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性比例失调问题

拟列入《商江赞美〈金瓶梅〉》写作目录(尚未出版,待充实修改)

提要:人口性比例指标:指从总人数观察男女人数之间的比例关系的指标。这种比例通常按时点人口计算,也可计算出生性比例指标,即从出生婴儿观察男女人数的比例关系。这种比例关系应按年度内全部出生婴儿计算。计算公式为:性比例指标=(某地某期男性人数/某地某期女性人数)×100% 在新出生的婴儿中,往往男婴比女婴稍多,其性比例指标大体是105 %。

关键词: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性比例失调;

1998年03期《史学月刊》发表郑州大学历史所高凯、河南省委统战部李平芳的文章《论中国古代人口性比例失调问题》:[摘要]:中国古代存在性比例失调问题。虽然直接数字材料奇少,但间接史料屡见于史书。我们认为形成中国古代社会性比例失调问题的原因很多,可以从八个大方面来说明。这八个方面的原因中既有自然条件方面的因素,又有社会方面的因素,而且往往是社会方面的因素占据主导地位。同时,中国古代的性比例失调问题也表现出两个特点,即绝对化与相对化的区别。如由于战争、徭役、杀婴、杀殉等造成人口大量死亡,从而形成永久性、绝对化性比例失调;由于战争、徭役等在一定时间范围内占用大量劳动人口或因守丧、婚姻制度、婚姻习俗延缓婚嫁时间,而形成的暂时性、相对化性比例失调问题。而且这两种性比例失调问题贯穿中国古代历史始终。

2013年03期《中原文化研究》发表郑州大学历史学院高凯的文章《从人口性比例失调看南北朝时期的妇女地位》:[摘要]:南北朝时期存在相当严重的性比例失调问题。形成该问题的原因很多,既有政治、经济、文化、风俗习惯等社会性的因素,又有自然条件、生存环境恶劣等因素造成的地域性差异。与产生性别失调的原因有关,北朝妇女的经济地位、政治地位和在家庭中的地位都远较南朝上层贵族妇女为高;在军事地位上,南北朝妇女具有等量齐观的特点;而在文化地位上,南北朝则显得差异较大:以北朝妇女出身游牧民族的特点看,多性情刚烈而少有文采的女子,与之相应的是南朝多有才女且有较高的文化地位。

2008年4月1日,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明代人口与经济发展》(李德甫 著 ISBN: 9787500442660)“第二章 明代人口的非稳定性结构”主要分析明代人口的性比例结构、职业结构和社会结构,这些结构都表现出非稳定特征,这些非稳定结构都制约着明代人口的发展和生产发展。性比例的失衡,既是生产、生活条件恶化的结果,又是原因,而形成人口与经济的恶性循环:性比例失衡斗早婚、不婚→体质差→生产率低→收入少→生产、生活恶化→性比例失衡这样无尽头的过程。职业结构的非稳定性,表现为籍定军、民、匠等人户而使职业固定,不能适应社会发展变化,造成人口择业的困难,也使男耕女织基本结构难于解体。明代人口社会结构的非均衡性,表现为上层人口(非生产性人口)急剧膨胀,消耗国家财富;中间层(地主、商人等)群体的收缩,没有积累生产和经营资金以推动社会经济发展的力量;底层人口过大。形成两头大、中间小的非稳定人口结构,从而不能推动社会生产和商业的发展。

2011年11月10日,《齐鲁晚报》《马瑞芳读金瓶梅:潘金莲幻想一对一情爱是悲剧》:在封建宗法制一夫一妻多妾制的范畴内幻想“一对一”情爱,是潘金莲的大悲剧。

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性比例失调,主要表现在贫富差距过大条件下一夫多妻妾制度下引发的性比例失调,造成性资源分配严重畸形。造成部分社会成员性观念扭曲。造成社会性秩序紊乱。最终积累为社会总体秩序不稳定。

一、有权有势的男性大量占有女性

在人口性比例正常的情况下,男女比例大体上1:1。在一夫多妻的制度下,有权有势的男人如果“多吃多占”,必然导致大众群体“男多女少”的性比例失调。贫困弱势的适龄人口在择偶方面被“挤上悬崖的边缘”。

