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凌霜月不徐不疾的节奏让剑侠客觉得周围的时空仿佛都凝滞住了一般,作为一个男人,确实是应该要主动一些才好。想到这里,剑侠客朝着凌霜月摊开了双臂,两步上前,一把将凌霜月揽入了怀中。凌霜月的脸贴在剑侠客的胸前,从剑侠客胸口传来的暖流是如此的真切,这又让凌霜月没有理由相信这不是真的。凌霜月不敢抬头看剑侠客,她生怕自己一抬头,眼前的一切都会化为乌有。只得将头深深地埋入剑侠客的怀中,最后情难自禁,竟然嘤嘤地抽泣起来。

剑侠客并没有想要打断凌霜月的意思,现在这个时候,哭泣兴许是最佳的 宣泄情感的方式。虽然剑侠客一直都知道凌霜月是一个感情十分脆弱的人,但印象中这却是凌霜月第二次当着自己的面哭,上一次应该是老婆婆去世的那一天。剑侠客现在很庆幸没有穿过横跨在忘川上面的那一架桥,也就没有机会品尝那可以让人忘却爱恨情仇的孟婆汤。所以现在剑侠客还可以拥着自己最心爱的人,回忆着从前的暮暮朝朝。

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的拥抱着,彼此无语,恰如几年前那个静静的午后。

先前找各种理由开溜的几个人,除了单纯得如同白开水的狐美人之外,都鬼使神差地又聚集在了一起。对于这种偷窥 行径,玉临香自然是很不齿的。不过眼看这时间越发的临近深夜,从头到尾一直都很活跃的瞌睡虫们在与理智的斗争中似乎取得了不止一场阶段性的胜利。所以当瞌睡虫完全左右了战局之后,玉临香的理智也开始盘算着如何才能回到那张软绵绵的床上面,然后舒舒坦坦地睡个昏天黑地了。

事实上却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当几个人你推我我推你地聚在一起准备潜伏去窗子下面看好戏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即便是大家已经各自出去溜达了一大圈了,这两个人仍旧跟木桩似的站在门口。而且照着这个气氛看来,一时半会他们也没有打算进屋子里面去。

兴致最高的楚碧秋不免有些失落, “真是没劲,人家都说小别胜新婚,怎么这两人生死两别了这么多年,见面以后还能这么淡定啊?到底是谁正常,谁不正常啊,我已经被弄迷糊了。”

张大头蹲在地上,密切留意着情况的变化。跟玉临香一样,张大头本来也不打算来的,不过翠妍一声令下,非要让张大头来感染感染。想想张大头堂堂七尺男儿,奈何却是一个惧内的主,执拗不过,只好跟着妻子一起过来充当着斥候的角色了。翠妍靠在张大头的肩膀上面,听完楚碧秋的话,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

自己说的话那可是句句在理,那翠妍现在的这笑就让楚碧秋有些摸不着北了,“翠妍姐姐你笑什么啊?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翠妍并未完全从刚才的轻笑中回过神来,面对楚碧秋的质疑,翠妍还是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只得先摇头示意。“话倒是没错,只是你那说法只适用于普通的情况。依我说呀,今天咱们就到这儿了吧,保不齐他们两口子今天就打算在这里站这么一晚上了。不想陪着吹风的就先各自歇着去吧。”

楚碧秋见翠妍要逃,便有些不依不饶了,“姐姐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

翠妍看了楚碧秋一眼,“小丫头,你现在知道的那些情啊爱什么的都是些道听途说的东西。你要真有兴趣,不如去我房间里面坐坐。今天晚上那小毛孩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这么高兴,死活不愿意睡觉,你就来陪我一起守着呗。”

“那我呢?”玉临香很是无辜地看着两人,现在的这个情形,要想回自己屋里睡觉显然是不可能的了,刚才从凌霜月身边出来的那种感觉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呢。

“你啊?看你这困得无精打采的样子,今天晚上就去我那屋里面睡吧。至于大头你嘛,待会我给你准备一床被子,你抱着去堂屋里面得了。这一屋子的姑娘,我可不敢留你在里面。”翠妍安置好玉临香的同时,还不忘顺便把张大头给一起办了。只是可怜的大头兄,才一回家就沦为打地铺的命运,这一点还真的是始料未及。

临走前,翠妍又扯着脖子往外面看了看。楚碧秋便问她在干嘛,翠妍摆摆手,“贼心不死,看看他们是不是决定回屋去了。事实证明,我说的前半段话是完全正确的,这心得嘛,等天亮之后让他们两个人自己坦白就是了,走吧走吧。”

