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那个告诉《中华儿女》杂志03年第2期上的《我的38军“日本战友”兵头义清》的作者相征,解放战争期间我军部队里有10多万日籍战士的人——兵头义清(姓“兵头”,他自己也是“四野”的日籍战士),率团访华了。大家请看下面这篇报道:

“解放军是我的大学”——日籍老战士参观北京军区装甲六师侧记[转载]

转自《解放军报》2010年8月1日那一期的第04版:http://www.chinamil.com.cn/jfjbmap/content/2010-08/01/node_2.htm

“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当北京军区装甲六师军乐队奏响这熟悉的旋律时,兵头义清等日籍老战士的眼眶湿润了。

60年了,终于回到阔别已久的“老家”,怎能不激动呢?

面对官兵们一张张年轻的脸庞,兵头义清深情地回忆起当年参与平津战役攻占天津的往事:“我们三十八军一 一二师担任主攻,许多同志是踏着牺牲战友的尸体冲进天津城的。城里有很多火力点、地雷阵,进攻受阻。这时,我们从国民党军手中缴获的坦克冲上来,开辟了胜利的通道。刚才看到你们现在装备的坦克,比我们那时缴获的大多了,也先进多了,真是令人高兴啊!”

……(中略)

“解放军是我的家,也是我的大学。”兵头义清的话道出了日籍老战士们的心声。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许多日本侨民被遗弃在中国,兵头义清流落哈尔滨街头,生活无着。是善良的中国老百姓抚养了他,他后来又在解放军队伍中受到了教育,树立了追求正义、和平的人生观、世界观。

日籍老战士们在中国期间,工作积极,作战英勇。筒井重雄在带飞中国学员刘玉堤时,有一次突然遭遇国民党军飞机偷袭,他机警地将教练机安全降落在机场,拉着刘玉堤迅速跳下飞机。但是,当发现教练机被敌机击中起火时,他们又同时转身跑回来,用手扑打着火焰,简直分不清哪一个是中国人,哪一个是日本人!……(后略)

新华网军事频道这个页面上的新闻《日籍八路军老战士访问北京军区某装甲师侧记》也对此事进行了报道:http://news.xinhuanet.com/mil/2010-07/30/content_13942018.htm

新华网消息(蔡琳琳、李啸)2010年7月30日上午9时,北京北郊某装甲师营区,日籍八路军老战士代表团36人一行再次踏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营。

时光飞逝,现在这些平均年龄超过80岁的老人当年参加八路军时,还是风华正茂的年轻人。他们中既有飞行教员,也有敌工干部,既有护士、药剂师,也有班排战斗员、修理厂技师。

……(中略)

随后,老战士们来到该师某团参观。当他们看到战士们正在用模拟器训练取代实车训练时,纷纷睁大了双眼。在与老战士的交谈中,赵副政委得知筒井重雄是东北老航校飞行教官,他紧紧握住老人的手说:“刘玉堤司令员(原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曾在一期电视访谈节目中提到您,当时在东北零下十几度的严寒中,您手把手教他操纵飞机。感谢您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培养出一名优秀的将军,向您致敬。”……(中略,以下内容则位于新华网上这篇新闻的第2页。点击第1页正文末尾右下方的暗红色的“下一页”按钮,就能打开第2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代表团副团长兵头义清讲述一封“家书”的故事。新华军事记者 蔡琳琳 摄 ……(后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此杂志是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主办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因以上4幅图非常大,所以在本贴里面“缩略图”式的图片反而由于挤成一堆而可能显得有点模糊,但大家下载后放得很大来细看则会很清晰。此文完整的文字版如下:

在上个世纪即将结束的时候,我所在的公司参与了日本大阪国际航空港二期建设项目。为了能顺利地进入日本商界和建立商业渠道,我们在赵德云老先生(中石化日本公司第一任总经理)的推荐下,有幸结识了日中经济贸易中心理事兵头义清先生。

兵头义清先生是日中友好的老前辈,为日中友好辛勤耕耘了一辈子,他是中日邦交前中日两国人民的使者,是中日邦交前作为日本民间团体日中经济贸易中心派驻中国的代表。当年为了让中国大庆的石油出口日本,兵头先生与他所在的日中经济贸易中心辛勤地劳动,忘我地工作,终让大庆的石油源源不断流向日本,流向国际市场。我们敬爱的周总理为了表彰兵头先生和日中经济贸易中心,在人民大会堂设宴招待日中经济贸易驻华工作人员,总理亲切地称呼兵头先生为“元帅”,总理对着兵头先生说:“你是元帅,你是兵的头嘛。”总理在与兵头先生交谈中得知兵头先生每天要徒步上下班,便送给兵头先生一辆“永久”牌自行车,总理对兵头先生说:“我们国家还没有汽车,送给你一辆自行车工作中会方便些。”在那个时候,我们敬爱的总理和兵头先生及日中经济贸易中心的其他工作人员间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然而,兵头义清先生又是个极富传奇色彩的人,他居然还曾经是中国陆军赫赫有名的“38军”的兵!这实在是令我大为惊奇的事。

