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随笔---乍暖还寒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

过年,是一种考验。心,要承载对远方亲人的思;耳,要承受鞭炮的摧残;目,要忍受“春晚”;口,需要无数次重复那些祝福与问候的语言;胃,要对付过量的酒肉;身,生物钟已然紊乱;腿,要穿越拥挤…过年,最难得,是在那似乎无边无际的热闹中,拥有一份泰然与心静。------周丁力先生。

上面是周先生在13年春节期间的一篇杂文随谈。全文约百字,字虽不多,但精辟,并且一下子击中现如今过年的种种弊害。让读者不由得跟着这一则短文嘘叹不已,人如此活着,能不烦吗?盼过年,怕过年。身体透支,浪费奢侈不说,光是一把一把的人情开销实在让人躲避不及,熬了一年,到最后还得心力憔悴一把,不死也得脱层皮,越来越多的人怕过年,会有很多人忍不住想问:春节,您还是中国传统上的一个祥和的节日吗?您让囊中羞涩的人们谁还敢地回家过年?实在是过年,过钱,过身心,绝对是世人无法逃避的一种考验。

不过还是有人喜欢过年,都说:当官的盼过年,老百姓怕过年;小孩盼过年,大人怕过年;以前盼过年,现在怕过年。身为一介平民,一贫如洗,在这个大大的“年”字面前,无地自容,“愧”不成“君”。不然也不会引得周先生会在传统节日间发出如此感怀,“过年过年,割肉割肉,送礼送礼,可否可否?”

有了往年过年的教训今年过年我选择逃离。也许去一个无人认识的地方过年就没有那么多的烦恼了吧。事实证明,我的这种想法也是错的。过年是对每一位中国人的考验,无论身处何处,人在何方。过年就是中国人的心结。“每逢佳节倍思亲”,人在外,心在家。当节日的炮竹响起时,思乡的痛楚就涌上来,任何一种家乡的小吃都要比那满桌的山珍海味要有诱惑力。以往天天在家吃得热干面,葱油鸡蛋饼,胡辣汤,甜酒汤圆。。。。样样都能勾起我对亲人无尽的思念。虽然家乡的年不是最繁华最富有最舒适的,但这依然改不了我对家的留恋。过年,就是一种对亲情的考验。

逃离也意味着冒险和发现,总是在路上理解到一些闷在家里无法理解的现象:窘困的人在哪里都逃离不了过年的寒冷,有的人是意冷,有的人是身寒,可即使这样,人们还是在竭尽全力地寻找着属于自己的一方乐土。

逛街购物的时候意外地认识一位打工未能回家的商场服务员小徐,她告诉我她也是我家乡的人。因为家境贫寒想趁春节多挣点钱为弟弟买一部好一点的手机。但是也许来到异乡水土不服,年关的时候肠胃就出了问题,接着发烧、感冒起来,一直到过年。是身边的朋友轮流照顾着她,吃饭,吃药,解闷,结伴而行。他们跟她都是普通不过的朋友,可就是这些人不分彼此,不分昼夜,一直不图回报地照顾她直到康复。这让她很欣慰,因此在异乡的年也就过的不那么孤单,她很庆幸身边有了这些热心的朋友,经得起患难,经得起过年对人心的考验。

小徐的年过好了,而我却有点内心不安地挂念着老家楼下的那只稚气未脱的雷花猫。那是一只去年秋天出生的小猫,毛很稀疏,叫声还有点娇滴滴的。初开始总是躲在车子底下“喵喵”滴叫着,饿了也不敢出来寻食。院子里好心的大妈们就轮流把家里的剩饭拿过来喂它,东家一口、西家一口地吃着也就一天天长大,渐渐地不怕人了,甚至还耍娇地要吃要喝的,招人怜悯。我走的时候家乡还没下雪,天气不算太冷,但担心一旦天冷小猫没地方避寒,就把邮局寄来的包裹纸箱子在里面给它铺了一件我淘汰的旧毛衣送给它当小窝。如今这天寒地冻的,也不知小窝有没有被雨雪淋湿,有没有人帮它把小窝往楼道里挪一挪,唉,可怜的小猫。

