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女大学生不干地产跟着父亲路边去修脚(图)


重庆女大学生不干地产跟着父亲路边去修脚(图)

喜爱读书的田吉利床头摆满了书籍


重庆女大学生不干地产跟着父亲路边去修脚(图)

田吉利在2012年8月就获得三级心理咨询师资质


重庆女大学生不干地产跟着父亲路边去修脚(图)

一家人其乐融融


重庆女大学生不干地产跟着父亲路边去修脚(图)

学过心理咨询的田吉利一边为客人修脚,一边和颜悦色地与顾客拉家常。

修脚师傅有好手艺不奇怪,但你见过不但会修脚,还会治心病的女大学生当修脚师傅吗———渝中区大坪正街永辉超市楼下的田师傅修脚店,就有一位掌握祖传修脚手艺、持正规心理咨询师证的女修脚师,人称小田师傅的田吉利。

她的手艺

动作纯熟惹人夸 熟客来店像回家

田师傅修脚店位置比较隐蔽,前天重庆晚报记者向附近居民打听,家住大坪正街的一位72岁婆婆,拉着记者的手要带路,边走边说:“田师傅修脚店,没有人不知道的。”

大坪正街永辉超市楼下一条昏暗巷道内,走上20多米就到店里。店堂约40平方米,光亮整洁。“你先坐,是修脚还是足部按摩?”记者刚踏进门槛,身穿粉红色护士服的田吉利就满脸笑容起身询问。

修脚师傅穿粉色职业套装,记者也是第一次见到。看了价目表后,记者要了13元修脚项目,脚先泡中药热水,田吉利打肥皂洗手。“他们这里很干净,你看嘛,手都要反复洗,外面那些路边摊的师傅伸出手来都是黑的。”一名顾客热情地介绍。

泡了几分钟后,田吉利拿起修脚刀走过来。她手里有3把大小不一的修脚刀,修大脚趾用最大的刀,修指缝时用只有2厘米的小刀。修到指缝敏感处时,田吉利还用嘴吹气。5分钟不到,记者没感受到任何不适,田吉利手起刀落,就把脚修好了———原先嵌到肉里的指甲被削掉,整个脚光滑、指甲平坦。脚踩到地板上,还挺舒服。

“你的脚指甲容易长到肉里。”修好脚后,田吉利不忘笑着嘱咐记者:不要穿太紧的鞋子。

“小田,我还是来你这里修放心些,我公司楼下那家修脚店,把血都给我修出来了。”一位女士刚踏进店门就抱怨:“你动作轻又快,还跟我说话分散注意力。”

这时,店里客人越来越多,一些客人进店自己就去开储藏室的门拿刀具,店里板凳放乱了,一位男顾客还帮着田吉利整理。

“手艺都是跟我爸学的。他是大田师傅,叫我小田就行。”田吉利说。一位姓刘的男顾客帮腔:“你服务得好,关心的话都说到点子上,让我们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她的决定

辞去稳定白领工作 跟着父亲路边修脚

昨天上午8时许,记者又来到田吉利的家,渝中区九坑子路1号。她吃完早饭,正在为一家人准备午饭。

田吉利今年34岁,她称自己12岁时随父母从老家潼南来到主城,是看着父亲的修脚刀长大的。“上世纪70年代初,我爸爸去扬州学修脚,80年代时,他就在大坪、杨家坪、较场口路边摆起修脚摊。”10年前,她在成都水力发电学校读完大专回到重庆,学的是电子技术应用专业,并顺利在联通公司找到话务员工作。但通讯行业不是她的兴趣,工作不到一年就辞职了。

田吉利说,她随后又到一家房地产公司工作,“朝九晚五的生活,每天与材料打交道,我性格外向,感觉办公室不适合自己。”她说,她想到继承父亲手艺,做一名修脚师。

父亲田贵生今年60岁,老田师傅说起女儿10年前的决定,又是摆手又是点头:“10年前,她把我气坏了。我受苦受累地培养出大学生,居然辞职来修脚!”老田说,他想让女儿干体面、高档的工作。“但她扭倒我费了两个月,非要我教她。后来我想,教她也好,让她认识到这个苦就能早点退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