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自忠死后国府丧失的第二位集团军总司令是谁

核心提示:李家钰殉国后其遗体旋即被运回四川,这是继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战死于枣宜会战后,国民政府丧失的又一位集团军总司令。

张自忠死后国府丧失的第二位集团军总司令是谁


(图为:李家钰将军,图片来源:人民政协报)

本文摘自:《人民政协报》2014年2月13日第6版,作者:石耘,原题:《殉国在河南的川军将领李家钰》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时任国民政府第四十七军军长的李家钰率四十七军1.8万余人出川抗战。

李家钰率部于当年1937年12月抵达晋东南抗日前线,在八路军和抗日游击队的配合下,连续猛攻并收复了被日军侵占的晋南平陆、芮城、安邑等县城多处,毙伤日寇2000余人。1939年冬,李家钰升任第三十六集团军总司令,统辖三个军7个师兵力。

在山西抗战的岁月里,李家钰部与八路军关系融洽。1938年1月,八路军129师师长刘伯承外出回部途中,曾在长治市四十七军军部留住数日,李家钰邀请刘伯承为全军营以上军官讲授抗日游击战术。1940年春,李家钰得悉八路军总司令朱德由武乡赴洛阳开会途经其驻地时,曾派兵一个连前往迎接并设宴款待。当晚,朱德就团结御侮,抗日及民主等问题,同李家钰促膝磋谈至深夜,当时,第一次反共高潮刚刚过去,朱德举杯问道:其相兄,他日你若奉命与我军兵戎相见,你当如何?李举杯道:我当效晋文公退避三舍再战。两人相视而笑。次晨,朱德一行跨越晋(城)博(爱)公路日军封锁线时,李家钰为安全计,增派一个加强连,掩护朱德顺利过境。对八路军的游击战术,李家钰亦颇赏识,曾多次派遣所部军官到八路军游击训练班学习。

1940年,已升任第三十六集团军总司令的李家钰奉调率部进驻豫西,担负河南陕县、渑池、灵宝、阌乡一带黄河防务。期间,李家钰曾多次派出部队配合八路军及抗日游击队,渡河北击晋南一带日军。1944年4月,日军发动“河南战役”,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蒋鼎文和副司令长官汤恩伯先行撤逃,李家钰忧心忡忡,他在47军师团干部会议上讲话,动情地说:“我们吃了豫西百姓四年饭,现在不能见了日本人就跑。”

5月11日,李家钰命令所部以一部守备河防,以主力一〇四师在渑池、新安县边界的云梦山抢占有利地形,阻击敌人。5月12日以后,战况更为紧急。李家钰的第三十六集团军处于人困马乏、孤军奋战的境地,只好边战边撤,至5月17日,进入陕县李村乡岳庄一带。当时,国民党新八军军长胡伯翰遭到从白浪渡河的日军袭击,部队溃乱,胡只身逃脱。李家钰闻讯,即派一〇四师占领高地,阻击日军。5月17日晚,李家钰在陕(县)、渑(池)边界的翟延村与西撤的国民党军将领刘戡、张际鹏、胡伯翰、谢辅三、李宗豫相遇,当即举行临时会晤,商讨在战区长官去向不明、群龙无首的情况下,如何统一行动,统一指挥,将领们一致推举李家钰为指挥官。李家钰认为,西撤部队人马相挤,争先恐后抢路走不是办法,若遇日军袭击,将损失惨重。随后画出两条行军道路。由于人数众多,行动不便,李家钰遂决定走这两条道路之间的路,以掩护各部向西转移。

当时,因弹缺粮绝,多日长途跋涉行军作战,官兵饥饿,农民仅有的玉米、杂粮、红薯根等已被前边撤退的军队抢吃一空,后来的部队,只能搜寻些野菜、草根煮后充饥。次日,李家钰命参谋长张仲雷率集团军赶往陕县菜园乡雁翎关,筹措粮食。5月19日晨,因日军一部已在陕县会兴镇渡河,灵宝也有日军驻防。李家钰一面派出数名侦察兵向陕县大营、灵宝等处搜索敌情,一面在雁翎关村外召集官兵训话说:“再饥饿也不能擅入民间抢劫。违犯者,军法处置!”还当场处决了一个抢劫百姓财物的士兵。

此后,各路大军分道西行,李家钰的部队就担负起了掩护友军撤退的任务,这时,从晋南平陆茅津渡过黄河的日军进入陕县城。5月20日,李家钰率部从雁翎关出发,宿营于陕县张村镇东窑院村。据友军情报,日军千余人由陕县南关太阳渡出发,正追击高树勋部,已进犯到距东窑院村仅10余里处。李家钰判断:日军来得不会这么快。同时鉴于友军正纷纷向西转移,掩护任务急需进行到底,即决定按原计划行军。

5月21日,李家钰率集团军总部人员继续殿后,在友军各部相继撤退之后,于上午10时从东窑院出发,按原计划向西行目标——南寺院行军。由于对敌情疏于侦察,情况不明,李家钰率部到达张家河谷底时,埋伏在安家山上的日军已居高临下,对其形成包围。中午时分,当缺乏战斗力的总部人员及家属刚登上旗杆岭,早有准备的日军大队人马从山头上冲下来,李家钰率部与敌战斗,背部和左腋下连中两抢和一片弹片,壮烈殉国。同时受伤的一个士兵后来回忆说,他跟着李总司令跑,看到李家钰挨了敌人两枪及一个榴弹碎片。李家钰还挣扎着跑了几步,终于倒在了旗杆岭上。同时把鲜血洒在陕县土地上的抗日将士还有200余人。担负殿后任务、跟在总部后边的四十七军一〇四师闻讯赶来,在南寺院与日军激战,悬赏募来五名敢死的士兵,冲到旗杆岭上,将李家钰的遗体抢回。

李家钰殉国后其遗体旋即被运回四川,这是继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战死于枣宜会战后,国民政府丧失的又一位集团军总司令。

李家钰抗日殉国后,四川省各界爱国人士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6月上旬,成都各界举行了隆重的公祭和追悼会,国民党四川省政府主席张群称:“其相‘贤人君人,肝脑涂中原,膏液润野草’。”重庆国民政府称其“器识英毅,优娴韬略”,“中原抗战,急赴前锋,喋血兼旬,以身殉国”。对李家钰做了盖棺论定的中肯评价。重庆《新华日报》为此于1944年6月11日发表短评:“我们哀悼李家钰将军抗战殉国”、“李家钰将军在此役中杀敌殉国,是应受到全国尊敬的”。著名社会贤达柳亚子在为李家钰撰写的挽诗中有云:“万里中原转战来,前师忽报将星颓。归元先轸如生面,化碧苌弘动地哀。”

1944年6月22日,国民政府追赠李家钰为陆军上将,准入祀忠烈祠,并颁布对他的褒扬令。嗣后,李家钰的遗体国葬出殡式在成都举行,其遗体安葬于成都城南红牌楼,并在成都市北门和浦江县为李家钰各塑建雕像一尊,永葆忠魂。1984年5月2日,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批准,追认李家钰为“在抗日战争中壮烈牺牲的革命烈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又是一个杂牌军将领,足见,真正有血性的,不是黄埔军,而恰恰是国民党看不上并且一直想借日军之手予以消灭的杂牌军。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