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岁男子发誓只娶公务员 相恋8年女友未考上遭弃

朋友给谢军翔介绍女朋友,刚开始他还有点激动,一口应承了下来答应见面。但知道对方不是公务员后,谢军翔开始只在嘴上应承,迟迟不见行动。

谢军翔心里明白,和非公务员相亲,他是不会去的。尽管认为可能因此错失一段好姻缘,但他依旧坚定地认为未来的伴侣得是公务员。

曾经,谢军翔有个相恋八年的初恋女友,俩人最终分手。谢军翔有些固执地认为,如果她当初考上了公务员,他们之间不会走到这一步。

初恋八年燕分飞

性格内向的谢军翔曾有段让人羡慕的校园恋情,至今回忆起来依旧有种鲜嫩欲滴的美感。

华中科技大学(以下简称“华科大”)初春的校园里,一簇簇樱花竞相绽放。没课时,武汉理工大学大二学生谢军翔经常去华科大旁听大课,课前课后常在校园里悠闲地散会儿步。许多次,他和一个身穿校服,背着大书包,一头披肩长发的女生擦肩而过。

凑巧的是,谢军翔和那个女孩在华科大有共同的朋友。在一次朋友聚会上,谢军翔第一次知道了那个曾多次和自己擦肩而过女孩的名字—陈嘉然,华科大附中高三的学生。

圈子有了交集,两人渐渐熟识起来。在朋友聚会上,谢军翔讲的话,陈嘉然都能接,而且说得也很符合他的想法。谢军翔发现了他俩的默契,暗自高兴。很自然地,谢军翔和他的“高中女生”走到了一起。

高考结束,陈嘉然如愿考上了华科大计算机专业,他们开始享受一段无忧的校园恋情。谢军翔形容华科大的校园像森林,他们就常在这样的环境里漫步,聊文学聊历史也聊未来。两人几乎不争吵,日子过得平淡温暖。

2000年,谢军翔大学毕业,考上了武汉的公务员。工作的繁忙加上距离的增加,两人见面的次数逐渐减少,但感情并未降温。两年后,陈嘉然也面临毕业,此时两人的感情第一次出现了波澜。

谢军翔说服女友去考公务员,他认为职业的稳定会使感情更加稳定。陈嘉然自己同意了,却遇到了父母的反对。

陈嘉然的父亲是华科大的教授,家庭学术氛围浓厚。陈父认为女儿应该考研做学术,将来会有更好的前途。来回争论过好多次,陈父终于向女儿妥协,同意边考研边考公务员。

谢军翔工作单位离华科大很远,几乎是东西城的距离。他经常在休息日搭车去给女友送考试资料,遇到塞车,单程就得花上3个小时。晚上回去,来不及脱衣脱鞋,瘫倒在沙发上就睡着了。

无奈,陈嘉然两次考公务员都止步于面试,最后上了研究生。日子又平静顺利地过了三年。2005年,陈嘉然研究生毕业找工作,再一次把俩人送到了抉择的路口,而这次陈父不再妥协。

陈父坚决不同意女儿再考公务员,觉得辛辛苦苦培养了那么多年,应该去做更值得做的工作。他建议女儿选择深圳的一份工作,报酬是武汉的三倍以上,发展前途也好。

女友最终接受的了父亲的建议,谢军翔曾想过和陈嘉然一起去深圳,但反复纠结后,认为不现实—自己的父亲绝不会同意。

她是公务员

父亲是谢军翔当年选择当公务员的重要推手。

谢军翔的父亲是位军人,上世纪七十年代退伍后,到地方做了国家干部,即是后来的公务员。谢军翔对公务员最初的印象来源于父亲。父亲敬业,有着军人的严谨作风,家里时常有叔叔阿姨来和父亲讨论工作。在那个使用票证购买物品的年代,父亲单位常发些水果和肉,谢军翔常自豪地请小朋友到家一起吃。一家三口住在父亲单位分的90多平米的房子里,日子过得简单温馨。

谢父是个传统的人,家里挂着大幅的“家和万事兴”,他认为这辈子物质不算充裕,但却给了家人稳定幸福的生活。他把这个愿望也加到了儿子身上。

谢军翔高中是理科生,高考报志愿时,父亲让他报法律专业,且容不得谢军翔说半个不字。当时,他已经规划好儿子未来的路:学法律好考公务员,在武汉生活,大家也能常见面。

谢军翔不愿跟父亲犟,当然也犟不过。在陈嘉然决定去深圳工作后,他想过辞掉工作,和女友在一起。还没等跟父亲开口,他自己便否定了。一是父亲肯定不会同意,二是他辞了工作和女友一起,短期内也不能给她幸福。

