肉吸住两匹狼,划算。所以呢,刘备虽然失去了徐州,却又得到了豫州。屡屡得到曹操的好处,都是因为曹操的需要。

曹操此时不仅需要刘备,还需要更多的英雄,才能应付强大的敌人。为了吸引更多的英雄来投奔曹操,就极力把这个破产的刘备包装成一个英雄:

1. 说:收了刘备这样一个残兵败将;

2. 说:收了刘备这样一个大英雄。

其实是一个事情,但宣传力度,却是天壤之别。

曹操说的话,你不要太听实了,都是有用意的。刘备已经在他的掌控之中了,他就说刘备是个英雄;而曹操真正忌惮的吕布,却被他说成是一条狗,丧家犬!

所以,尽管此时的刘备极为狼狈不堪,还是被他们强行包装成了一个英雄,以便吸引更多的英雄来投奔效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你看不到刘备是英雄,难道不允许曹操看到?

你看不到刘备是英雄,难道不允许诸葛亮看到?

你看不到袁术袁绍是蠢材,难道不允许曹操看到?

孙权与你看不到庞统是天才,难道不允许诸葛与水镜看到?

流氓与你看不到韩信是英雄,难道不允许萧何看到?

项羽与你看不到刘邦是英雄,难道不允许萧何张良看到?

水平低,就自觉点。

喝酒就俩人,喝到酣处,孟德吹牛,想要玄德也配合一下情绪,于是顺带和玄德客气了一下:咱单位领导,舍我其谁?当然,你比其他那些干部还是要高出一筹的,哈哈哈!玄德:嗯嗯嗯,领导英明神武,在下何德何能?孟德:哈哈哈哈,再上一瓶茅台。

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是刘备的真实写照,但是面对挫折永不放弃,这种不服输的气质是英雄特有的。就像曹操每次失败都是大笑面对泰然自若,因此说“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

事实证明刘备确实是英雄,百折不挠是真英雄,百折不挠有几个人做的到?

“吾自读书识字以来,见古之享大名膺厚实者,心窃异之。欲究其致此之由,渺不可得:求之六经群史,茫然也;求之诸子百家,茫然也;以为古人必有不传之秘,特吾人赋性愚鲁,莫之能识耳。穷索冥搜,忘寝与食,如是者有年。偶阅三国志,而始恍然大悟曰:得之矣,得之矣,古之成大事者,不外面厚心黑而已!三国英雄,曹操其首也,曹逼天子,弑皇后,粮罄而杀主者,昼寝而杀幸姬,他如吕伯奢、孔融、杨修、董承付完辈,无不一一屠戮,宁我负人,无人负我,其心之黑亦云至矣。次于操者为刘备,备依曹操、依吕布、依袁绍、依刘表、依孙权,东窜西走,寄人篱下,恬不知耻,而稗史所记生平善哭之状,尚不计焉,其面之厚亦云至矣。又次则为孙权,权杀关羽,其心黑矣,而旋即讲和,权臣曹丕,其面厚矣,而旋即与绝,则优有未尽黑未尽厚者在也。

总而言之,曹之心至黑,备之面至厚,权之面与心不厚不黑,亦厚亦黑。故曹操深于黑学者也;刘备深于厚学者也;孙权与厚黑二者,或出焉,或入焉,黑不如操,而厚亦不如备。之三子,皆英雄也,各出所学,争为雄长,天下于是乎三分。迨后,三子相继而殁,司马氏父子乘时崛起,奄有众长,巾帼之遗而能受之,孤儿寡母而忍欺之,盖受曹刘诸人孕育陶铸,而及其大成者,三分之天下,虽欲不混一于司马氏不得也。诸葛武侯天下奇才,率师北伐,志决身歼,卒不能兴复汉室,还于旧都,王佐之才,固非厚黑名家之敌哉!”

吾于是返而求之群籍,则响所疑者,无不涣然冰释。既以汉初言之,项羽喑哑叱咤,千人皆废,身死东城,为天下笑,亦由面不厚,心不黑,自速其亡,非有他也。鸿门之宴,从范增计,不过举手之劳,而太祖高皇帝之称,羽已安坐而享之矣;而乃徘徊不决,俾沛公乘间逸去。垓下之败,亭长机船以待,羽则曰:籍与八千江东弟子渡江而西,今无一人还,纵江东父兄怜而王我,我何面目见之?总彼不言,籍独不愧乎于心乎?噫,羽误矣!人心不同,人面亦异,不一审他人所操之术,而曰此天亡我,非占之罪也,其不谬哉?沛公之黑,由于天纵,推孝惠于车前,分杯羹于俎上,韩彭菹醢,兔死狗烹,独断与心,从容中道。至其厚学,则得自张良,良之师曰圯上老人,良进履受书,顿悟妙谛,老人以王者师期之。良为他人言,皆不省,独沛公善之,尽得其传。项王忿与挑战,则笑而谢之;郦生则其倨见长者,则其而延之上坐;韩信乘其困于荥阳,求为假王以镇齐,亦始怒之,而终忍之;自非深造有得,胡能豁达大度若是?至吕后私辟阳侯,佯为不知,尤其显焉者。彼其得天既厚,学养复深,于流俗所传君臣父子兄弟夫妇朋友之伦,廓而清之,翦灭群雄,传祚四百余载,虽曰天命,岂非人事哉?

