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中国航空工业60年历史里,一些飞机型号像流星划过夜空一样,明亮却转瞬即逝。1965年初,三机部召开了企事业领导干部会议(即651会议),会议期间段子俊副部长主持了一个新机研制座谈会。会议要求六院一所要以10%的技术力量进行歼9飞机的方案论证。当时的与会者估计没有想到歼9的后来的命运是如此多舛;也不一定会想到歼9的研制,为后来611所的崛起和歼10的研制做了预先的铺垫。

歼击9 型截击机是一种全天候高空高速要地防空截击机,主要以苏“逆火”和美B-1B 超音速轰炸机为主要作战对象。设计技术指标达双 26(升限 26 公里,时速 2.6 马赫),可以说是中国歼击机性能之最了。

歼10前传:几经沉浮的歼9

1965年4月12日,三机部以三院字第585号文下达了《关于开展歼9歼击机方案论证和设计工作的通知》,要求在两个方面进行方案论证和比较。六院在具体部署中提出力争在6月拿出方案。六院一所根据以上通知精神,立即开始了方案论证工作,并按时提出了初步方案。方案一主要突出歼击性能,兼顾截击作战和对付低空高速目标,最大马赫数2.3左右,升限20000米左右,航程要大,作战半径大于450千米;方案二则主要突出截击性能,兼顾歼击作战,最大马赫数2.4~2.5,升限21~22千米,作战半径350千米。两个方案总重量要求控制在14吨左右。910发动机也是我国第一次设计大推力发动机,其设计为双轴内外涵混合加力式涡扇发动机,设计最大推力70.6千牛,加力推力121.5千牛,推重比为6,在当时来说是一种性能十分先进的大推力发动机。当时中国已经从越南弄来了一些F-4的残骸,1964年9月在英国范堡罗航展上又把英国斯贝发动机的结构图抄了回来,这些重要的参考资料成为了910发动机的基础。910发动机于1964年10月开始进行初步设计。与此同时,航空工业对歼9的研制也作出了调整:1969年7月,中央成立航空工业领导小组,六院划归空军领导。同年8月召开航空工业会议,会上决定尽快搞出歼9飞机来。事后三机部军管会和六院军管会发出联合通知,重新作了部署,要求歼9飞机在1971年上天,力争提前,同时把试制工厂由320厂改为132厂。由此,才产生了成都的601分所。

歼10前传:几经沉浮的歼9

根据歼9的最初研制要求,1965年起,601所开始进行歼9气动布局参数的选择,选出了4种机翼平面形状:前缘后掠50度的后掠翼;后掠57度的三角翼;前缘后掠55度的后掠翼;以及双前缘后掠角的双三角翼。601所对四种机翼平面形状方案均做出了模型,进行了风洞实验。淘汰了前三个方案,又把三角翼的前缘后掠角改为55度,称为歼9 IV方案,外形上除机头改为两侧进气外,其余均与歼7、歼8相同,由于这种方案对米格-21的改动并不算很大,所以成功的把握性挺大。1966年国防科委于8月20日、三机部9月4日分别下达了《关于歼9飞机研制任务的通知》。三机部三院字第1173号通知指出:“歼9飞机是航空工业‘三五’规划中必保的重点项目,是我国继歼8之后,自己独立完成设计的超声速歼击机……是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歼击机……因此,我们一定要坚决完成中央军委交给的光荣而艰巨的任务。”这是歼9第一次上马。但到1968年,由于一些技术问题,再加之文革冲击,歼9项目第一次下马。

歼10前传:几经沉浮的歼9

1968年,与歼9配套的910发动机初步调试开始,整个调试工作包括运转试车、性能调试、持久试车、高空台及飞行台试验、国家定型试验等5部分。1969年,2台发动机试验机的制造工作也相继完成。1969年2月3日,601所决定抽出部分力量继续进行歼9飞机的研制。1969年10月10日,航空工业领导小组决定继续研制歼9,并决定先试制两侧进气的正常布局三角翼方案,即歼9 IV方案,并把试制工作安排在了112厂,要求1971年底上天。就在1969年的那次会议后,六院为落实601所(六院重归国防科委后,六院一所更名为601所)与132厂协作,共同研制歼9飞机,六院军管会主任杨劲带领601所数名同志来到成都,与成都军区空军指挥所联系,协商601所来人的住地问题。10月30日,六院向空军党委提出报告,要求将成都原13航校校址作为601和606所三线地址。空军党委批准了六院的要求。601所根据部、院的通知,组成了歼9型号大队(称4大队),并先后三次派人到成都联系,安排住地。1969年10月,航空工业领导小组听取了歼9设计方案的汇报,决定采用两侧进气、三角翼、正常布局的歼9方案恢复研制。这标志着歼9作为飞机型号在首次停研后,第二次上马,继续研制。

