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原创]刘邓大军逐鹿中原:一枪不放突破40万国军的防线

刘邓大军一举突破黄河天险,令人闻之耳热,思之心惊。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不禁叫道:“这简直是惊人的事件!不亚于当年法国'马其诺防线'被攻破!你们(指国民党)花着平均每月三千万银元的美援军费,使用着世界上头等的美械装备,竟然一枪不发,号称足抵四十万大军的防线被人突破,国军力量,日见式微!”

蒋介石急了。他亲自飞到郑州,召开作战会议。蒋介石命令,以王敬久指挥十四个旅的兵力,死守郓城、菏泽、定陶,并以各路军马齐头并进,逼迫刘邓背水一战,置于死地!

背水作战,乃兵家大忌。但背水之战,却能使人生出勇敢百倍。邓说:“我们绝不去学韩信。在对待生死的问题上,我们只能有一种选择。为着人民利益,我们要生存下去,让敌人去跳黄河!”刘说:“此时不打,更待何时?”

刘邓决定发起鲁西南战役。

刘邓大军迅速运转,坚决出击。7月8日,一纵攻克郓城。7月10日,二纵收复曹县,六纵攻克定陶,三纵进至郓城东南。 这样一来,十日之间,刘邓大军已在黄河以南开辟了广阔的战场,摆脱了背水作战的危险局面。

经过一系列的战斗,敌王敬久主力在我军南部巨野至金乡一线,变成了一条孤立的一字长蛇阵。

这时,敌军认为,我军不是回头吃菏泽,就是向前打济宁。万万没有想到,刘邓大军已经以隐蔽果敢的动作,直扑王敬久的长蛇阵,于7月13日,迅速将敌军三个师分割包围。

为了避免敌军作困兽之斗,刘邓决定,改四面围攻为“围三阙一”,迫敌向东突围。14日,向东突围之敌被我全歼于预设阵地。至此,敌王敬久部已大部为我所歼,仅剩一个半旅,为我包围在羊山集。

羊山集之敌,虽仅一个半旅,却是王敬久的精锐之部,我军久攻不下。中央军委给刘邓来电,指示对羊山集之敌,如确有把握,则攻歼之,否则,立即集中休整十天左右,不打陇海,不打新黄河以东,亦不打平汉铁路,下决心不要后方,以半个月的行程,直出大别山。

中央是不想延误我军南进的计划。刘邓在思考。

邓说:攻羊山的部队不能后撤!刘说:蒋介石送上来的肥肉我们不能放下筷子!刘邓决心啃下这块硬骨头。

7月27日,我军对羊山之敌发起总攻,激战一天,全歼敌六十六师。

当时任二纵队司令员的陈再道将军曾对我万分感慨地说:“羊山集这一仗,是我打得最艰苦的一仗!牺牲的战士最多!”至此,经二十八天的连续作战,鲁西南战役结束。

刘邓以十五个旅的兵力,歼敌四个整编师师部及九个半旅共六万余人,缴获大量军用物资和各种火炮八百七十二门,并调动了敌人七个整编师十七个半旅驰援鲁西南。

刘邓之师,好似一把出鞘的利剑,彻底打乱了敌军的战略部署。而此刻的中共中央,也已作出了更加完整的战略反攻计划。

--刘邓,向大别山地区进击,在长江以北的鄂豫皖边地区实施战略展开。

--陈(赓)谢(富治),自晋南强渡黄河,在豫陕鄂边地区实施战略展开。

--陈(毅)粟(裕),在豫皖苏边地区实施战略展开。

--以上三部的任务:挺进中原,在中原地区以“品”字形阵势,相互协力作战,机动歼敌,创建新的中原解放区。

中央部署后,各路兵马遵令行动。整个的战场形成了一盘布局完整的棋,而每一个棋子,都按照统帅部的指挥统一行动。这是一盘完整的战棋,是一盘活跃机动的战棋。

大别山,其主要部分在安徽境内,地跨湖北、河南,由西北向东南,把北部的华北大平原和南部的江汉平原分割开来。 大别山,峰峦重叠、山势险要。那莽莽苍苍的山岳丛林,那崎岖蜿转的山野小路,构成了极其复杂的地形。

父亲曾这样描述过大别山:“中原的战略地位非常重要,正当敌人的大门,其中大别山是大门边。”他说:“中原形势决定于两个山,一个是大别山,一个是伏牛山,敌人最关切的还是大别山,它比伏牛山更重要。中原要大定,就要把大别山控制起来。”他说:“大别山是一个战略上很好的前进基地,它迫近长江,东面一直顶到南京上海,西南直迫汉口,是打过长江的重要跳板。”他说:“大别山,敌人必争,我也必争!”

