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静美国产女,谁在阵痛?

央视主持人柴静,火了一把自己的《看见》之后,这几天被人“看见”转身成为“美国公民”的柴妈妈。相关消息和照片,迅速成为不少网络娱乐新闻的头条,牵出了许多人莫名其妙的阵痛来。

尽管这条消息未经柴静本人证实,但众某丝依然像打翻了意识里已然成形了的百宝瓶,尝到了“不是滋味”是一种什么滋味。失望、讥揄者有之,叫好、护神者也有之。央视喉舌、网络公知、美国女儿、中国公民……这些交织着几分敏感、几分纠结、这几年被标签化了的复杂关系,在这条新闻中,用一个似是而非的“曝”字开头,将网络新闻的不确定性、主人公似乎有那么点不愿示人的神秘性,传播出斗鸡般的掐辩效果,将习惯于以“爱国”这面旗帜来站队的人们,撩拨得人人火冒三丈。

因为有虽然超生、但坐不改籍的张艺谋垫底,柴妈妈的极端批判者,直接将她视如这个国家的叛徒。而柴静的拥趸者,则将又红又专化了的司马南,孩子入了美国籍作靶子,回击反方什么才是真正的假爱国、真虚伪。

这几年,网络上但凡有对现有社会形态挑个刺、质个疑、甚至对某个社会现象说个不字的,爱不爱国这么个标志性旗帜就会被人搬了竖起来,不管你生是中国人、死是中国鬼,一句“滚回你的美帝”,足以将人呛到九霄云外。柴静这回“做了美国人的妈妈”,不少人便觉得这么个央视主持人,怎么的也不配说自己爱国,更不配在喉舌里一板一腔说话了。

为孩子找一个生存的环境和未来生活的方式,却被热衷于在爱国的旗帜下站队、打“清一色”好牌的人们,以道义的名义、爱国的名义,剥夺这个孩子的父母的生存方式选择权、甚至话语权,这已经不只是一个社会的包容度问题,而是某些人已经自觉或者不自觉地,将爱国这面高尚却朴素的感情旗帜,当成了要挟他人与自己的意识处于同一个绝对形态的一把利器。他们在靠边站队的游戏中,有的寻找着被人盲目簇拥的快感,有的则将自己的灵魂,勾兑成一个营销的账号,通过寻找撕裂、对立,体现自己的存在,以及存在的商业价值。

常言说,一个巴掌拍不响。某些被称为“五毛”者,扛着爱国大旗的四处掐架站队,其实是与某些被称为“公知”的对抗者,两个巴掌碰撞相击之后的,一种夹杂着情感与观念、商业与利益之间的复杂关系对决。他们中的许多人,在这面靠边站队的旗帜下,嘴上争执着爱不爱国的事,眼睛里盯着的是粉丝增长数,心里盘算的是营销回报数。当真在那里为爱不爱国争得口干舌燥的,只是这面旗帜下、把对决双方当神一样膜拜的某丝们。

无论是张艺谋超生不改国籍,还是司马南与柴静这对永远尿不到一个壶里的异己者一个做了美国人的爸、一个做了美国人的妈,都与他们言论形式上中所表达的爱不爱国内容没有关系,也与他们各自内心到底是真爱国还是假爱国,没有形式上的区别。旁观者自命不凡地由此思索“为什么很多社会精英选择国外生子”,并由此推导出中国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我看都是被冠以“公知”和“五毛”相互看上去往死里对掐的“爱不爱国”这个伪命题,给误导出来的次生伪命题。

柴静和司马南,孩子的国籍问题,谁都不是谁的把柄。中国有很多社会精英把孩子生在国外,就像张艺谋这么有名有钱,照样不把孩子生在国外一样,都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中国有问题,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多多少少都有不足、都有需要完善和解决的问题一样,同样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一个十多亿人口的大国,人人意识里都是“清一色”的念头,那才是奇了怪的事情了。

一个人爱不爱这个国家,不是看他把孩子生在哪里,也不是看他说什么,而是看他在这个国家的公民角色中,担了多少当,做了多少有益的事。这个国家值不值得爱,倒是与这个国家的集体意识中,是否剔除了“清一色”的狭隘,是否展示了大爱的包容、和谐、友善等宽厚本色,是否将注意力,放在了富强、公正、文明等向上向善的追求上。

柴静生女这么件纯粹私人的事,有人在选边站队的旗帜下觉出心理的作痛,说明我们中的许多人,离通过独立思考创造精神财富的境界还相差很远。这是整个社会都能感受到的一种人为撕裂的阵痛。

包容是最好的止痛片。包容别人与自己的不同,而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柴静和司马南的区别是,柴是靠讨好别人抹黑中国成为了美国人的妈,司马南是靠自己成为美国人的爸然后回来维护祖国的利益,两者本质是截然相反的。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