《金瓶梅》第三十四回《献芳樽内室乞恩 受私贿后庭说事》:张川儿接过来道:“你老人家不说,小的也不敢说,这个可是使不的。不说可惜,倒只恐折了他,花麻痘疹还没见,好容易就能养活的大?去年东门外一个大庄屯人家,老儿六十岁,见居着祖父的前程,手里无碑记的银子,可是说的牛马成群,米粮无数,丫鬟侍妾成群,穿袍儿的身边也有十七八个。…”

《金瓶梅》第六十九回《招宣府初调林太太 丽春院惊走王三官》:这文嫂方说道:“县门前西门大老爹,如今见在提刑院做掌刑千户,家中放官吏债,开四五处铺面:缎子铺、生药铺、绸绢铺、绒线铺,外边江湖又走标船,扬州兴贩盐引,东平府上纳香蜡,伙计主管约有数十。东京蔡太师是他干爷,朱太尉是他卫主,翟管家是他亲家,巡抚巡按都与他相交,知府知县是不消说。家中田连阡陌,米烂成仓,身边除了大娘子──乃是清河左卫吴千户之女,填房与他为继室──只成房头、穿袍儿的,也有五六个。以下歌儿舞女,得宠侍妾,不下数十。端的朝朝寒食,夜夜元宵。”

《金瓶梅》第四十回《抱孩童瓶儿希宠 妆丫鬟金莲市爱》:众人都在炕上坐着吃茶,敬济道:“娘,你看爹平白里叫薛嫂儿使了十六两银子,买了人家一个二十五岁,会弹唱的姐儿,刚才拿轿子送将来了。”…杨姑娘道:“官人有这几房姐姐够了,又要他来做什么?”月娘道:“好奶奶,你禁的!有钱就买一百个有什么多?俺们都是老婆当军──充数儿罢了!”

《金瓶梅》第九十六回《春梅姐游旧家池馆 杨光彦作当面豺狼》:叶头陀教他近前,端详了一回,说道:“你如今往后,还有一步发迹,该有三妻之命。克过一个妻宫不曾?”敬济道:“已克过了。”叶头陀道:“后来还有三妻之会,但恐美中不美。三十上,小人有些不足,花柳中少要行走。”一个人说:“叶道,你相差了,他还与人家做老婆,那有三个妻来?”众人正笑做一团…

有人把一夫多妻妾说成是“命中注定”。

可以想见,一夫多妻妾容易导致婚内适龄妇女的性资源配置短缺。

二、有权有势的男性排斥同性对女性的占有

有钱有势的男人不仅多娶妻妾,还要偷情买春。欺男霸女。加害“情敌”对手“绊脚石”。企图垄断“女性市场”。西门庆发现小老婆有“红杏出墙”的苗头就武力“消除隐患”。我们暂不评论。

《金瓶梅》第五回《捉奸情郓哥定计 饮鸩药武大遭殃》:西门庆道:“干娘,你且说如何是长做夫妻、短做夫妻?”王婆道:“若是短做夫妻,你们就今日便分散。等武大将息好了起来,与他陪了话。武二归来都没言语,待他再差使出去,却又来相会。这是短做夫妻。你们若要长做夫妻,每日同在一处,不耽惊受怕,我却有这条妙计,只是难教你们!”…王婆道:“如今这捣子病得重,趁他狼狈,好下手。大官人家里取些砒霜,却交大娘子自去赎一帖心疼的药来,却把这砒霜下在里面,把这矮子结果了,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没了踪迹。便是武二回来,他待怎的?自古道:‘幼嫁从亲,再嫁由身。’小叔如何管得暗地里事!半年一载,等待夫孝满日,大官人娶到家去。这不是长远夫妻,偕老同欢!此计如何?”西门庆道:“干娘此计甚妙。自古道:欲救生快活,须下死功夫。罢罢罢!一不做,二不休。”王婆道:“可知好哩!这是剪草除根,萌芽不发。大官人往家里去快取此物来,我自教娘子下手。事了时,却要重重谢我。”西门庆道:“这个自然,不消你说。”云情雨意两绸缪,恋色迷花不肯休。毕竟人生如泡影,何须死下杀人谋?

