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大庆商江读齐邦媛的著作《巨流河》有感

2012年6月1日初稿,待修改补充

最近,大庆广播电视大学商江粗读了齐邦媛的著作《巨流河》(繁体版)[ISBN:978-986-216-371-9]。《巨流河》繁体版的腰封上有一句煽情的话:读了这本书,你终于明白,我们为什么需要知识分子。

齐邦媛(1924~),女,汉族,辽宁铁岭人,台湾地区以及国民党政界人士齐世英长女,国立武汉大学外文系毕业,1947年到台湾,1968年美国印第安纳大学研究,1969年出任中兴大学新成立之外文系系主任,1988年从台湾大学外文系教授任内退休,受聘为台大荣誉教授迄今。曾任美国圣玛丽学院、旧金山加州州立大学访问教授,德国柏林自由大学客座教授。教学、著作,论述严谨;编选、翻译、出版文学评论多种,对引介西方文学到台湾,将台湾代表性文学作品英译推介至西方世界,卓有贡献。

2011年第1期《书香两岸》发表刘蓉林的文章[写在《巨流河》出版后的话]:齐邦媛先生的《巨流河》2009年在台湾出版,好评一片,被认为是“1949迁台一甲子最重要最温暖的时代纪实”,图书上榜、作品获奖。学者王德威是齐先生好友,也是三联书店的作者,他将齐先生的大作推荐给三联出版,随之而来的还有王德威为《巨流河》简体版而特别撰写的后记——“如此悲伤,如此愉悦,如此惆怅”,齐邦媛先生认为此文可为《巨流河》之导读。

2011年第1期《民主与科学》发表张耀杰的文章[波澜不惊的心灵史诗——读《巨流河》]:摘要:《巨流河》是台湾著名的文学教育家和文学翻译家齐邦媛,以86岁高龄写作完成的一部呕心沥血的文学自传,其中写尽了父女两代人从辽宁省的巨流河到台湾岛的哑口海的家国丧乱,从而成就了一部于丧乱无常中波澜不惊的心灵史诗。该书甫一面世,就受到海峡两岸文化出版界的追捧热议。

2011年02月25日,《新京报》(记者姜妍)[《巨流河》感动读者 齐邦媛:我无大怒也无大乐]:2010年,台湾学者齐邦媛的回忆录《巨流河》由三联书店出版,书中的家国记忆感动了无数读者,这本书也因此成为各种年度好书评选当中最热门的候选。2011年1月,《巨流河》当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齐邦媛的父亲齐世英的口述自传也由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出版,两相对照,读者自有感怀。一周前的台北书展期间,适逢齐邦媛女士87岁生日,本报约得老人的专访,并邀请读者一起再次回到记忆当中……齐邦媛说:如果说“含笑而死”这个词的话,我想我将来就是,我真的好高兴。我无大怒也无大乐,是很平静的快乐。尽管这么多年过去了,(从)她的言语间还能听出一些东北口音,将其称之为乡音吧,是抹不掉的。

2011年03期《普洱》发表Xuanita的文章[齐邦媛《巨流河》 大时代的知识分子]:[摘要]:去年国民党迁台一甲子,除了龙应台的《大江大海一九四九》,备受瞩目的另一部文学巨著就是齐邦媛的《巨流河》。老人以八十五岁的高龄,花费四年时间写出二十五万字的国史家传。

2011年第6期《新读写》发表杨友苏的文章[历史长河 生命泣歌——读齐邦媛的《巨流河》]:摘要:齐邦媛,国民党党务专家齐世英的长女。一个在长城外巨流河旁诞生,在那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中长大成人,心灵上刻满伤痕的平凡女子。

2011年第7期《满分阅读.初中版》发表文章[齐邦媛《巨流河》]:内容简介:一部反映中国近代苦难的家族记忆史:一部过渡新旧时代冲突的女性奋斗史;一部台湾文学走入西方世界的大事记;一部用生命书写壮阔幽微的天籁诗篇!

