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军司令卫立煌

1937年7月底,日军首犯平津,卫立煌受任第14集团军总司令职,他请缨北上,得到南京军委会的批准。卫即率领14军的3个师和1个独立旅,昼夜兼程北上。在河北宛平县南口前线,卫部和日军第一次交锋。战斗一开始就相当激烈,历三昼夜,双方都有重大伤亡。卫立煌几次亲临第一线指挥,我方阵线比较稳定。但因平汉线上,刘峙一退千里,卫深恐后路为敌所乘,乃当机立断,把部队撤到保定,再退石家庄,接着奉命进驻太原。

8月底平绥线上的日军,企图突破雁门关防线向太原进逼。卫立煌任第二战区前敌总指挥,亲率10余万官兵在山西忻口抗击日军的进攻。10月12日忻口战役打响了,卫立煌部署已定,主力展开于龙王堂、界河铺、大白水、南峪一线;而以忻口附近为阵地轴心。郝梦龄率刘家麒师、郑廷珍旅为轴心在正面,卫立煌率其4个半师,并会合晋军,张三翼以待敌。李默庵兵团居左翼,刘茂恩兵团居右翼,王靖国兵团居中腹。13日,大规模战斗开始,敌我两方,战火猛烈,我军浴血奋战,整整五个昼夜,战线稳定不动,互有进退,几次冲锋,歼敌万人以上。其拼搏激烈的程度,是抗战以来所仅见的。在战斗进行中,郝梦龄、刘家麒、郑廷珍都是屹立于火网中,亲自指挥。在他们冒死督导下,官兵士气无比激昂。由于卫立煌得到情报,判定17日晨,日军将向我实行总攻。于是下令给郝梦龄等,要他们争取主动,先发制人。

卫立煌在深夜时分亲临前沿到郝的军部时,郝正准备以夜餐款待,卫止之并说:“时间紧迫,速取攻势,击溃敌人后,再吃宵夜罢。”郝转身奔向阵地,发动夜袭,奋不顾身,直逼敌军心脏,一举攻占南怀化高地。不幸受敌机枪扫射中弹,身穿数孔,倒于血泊之中,壮烈殉国。刘家麒师长、郑廷珍旅长怒火填膺,相继指挥部队,奋勇杀敌,使敌受到重创后,亦相继阵亡。第21师师长李仙洲负重伤,独立第5旅两个团长牺牲。拼杀至 18日,日军无法突破,陷入首尾不能相颐的困境。在忻口战役中,卫立煌指挥所部官兵奋勇作战,坚守了近一个月,毙伤日军1万多人,粉碎了日军突破晋西北防线的企图,再次挫败了侵华日军的锐气。

由于日军从晋东沿正太铁路线侵入,晋北前线和后方,同时受到威胁。卫立煌的总部不得不从忻口先撤到太原,10月底,日军陷太原,总部又移驻临汾。此时,军委会委任卫将军为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仍兼前敌总司令。1938年2月17日,他指挥所部在太行山一带进行了继忻口之后的第二次阻击战,与日军恶战了10天,始终寸土不让,直到战略目的已经达到后才率主力部队向中条山转移。此战后卫立煌升任为第二战区司令长官兼前敌总指挥,指挥山西境内的全部中央军阻击日军。

1939年1月,卫立煌调任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年底发动第一战区冬季攻势,曾攻入开封、沁阳、商邱等地,歼敌颇多。由于该战区“奉命唯谨,永往迈进”,受到了军委会的嘉奖。1940年兼任冀察战区总司令,时任八路军政治部主任的任弼时高度赞扬他“黄河保卫华北,先生保卫黄河”。同年日军集中兵力分三路渡过黄河进犯郑州,10月4日中午守备空虚的郑州陷落敌手。卫立煌认为郑州是中原战略重镇,不可丢弃,责令驻守郑州的司令官孙桐萱带领第3军团,负责将郑州收复。孙桐萱统率全兵团三个师于10月13日拂晓实施全面反攻,拼死向郑州猛扑。卫立煌也亲临前线督战。经一昼夜厮杀,日军败退到中牟,郑州失而复得。

1943年7月,蒋介石任命他为中国远征军司令长官,全权指挥由第11集团军、第20集团军两支野战部队及相关支持部队共20万人组成的中国远征军,开展滇西反攻战,以扭转国内抗日战场腹背受敌的不利局面。1944年5月11日拂晓,卫立煌向第54军下达了“强渡怒江、向驻守滇西的日军实施反攻”的命令,54军将士使用橡皮艇、竹筏、汽油桶等渡江工具,分几路从惠通桥、三江口、攀枝花、粟柴坝、双虹桥等渡口同时大举强渡怒江,向滇西日军发动进攻,揭开了滇西反攻战的序幕。卫立煌首先将号称“活动要塞”的炮兵第10团调入阵地。第10团炮兵阵地布置在日军炮兵射程之外。任务是摧毁敌方防线,掩护大军渡江。又在惠通山一带,设立前线指挥部。他亲临前线指挥五个军。怒江西岸,有日军数万之众,盘踞在崇山峻岭之中。江上原有一座通向东西两岸的重要桥梁名惠通桥。1942年为日军炸毁。卫深知,要打通滇缅公路,收复被日军占据的腾冲、龙陵、芒市、畹町等战备要地,首先必须渡过怒江消灭高黎贡山区固守之敌。因此,卫经过周密的计划,于5月中旬,兵分数路,从惠通桥上游和三江口等处,在炮兵的掩护下,相继强渡怒江,获得成功。