《金瓶梅》第二十五回《吴月娘春昼秋千 来旺儿醉中谤仙》:妇人(潘金莲)道:“那奴才有话在先,不是一日儿了。左右破着老婆丢与你,坑了你这银子,拐的往那头里停停脱脱去了,看哥哥两眼儿空哩。你的白丢了罢了,难为人家一千两银子,不怕你不赔他。我说在你心里,也随你。老婆无故只是为他。不争你贪他这老婆,你留他在家里也不好,你就打发他出去做买卖也不好。你留他在家里,早晚没这些眼防范他。你打发他外边去,他使了你本钱,头一件你先说不得他。你若要他这奴才老婆,不如先把奴才打发他离门离户。常言道:剪草不除根,萌芽依旧生;剪草若除根,萌芽再不生。就是你也不耽心,老婆他也死心塌地。”一席话儿,说得西门庆如醉方醒。正是:数语拨开君子路,片言提醒梦中人。

《金瓶梅》第三十八回《王六儿棒槌打捣鬼 潘金莲雪夜弄琵琶》:那二捣鬼口里喇喇哩哩骂淫妇,直骂出门去。不想西门庆正骑马来,见了他,问是谁,妇人道:“情知是谁,是韩二那厮,见他哥不在家,要便耍钱输了,吃了酒来殴我。有他哥在家,常时撞见打一顿。”那二捣鬼看见,一溜烟跑了。西门庆又道:“这少死的花子,等我明日到衙门里与他做功德!”妇人道:“又叫爹惹恼。”西门庆道:“你不知,休要惯了他。”妇人道:“爹说的是。自古良善彼人欺,慈悲生患害。”一面让西门庆明间内坐。西门庆吩咐棋童回马家去,叫玳安儿:“你在门首看,但掉着那光棍的影儿,就与我锁在这里,明日带到衙门里来。”玳安道:“他的魂儿听见爹到,不知走的那里去了。”到次日,到衙门里差了两个缉捕,把二捣鬼拿到提刑院,只当做掏摸土贼,不由分说,一夹二十,打的顺腿流血。睡了一个月,险不把命花了。往后吓的影也再不敢上妇人门缠搅了。正是:恨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金瓶梅》第二十回《傻帮闲趋奉闹华筵 痴子弟争锋毁花院》:老虔婆见西门庆打的不象模样,还要架桥儿说谎,上前分辨。西门庆那里还听他,只是气狠狠呼喝小厮乱打,险些不曾把李老妈打起来。多亏了应伯爵、谢希大、祝实念三人死劝,活喇喇拉开了手。西门庆大闹了一场,赌誓再不踏他门来,大雪里上马回家。

《金瓶梅》第三十八回《王六儿棒槌打捣鬼 潘金莲雪夜弄琵琶》:韩道国道:“等我明日往铺子里去了,他若来时,你只推我不知道,休要怠慢了他,凡事奉承他些儿。如今好容易赚钱,怎么赶的这个道路!”老婆笑道:“贼强人,倒路死的!你到会吃自在饭儿,你还不知老娘怎样受苦哩!”

王六儿把西门庆的“奸耍”说成是“下顾”,韩道国把西门庆的“撒野”称之为“照顾”,西门庆“反客为主”,这是什么“游戏规则”?

可以想见,如果有人“抢男霸女”,势必威胁其他社会成员的新和谐。

三、贫困男女采取非常规手段解决性饥渴问题

小说金瓶梅用“玳安儿窃玉成婚”为标题连续“曝光”了几个“奴仆”私下采取非常规手段解决性饥渴问题。或许使读者很纠结,哭笑不得。

《金瓶梅》第九十一回《孟玉楼爱嫁李衙内 李衙内怒打玉簪儿》:这玉簪又气不愤,使性谤气,牵家打伙,在厨房内打小鸾,骂兰香:“贼小奴才,小淫妇儿!碓磨也有个先来后到,先有你娘来,先有我来?都是你娘儿们占了罢,不献这个勤儿也罢了!当原先俺死的那个娘也没曾失口叫我声玉簪儿,你进门几日,就题名道姓叫我。我是你手里使的人也怎的?你未来时,我和俺爹同床共枕,那一日不睡到斋时才起来。和我两个如糖拌蜜,如蜜搅酥油一般打热。房中事,那些儿不打我手里过。自从你来了,把我蜜罐儿也打碎了,把我姻缘也拆散开了,一撵撵到我明间,冷清清支板凳打官铺,再不得尝着俺爹那件东西儿如今甚么滋味了。我这气苦也没处声诉。你当初在西门庆家,也曾做第三个小老婆来,你小名儿叫玉楼,敢说老娘不知道?你来在俺家,你识我见,大家脓着些罢了。会那等乔张致,呼张唤李,谁是你买到的?属你管辖?”不知玉楼在房听见,气的发昏,又不好声言对衙内说。…衙内随令伴当即时叫将陶妈妈来,把玉簪儿领出去,便卖银子来交,不在话下。