人们都知道北方的年是冷的,但家乡的年更冷。当身边北风呼啸的时候,远方的家也在遭遇雨雪交加的摧残。躲在有暖气的房子里,我能想象得到家乡那种阴冷潮湿、寒风刺骨的天气让裹着厚厚的冬衣的人们无处容身的痛苦和无奈。凄凄岁暮风,翳翳经日雪。倾耳无希声,在目皓已洁。过年是对穷人的一种生死考验。记得有一位导游告诉我:乞丐都跑到海南岛去了,那里冬天冻不死人。或许,那里就是他们的乐土。

二。

不管如何,年总算是过完了,有种“节”后余生的感觉。当下风雪如何虐肆,可明天就是雨水节气了,《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中说:“正月中,天一生水。春始属木,然生木者必水也,故立春后继之雨水。且东风既解冻,则散而为雨矣”。雨水开始,气温回升,冰雪融化,是寒去热来的转折初期,雨水过后就是惊蛰,看来谁也阻挡不了春天的脚步了。

门口喜欢买菜的老太太还特意看看日历,是夜里1点59分。看着她认真的样子我有点想笑,难道雨水还能下到她家菜篮子里吗?可她展着满脸褶子笑呵呵地说:“雨水多了,蔬菜就便宜了。尤其是豆苗和地菜包饺子味道鲜得很呢。”

老太太的一句话即刻勾起了我的食欲,想起那香味十足的地菜饺子了。往年雨水前后田埂上就会长出一片片地菜,开着小白花。它属于十字花科植物,叶质脆嫩,营养丰富,是一种人们喜爱的可食用野菜,遍布大江南北。挖出来之后洗干净入锅开水焯下,然后剁碎,加上一些肉末,鸡蛋,味素,调成饺子馅,现包现下,有荤有素,风味鲜美,胜过一盆盆的鱼肉大虾。

“老太太,赶明儿你若看见卖地菜的也跟我招呼一声啊,想吃饺子了。”

“行嘛。十块钱能买一大框,咱俩分,够包两顿的,哈哈”。她的嗓门一下子靓了许多。

不知是老太太的愉快感染了我,还是肚子里的馋虫勾引了我,过年中的那些遗憾减退了很多。我开始期盼那绿茵茵的田野、菜地,还有那茂盛的山林起来。我开始馋延那一碗碗冒着热气香味的地菜饺子,咽咽口水,春天快点来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站在窗前遥望,还有很多山坡都荒着,裸露着山的筋骨。有诗曰:“荷锄持树种,育木须在今。舍我少年时,换得此地春”! 想起雨水一到该是种树的好时节,此时的大地似乎已对人们做出了深情的呼唤, 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一年之计在于春”,“刚起头儿,有的是工夫,有的是希望。”若是周末留下一点时间,人们在活动筋骨的同时带着老婆孩子,呼朋唤友,扛着铁锹,买上一两颗小树苗,结伴南山种树或许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当孩子长大了,我们老了的时候,树也会长大了。枝繁叶茂、绿荫一片地代替自己留下痕迹,给子孙后代们留下一点念想岂不美哉、乐哉。

阳光明媚 ,乍暖还寒,春天也是真的快要来了。在生命的季节里,春天让我们倍感亲切。

经历了一冬的蛰伏,凡是有生命的物种都有点急不可耐想要蓬发起来。面对春天的热情,谁也无法拒绝。

大街上已有漂亮的姑娘捂着棉袄穿起短短的呢子裙,小孩子们被大人圈在家里嚷嚷着要喝汽水、吃冰激凌,家里的老人们虽还一副老态龙钟、入定打坐的样子,但眼神不时瞄着屋里的迎春花、杜鹃花打了几个花苞,偶尔和孩子们掐着老话儿,絮叨着。就连屋外的野猫儿也在夜里发情地“妙呜,妙呜”叫着,让人心焦。大家心里都在默默地念着:春天的脚步要是能再快一点就好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4/2/18 12:35:01 被听雨扣心扉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