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龄童去世 追悼会徒弟被打 [图]

著名绍剧表演艺术家、“南派猴王”六龄童章宗义1月31日去世。

追悼会在绍兴殡仪馆举行,其亲友、徒弟,以及众多市民都赶来送猴王最后一程。六小龄童在念追悼词时泣不成声,他称将努力继承父亲遗愿,把绍剧艺术发扬光大。

六龄童去世   追悼会徒弟被打 [图]



六龄童去世   追悼会徒弟被打 [图]



早晨,绍兴下起细雨。不到九点半,绍兴殡仪馆门前就聚满了赶来参加追悼会的市民。

六小龄童代表家属念追悼词,“父亲离开我们整整半个月了,作为儿子我有很多话想对父亲说,但我无法用简单的语言去总结父亲的一生,就像《西游记》中的孙悟空,历经九九八十一难终成正果——斗战圣佛。在我们的脑海中,千言万语汇聚成四个字——金猴宗师。”说到这里,六小龄童掉下眼泪。

六小龄童表示,父亲是他艺术上的严师,生活上的慈父,他要继承父亲的遗愿,与众多绍剧同仁一道,把鲁迅先生的家乡戏绍剧发扬光大。最后,六小龄童哭着说:“父亲安息吧,一路走好,来日我们再演父子美猴王。”

另据浙江绍剧艺术研究院朱燕院长透露,剧院预计3月底、4月初举办“六龄童先生绍剧艺术研讨会”,届时会邀请各界戏曲专家共同追忆、研究六龄童先生对绍剧艺术的贡献。此外,预计会举办专场纪念演出。

追悼会开始前,现场有人被打,对于“因家庭纠纷六龄童家属打架”这样的传闻,六小龄童妻子于女士予以否认。她说:“不是因为家里的事情,是他们剧团那边的状况,跟家里没关系。”

记者与六龄童的徒弟刘建杨谈及此事,刘建扬称,他就是被打者。至于事情发生的原因,刘建杨不愿多谈,他说:“这个事情说来话长,说了也没什么意思。我是被冤枉的,心里很委屈,但我会大度一些,也不想再追究。”

[都是俗人,都是吃人间烟火长大的,争吵打架是家常便饭,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争斗。尤其是在红白婚丧的场合,各方势力汇聚一起,打斗场面那是经常有]

六龄童去世   追悼会徒弟被打 [图]



六龄童去世   追悼会徒弟被打 [图]



六龄童去世   追悼会徒弟被打 [图]



六龄童去世   追悼会徒弟被打 [图]



六龄童去世   追悼会徒弟被打 [图]



六龄童去世   追悼会徒弟被打 [图]



刘建杨1976年拜六龄童为师,现为浙江绍剧艺术研究院的武生演员。刘建杨回忆,六龄童生活中平易近人,舞台上对徒弟很严厉,闲下来的时候,六龄童会给学生讲为周总理演出的故事,“他讲得特别详细,还会模仿周总理的语气。”

刘建杨说,师父最放心不下的是绍剧猴戏的传承。他说:“我去医院看他,他不太能说话了,但还会跟我做孙悟空的表情。

他把自己的一辈子都献给了猴戏。”谈到猴戏传承,刘建杨说:“我只收了王浩爽一个徒弟。现的年轻人,以及整个社会氛围太浮躁了,演戏最忌讳的就是浮躁。”

>>“北猴王”后人李卜春

南北猴王交情匪浅

“梨园武生南章北李五百年凤毛麟角”,挽联中的“南章”指的是南猴王章宗义,“北李”指的是北猴王李万春,梨园南北两个“猴王世家”交情匪浅。

北猴王李万春之子李卜春接受采访时说:“听到这个消息我也很难过,我们两家交情一直很好。上世纪80年代,他和我父亲都是政协委员,两人一起开会,一起切磋技艺。后来六小龄童拍《西游记》也经常到我家里来听我父亲的建议,我父亲告诉他演猴子一定要大气,不能演成动物园的小猴子,特别要演好猴子的眼睛,表演时不能张着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