中央指示刘邓,进军大别山,可能有三个前途。一是付出了代价站不住脚,准备回来;二是付出了代价站不稳脚,在周围坚持斗争;三是付出了代价站稳了脚。要从最困难方面着想,坚决勇敢地战胜一切困难,争取最好的前途。

中央并具体指示,刘邓抓紧时间休整至8月中旬,尔后出击。 刘邓的部队,太需要喘一口气了,哪怕是稍稍地喘一口气呀!可是,蒋介石不让他们喘息,战机也不容他们喘息……

自从刘邓大军南渡黄河以来,阴云,一直像一个巨大的镬盖,笼罩在天空。雨,一直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断。接着,天河又像开了口,突然间暴雨如注,下个不停。

黄河,开始涨水了。

站在黄河堤上,一眼望去,只见浊流汹涌,波涛连天。天公不作美,人心则更歹毒。

蒋介石,要由封决开黄河大坝,用黄河之水来把刘邓赶回黄河以北。

一旦黄河再次决堤,这十几万大军,这河边数百万人民群众怎么办?

在野战军指挥部的作战室里,刘伯承说出一句话:“忧心如焚!”当时的情况的确万分危急,的确令人心急如焚!四十多年后,父亲曾对我们说过:“我这一生,这一个时候最紧张。听到黄河的水要来,我自己都听得到自己的心脏在怦怦地跳!”危难险情真是一波接着一波。正在刘邓部队进行休整,准备于8月中旬出击的时候,他们收到毛泽东亲自起草的一个三个A级(最急的)极秘密的电报。

父亲告诉我们:“毛主席的电报很简单,就是'陕北情况甚为困难'。只有我和刘伯伯看了这份电报,看完后立即就烧毁了。当时,我们真是困难哪,但是,我们二话没说,立即复电中央,说十天后行动。用十天作千里跃进的准备,时间已经很短了,但我们不到十天就开始行动了。”说完后,父亲又重复了一句:“当时,真正的是二话没说,什么样的困难也不能顾了!”说这话时,一向不大形露感情的父亲,声音都略带梗塞了……刘邓打过黄河,一是实现战略反攻,一是吸引和歼灭敌人,更重要的就是要减轻陕北、中央和毛主席的困难处境。

黄河涨水,没什么可怕;蒋介石要决堤放水,也吓不倒刘邓。本来,刘邓还考虑再打几个仗,再就地歼灭一些敌人。但是,中央困难,刘邓便义无返顾地、不顾任何困难地提前尽早出击了。

8月6日,刘邓下达预备命令,决心提前结束休整,立即执行挺进大别山的战略任务。

收到刘邓电报后,中央于8月9日、10日连续复电,指出刘邓的“决心完全正确”,并指示:“情况紧急不及请示时,一切由你们机断处理。” 刘邓指示部队:勇往直前,决心不要后方,不向后看,坚决勇敢地完成这一光荣艰巨的战略任务。

1947年8月7日,刘邓命令部队从鲁西南的郓城地区挥师南进。

千里跃进大别山的伟大战略进军开始了。在鲁西南地区,蒋介石亲自坐镇开封,调集了五个军事集团30个旅的强大兵力。

为了实行突破,刘伯承巧设神机,以一部在黄河边佯动,造成北渡声势;一部向西破击平汉铁路,切断敌之交通;一部向西直出信阳,作出挺进桐柏山的姿态。

正当敌军迷惑不解、判断不清之时,我刘邓大军主力,分成左、中、右三路,突然甩开敌军,从敌人还未来得及造成的合围圈口一举突破,开始了向大别山的挺进。

8月11日,刘邓主力跨过陇海铁路,向南急进。不日,部队到达了黄泛区。

在8月的酷热中,刘邓,手拄着棍子,脚踩齐膝深的污泥,冒着敌机的轰炸扫射,走一脚拔一脚地,和所有的指战员在黄泛区中共同跋涉。在刘邓身先士卒的带头作用下,整个野战军,以最快的速度,于8月18日全部徒涉过了黄泛区. 过了黄泛区,刘邓大军主力立即直奔沙河,冒着敌军的炮火和飞机轰炸,架设浮桥,胜利渡过沙河。

到了这时,蒋介石方才如梦初醒,察觉了刘邓大军南下的战略意图。这时,再要组织大规模的封锁拦截,已为时晚矣!