楚汉之际,有一人焉,厚而不黑,卒归于败者,韩信是也。胯下之辱,信能忍之,其厚学非不忧也。后为齐王,果听蒯通说,其贵诚不可言。奈何惓(juàn)于解衣推食之私情,贸然曰:衣人之衣者,怀人之忧,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长乐钟室,身首异处,夷及三族,有以也。楚汉之际,有一人焉,黑而不厚,亦归于败者,范增是也。沛公破咸阳,系子婴,还军灞上,秋毫无犯,增独谓其志不在小。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已。既而汉用陈平计,间疏楚君臣,增大怒求去,归未至彭城,疽发背死。夫欲图大事,怒何为者!增不去,项羽不亡,苟能稍缓须臾,阴乘刘氏之敝,天下事尚可为;而增竟以小不忍,亡其身,复亡其君,人杰固如是乎?

夫厚黑之为学也,其法至简,其效至神,小用小效,大用大效。沛公得其全而兴汉,司马得其全而兴晋;曹操刘备得其偏,割据称雄,炫赫一世。韩信范增,其学亦不在曹刘下,不幸遇沛公而失败,惜哉!然二子虽不善终,能以一得之长,显名当世,身死之后,得于史传中列一席地,至今犹津津焉乐道之不衰,则厚黑亦何负于人哉?由三代以迄于今,帝王将相,不可胜数,苟其事之有济,何一不出于此?书策具在,事实难诬。学者本吾说以求之,自有豁然贯通之妙矣。

世之论者,动谓成败利钝,其权不操于人,而操于天。不知惟厚惟黑,为人力所能尽。吾人处世,当竭其所能尽之力,以战胜乎不可必之天。而天降祸于吾也,吾必反躬自省,吾行而未修乎,吾则改图焉,吾行而已至乎,吾则加勉焉;所造果精,彼苍自退而听命。若浅尝辄止,而归咎于厚黑之无灵,厚黑岂任受哉?天之生人也,予以面而厚即随之,予以心而黑即随之,面与心先天也,厚与黑根于先天者也。自形式观之,瑰然一面,广不数寸,藐乎一心,大不盈掬,精而察之,其厚无限,其黑无伦,举世之富贵功名宫室妻妾衣服舆马,靡不于此区区间求之自足,造物之妙,诚有不可思议者!人之智慧,有时而穷,人之精神,有时而困,惟田夫厚黑,予生俱生,阅世愈多,其功愈著。得其道者,磨之不薄,洗之不白。面可毁,心可死,而厚黑之灵,亘万古而不可灭,则知人禀于天者富,而天之爱乎人者笃矣。

世之衰也,邪说充盈,真理汩没,下焉者,诵习感应篇阴(左耳右上少下马)文,沉迷不返;上焉者,狃于礼义廉耻之习,破碎吾道,弥近理而大乱真。若夫不读书不识字者,宜乎至性未漓,可与言道矣;乃所谓善男信女,又幻出城隍阎老牛头马面刀山剑树之属,以慑服之、束缚之,而至道之真,遂隐而不见矣。我有面,我自厚之;我有心,我自黑之,取之裕如,无待于外。钝根众生,身有至宝,弃而不用,薄其面而为厚所贼,白其心而为黑所欺,穷蹙终身,一筹莫展,此吾所以叹息痛恨上叩穹苍而代诉不平也。虽然,厚黑者,秉彝之良。行之非艰也。愚者行而不著,习而不察;黠者阳假仁义之名,阴行厚黑之实。大道锢蔽,无所遵循,可哀也已!

有志斯道者,毋忸怩尔色,与厚太忒;毋坦白尔胸怀,与黑违乖。其初也,薄如纸焉,白如乳焉。日进不已,由分而寸而尺而寻丈,乃垒若城垣然。由乳色而灰色而青蓝色,乃黯若石炭然。夫此犹其粗焉者耳;善厚者必坚,攻之不破;善黑者有光,悦之者众。然犹有迹象也:神而明之者,厚而无形,黑而无色,至厚至黑,而常若不厚不黑,此诚诣之至精也。曹刘诸人,尚不足以语此。求诸古之大圣大贤,庶几一或遇之。吾生也晚,幸窥千古不传之秘,先觉觉后,舍我其谁?亟发其凡,以告来哲。君子之道,引而不发,跃如也。举一反三,贵在自悟。老子曰: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闻吾言而行者众,则吾道伸;闻吾言而笑者众,则吾道绌。伸乎绌乎?吾亦任之而已。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