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1979年东线血战之南集团高平突击战斗略评

在南集团方向,广州军区集中了124师、125师、126师、129师共4个步兵师展开进攻,后来又加入了步兵162师,在优势炮兵和2个军属坦克团另1个独立坦克营的火力支援下,于极为艰险复杂的地形上突出奇兵,打了高平越军一个措手不及。在长途纵深穿插的突击战斗中,各部勇猛向前,顽强奋战,终于冲破越军的重重阻击,一举打下高平,决定了越北的大势。这次突击战斗,在战略、战术、组织、后勤、指挥、兵种协同等方面都有许多经验教训值得总结。

从战役计划上说,南集团方向坚持了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的解放军传统作战指导思想。在越北这样不适合大兵团作战的艰险复杂地形上,大规模使用坦克部队进行穿插,实为反常用兵,正面负面可能性都有,主要看如何指挥和把握战机。在突破口的选择上,以部分兵力兵器从水口关方向对复和实施牵制性攻击,集中主力组成大规模装甲摩托化部队突破布局关,直插东溪,打了越军一个措手不及,赢得了战机。原定计划中战役发起当天就要兵临高平城下,那只是在地图上一卡一卡地想像。直线距离70公里,在越北那样山地纵横、河溪密布、路少桥脆的艰险地形上,又有越军阻击,根本不可能当天就穿插到位。但从布局关突破是成功的,越军没有判准这个突破口,用以阻击的兵力大多是地方军和民军,以致东溪失守后才手忙脚乱地重新部署兵力进行堵截。越军的狠招是炸桥、毁路、扒坝,43军坦克团和42军坦克团多次都是被断路和断桥截住,耽误了不少时间。特别是越军出其不意地扒开班翁水库,一举将汽车路截断30多个小时,为调整部署和撤退争得了喘息之机。因为班翁被堵,炮兵和后勤上不去,修路又不知要多少时间,许世友才打算要炮兵和特种车辆走复和到东溪,这又引出了复和之战的种种曲折。从事后结果看,班翁水障经过32小时抢修,已于2月19日修通,可勉强让轮式车辆通过。而打通3号公路到东溪,已是21日,这一天多的时间就差点折腾浪费了。如果124师穿插到位,高平被克,复和地区越军就是瓮中之鳖,可以慢慢扫荡,用不着当时急着强攻硬打。但这结果又是临战时无法预知的。越军炸水库,多长时间排除水障,125师打不下复和,这都无法体现在战役计划中。能考验的,只是指挥员的临机应变。总的来看,许世友想让车辆改道,其决心可以理解,只是结果是不理想的。可以把握的,是当时应该让162师直接加入战斗,那样按实战进程进行,时间就能早一天,对全局就更有利一些。

从战役指挥上说,大兵团作战,能否掌握住部队,及时定下战斗决心,协调指挥,是影响战役成败的关键。42军以2个师加强上百辆坦克、装甲车从布局关突破,向高平交替攻击跃进,对于保持攻击锐势和战斗力是必要的。126师和124师在组成穿插梯队时,都派出多名师、团干部到前方加强下一级指挥,或组成前方联合指挥所,及时处置突发情况,实施灵活指挥,较好地掌握了部队,保持了坦克、摩托化部队在突进中的组织协调。实战中,穿插东溪时,126师前指和43军坦克团指挥所紧跟着前卫坦克1营后推进,在过靠松山时遭敌阻击,步坦一度脱节。因师前指指挥靠前,直接通过坦克电台指挥前卫1营继续向东溪突进,又及时和后方的师指协调,保障了指挥的连续性;124师在嫩金山口被越军阻击,后续部队发生拥堵。因师基指靠前指挥,及时调整前进路线,令随坦克团后跟进的371团从公路右侧迂回前进,同时转变124师侦察大队与370团任务,从而加强了正面的主攻力量。相反的例子也有:125师在复和地区的战斗中,373团指挥失误,打不下谷芳,指挥员不坚决,多次向上级请示将部队撤回了国境内;374团攻击大弄公安屯,三进两出29个小时才打下来;375团奔袭复和、哥新时,遭到越军火力袭击,因缺乏对敌情的判断,惊慌失措,弄出师前指“被包围”的传言来,以致朱富钧团长丢了性命。归根到底,一是指挥员就掌握不住部队。下级缺乏经验,弄不清情况,上报师指。师指没有直接观察情况和组织战斗,轻信不确实的报告,轻率地据此上报和定下决心,导致贻误战机,指挥混乱,战斗进程延长,战斗场面艰难,伤亡很大,最后没有能够完成任务;二是士气不高,失败主义浓厚。遇到艰难一些的战斗场面,就坚持不下去,要后退休整再行攻击。更有甚者,乱传谣言,草木皆兵,未战就已先怯,岂能不败!这也是个治军的问题。