从送女友上火车那一刻起,一段漫长难熬的异地恋开始了,而且看不见尽头。

那时武汉到深圳的高铁还没有开通,谢军翔周末坐十多个小时的火车去看女友,一个月跑两次深圳。坐在火车上,看见窗外滑过的景色,谢军翔觉得自己像个漂泊不定的游子。女友加班,他在楼下等,看见情侣路过,更会增加自己的凄凉感。

陈嘉然工作压力大,时常加班,和谢军翔的联系变少了。谢军翔也开始对长途的奔波疲倦。渐渐地,俩人从滚烫的状态变成了温水直至凉水,但谁也没提分手。

一年后的一次聚会上,朋友问谢军翔是否已经分手,都没听他提起过女友。那时,他才木然地意识到:“哦,我们可能已经分手了。”至此,八年的恋情结束。

分手后,谢军翔暗自给自己定了个要求,以后再找女朋友优先考虑公务员。他固执地认为,如果陈嘉然当初考上公务员,他俩的结局不会是这样,而是会像父母一样过着稳定的生活。

谢军翔花了三年多时间走出了初恋的阴影,期间任何人向他表达好感,他都委婉拒绝。2009年的一天,朋友又给谢军翔介绍了一个叫李琳的女孩子,他没有排斥。李琳是个公务员,而且是个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的公务员。

现实很骨感

朋友刚开始给谢军翔介绍李琳时,他没太听进去别的,就记住了对方是个公务员。他觉得自己需要找个这样的女朋友,除了稳定,还能进行资源上的互通有无。在朋友的再三撮合下,谢军翔同意跟李琳相处。

李琳家庭条件优越,模样乖巧,谢军翔第一次把她带回家见父母时,父亲很是满意,觉得女孩知书达理。在父亲的首肯下,谢军翔才开始好好跟李琳相处。

但问题很快就出来了,谢军翔和李琳的差异开始表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

李琳喜欢看韩剧,谢军翔觉得剧情啰嗦提不起一点兴趣;李琳爱去酒吧,谢军翔喜欢宅在家里看书,两人的圈子也没有交集。有次,谢军翔跟李琳讲,她是有男朋友的人了,还是少去酒吧好。两人不欢而散,冷战了很长时间。最后谢军翔退让了,李琳却觉得他没有主见。

有次吵完后,李琳跟谢军翔冷战。谢军翔送礼物、讲笑话都没用,最后只好求助李琳的母亲。李母告诉谢军翔也别搭理李琳,过几天她自然就好了。这一支招彻底坏了事。李琳干脆闹起了失踪,憋了几天实在忍不住的谢军翔通过多人终于找到了她。

思考良久,谢军翔跟李琳长谈了一次,说跟她做个选择题,有两个选项。A选项是他们还是在一起,但俩人得培养共同的兴趣爱好;B选项是分手。李琳无厘头地选了并没有的C选项。谢军翔认为李琳无意改变,只好分手。李琳跟谢军翔坦言,说他是个好老公的材料,但自己并不愿意改变。谈了一年磕磕绊绊的恋爱,俩人终分手。

谢军翔并没有放弃优先考虑公务员的择偶要求,朋友的经历让他坚定了自己只考虑公务员的想法。

谢军翔的好哥们儿是个公务员,三十多岁,一直想要个孩子。老婆在一家IT公司上班,竞争压力大,一旦怀孕就可能职位不保,想升至一定职位后再要孩子。好哥们儿的父母着急抱孙子,天天在家念叨。夫妻俩长时间不要孩子,四周难听的话就出来了,有人传谢军翔的好哥们儿没有生育能力,这话被哥们儿的父母听到后,气不打一处来,家里天天吵闹。

谁也不肯妥协,夫妻俩最终离婚。谢军翔得出的结论是:如果哥们儿的老婆是个公务员,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谢军翔的另一个朋友,老婆是公务员,自怀孕开始,就请假在家直至哺乳期结束。两口子养个孩子,日子过得平淡温馨。这让谢军翔羡慕不已。

还有一点让他坚定只找公务员,谢军翔认为以自己目前的能力,不能给女方很多保障,而国家对公务员完善的政策福利则能提供。

在百合网上贴出的征婚要求中,谢军翔明确限定了对方的职业是公务员。他34岁了,虽然有些着急,但始终不愿意放宽要求。 本文来源:沈阳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