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爆发。薛岳被任命为第19集团军总司令,编入左翼军,投入淞沪战场。在这场战争打破了日军三个月打败中国的美梦,也迫使日军对中国的战略由北向南侵略转为东向西侵略,掉进了国军以时间换取空间的战略之中。从这时起,薛岳将军为民族的独立和解放奋战八年,立下了赫赫战功,其军事生涯也走向了巅峰。

1937年12月至1937年5月,薛岳先后建立了黄山山脉和天目山的游击根据地,指挥第3战区各部挺进苏浙皖敌后,对京杭、沪杭等各交通线及长江航道展开游击战争,牵制了日军大量有生力量,稳定了江南战局,有力地配合了徐州会战。5月11日,徐州吃紧,蒋介石调薛岳出任第1战区第1兵团总司令,火速赴豫东指挥作战。5月14日至6月1日,薛岳参与指挥了兰封会战,重创日军土肥原师团。5月30日,薛岳晋升第1战区前敌总指挥。6月18日,武汉会战迫在眉睫,薛岳调任第9战区第1兵团总司令,负责鄱阳湖西岸及南浔线防御。

1938年9月21日,日军第106师团长松浦淳六郎中将,意图进攻万家岭一举打通南浔路。面对来势汹汹的日军,薛岳及时组织第66军、第74军、第4军各2个师,对敌实行合围,并断其补给。并在万家岭设下口袋防御,待该师团闯入后加以包围歼灭。9月底起,对日军发起多次进攻,第66军克石头岭,第74军攻占长岭、张古山,双方争夺惨烈,阵地一天数次易手。日军派飞机空运弹药粮秣救援,又派27师团增援。10月,第1兵团将敌压缩在三四平方公里的三个村子里,从四面层层包围,发起猛攻。然后薛岳命各师挑选奋勇队,采分进合击战术,由两翼围歼万家岭日军不顾敌机轰炸,奋勇杀敌。双方为每一个山头,都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扁担山一役,阵地易手了五次之多。74军突击队更是血战5小时,余张古山主阵地展开激烈的攻防战;当日夜间战斗进入最高潮,日军106师团更是自师团长以下全体动员拼命突围。日军至第二日早晨,战斗方告一段落。此役歼敌1万余人,几乎全歼敌106师团。1939年3月15日至5月8日,薛岳又参与指挥了南昌会战。其后,薛岳及其麾下各部在长沙与日军长期周旋。

1939年9月,第11集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指挥3个师团2个旅团约10万人的兵力,采用分进合击的战术,进攻长沙企图打通中国西南门户。冈村宁次想将东路日军在在江西北部的修水一带,发动侧攻,然后转向西南方,切入湖南东北部;中路军则是由湖北南部发动攻势,与江西的日军会师,在湖南东北部占领战略位置。身为国军第9战区代司令长官的薛岳,看准了冈村宁次过于躁进的心理,计划利用山岳江河有利地形,诱敌深入,分散日军,将日军引向江西、湖南的崇山峻岭,断绝日军补给,然后将其包围。当日军进入地形极其复杂的幕阜山地区时,国军采取突击,并切断了日军的补给线。冈村宁次的战术完全失败,之后又遇上薛岳主力军的包围,伤亡达2万余人,被炸毁20多架战机,不得不退出战场。

1939年12月12日至1940年1月20日,薛岳组织实施第九战区冬季攻势。曾攻克崇阳、靖安等地,并给予当面之敌——日军第11军以沉重的打击。日军第11军司令官冈村宁次回忆道:“该军在冬季攻势中作战非常辛苦,守卫崇阳、通城的第6师团自始至终都受到国民党军队的顽强、频繁反复进攻。”1940年4月9日,薛又组织20个师发起夏季攻势,至6月27日攻克奉新、靖安、西山万寿宫及高邮市等重要据点,击毙敌混成第16旅团长藤堂高英少将,有力地配合了第五、六战区同期进行的枣宜会战。在战区主力冬季攻势遭受惨重损失之后,还能取得如此战绩,实属不易。1940年10月至1941年3月,薛岳指导第九战区各部进行反扫荡作战,先后取得陈山船埠、九岭、奉新等战役的胜利,收复通城、武宁等县城。1941年3月15日至29日,薛岳参与指挥了上高会战。