43军坦克团3小时夺取东溪,124师迅速冲上4号公路,高平战役就大局已定了。虽然后续部队被班翁水障所阻,甚至辗转改道要从水口大桥通过走3号公路,打复和县城又折腾了几个来回,不过只是延误了一点时间,无关胜负。越军要想翻盘,只有用强大的预备队实行两路逆袭,高平越军再反向接应,战局方有变数。实战中,北集团方向原平和太原的越军均未大规模来援,小股越军反扑是杯水车薪;南集团方向背临谅山,越军较多,有3师、327师、337师、338师等部。但43军129师已在布局关以南的15-18号界碑之间突破,切断4号公路,攻向七溪,形成了一道屏护42军侧翼的防线。而七溪再向南,则已邻近东集团55军攻击地域,越军经这里反扑要两面受攻,难以为继。高平战役,实际上是有惊无险。因为中国军队拥有强大的兵力和火力优势,战略机动无法阻挡。越军只靠游击袭扰可以暂时迟滞一下,但难以挽回大局。最后夺取高平时,因情报不确,广州军区前指3次命令停止进攻高平,以致耽误了2天时间。老将吴忠和42军指挥员身先士卒,亲自观察高平市区情况,掌握了可靠敌情,这才定下决心,向军区前指力争,终于拿下了高平。

从战术上说,大规模的坦克、摩托化部队穿插作战,步坦协同是关键。鉴于中国军队步坦协同的弱项,战前南集团部队进行了大量的训练,尽可能地弥补了薄弱环节。实战中,126师前指和43军坦克团指挥所同乘一辆装甲运输车前进,就是为了协同步坦便于指挥;炮兵群组成了2个前进观察所,分别跟随2个步兵团行动,以及时进行火力支援;坦克团也向担任主要任务的步兵营派出了携带电台的联络人员,尽可能地协调步兵与坦克间的行动。因为中国军队当年缺乏步兵战车,参战的装甲运输车数量又很少,长途穿插中步兵要跟上坦克,就只有搭乘在坦克上。穿插高平中,42军、43军的军属坦克团共参战5个坦克营,一般是前卫坦克连或前卫坦克营不搭载步兵冲在前边,后边的坦克要搭载步兵跟随前进。因为没有实战经验,每辆坦克上步兵搭载过多,最多的有26人,为了不被高速行进的坦克甩下来,还需要把重武器和一些新兵用背包带或绳子、皮带捆在坦克上,这就留下了隐患。当遇到越军突然袭击时,步兵一时来不及解开绳子下车,重武器也一时解不下来向敌还击,造成了较大伤亡。在经历了血的教训后,步兵和坦克都有了经验,协同也越来越好。实战中,一般是遇到越军阻击时,步兵迅速下车消灭敌人,坦克以炮火支援步兵攻击。遇到路障或桥梁被毁时,步兵下车排除路障、抢修桥梁,坦克以炮火掩护步兵施工。在高平大穿插中,步兵向沿路山头拔点,采用夜间接敌、渗透、进攻战法,为打通道路起到了关键作用。坦克则以火炮和高射机枪支援步兵战斗,打击山腰、山顶的越军重机枪、高射机枪,摧毁火力点。如此步坦协同动作,保障了穿插梯队快速向高平突击。