2011年9月20日,《新民晚报》(记者 乐梦融)[齐邦媛凭《巨流河》获殊荣]:第二届“在场主义”散文奖昨天在上海复旦大学颁出,87岁的台湾作家齐邦媛凭借《巨流河》获得这一民间散文第一大奖,奖金30万元。8旬高龄的齐邦媛委托好友和儿子来沪领奖。齐邦媛通过网络视频发表获奖感言。在齐邦媛看来,自己这一代人是“掉在大断裂缝隙里最深的一代人”,而自己写的是“世界上最长的颠沛流离”:“我最应该得的是世界上最资深的漂泊奖。有人像我们这样,有如此巨大的伤痛吗?我是谁?我在哪里?这是写作要解决的根本问题,我想,我在所有人最大的伤痛前面,我看到,我在场。”

2011年第26期《语文教学与研究》发表文章《第二届在场主义散文奖获奖作品揭晓》:第二届“在场主义散文奖”获奖作品揭晓,台湾作家齐邦媛的《巨流河》获得头奖,它以冲淡、简洁的文笔,通过对自己和父母两代人在一个大动荡、大变动时代亲身经历的回忆记述,在个人、家庭与国家、民族苦难命运的纠结分合中,表现了一个赤子的家国之痛和故园之思。评委们认为,本次散文奖入围作品比上一届更广泛,涵盖面更宽,体现了在场主义散文奖的全球华人散文大奖的视野,无论是在申报的热烈程度、程序的严密性,还是在奖金额度的提升上,本次评奖都有大的提高;虽然获奖作品诗性色彩浓厚,但就整体精神指向而言,仍然有着深刻的人文批判立场,体现了在场主义散文“当下性、介入性、精神性”这三个基本要求。

2011年第9期《中国新闻周刊》发表《中国新闻周刊》编辑部记者杨时旸的文章《齐邦媛:我已无家可回》:摘要:今年87岁的齐邦媛独居在台湾桃园。她没有想到《巨流河》的出版如此突然地改变了安静的生活,来自两岸记者的探访让她应接不暇。但是她说,能知道大陆的读者如此关注这本书,她很高兴。在电话那端,齐邦媛的声音平和温婉,口音早已是台湾的腔调,丝毫听不出她故乡东北的味道。

2011年第10期《湖南教育:中旬》发表岳阳市一中柳彩萍的文章[庄重,优美,亦生动——读《巨流河》有感]:摘要:我是去年临近期末考试时,得齐邦媛自传《巨流河》一书的。时至今日,我说不清读过几遍了,有时完整看下来,有时翻到某个小节就读起来,更多是在睡前休憩之时或假日晨昏独坐之际,在时光斑驳的影里,翻开一页,默记暗诵。

2011年第11期《小作家选刊:教学交流B版》发表重庆工程职业技术学院张淑敏的文章[渡不过去的“巨流河”——评齐邦媛《巨流河》]:摘要:一个国民党高官的后代,一个受过完整教育的知识分子精英,一个在风云变换的时代成长起来的女人,一个被迫辗转了大半个中国回不了东北故乡的老人。这样的身份,这样的经历,必然是充满着传奇色彩,折射着时代的印记。耄耋之年的齐邦媛教授忍受病痛历时四年写下了这部长篇回忆录散文——巨流河。带给了我们荡气回肠的故事,力透纸背的怅惘,还有深沉的历史思考。

2012年1月17日,《三联生活周刊》发表李菁的文章《“巨流河和哑口海,存在于我生命的两端”——专访《巨流河》作者齐邦媛》:核心提示:“巨流河是清代称呼辽河的名字,她是中国七大江河之一,辽宁百姓的母亲河。哑口海位于台湾南端,是鹅銮鼻灯塔下的一泓湾流,据说汹涌海浪冲击到此,声消音灭……”从巨流河到哑口海,也是民国要人齐世英家族的一部家族史。1925年底,郭松龄倒戈,在巨流河与张作霖对峙三天而兵败身亡。归国后跟随奉系郭松龄、意欲做出一番救国救民大事业的齐世英随即开始了背井离乡的生活,这也成了他两岁的女儿——齐邦媛动荡不安的前半生的起点。他们在日军的炮火中从南京辗转到西南;又在国共内战的硝烟里,从大陆漂流到台湾……不断的流亡,成了齐家的主题;那条巨流河,则成了永远回不去的家乡。