《金瓶梅》第九十五回《玳安儿窃玉成婚 吴典恩负心被辱》:那来兴儿自从他媳妇惠秀死了,一向没有妻室。奶子如意儿,要便引着孝哥儿在他屋里顽耍,吃东西。来兴儿又打酒和奶子吃,两个嘲勾来去,就刮剌上了,非止一日。但来前边,归入后边就脸红。月娘察知其事,骂了一顿。家丑不可外扬,与了他一套衣裳,四根簪子,拣了个好日子,就与来兴儿完房,做了媳妇了。白日上灶看哥儿,后边扶持,到夜间往前边他屋里睡去。

《金瓶梅》第九十五回《玳安儿窃玉成婚 吴典恩负心被辱》:一日,八月十五日,月娘生日。有吴大妗、二妗子,并三个姑子,都来与月娘做生日,在后边堂屋里吃酒。晚夕,都在孟玉楼住的厢房内听宣卷。到二更时分,中秋儿便在后边灶上看茶,由着月娘叫,都不应。月娘亲自走到上房里,只见玳安儿正按着小玉在炕上干得好。看见月娘推门进来,慌的凑手脚不迭。月娘便一声儿也没言语,只说得一声:“臭肉儿,不在后边看茶去,且在这里做甚么哩。”那小玉道:“我叫中秋儿灶上顿茶哩。”低着头,往后边去了。玳安便走出仪门,往前边来。这月娘把来兴儿房腾出收拾了,与玳安住。…替玳安做了两床铺盖,一身装新衣服,盔了一顶新网新帽,做了双新靴袜;又替小玉编了一顶(髟秋)髻,与了他几件金银首饰,四根金头银脚簪,环坠戒指之类,两套段绢衣服,择日就配与玳安儿做了媳妇。

《金瓶梅》第九十五回《玳安儿窃玉成婚 吴典恩负心被辱》:却说平安儿见月娘把小玉配与玳安,衣服穿戴胜似别人。他比玳安倒大两岁,今年二十二岁,倒不与他妻室。一日在假当铺,看见傅伙计当了人家一副金头面,一柄镀金钩子,当了三十两银子。那家只把银子使了一个月,加了利钱就来赎讨。傅伙计同玳安寻取来,放在铺子大橱柜里。不提防这平安儿见财起心,就连匣儿偷了,走去南瓦子里武长脚家--有两个私窠子,一个叫薛存儿,一个叫伴儿,在那里歇了两夜。忘八见他使钱儿猛大,匣子蹙着金头面,撅着银挺子打酒买东西。报与土番,就把他截在屋里,打了两个耳刮子就拿了。

看完以上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人口性比例失调引发的社会问题,读者不能不有所思考。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写“性”,绝不仅仅是“游戏人间”,更重要的是暴露社会问题,促进社会觉醒。性行为绝不是个人的性权力问题,而是关系到其他社会成员性权力实现的大问题。性秩序是基本的社会秩序,不应当紊乱。新中国成立后颁布的第一部法律是哪一部?答案是《婚姻法》。社会主义法制是在打碎旧的国家机器、废除旧的法制体系的基础上建立的。代表了社会主义国家全体人民的最大利益和意志。它包括立法、执法、守法三个方面,要求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其基本原则主要有社会主义民主,法律由国家统一制定和实施,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等。必须依法维护社会最基本的性关系井然有序。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容许性放纵。

第一、要消除社会人口性比例失调问题,必须严格实行一夫一妻制度,坚决禁止纳妾“收用”行为。

第二、要消除社会人口性比例失调问题,必须严格限制“外室”“包二奶”行为。限制“非法同居”行为。

第三、要消除社会人口性比例失调问题,必须严厉查处卖淫嫖娼案件,禁止性交易,遏制社会丑恶现象。

第四、要消除社会人口性比例失调问题,必须不断完善收入分配制度,推进社会公平正义,缩小贫富差距。努力防止两极分化。

收集整理:黑龙江省大庆市退休老汉 商江

E-mail:dqddsj@163.com

本人没有全日制大学文凭,没有高级专业技术职称。不是著名专家学者。学识水平和艺术造诣有限,不当之处望业内专家教授海涵。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