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亚鹏再被质疑侵吞5500万 刘嘉玲等善款消失


法制晚报2月17日报道 《法制晚报》记者(以下简称FW):为什么经媒体报道的有的明星捐款,就在捐赠清单中?

周筱赟:我认为李亚鹏涉嫌采取收钱不入账的方式侵吞钱款。如果捐赠人没向李亚鹏要捐赠发票,捐款收进来之后基金会方面不入账,直接就进了私人口袋。捐赠清单有某些人的捐款记录,我认为是因为那时他们要了捐赠发票。

FW:媒体报道了某位明星捐款,但捐款清单里显示不出来这笔钱,您为何由此质疑李亚鹏侵吞善款,而不质疑明星们诈捐呢?

周筱赟:嫣然天使基金慈善晚宴是开放性质的,采取公开拍卖的方式。某个明星拿出东西进行拍卖,拍卖所得款项就是这个明星的捐款。这些活动,都有媒体报道,全程有录像,有视频为证,明星捐了多少钱是确凿无疑的。

而且这么多明星在同一项活动中大面积诈捐,常理推断不可能。

红会官网下载全部财务数据

FW:您是如何想到,从红十字基金会的官网上下载财务资料的?

周筱赟:我想到了,有人可能会好奇,我是如何获得如此绝密的嫣然天使基金核心材料的。

其实非常简单,我就是在红十字基金会的官网下载的。嫣然基金就是红十字基金会下设的项目,所以财务数据必须完整真实提供给红十字基金会。

此前为什么从来没有人发现过呢?很简单,有内部人士告诉我应该到哪个地方去下载数据,没人指点根本找不到那里去。

FW:我注意到,您对嫣然天使基金所有的揭露和分析都是针对2006年到2012年底的财务数据,而不包括2013年的数据。为什么?

周筱赟:因为2013年的审计报告现在还没有做出来,无法核对。

称不可能“漏写” 除非故意造假

FW:有没有可能,是明星和企业确实捐助了,但只不过是捐款记录里没有体现而已?

周筱赟:我猜到有人会问:也许是捐赠清单不全,漏了很多明星的名字?我估计李亚鹏和嫣然天使基金也会这样回应。但这条路已经被我堵住了。

如果真是这样,也说明嫣然天使基金在伪造财务报表。

嫣然天使基金是挂在红十字会名下的项目,所以接受的捐赠必须进入红十字基金会的账目,不能设账外账。

现在红会公布的捐赠名单,应该是嫣然天使基金提供给红十字会的,也必须是全部的捐赠名单,否则嫣然天使基金就是在伪造财务数据。

FW:您有证据证明这一点吗?

周筱赟:我有。红十字基金会公布的嫣然基金清单和嫣然基金公布的审计报告,能印证我的观点。

根据红十字基金会公布的清单,可以分年度统计出每年嫣然基金接受的捐赠总额,这与此前嫣然基金审计报告中公布的年度数据是高度吻合的,这说明红会公布的清单与嫣然基金公布的审计报告是基本一致的。

因此我判断,如果红十字会公布的清单不是嫣然天使基金接受的全部捐赠,那么基金公布的审计报告也就不是全部捐赠,这样的话就是嫣然天使基金财务造假了。

用财务软件分析数据得到结论

FW:财务数据共有3200多页,您是手工方式一页页核对的吗?

周筱赟:我是春节前获得这批数据的,除了除夕那天自己下厨做了8个菜作为年夜饭外,整个春节放假期间,我都在忙于用专业软件对这些“大数据”进行数据导入转换分析。

我是花99元购买的国产正版软件。非常感谢该软件及其开发者,但为了避免做广告之嫌,我就不说软件名称了。

由于数据量很大,我使用了两台电脑日夜开机进行数据导入转换分析,一点一点接近真相,最终获得了这个可怕的真相。我现在深深地感受到,财务数据分析是一门科学,从枯燥的数字背后,能发掘出令人震惊的真相!

各位也可以自己去下载分析,能做财务分析的软件很多。

称为不让事件“烂尾” 再揭内幕

FW:很多人质疑,您为什么要揪住李亚鹏和嫣然基金不放?是否有利益在内?

周筱赟:我揭露李亚鹏,原因很简单,为了真相,为了不让这件事情成为烂尾新闻。

有人说我揪住李亚鹏不放是别有企图,那么,如果我不再追这个事情,是不是又会有人说我拿了李亚鹏的好处?请问我应该怎么做才好?

FW:您向政府部门申请公开用善款建立的嫣然天使儿童医院的捐款来源(即验资报告内容)和使用,被拒绝。对此您怎么看?

周筱赟:朝阳区卫生局、朝阳区民政局的答复居然是“个人隐私”,不予公开。

李亚鹏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嫣然宣传口号是“把爱传出去”,其实我看是不是还应该加上一句“把钱留下来”?把别人捐赠的善款留下来,塞进自己腰包,就成私人财产了?