与翠妍家温馨的小院不同,此时在境外的另外一个角落,阿修罗与狮魔王坐在火堆旁边整理着这几天以来收集到的种种信息。狮魔王说着说着觉得嗓子有点干哑,不由自主地把手伸向了腰间的酒葫芦。

“那葫芦里面的酒两天前就被你喝光了。”阿修罗挑了挑面前的篝火,很是无奈的说,心中却暗暗想,当时喝得那么的爽快,也没给自己留上一两口。

狮魔王一拍脑门,“哎,你看我这记性。”

阿修罗一手伸到狮魔王的面前,“把你那宝贝再给我看看。”

狮魔王自然明白阿修罗指的是什么,便把那一块师父交给他的徽记递给了阿修罗。阿修罗拿着这东西翻来覆去的看着,“你说这里面会不会藏着什么秘密呢?”

“就这么一个小玩意,里面能藏什么秘密。自打下山以后,闲来没事的时候我就会把这东西掏出来看看,现在连着家伙上面有多少个棱角我都能说出来,也没看出上面有什么秘密啊。追查行凶那个人这件事,忙活了这么些天,似乎也没什么进展。那只白色的鹞鹰也再也没有看到过,你说说我们这样大海捞针地找靠谱吗?”

“不靠谱。”阿修罗面向着狮魔王,在火光的照耀下,狮魔王发现阿修罗的眼神异常的坚定。“但是现在,我们还能找到其他更靠谱的办法吗?”

狮魔王双眼直直地看着阿修罗,“这个好像还真没有。其实我的意思是,如果事情一直这样毫无进展的话,我们是不是就要一直这样折腾下去?算起来这事也只能算是我的私事,老是把你牵扯进来,说实话我还是挺不好意思的。”

听狮魔王这么一说,阿修罗居然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战。

“话不要说得这么肉麻好吧,听得我一身的鸡皮疙瘩。反正我最近也没有什么别的事情需要忙,顺便帮下你的忙也无可厚非。”抬头看了看洞穴外面的天空,“今天晚上的月亮可真够圆的,难道今天晚上是中秋?”

狮魔王大笑,“非也非也,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吗?”

“中秋过了?”阿修罗一脸的诧异,即便如此,狮魔王还是义无反顾地点了点头。

“真没想到我这人第一次爽约居然会是如此的平淡,平淡得自己都差一点忘掉了。”

“爽约?”狮魔王挠头,“你说的是五年前在长安城定下的那个约定?”

“莫非还有别的?”阿修罗反问。

狮魔王双手一摊,“好吧,说实话,其实我也忘了。”随意的往身后的石壁上面一靠,狮魔王又接着说了下去,“不过既然我们都忘掉了,说不定逍遥生他们也都忘了呢。”

“就不要用这种自欺欺人的理由来蒙蔽自己了,爽约了就是爽约了,没什么好多说的。时候也不早了,赶紧睡吧,明天再追寻一天,如果还是没有收获的话,就先回长安一趟。虽然是爽约了,但怎么也得给人家一个说法吧。”

“更重要的是我可以顺便把这空空如也的家伙填满了。”狮魔王一边说着一边晃着手中的酒葫芦。

“喝酒不是什么坏事,只要不坏了事就好。”

狮魔王呵呵笑了两声,在阿修罗颇具深意的眼神中合衣睡去。阿修罗双手枕在脑后,也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没过多久,两人的鼾声相继想起。从洞口传来一阵翅膀扑腾的声音,然后一只白色的鹞鹰一摇一摆地走进了洞穴里面。无论是从体态还是从羽毛的颜色,都跟几天前两人发现的那一只如出一辙。鹞鹰站在火堆前观察了两个人一阵,确信两人都已经睡熟之后,鹞鹰弯下脖子从脚下啄下一个小竹筒,然后衔着这竹筒振翅一飞将这竹筒扔在了狮魔王的身上。做完这一切,鹞鹰便原路离开了阿修罗与狮魔王栖身的这个山洞。

第二天一大早,狮魔王揉着眼睛醒过来,张嘴就朝着阿修罗嚷嚷,“看起来回到长安我得先去吃顿好的才行,昨天晚上做梦梦见吃酱牛肉了,那叫一个香啊。馋出来的口水差点没把我给呛醒。”

阿修罗一脸难以置信,“我也梦见了。”说罢又条件反射般的抽动了一下鼻子,“这梦中的味道好象还漂浮在四周。”