由于日军第56师团在松山、龙陵、腾冲、平戛等重要据点部署了重兵及坚固工事,中国远征军在进击这些据点时付出了沉痛代价,也大大减缓了向前推进的速度。其间,卫立煌将军多次深入前线阵地察看敌情,与所属各部抗日将领们认真分析战场形势,制定了严密的作战计划。东通保山、北接腾冲、南控芒市的龙陵县城,是滇西地区重要的交通枢纽。6月23日,卫立煌电令担任右翼的第20集团军在空军的协作下,向驻守腾冲城内的日军发起进击,第53军旋即渡过龙川江,分东、北两路直趋腾冲坝子,向腾冲城外的宝凤山、蜚凤山、飞凤山、来凤山四大日军坚强阵地发起进攻,经过近一个月的分头围攻,相继拔除了日军在城外四凤山上设置的外围阵地,将腾冲守敌全部压缩到不足3平方公里的城内。8月2日,第20集团军以4个师的优势兵力向腾冲城发起攻击,通过飞机大炮轮番集中轰击和组织工兵掘壕爆破,于8月中旬将日军号称固若金汤的城墙防线全部攻破,远征军随即突入城中与日军巷战。经过历时一个月的激烈巷战,远征军终于于9月14日拔除日军在腾冲城东北角的最后一个暗堡,歼灭日军148联队长藏重康美大佐及其所辖的3000多名日军,成功收复了腾冲县城。

日军另一重要据点松山构筑了不少的要塞碉堡,工事极为坚固,易守难攻。这是一场毅力的较量。远征军虽多次使用飞机重炮集中轰击和组织敢死队冲锋爆破围攻两个多月,但因日军工事过于坚固,国军伤亡较大仍无法攻克。蒋介石大为震怒,要求必须于9月18日国耻日前拿下松山,否则军、师长都要以“贻误戎机”领罪。于是国军—面以工兵山炮、榴弹炮配合空军,轮番轰击;一面以工兵从惠通桥下挖坑道,掘径前进,直到敌阵地前沿,短兵相接,发挥火焰喷射器的威力。再从日军碉堡下方150米处开凿两条直达山顶的爆破隧道,填塞3吨TNT炸药,于8月20日上午同时引爆,摧毁了日军建造在松山主峰上的坚固工事,随即又居高临下荡平了松山主峰后侧的日军阵地,于9月7日成功收复松山,打开了滇西大反攻的前进信道,当时除俘获9名重伤员和24名军妓外,其余日军1000余人全部被击毙。

从强渡怒江到9月中旬中国远征军左、右两翼部队分别克复松山和腾冲后,共歼日军达两个师团,远征军声威大振,士气更加高昂乘胜西进。在龙陵城外会合并夺取了龙陵四周高地并切断芒市到龙陵的公路交通。10月29日,卫立煌下达了总攻龙陵的命令,集中10个师的强大兵力向龙陵城区发起总攻,经过5天的激烈战斗,歼灭日军10640人,于11月3日夺回龙陵。1945年1月3日,卫立煌令中国远征军中路主力沿滇缅公路向畹町外围守敌发起进攻,经过反复争夺,于同月19日攻克畹町东北屏障黑山门,20日攻入畹町街,歼灭据守畹町一带的日军第56师团余部5000多人,光复了滇西地区的最后一块失地。1945年初日军败退到缅甸境内的九谷、八莫、南坎、腊戍,仍欲利用这—地带来阻止滇缅公路与雷多公路的连接,但是追兵如风卷残云之势随之来到,不让敌人有喘息之机。值此时节,入缅作战的中国驻印军一边向据守缅北地区的日军进击,一边修筑中印公路,已经向北越过了缅甸南坎。卫立煌命令中国远征军跨越过中缅边境,与中国驻印军一道夹击逃窜到缅北地区的残余日军,并于1月27日在缅甸芒友同中国驻印军胜利会师,打通了中印公路。至此,历时8个多月的滇西大反攻胜利结束,歼灭日军21057人,远征军完成了打通中印公路交通的使命。

由于滇缅会战在一定程度上配合了美军在太平洋上的反攻,呼应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全面反攻,卫立煌因此获得了国民党政府颁发的“青天白日勋章”。1945年4月,功勋卓著的卫立煌升任同盟国中国战区中国陆军副总司令。卫立煌将军挥师滇西大反攻的创举,令中外军事界都为之震惊,美国《时代周刊》曾用较大篇幅推出对他的专访,并在封面上刊登了他策马扬鞭的照片,赞誉他为“常胜将军卫立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