问题也不少。前卫坦克没有步兵跟随,遇到阻击难以消灭占领要点的越军步兵,很容易被击毁击伤堵住道路。如在弄梅隧道,坦克没有步兵跟随被阻住,耽误了10个小时;在博山,坦克没有步兵跟随,两次受阻;43军坦克团1营孤军插到东溪,3个多小时步兵没有跟上,也很惊险;125师在进攻坡街东南侧无名高地和大弄时,步坦一时脱节,坦克孤军前出,就被越军击伤数辆。而搭载步兵的坦克,在遇到突然袭击时,如果步兵不能迅速跳下坦克,不但造成步兵伤亡,也造成坦克损失。126师在那悦山口和靠松山附近遇敌袭击时造成的较大伤亡,就是这种战斗的典型事例。还有步炮协同不紧密的问题,378团向东溪穿插时,己方支援炮火两次落弹在步兵战斗队形内,造成一些步兵和几名师、团级指挥人员伤亡,是一个严重教训。因为没有经验,装甲梯队在穿插时,营、连长的坐车和装甲指挥车上都竖有2根天线,以致遭到了越军集中火力攻击,加大了指挥人员的伤亡。另外,影响穿插纵队推进速度的,往往是道路和桥梁被毁。如在那冈以东的班波河畔,将42军坦克团和124师的大量车辆阻住达8个小时;雅南东北侧19号公路桥、楠囊南侧盘山公路,因路毁桥断,124师穿插梯队被阻截了近20个小时。从布局关到博山60多公里道路,124师走了近60个小时,没有充分发挥出坦克、摩托化部队快速机动作战的威力。如果能在穿插梯队从布局关出发前,早些派出强有力的运动保障队,紧随126师后开进,对前进道路进行检查和抢修,在可能遇到阻碍的地方抢先修好迂回道路,就能争取一定的时间,使穿插梯队尽快杀上4号公路。从实战来看,越南这样的战场环境还是不适宜大量集中使用坦克。最好是将坦克置于步兵战斗队型内,交替掩护、逐段跃进,坦克作为活动火力点使用,既能减少损伤又能支援步兵战斗,更好地发挥坦克机动性能好、火力强的优势。还有干部识图能力低,影响战斗进程的问题。如378团3营从班南经东木向615高地穿插时,因干部识图能力低,行进方向和路线都掌捏不准,走错了路,绕道4公里,疲劳了部队,延误了到达时间;372团1营把进至果冈误判为已到高平城下的纳菲,致使该团2营在向其靠拢时,遭到博山守敌的阻击;371团3营攻占316高地后不会判定位置,仍要求上级炮火向该高地射击,造成误伤等。

从通信联络上说,和北集团一样,南集团穿插部队也报告较少,影响了全局战役指挥,让许世友发了火。124师固辉师长在战后接受广州军区前指查问时说:“军区命令我们当天插到纳隆,我们不敢停止,不停止电台就无法架设,当然也就无法报告情况,这是一;再说,前指问我们各部队都在什么位置,除跟我们在一起行动的指挥所和直属队以外,我们也搞不清各团、营都在什么位置,无法报;其三,前指问我们当面的敌情,我们也查不清当面的敌情处在什么态势,只是打一个地点知道一小点情况,也无法报告全面情况;其四,当时困难很多,觉得不好报,打仗怎么能没困难?也不想报。”在战后的总结会上,固辉师长和121师的郑文水师长都为此受到了军区的批评。通信联络组织上也有不严密的问题,错漏现象较严重。如124师无线电四台由于责任心不强,将2月17、18两日发往371团的3份特急电报漏发,积压7天后才发出。371团抄报后又没有送译,战后校对电报时,才发现该团漏译了3份特急报。幸好因当时战况变化,未造成严重后果;当师基指离部队较远,师前指临时改频组成新的网络时,基指曾与前指中断联络2小时;作战中,有的指挥员在时间并不紧迫的情况下,直接上机用明语通话,造成泄密,被越军窃听、干扰。如师运动保障队在班翁修复泥泞路时,该队电台忽然接到如下明语电文:“令你队速到靠松山抢修飞机场”。随运动保障队指挥的工兵科长即反问对方“我队队长叫什么名字?”对方无法回答,这才挫败越军的阴谋等。