记得有一次,兵头先生与我们一同出席日本伊藤忠化学株式会社招待会,由于招待会气氛热烈,大家高兴地多喝了几杯。会后在返回宾馆的路上,兵头先生独自走在前面,自言自语地哼起了中国京剧小调。我对他说:“兵头先生,您唱的真不错,满有味道的,从哪里学来的?”兵头先生头也不回地说:“在38军。”当时我心里格登一下,心想“难道日本也有个38军”?不对呀,日本军队编制不是什么联队和师团吗?怎么会有38军呢?我以为兵头先生在与我开玩笑,便故作镇静地继续问兵头先生:“您是哪个师的?”“112师的。”“您是哪个团的?”“335团的。”这时我真的傻眼了。难道日本和中国做生意还要了解对方这么细吗?由于我自己的的确确是38军112师335团的兵,所以有必要把问题搞清楚。我急中生智拿出杀手锏,直问兵头先生:“兵头先生,您是哪年入伍的?当时的团长和政委是谁?”“1943年,团长江拥辉,政委沈春光。”兵头先生郑重其事地回答了我的问题。都是对的,但我不死心,又问:“您参军时的同班战友还有谁健在?”“孟广道,我们俩是团卫生队的卫生员。”啊,我惊讶不已,兵头先生说的孟广道是我参军时335团的副团长。直到这时,我才真正相信了兵头先生所说的一切。

在日本竟突然遇到了一个团的战友,心里可真是高兴。于是我就开始滔滔不绝的叙说起我们的335团,我还告诉他:“我们335团还在,而且还是军里的四大主力之一;您的老战友孟广道先生还健在,已经离休在保定,您说的沈春光政委已经去世,他的儿子在我们公司;您的战友孟广道先生的孩子也在我们公司(作者相征和其他复转军人可能是在中国铁建之类大量接收复转军人,在海外承揽有不少建筑工程项目的中央企业工作。——楼主点评);我们欢迎您回中国老部队看看,看看您的战友;我们北京还有一个38军战友会,下次您到北京时到战友会坐坐,……”这时兵头先生特别动情地告诉我说,“在日本也有个38军战友会,大概一万多人,仅东京地区就有几百人,咱们335团就有好几十人”。兵头先生得知我们一点也不知道居然有日本人参加过解放军这段历史时,就认真地告诉我们:“实际上从东北抗日联军到后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120万将士中,曾有差不多10多万我这样的日本人。但八路军和解放军都是把我们安置在后勤和支前战线上的,因而保存了我们,我们从心里感谢你们中国,感谢中国共产党,感谢人民解放军。”

原来是这样。我又吃惊又感动,从兵头先生话中,我听出了他们对我们中国人民的感情,听出了他们深深地怀念着这段历史。从这以后,我们和兵头先生的接触更多了,也更亲切了。

后来在东京我们又见到了几位335团的战友,与之交谈时,从他们的言谈话语中我们知道,兵头先生因为是干部,在回到日本以后,受到日本右翼势力的残酷迫害,长时间找不到工作。但他却从不后悔,他始终心系中华,心系老部队,心系老战友;他始终把日中友谊和友好放在生命和工作的首位;他的一生都在为建造,不,在铸造着一座日中友谊的丰碑,在架设着一座日中友好的桥梁。

还有一位战友告诉我们,他每年都要回中国看看,回东北看看,还想回老部队看看。他说他的血管里流着中国战友的血,他在335团当兵的历史已经熔铸在他的心里,他想念他的老部队,想念为他牺牲的那些战友和还幸存的老战友。几十年过去了,任何时候,任何力量都无法改变他的这种思念。可是他不知老部队在哪儿,老战友们在哪儿。他希望我们带他们回老家,拜望老房东,看看老部队。他们这种深情的回忆把我们也带回了老部队,甚至都忘记了是在日本。

从那时到现在,我一直听到他们在呼吁,他们希望把遗忘的这段历史找回来,把军史中缺少的部分填补上,把牺牲的战友登到烈士簿上,让历史告诉未来。兵头先生在日本战友们的要求下代表大家对我们中国战友们说,日本有许许多多战友想向解放军总部提出以下三个要求:

一、批准他们以中国人民解放军老战士和老战友的身份回自己的老部队看看;

二、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中增加上这段历史,以告未来;

三、为曾参与过中国抗日战争和中国人民解放战争中牺牲的日本籍战士和战友们树碑立传。

我为我们居然有这么多的日本战友而感到自豪,我也愿借名扬海内外的《中华儿女》一角,披露出这段秘史,并真诚希望有那么一天,《中华儿女》能够以宏大的篇幅和绚丽的版面高歌我们38军的日本战友们,高歌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日本战友们,高歌我们伟大的“元帅”兵头义清先生和那些为了我们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英勇牺牲的日本战友们。

而据悉,《中华儿女》在社领导的高度重视下,已开始了紧锣密鼓地筹划。

本文内容于 2014/2/18 12:06:05 被感谢CCAV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