2012年第01期《当代作家评论》发表王德威的文章[“如此悲伤,如此愉悦,如此独特”——齐邦媛与《巨流河》]:齐邦媛的自传《巨流河》今夏出版,既叫好又叫座,成为台湾文坛一桩盛事。在这本二十五万字的传记里,齐邦媛回顾她波折重重的大半生,从东北流亡到关内、到西南,又从大陆流亡到台湾。她个人的成长和家国的丧乱如影随形,而她六十多年的台湾经验则见证了一代“大陆人”如何从漂流到落地生根的历程。类似《巨流河》的回忆录近年在海峡两岸并不少见,比齐邦媛的经历更传奇者也大有人在,但何以这本书如此受到瞩目?我以为《巨流河》之所以可读,是因为齐邦媛不仅写下一本自传而已。透过个人遭遇,她更触及了现代中国种种不得已的转折:东北与台湾——齐邦媛的两个故乡——剧烈的嬗变;知识分子的颠沛流离和他们无时或已的忧患意识;还有女性献身学术的挫折和勇气。

读了齐邦媛的著作《巨流河》(繁体版),我的初步感想如下:

第一、个人的前途命运与国家民族的前途命运紧密相连。地球(包括陆地、海洋和大气层)被人们发现分割占领成各自管辖的领土、领海、领空。外太空也在探索中。各国都寻求本国利益最大化。大国(特别是大国集团联盟)影响(控制)世界格局,极力扩张势力范围。超级大国谋求世界霸权。战争(特别是世界大战和国际争端)威胁和平。西方发达国家喜好干涉别国内政,动辄对别国实行制裁。1882年5月6日,美国国会通过了美国历史上第一个限禁外来移民的法案《关于执行有关华人条约诸规定的法律》,即通常所谓的1882年美国《排华法案》。该法案是美国历史上唯一针对某一族裔的移民排斥法案。丧权辱国的滋味不好受,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不仅是空洞的口号。落后就要挨打,贫穷没有尊严。各国都会选择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在艰辛探索中难免有挫折和失误)。社会主义制度使中国人同心同德,改革开放使中国逐步强盛。发展就是硬道理。国家强大,人民才有幸福。个人能力的形成离不开国家的培养。高级知识分子是人民用血汗造就的。个人价值的实现离不开为国家民族效力。不能把个人利益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国家不能四分五裂,不能一盘散沙。团结才有力量。

第二、个人的生存发展与家庭的生存发展密不可分。家庭是相依为命的功能共同体。家庭背景影响人的发展。出身不能选择。改变贫穷落后的面貌需要很长的时间。饥不择食,寒不择衣,贫不择妻。在人均受教育不足10年的国度里,接受良好的高等教育(包括熟练掌握一门外语)就是生存发展的根基,就是一笔终生享用的巨额财富。如果一贫如洗,无家可归,无业可就,进入不了上流社会。家庭人均收入超过平均水平才有富裕可言。安居乐业才有幸福可谈。养家是责任与义务。和睦稳定的家庭是温馨的港湾,也是奋斗的动力。家里不和外人欺。孤家寡人干不了大事业。好花必有绿叶扶。得道者,多助也。知识分子应当不忘人民(包括父母及其他监护人)养育恩。

第三、个人的知识与学术进步同国家乃至全球经济、政治形势无法脱离。文学(学术)无法超越政治。经济建设是中心工作,政治是经济的集中体现。政治利益是核心利益,也可以看做最高利益。政党和政府不可能与政治无关。每个人都有对不同政党的态度。任何把自己的(学术)意图凌驾于政治之上的思维都是幼稚可笑的。各行各业都在为政治服务。法律有明显的政治色彩。遵守法律就是服从政治。历史上宗教与政治曾经合二为一或者密不可分。信仰没有政治诉求吗?几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政治诉求。几乎每个人都有表达政治诉求的愿望。人权就是政治概念。强调政治是一种政治行为,反感政治也是一种政治倾向。回避政治是软弱无能的表现或是虚伪。“不谈政治”本身就是政治策略。为人民谋福祉就是政治。尊重历史,立足当前,面向未来也是政治。各利益集团为政治利益而不停博弈。每个人都可能被政治所影响(诱惑),每个人都可能被政治所利用(裹挟)。人世间没有“世外桃源”。