“没可能吧,美梦成真这种事情我还真的从来没有遇到过。”但旋即,狮魔王又改口了,“好象真的还能闻到香味呢,这味道这么浓,不像是离我们有多远的样子。”

阿修罗挺赞同狮魔王的这个观点,四下观察了一下,目光最终被落在狮魔王脚边的一个小竹筒所吸引。阿修罗捡起竹筒凑到鼻子边上闻了闻,然后又把这东西递给了狮魔王,“你闻闻看是不是这个味道。”

“我就说两个人怎么可能会做同一个梦,原来是这东西在捣鬼啊。可是我们昨天来的时候可没有这个味道哦,到底是谁把这玩意丢进来的呢?”狮魔王一边说一边来回瞅着这竹筒,“等等,这里面好像有东西。”狮魔王三下五除二的把竹筒里面的东西给抖了出来,“装的是一段绸子。”

“打开看看!”阿修罗敦促到,这种东西,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书信了。

狮魔王打开那绸子,脸上的表情却突然一下子变得很纠结了,“这都写的是啥啊?”

阿修罗凑过身去,这才看清楚狮魔王手上拿着的那个东西上面布满了各种不知名的符号。虽是有字,却比没字更加难以解读。狮魔王的眼睛都快要碰到这绸子上面去了,但仍旧于事无补,不认识还是不认识。反倒是与这绸子如此的接近让自己的鼻子有些不适,隐隐的有了一种想要打喷嚏的感觉。这种感觉愈演愈烈,最终狮魔王没控制住,一个喷嚏打了出来,更是本能的将那手上的绸子捂在了鼻子上面。

“你可真够恶心的。”阿修罗赶忙退避三舍。

“这绸子看起来质地还不错,哎,可惜了可惜了,弄脏了也只能扔掉了。”

狮魔王正准备把这绸子扔进差不多已经灭掉的火堆里面,阿修罗却当机立断的阻止了狮魔王,“等一等!”

“你要啊,你要就给你了。”

“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你看看那绸子,颜色似乎跟刚才不大一样了。”

“还有这么蹊跷的事儿。”狮魔王只当是阿修罗是在逗自己,但还是没忍住把那绸子摊开来再看一次,也顾不上什么恶心不恶心的了。“这……这还真的有变化了……”

“念来听听。”

“上面就写了三个字,土地庙。”

阿修罗背过身去想了想,“根据这几天搜索得到的信息,方圆三里之内就只有一座土地庙,我们马上动身去那里。”

“万一是个陷阱呢?”

“真要是个陷阱,布局的这个人在送来这份书信的时候就能够要了你我的性命了,何必再耗费如此的周折。”

“哈哈,你看我这人脑子明显就是不怎么够用,这么简单的问题居然都想不明白。”

“如果你平时能够少喝一点,这个情况可能会缓解不少。”

“这个问题嘛,我看等哪天我迷糊得找不着北了再拿出来讨论吧。”

阿修罗很无奈的摇摇头,回想了一下那土地庙大概的位置,然后直奔那个地方而去。

目标明确的两人很快就找到了这座方圆三里之内唯一的土地庙,整个大唐境外的房子在阿修罗的印象中似乎都是空无人烟的,这间土地庙自然也不例外,破败的轮廓仿佛在向众人诉说他已经断了香火很长一段时间了。如此惨不忍睹的一间屋子,任何一个不想突然被塌下来的房梁压死的人都不会有走进去的欲望的。

这土地庙是如此的破败,以至于都没有什么可以阻挡阿修罗径直走到里面去。站在门口,阿修罗环顾了一下寺庙的内部,看不出来一丝有人来过的痕迹。

狮魔王跟在阿修罗的身后也走了进来,挥手撇开头顶那些厚厚的蛛网,再看看屋子里面东倒西歪的摆设。“你确定我们没有被人放鸽子?”狮魔王站着就想找个东西撑着,旁边的神像看起来挺结实的样子,便放心大胆地靠了过去。岂料狮魔王庞大的身躯刚一碰到神像,就听见那神像咔咔咔地响了起来。阿修罗见势不妙,急忙伸手把狮魔王给拽了回来。狮魔王也着实被吓了一跳,“这家伙看着挺结实,结果也只是一个绣花枕头啊。”

神像倾斜的动作并没有因为两人的对话而停止,轰隆隆的倒在了地上,激起的灰尘呛得两个人连连咳嗽。灰尘散去之后,倒下的神像旁边多出来一个很陈旧的箱子。

“挺会藏东西的嘛。”狮魔王说罢便蹲了下去,试图打开这个箱子。不过折腾了半天,这箱子仍旧没有想要打开的意思。狮魔王越是心急,这箱子就越是打不开,气得狮魔王就差把这箱子整个举起来直接摔地上了,不过这个明显过激的行为自然会被阿修罗给制止。

“有点意思,这看着结实的东西脆得跟纸一样,可是这看着挺脆的东西却硬得跟石头似的。”

阿修罗跟着蹲了下来,“换成是你,你会选择把自己的东西放在一个随便什么人都能打开的箱子里面吗?”