从组织上说,战前对突破地域和前进道路进行了大量侦察,在临战训练上有了针对性准备,同时筹措了大批修路、架桥用的器材、工具,建立了较为有力的运动保障队,这些都对取得战役的最后胜利发挥了重要作用。战前大量坦克、车辆和人员向进攻出发地区机动时,组织比较严密,利用夜暗行动,分批隐蔽开进,注意观察掌握敌人动向,已进入部队严格管理,保持无线电静默,利用已暴露的火炮、车辆进行佯动,最后主力全部进至布局关正面仅有1公里、纵深仅3公里的出击地域,越军依然没有警觉,确实起到了奇兵的效果。因为情报敌工部门能力有限,对越北山岳丛林地带的地形、道路对坦克穿插的严重影响估计不足,侦察不够细致,未能在相关方面加强力量和谨慎选择穿插道路,也造成了拥堵时间过长和有的部队穿插时找不到道路的问题。另外还有部队战场纪律差,上级管理不严,丢失装备较多的问题。如124师371团3营攻占258高地后,对部队要求不严,阵地管理松懈。有的战士戴越军军帽,穿越军军装,有的只穿个背心在阵地上到处走动。炮兵前观误认为其是越军,指挥炮兵射击,造成误伤该营4人的后果。在穿插中,有的部队纪律松懈,乱打枪的现象较普遍,丢失装备也较严重。有的情况并不紧急,只因气候炎热,道路难行,便将雨衣、锹镐、绒衣、罐头、压缩干粮以及防毒面具和弹药装备等弃于路旁,给其后的战斗和生活增加了困难。据统计,仅126师就丢失枪弹2400余发、雨衣1400余件、水壶400余个、干粮4400余斤,以致影响了部队战斗力。

从后勤保障上说,南集团突破方向临近广西境内铁路、公路枢纽,大量物资转运方便。突出国境后又有两条主要公路向前发展进攻,主要以摩托化运输开进,这与北集团穿插时的人力骡马运输不可同日而语。因此,关键的问题就是打通公路,后勤自可源源不断向前跟进。162师打通复和至东溪道路后,大量的炮兵、特种车辆、运输车辆和部队从此开进,威风凛凛,车马如流,显示出了中国军队必胜的气势,也象征了高平战役的最后结局。

在炮兵的使用上,南集团充分发挥了中国军队在炮火上的优势,基本上及时支援了主要方向上的战斗,给越军造成了重大杀伤,对穿插最后成功起到了重要作用。在孤山战斗中,创造性的使用了85加农炮和高射机枪轮换射击的战法;对着迷西山越军火力压制时,集中使用了152加榴炮和130火箭炮的密集轰击。这些实战都锻炼了中国军队的炮兵战术,保障了战斗的最后胜利。

参战的4个步兵师中,126师突破布局,奇袭东溪、穿插高平,连续作战,表现了高昂的斗志;124师强攻4号公路,夺弄梅,取博山,打下高平,歼敌最多;125师复和作战全是攻坚,打得最苦,指挥有些混乱;162师打孤山,渡平江,袭班占,显示了良好的单兵作战素质和训练水平。

南集团方向的作战,以奇袭、惊险、曲折著称,是高平战役的高潮,创造了中国军队战史上大规模使用装甲摩托化部队的经典战例,在战史上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值得后来者对之仔细研究。


本文内容于 2014/2/17 22:00:39 被武穆山河我神州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