2012年04月09日,《解放军报》(辛士红)《敌对势力制造谣言目的就是挑拨离间》:近一个时期以来,社会上噪音杂音有所增多,各种谣言、小道消息不时出现在网络上。一些造谣骨干分子近日受到有关部门的依法查处。这也再次警醒我们:舌头底下有政治,网络上面有法律,切不可被谣言牵着鼻子走。

第四、台湾是中国的领土,在台湾永久居住的人都是中国人。“台湾独立”的主张不得人心。主权独立的中国人有智慧解决国家领土完整。1971年10月25日,联合国第二十六届大会就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一切合法权利,并立即把国民党集团的代表从联合国及其所属一切机构中驱逐出去的2758号决议进行表决。表决的结果是,决议以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的压倒多数通过。当电子计票牌显示出表决结果后,会议大厅迅雷般的掌声轰鸣,持续达两分钟之久。不少国家的代表放声高歌,热烈欢呼,有不少人像过节一样情不自禁地跳起舞来。当然,也有人感到难堪和尴尬。地球的旋转没有停止,历史的潮流不能逆转。大势所趋,人心所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在1971年恢复联合国席位后,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共八次使用否决权。截至2011年7月31日,与中国建交的国家达172个。现今中华民国政府保有台澎金马及南海诸岛部分岛屿的主权与实际管辖权,并(最多)与世界上23个国家具有正式外交关系。中华民国还有多大的国际空间?“中华民国”还能“挺”多久?

第五、识时务者为俊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的中国国民党还有“收复大陆”的“雄心壮志”“豪言壮语”,如今的中国国民党“屈居台湾一岛”岂能把“台湾独立”视为“最高境界”?世界公认台湾不是主权国家。全世界只承认一个中国。台湾不是中国的首都。俗话说“胳膊拧不过大腿”。“中华民国”不能没有首都。“台湾独立”是无稽之谈。任何政治集团在台湾搞“去中国化”(包括去蒋介石化)不得人心。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如果连一个台湾省都管理不好,“中华民国”何谈统治全中国?“中华民国”有“收复大陆”的可能吗?中国的“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将来,台湾政治家的历史由谁定论?如何书写?相信高级知识分子(特别是杰出政治家)能够识大体顾大局顺大势做大事创大业留大名。台湾的中国国民党官员和其他政党的官员可以到大陆求职(包括当官甚至当国家领导人级别的大官)。也可以到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求职。中央政府当然可以委任台湾(省)官员。台湾人和大陆人都是中国人,中国人当然可以在中国的领土上定居和迁徙。当然可以参与国家事务管理。中国和平统一大业何日成功?当然靠全体中国人的共同努力。我相信,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国人民(包括台湾人民)一定能统一全中国!任何分裂国家的政客都是历史的罪人。

齐邦媛的著作《巨流河》(繁体版)第454页引用了英国诗人雪莱《西风颂》的名句“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If Winter comes, can Spring be far behind?

我说,香港、澳门在“离别百年”后相继回归中国大陆了。从1949年算起,到2048年台湾省与大陆“隔海相望”100年。再有100年,台湾(省)还能“独树一帜”与中国大陆“分庭抗礼”“分道扬镳”吗?结果,应当是不言自明的。识时务者为俊杰。齐邦媛早已“归心似箭”,其他人还要观望多久呢?

收集整理:黑龙江省大庆市退休老汉 商江

E-mail:dqddsj@163.com

本人没有全日制大学文凭,没有高级专业技术职称。不是著名专家学者。学识水平和艺术造诣有限,不当之处望业内专家教授海涵。

西祠胡同显示6031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