歼10前传:几经沉浮的歼9

1970年5月,601分所刚刚迁到成都,六院就向空军司令部提出报告。在报告中,强调加强高空高速歼击机力量:“建议将今年(1970年)5月由沈阳601所分迁到成都的601分所改变为第二歼击机研究所”。同年8月底至9月初,六院在北京海运仓总参招待所召开编制体制会议,601分所与会人员就被称为“二歼所”的代表。随后经中央军委同意,空军于1970年12月20日通知六院,同意601分所改编为第二歼击机研究所,番号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611研究所。于是601分所就改称为611所。1970年空军副司令常乾坤来沈阳飞机设计所视察。听取歼9汇报时,指出歼9应与歼8有区别。后601所下部队做调研,部队反映需要一种大航程的护航战机。1970年6月9日,航空工业领导小组在北京专门开会审查歼9方案,当提到降低对高度速度要求、加大航程和续航时间时,该提议被空军首长打断,并对歼9的性能指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活动半径要达到900~1000千米,重量13吨,使用过载8,升限25000米,飞行马赫数2.5。即“双二五”方案。新要求是原布局所不能满足的,只好进行气动布局重新设计。经过反复的设计-选择-评定-淘汰过程后,选择了鸭式布局,腹部或两侧进气的方案,称之为歼9 VI方案。由于“双二五”计划始终无法达到,加之910发动机进展缓慢,六院决定歼9飞机研制暂缓,要求611所考虑搞歼击轰炸机或教练机,歼9基本上改为课题研究。这实际上已是歼9的第二次下马,只是大家心照不宣。歼9飞机研制暂缓的消息传开,全所震动。为此,有的同志就给周恩来总理和叶剑英副主席写了报告,将歼9飞机研制中突然出现的情况作了汇报。中央立即责成空军过问此事,611所再次上报歼9方案。1974年11月,三机部在南京召开歼9飞机方案审查会,在将不切实际的指标调整后,由611所和132厂共同继续研制歼9。这实际上是歼9的第三次上马。1975年2月18日,在当时主持国务院工作的邓小平同志的亲自干预下,国务院、中央军委以国发[75]34号文批复,同意继续研制歼9飞机。1975年12月23日,国家计委、国务院国防工办以(75)工办字395号文批准三机部上报的歼9飞机研制实施计划。同意零批试制5架,1980年首架上天,1983年设计定型,并原则上同意到1983年拨给研制费4亿元。

歼10前传:几经沉浮的歼9

曾提出的四种方案:六零一所对四种机翼平面形状方案均做出了模型,进行了风洞实验。但是如果超音速飞行增加到马赫数为 2.0 时,要采用亚音速后掠翼方案就必须使前缘后掠角大于 60 度,故采用大后掠翼很不利,而三角翼则比较适用,不但具有后掠翼所具有的优点,而且比较长的翼根弦长保证了根部结构受力状况,减轻结构重量,而且还有助于保证飞机的纵向飞行稳定性。所以六零一所淘汰了前三个方案,又把三角翼的前缘后掠角改为 55 度,称为歼9IV 方案。这是一种正常布局形式的三角翼方案,气动外形上除机头改为两侧进气外,其余均与歼7,歼8 相同,类似于超7 的早期型,也就是歼7CP 的气动外形,只是尺寸上要大得多。由于这种方案对米格-21 的改动并不算很大,所以成功的把握性挺大。 但从 1966 年第四季度到 1967 年初,经过风洞实验发现,歼9IV 方案的机动性不够理想,于是又提出无尾三角翼方案,称 V 方案。V 方案是两侧进气的无尾三角翼飞机,前缘后掠角 60 度,翼面积达 62 平方米。由于降低了翼载荷,V 方案的机动性较好,但升降副翼的刚度和操纵功率问题以及零升力矩带来的操纵困难却难以解决。

歼10前传:几经沉浮的歼9

鸭式布局:1976 年初。六一一所进一步调整了歼9 总体气动力布局和设计参数,形成歼9VI-II 方案,其特点是:鸭式布局,60 度三角翼。面积 50 平方米,鸭翼为 55 度三角翼,面积 2.58 平方米,固定安装角 3 度,机身长 18 米,两侧进气。进气道为二元可调节多波系混合压缩式。装一台 910 涡扇发动机,地面全加力静推力 12,400 公斤。装 205 雷达,探测距离 60-70 公里,跟踪距离 45-52 公里。带两枚 PL-4 拦射导弹,最大有效射程 8 公里,导引头截获距离 18 公里。经过反复的设计―选择―评定―淘汰过程后,我国设计人员最终为歼9选择了鸭式布局,腹部或两侧进气的方案,称之为歼9VI方案。这是一次大胆的尝试,要知道,世界上第一种采用鸭式布局的实用型战斗机――瑞典的Saab―37雷式战斗机,是在1971年才真正服役的。也就是说,在我国选定歼9VI方案的时候,世界上还没有一种战斗机是采用了鸭式布局的。 1978 年,由于六一一所承担的歼7 大改(即歼7III)的设计发图工作要求紧迫,歼9 的研制工作开始收缩。1980 年,为贯彻国家国民经济调整方针歼9 的研制工作即全部中止。机体研制费约 2,122 万元。

歼10前传:几经沉浮的歼9

(上图为歼-10A)

歼9并没有因为项目的下马而彻底随风消逝。相反,611所对鸭式布局的研究为后来研制歼10打下了基础。在歼9的研制过程中,611所对鸭式布局的研究进行了近万次风洞试验,取得了大量的数据,编写了数十本研究报告。在经过3年对新型歼击机的摸索和与“10号工程”研制方案的反复比较后,终于被多数领导机关和领导人员所承认。20世纪80年代中期,国防科工委批复,确定新型歼击机研制总体单位定点在611研究所和132厂,新歼(即现在的歼10)设计工作由611研究所承担。可以这样认为:没有歼9的难产,也不会有歼10的出生。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