“难道这封信引导我们来到这里不是为了这箱子里面的东西?”

“我们此行的目的,肯定是这个箱子错不了,至于怎么弄开这东西,恐怕就有些门道了。”

这个箱子看起来与平日里看见的箱子有些不同,箱子表面装饰的花纹如同有魔力一般,总让人觉得它想向看着的人诉说一些什么。箱子上面并没有锁,但却闭合得严丝合缝。论智商,狮魔王恐怕不是自己的对手,但是要论气力,阿修罗就真的是自愧不如了。所以要靠蛮力解决问题的话,狮魔王都束手无策,自己自然更是望尘莫及。箱子并不是很大,而且也不是很沉,阿修罗一只手都能把他掂在手中。

“既然留下书信把我们引到这个地方来,没理由不让我们知道这箱子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啊,这箱子上面肯定有什么蹊跷。”阿修罗心中暗想,免不得拿着这个箱子来回多看了几眼,“这个地方好象是能放个什么东西进去。”阿修罗指着箱子上面一块凹下去的区域对狮魔王说到。

“这么大个窟窿,能放进去的东西可多了,放对了倒没啥,万一放错了,从这箱子里面冒出点毒烟,爬出来毒虫什么的,我们两个不就交待在这里了?”

阿修罗把这箱子递给了狮魔王,“你仔细看看这凹槽里面的纹路,又没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狮魔王接过这箱子,盯着那箱子上面的凹槽犯了难,“这看来看去也没看出有什么花样来啊。”

“好好回想一下你昨天说过的话,看着这个凹槽仔细想想。”

狮魔王完全不知道阿修罗究竟想对自己表达一些什么,于是十分惘然地看着阿修罗,“不要把简单的事情说得那么复杂,你究竟想说什么直接说就是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烦的就是绕弯子什么的了。”

狮魔王话说到这个份上,阿修罗也就不打算再绕下去了,“你把你包里的那个徽章拿出来。”

被阿修罗这么一提点,狮魔王突然有了一种顿悟的感觉,这凹槽里面的纹路还真的跟那徽章上面的刻像有些相似。既然这个箱子跟那个徽章有关系,狮魔王可就不敢怠慢了,连忙掏出了徽章交给了阿修罗。

阿修罗拿着徽章看了看,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徽章按在了箱子上面的那个凹槽里面。大小正好合适,只是徽章上面的刻像好像并没有完全跟凹槽里面的纹路贴合。阿修罗一点一点地拧动这徽章,突然只听见咔的一声,整个徽章如同是被吸住了一般,稍微往箱子里面陷进去了一点点,然后就发现箱子周围出现了一条细细的缝。

“嘿,还真打开了!”狮魔王欣喜的说道,“赶紧看看里面装的是啥!”

阿修罗点头,很谨慎的揭开了箱子,预想中的金光闪闪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一本很陈旧的小册子。也不知道这东西藏在这里已经有多少年了,即便是有这个箱子的庇佑,这本小册子上面还是蒙了一层细细的灰尘。阿修罗把箱子递到了狮魔王的跟前,倒不是因为害怕这箱子里面还藏着什么机关,只是阿修罗觉得这个箱子既然跟狮魔王手上的那个徽章有如此紧密的联系,也许就是长久以来狮魔王一直在追寻的秘密,所以这箱子里面的东西由他来打开兴许会好一点。

狮魔王素来是个直来直往的人,见阿修罗把箱子递了过来,也没多想,直接就把那小册子从箱子里面给取出来了。不过这上面的灰尘确实有碍观瞻,狮魔王也就顺手把灰尘给抹了去。阿修罗不经意的看了看,发现那上面并没有书名什么的,如此更加增添了这本小册子的神秘感。

“看样子这好像是一本日记。”翻开小册子看了一眼之后,狮魔王如是说到。

“日记?”阿修罗一时间没有想明白一本日记到底能告诉他们些什么。

“那我念给你听听啊……”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