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刘梅东,一个男人的自拍写真


我。刘梅东,一个男人的自拍写真



我。刘梅东,一个男人的自拍写真



我。刘梅东,一个男人的自拍写真



我。刘梅东,一个男人的自拍写真



我。刘梅东,一个男人的自拍写真



我。刘梅东,一个男人的自拍写真



我。刘梅东,一个男人的自拍写真



我。刘梅东,一个男人的自拍写真



我。刘梅东,一个男人的自拍写真



我。刘梅东,一个男人的自拍写真



我。刘梅东,一个男人的自拍写真



我。刘梅东,一个男人的自拍写真



我。刘梅东,一个男人的自拍写真

也许是脑瘫的原因吧,我对这个世界的感觉始终是放佛隔着一层看不见的什么东西,这使我的虚幻感也许比别人更强吧,我经常看着自己的手或者其他部位,放佛在审视一个和我很陌生的东西,这种虚幻感让我感觉不到真实,只有通过强烈的体验来感受,比如说极度的锻炼、大声的喊叫、甚至通过把自己弄得很痛。

我几十年了,不愿照镜子,我厌恶我这个肉体。

昨晚,突然觉得,我这辈子最可靠的朋友就是这个皮囊,他虽然是畸形的,不如别人的,已经将要衰老的,但他是我最忠实的朋友。

在我的余生里,我将要与自己来进行最为永久的一辈子的爱情,直至进入永恒的最后归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