据说,美军顾问组的魏德迈将军在8月24日离华前,曾对蒋介石直言不讳地说:这一个月来,我在中国看到了什么呢?看到共军一枪不发而攻破了足抵“四十万大军”的东方“马其诺防线”。他们28天连续战斗,消灭了“国军”九个半旅。说他们“西窜”,实际他们在南进;说他们“失踪”,实际他们在反攻!

魏德迈生气,蒋介石也生气。一气之下,蒋介石到庐山养病去了。

过了沙河后,刘邓部队抓紧这难得的瞬间休整了一天。邓政委向全部队提出:“走到大别山就是胜利!”部队进一步轻装,把一些笨重的武器车辆埋藏或炸掉。刘邓大军,要以更快的速度,向大别山直进。

过了沙河,前面又是汝河。

8月23日,第一、第二纵队渡过汝河,第三纵队进抵淮河。当野战军指挥部和六纵到达汝河边时,敌人已强占了渡河地点南岸渡口。这时,前方,敌军部队用强大的火力正在阻击;后方,尾追的敌三个整编师已距离不到三十公里;上方,敌人的飞机接连不断地实施狂轰滥炸。我过河部队一再受阻。

在这万分险恶的关头,刘邓肩并肩地来到汝河前线。“刘邓首长来了!”全军上下一派振奋。

邓用一贯简练的语言说:“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坚决地打过去!”刘一改平时温儒的风格,提高嗓门坚定地说:“狭路相逢勇者胜,从这里杀开一条血路,冲过去!”

刘邓的到来,刘邓的决心,刘邓的命令,形成了一股不可抗拒的巨大力量,使指战员们勇气倍增。

天刚微明,六纵开始实施强渡。战士们冒着敌人猛烈的阻击火力,踏着浮桥,杀出一条血路,冲过河去,突破了敌人的汝河防线。

过了汝河,刘邓大军又要直面淮河!8月的淮河,正值雨季时分,河深水急。刘邓大军到来之时,正好上游刚刚下雨,河水上涨。敌人追兵先头已距我仅15公里,如两天不能过河,我军将被迫背水作战。

无桥,无船,河面又宽,这七个旅十几万大军,怎么过去?在指挥部里,刘邓连夜召开紧急会议。

邓提议:“伯承先行指挥渡河,我和李达在后指挥部队阻击。”刘果断地说:“政委说了就是决定,立即行动。”刘伯承到了河边。

有的干部报告说:“淮河不能徒涉。”

真的不能徒涉吗?

刘伯承登上一只竹排,手持一支竹竿,提着马灯,全神贯注地探测水深。

不久,刘伯承捎回口信,水不太深,可以徒涉!

天快亮时,河水又开始退潮,真是天赐良机!我军千军万马,立即开始过河。

先期过河的刘伯承,在南岸的山头上看着这壮观的渡河场面,微笑了。

事后,他说:“粗枝大叶就要害死人!”到8月27日,刘邓野战军全部渡过淮河。说来事情也真巧,我军刚一过完河,河水突然骤涨了起来,上游又下来了洪峰。敌军的大路追兵到了河边,看着刚刚远去的刘邓大军,只好“望河兴叹”了。

这种经历,父亲牢记在心,有一次,他谈起过淮河的情景,对我们说:“那一路真正的险关是过黄泛区,过淮河。过淮河,刘伯伯去探河,水深在脖子下,刚刚可以过人。这就是机会呀!我们刚过完,水就涨了,就差那么一点点时间,运气好呀。以前,从来不知道淮河能够徒涉,就这么探出条道路来了,真是天助我也!好多故事都是神奇得很。” 过了淮河,这最后一道天险,刘邓野战军,进入了大别山地区,胜利完成了千里跃进大别山的战略任务。

国民党和共产党逐鹿中原,这第一步,共产党抢先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