FW:您是否担心李亚鹏方面会控告您诽谤?

周筱赟:如果李亚鹏认为我在诽谤造谣,希望李亚鹏立即报案或起诉我。我更希望和李亚鹏在法庭上见!

嫣然天使基金公布的年度审计报告

时间接受捐赠收入总额捐赠资金捐赠物资

2006年9570367.91元9570367.91元0.00元

2007年23224290.00元22827152.00元397138.00元

2008年5938920.05元5938920.05元0.00元

2009年20285557.00元20285557.00元0.00元

2010年10820847.45元10820847.45元0.00元

2011年4819971.59元4819971.59元0.00元

2012年56280414.68元49669260.68元6611154.00元

周筱赟利用软件自动分析出的每年捐赠金额

2006年9570646.65元

2007年23216623.76元

2008年5932943.85元

2009年20307420.10元

2010年10847665.45元

2011年4818485.67元

2012年55829466.88元

年度捐赠额出入

2006年287元

2007年7666元

2008年5976元

2009年21863元

2010年26818元

2011年1485元

2012年450947元

注:据捐赠清单

数据比对

两项财务材料比对出入很小

周筱赟表示,这组数据和审计报告中的“接受捐赠收入总额”高度吻合,说明获得的捐赠清单不仅是捐赠资金,还包括了捐赠物资,因此药企的5000万元捐款记录找不到就不正常。

他还表示,审计报告是经过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的有法律效力的法律文件,审计报告中的财务数据必须真实完整。

获得捐赠清单数据和审计报表高度吻合,说明捐赠清单数据是嫣然全部捐赠收入。如果不是,李亚鹏就涉嫌伪造财务数据,涉嫌刑事犯罪。

各方回应

红会领导:我还没有看

记者电话联系到中国红十字基金会项目管理部副部长周魁庆。他表示,“之前嫣然基金在微博都有回应,他(周筱赟)原来就说的是这些,重复说而已,我还没有看。”

之后,他向记者提供了宣传部的一位部长的电话。记者致电后,对方得知记者来意后表示,“目前没有回应,还没有看到,会关注。”

李亚鹏助理:将统一回应

随后,记者致电嫣然天使基金,一位工作人员留下记者电话号码,表示之后会与记者取得联系。但截至记者发稿时,嫣然天使基金方面仍未回复。

记者继而致电李亚鹏助理刘小姐。她表示,“之前应该做的回应都已回应了。”她让记者留下联系方式,日后做统一安排,进行回应。

记者又致电李亚鹏另一个助理唐小姐,希望就周筱赟揭发一事进行采访。该人表示还不清楚,现在无法回复,让记者等待正式回复。

涉事企业:未接受采访

针对周筱赟质疑北大药业捐赠5000万元药品不在捐赠清单一事,记者根据北京斯利安药业有限公司(原北京北大药业有限公司)网站留下的联系方式,致电该公司,但一位女性工作人员没有接受采访,也没有提供有权回答记者问题的相关人员的电话。

称数据没问题结论就没问题

周筱赟告诉《法制晚报》记者,“揭秘李亚鹏第五季”是经过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任佳慧“审定”过的。

任佳慧也是周筱赟向北京市民政局实名举报朝阳区民政局行政违法的委托律师之一。

记者致电任佳慧,她向记者表示,她就第五季中的一部分内容提出过修改建议,但数据没有核实过。

她说,周筱赟这篇文章成型于数据分析的结果,如果数据没有问题,得出这个结论和结果没有问题。

2014年2月11日,周筱赟发表长微博,以多项数据指出嫣然天使基金约7000万元善款下落不明。

对此,李亚鹏昨天向周筱赟发出公开信,表示邀请其到书院中国文化发展基金会和嫣然天使基金进行实地考察,考察完再发表言论。

周筱赟微博中指出,“唇腭裂人均手术成本,国内其他公益组织做唇腭裂的手术成本平均5000元,而李亚鹏和专业隆胸的整形医院合作,人均手术成本高达9.9万元!涉嫌巨额利益输送!”

面对质疑,李亚鹏当天下午在微博发出一封写给周筱赟的公开信,信中他并未对周筱赟指出的“基金会约7000万元善款下落不明”、“唇腭裂手术花费远高于正常水平”等作出正面回应,而是先感谢其监督,再称其是因“信息不完整”而“理解片面”。

李亚鹏还向周筱赟发出邀请,“我热情邀请您在第一时间来书院中国文化发展基金会和嫣然天使基金进行实地考察,并同时邀请新闻媒体以及社会公益机构人士。考察完毕后,您可以再次发表言论。”此外,他还提出,请周筱赟不要涉及自己的家人和感情,并表示或将采取法律手段保护自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