此时阿南惟几刚被任命为日军第11集团军司令官,他上任后就想一雪前耻,调及在湘北岳阳以南地区集结了4个师团、4个支队、一个坦克联队、两个重炮联队、两个工兵联队、两个飞行团180架飞机、30多艘军舰200多艘汽艇,总兵力达12万余人的兵力参加作战,准备利用日军强大的火力优势,集中兵力于长沙正面,强攻长沙。1941年9月18日,日军开始疯狂攻击大云山的国军,火力空前猛烈,主力直扑长沙外围。此时薛岳仍然采取诱敌深入的方法,不与日军强力交战,只是尽量将日军引向湖南的崇山峻岭。而后将部队一个接着一个的在长沙外围与日军周旋,有力的分散了日军进攻长沙市区的兵力,增加了坚守长沙的时间。此时日军正楚于被牵着鼻子走的状态。第4师团虽曾一度攻入长沙市区,日军的第3师团,也曾攻到南方的株洲,但在薛岳的布局之下,日军由于主力一直受到牵制缺乏足够的攻城兵力,无法攻占长沙。不久后,由于日军第11军六成以上的兵力被薛岳部队拖在长沙外围,就使第11军原来的防地兵力空虚,也致使国军第6战区司令官陈诚及时抓住了战机,他发现驻守宜昌的日军第13师团兵力,只剩下三分之二,因此决定调集第6战区国军主力,全力强攻宜昌。9月26日,国军向宜昌发动猛攻,第13师团长内山英太郎中将见宜昌被国军四面强攻,而主力部队又被薛岳牵制住,因此急向阿南以及日本中国派遣军司令部求救。薛岳及时抓住战机,将长沙外围的六个军同时发动逆袭,同时命令于北岸的第4军、第20军、第58军南渡汨罗江,南北夹击。日军第11集团军损失惨重,狼狈逃窜。国军共歼灭日军2万余人,击落飞机6架,击沉汽艇9艘,使其日军妄图一举歼灭第9战区主力的计划遭到失败。日军上层因此而非议不断,11月23日阿南中将在南京参加军级司令官会议时,听到“长沙作战,反而给予敌人以反宣传的材料,很为不利”的批评性结论,不得不提出长篇申诉。在当时,国际反法西斯战线处境艰难,大半个欧洲均已被德军占领,德军在苏联境内长驱直入,打到斯大林格勒城下。可以说是一片阴霾。英国《泰晤士报》社论评述说:“日军此次在长沙的败仗,是日本作战以来最无效的一次策动;日方事后所发表的谈话,较之过去尤为滑稽与矛盾,日军抄袭华军的钳形战术,结果为华军的钳形战术所击破;日军自称军力雄厚,但无论向何方推进,均被华军截断联络,时时都有弹尽粮绝的危险,因此不能不早日从长沙撤退了。”

第二次长沙会战之后日军大本营担心第9战区国军南下支援驻港的英军,命令阿南惟几率领包括4个师团,3个独立混成旅团,包括特种兵在内的5个联队及航空兵共计12万余人,向长沙方向发动进攻,另以一部向上高、修水进攻,以牵制国军,企图在汨罗江两岸,歼灭国军第9战区主力。为了这次战役,薛岳已经检讨了两次日军进攻长沙的得失,自创了闻名中外的“天炉战法”。依薛岳的叙述:天炉战法是先调遣士兵往四方撤,让敌人长驱直入。待敌人进来后,再伏击、诱击、侧击、尾击,分段一举包围歼灭。一方面消耗敌人体力,一方面打击敌人。此时阿南惟几完全中了薛岳的策略,日军在长沙陷在巷战与肉搏战之中,被国军切断了补给,只有靠空投补给品支持,攻势一旦陷入缠斗的阶段,就对日军相当的不利,另一方面薛岳于岳麓山中部署的炮兵阵地,更是发挥了极大的杀伤效果,所以日军的天时地利尽失,最后阿南下令日空军动员一切力量支援,在加上第9混成旅团的舍命奔袭,才能使第6师团退出长沙。而后败退的日军在遭到中国军队一波又一波的攻势下,遗尸遍野,全靠着日本空军不断的紧急支援,足足走了8天才得脱困,这是日军在中国战场中,遭到最大的败仗。此次战役国军大获全胜,日军被歼灭56944人,被俘139人。此战成为日军偷袭珍珠港以来,同盟军唯一决定性的胜利。薛岳将军更是因此得到日军的“长沙之虎”的封号。

抗战后期,薛岳又于1942年6月初至7月中旬率58军、4军、79军等部增援赣东,参加浙赣会战。1943年11月至1944年1月,率99军、10军、58军、72军等部驰援常德会战。1944年5月27日至10月2日,指挥第9战区的长衡会战,歼敌2万余人。1945年1月至3月,率第9战区主力进行了湘粤赣会战。6月至8月,组织实施赣江追击战。9月14日,薛岳在南昌接受日军投降。在抗日战争八年中,薛岳成为了歼灭日军最多的将领,他的天炉战法至今仍被世界各国军事家奉为陆军野战的经典之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