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兵王穿回七十年代>

22年2月2日,第5届“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大赛!地点:世界作战环境最恶劣的爱沙尼亚东部的原始森林里。 “下面,谁还有问题?”地狱教官马尔斯的蓝色眼睛如鹰样的扫视着面前的十组特种战士。每组战士都只有五个人,来自于全球最顶尖的十支特种部队。每组战士,背后都代表着个国家。 第5届“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大赛的最后个比赛:团体武装越野赛!在前面周的艰苦比赛,是个人单项比武,共设立了九个项目,来自华夏的西南飞鹰特种队的队长王平包揽了个人九项第名,是这次比赛最大的黑马,轰动了全球特种军界,成为了当之无愧的特种兵兵王。而王平本人,在没有进入部队前,是华夏农业大学的名天才型青年博士,他在十三岁保送进了华夏农业大学,二十岁读上了博士,主研生物基因科学、绿色食品营养与安全。在原始森林里毫无补给的野外生存,对于他来,好像回了久违的实验室,什么草根树叶能食用,哪些树木藤蔓不能靠近,他瞄眼知道。 在这十支特种部队组,包括:综合实力连续五年世界排名第的英国SAS特别空勤团,第二名的美国三角洲突击队,第三名当之无愧的俄罗斯阿尔法别动队,还有第四名的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突击旅,去年比武之后从第三名降第五的美国海豹突击队,第六名是连续三年以空手搏击遥遥领先世界的以色列野子特种部队沙漠“野子”,这次的野子包括了以色列“第十三海军队”“伞兵侦察连”“总参侦查队”最顶尖的特种战士,而华夏的西南飞鹰在去年的大比武名列全球第七,第名则直是发挥稳定的德国第九边境防卫队,第九名是印度警察反恐怖突击队等等------这十支特种组,代表了全球最顶尖的特种战士的水平。 这次的团体武装越野比赛的规则是:每个战士负重三十公斤,需要攀上三百米高的九十度陡峭悬崖,横渡五十米宽的激流,经过五公里原始丛林无人区、其有公里的雷区,再急行军百公里,在复杂地形和体力超常消耗的情况下穿越三公里的敌占区,这是场是各国侦察兵意志、体能、力量、战术、谋略的综合较量。也是场完全等同于实战的对抗,是综合战斗力的实兵实装较量。最后谁最先达指定的山头,插上自己国家的红旗和队的队旗。 参加这次武装越野的十个国家的特种战士,个个都已经是非人类样的英雄,在地狱教官马尔斯的注视下,这些铁人个个都表情轻松。 “下面,谁还有问题?”马尔斯再次厉声吼道。 十七个组队长都异口同声的大吼:没有问题!十七个队长,具有千军万马般的气势! “我有问题!”华夏西南飞鹰的队长王平腼腆的笑,这是他的标志性的表情,被其他国家的特种兵们称为残忍如兽的腼腆!他的谦和的笑容,掩饰了他的犀利和勇猛! “!” “教官,我申请我们组的战士负重四十公斤,每个队员超出其他队员十公斤,在顺利达山头的情况下,能不能为我们团队组的积分调高三分。” 团队赛,王平带领的队现在屈居第二,以色列的沙漠野子特种组目前积分暂列第名,双方有两分的差距。 “不能!”马尔斯厉声道,“要想拿最高分,争取第名,开始疯狂的前进吧,伙子们!” 团体赛,三天四夜,在没有任何补给和粮食的情况下,穿越原始森林,渗透敌占区,长途奔袭! ********** 王平感觉全身冷飕飕的,听见身边有陌生的窃窃私语声,睁开眼,有蒙蒙的黄色光芒令切朦胧恍惚,不太清楚,微微扭动脖子,后脑阵刺痛,刺痛令他不由哼了声。他动动,才发现自己原来躺在张硬硬的木板上。 “王平,你醒了!”个陌生女子的声音带着惊喜和哭腔扑了过来。张脸突然出现在王平的面前,因为背着光,只能见双亮晶晶的眼睛。跟着脚步声乱响,好几张脸都凑在王平的脸的上空,盏瓶盖上面全是灰尘的油灯挨近王平的脸,晃得王平的眼睛微微眯。油灯发出难闻的气味,好像摩托车汽油的臭味,但王平的军队生活经验告诉他这灯点的绝对不是汽油。后来王平才知道这是乡下煤油灯的独有的气味! 仰躺着的王平见了好几张黑瘦的陌生的脸,这些人头发干干的,神情朴素,没有个人的衣服裤子上没有打着补丁,有点像电影里见过的逃难的难民,得零后的特种兵王王平愣愣的。不过,王平从这些人的目光,出了只有关切和担心,没有敌意。 “这是哪里?”王平想坐起来,立即有几只皮肤粗糙黝黑的手伸过来把他按住,王平抬起手想推开这些手,却赫然发现,自己的衣着和手,跟他们模样,衣服在肩膀胸膛上都打着大大的补丁,手也是黑的,皮肤粗糙,黝黑,手掌上,还有茧巴。 “别动,平儿,躺着。”女人道,土黄色的张脸上,眼角额头都是皱纹,头发很干,有种营养不良的浅黄,但是眼神的慈祥和关怀,却令王平心动。这是哪里?我是谁?王平皱眉想道,这思考,各种信息在脑海纷至沓来:原来他从22的特种兵大比武的悬崖上,失足穿越了九七九年共和国某省的个乡村院落里面。 这是个普通农民的家里,个前世也叫做王平的伙子身上。这个农村伙子因为在生产队分田户量丈土地的时候,跟人起了争执,被同队的社员李兵扁担砍在了后脑上,当时晕迷倒地,而兵王王平的灵魂穿越了这个不幸的子的身上,借用了他的身体,竟然重生了。 王平在前世,本是农业大学的个博士在读生,半工半读,即使顶着天才博士的光环,也根本没有能力买豪车别墅,结果,大学两次恋爱,都被貌美如花的女朋友像摔鼻涕样的给甩了,王平很受伤,那时,学校已经流行——大学男友不过是女孩子的见习恋爱、研究生早已经是隔夜剩菜、而博士生则已经被美女们集体淘汰!王平跟许多博士样,不是被女友甩了,是直处于空窗期。大学校园里面漂亮优秀的女孩子们非常吃香,周末都被老板们的私家豪车接出去享受人生了。 王平爱情歇菜,心情不佳,自己的绿色超级稻试验研究也宣告失败,怒之下,报名参军去了部队,发狠要从部队里谋取个光辉的前途,捞个官半职,不再被现实的美女们不起。在部队里,他拼命的苦练,很快成长起来,被挑选进入了特种部队,几年打拼下来,成了个铁汉,也成了百万大军首屈指的兵王,前程片灿烂的时候,谁知道却在国际大比武悬崖失足,穿越回了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七十年代。 九七九,那个**革*刚刚结束年的年代,农村土地在全国推行联产承包的年代,个改革开放刚刚萌芽的契机年代,跟着而来的三十年,正是共和国发展强大的三十年,整个社会,将充满机遇和活力。 王平怔怔的着屋顶,屋顶盖的是稻草。目光下移,见了墙壁,墙壁是严重开裂并且已经倾斜的泥巴墙,泥巴墙上大的裂缝,可以放下个人的拳头,有微风从墙壁的裂缝吹进来,吹得煤油灯灯光摇曳。在昏黄的煤油灯下,屋角有好几张蜘蛛网,有蜘蛛动不动的趴在网间。在王平的对面墙壁上,还有副陈旧的工农兵仰望毛*主*席*的红色画像!上面还有句话: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 没有电灯,没有网络,没有手机,没有电视,没有军营战友,屋顶上连片瓦都没有,此情此景,饶是王平这样厉害的久经训练的特种兵王,也是怔怔的不出话来!他万万想不,七十年代末,偏远的农村里,农民们竟然如此落后贫困,简直难以想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