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中国的文字与汉字概念之区别:

汉字是指汉族人承载汉代文化的载体,汉字是载孔孟之道,乱人性之理,汉字是愚民文化载体,汉字的政治上维护封建统治者欺骗人民、愚弄人民、奴化人民、剥削人民、毒害人民的载体。必须废除的文化骷髅、文化僵尸汉字,汉字的腐臭、丑陋、以及邪恶无以类比。汉字是孔子所造,汉字是犬儒哲学、儒释道的载体。汉字是在中国文字附上鬼魂的邪恶文化工具。汉字是中国落后的根源,废除汉字就是废除附属在中国文字上的阴魂和邪恶。

我认同五四时期那批有识之士的见解,众多学者精辟的认为汉字成为统治阶级愚弄人民的利器。自从中国文字被称为汉字以来,文字的作用被统治阶级所曲解和杜撰,自从春秋孔子以来,中国文人的思想被愚化,被禁锢,没有人真正的解读字义。可惜,现在的人们的学问大多数不如那个时候。他们的声音振聋发聩,遗憾的是他们现在都成了耳边风。在吴稚晖主张取消汉字之后,钱玄同高喊:“欲废孔学,不可不先废汉文;欲驱除一般人之幼稚的、野蛮的、顽固的思想,尤不可不先废汉文。”鲁迅说:“方块汉字真是愚民政策的利器”,“汉字也是中国劳苦大众身上的一个结核,病菌都潜伏在里面,倘不首先除去它,结果只有自己死。”瞿秋白说:“汉字真正是世界上最龌龊、最混蛋的中世纪茅坑。”傅斯年说:“中国文字的起源是极野蛮,形状是极奇异,认识是极不便,应用是极不经济,真是又笨、又粗、牛鬼蛇神的文字,真是天下第一不方便的器具。”这就是汉字。这就是汉字的真实定义,也是汉字以来对中国文化起到的罪恶的愚民作用。

真正懂得中国的文字創立思维的,就不应该称为汉字。“漢”:氵革大,氵:多、很多,菫:難、嫨、嘆、歎,简化为难、奴、叹、欢字,菫:灾难、祸害、罪恶之意。漢:多灾多难之意。嫨:奴,女:虫,奴:也是虫害,灾害之意,嘆:口头表述灾害、灾难之意,歎:欢,菫欠,灾难较少时候为“欢”,歎。汉字也就是奴化人民的文字,是灾难的文字。中国文字是黄帝时期的倉颉創立,不理解字的本意,也不能称为汉字,称为中文。

中国文字是承载五千年中华文明的载体,中国文字具有穷天地之道,表述人文之理,中国文字是黄帝时期的文化载体,也就是理解中国文字正确的表意方式,解读每一个字正义和本义。文字的起源是黄帝时期的倉颉,既然不能够解读倉颉創字的缘由,不能分析倉颉創字的目的,甚至不能承认和验证倉颉創字,中国仍然处于一种愚蠢的蒙昧时代,也称为大字不识的时代。作为中国人,甚至连中国的含义都不清楚,不明白,难道能够成为自豪的民族。这样民族不尊重自己民族的文化,不知道民族的历史,不诺守民族的文明的精髓。肆意践踏民族的文化、辱没文明的精髓,甘愿被一些无耻文人所愚弄,没有探寻文字的真谛的民族,是不会赢得其他民族的尊重的。

“中”字是由“虫”字派生而来,“虫”字含有“厶”,“厶”:罪恶、灾害、祸害等义。“虫”:古义指兽类,也就是具有灾害、灾难、罪恶的动物。“虫”在創字时期就是指豬,母大虫,指繁衍能力旺盛的豬,不是指虎。豬性淫,“淫”:氵爫壬,氵:多、象水一样多,爫:采、受,壬:孕,淫:字义指多产的动物,并不是淫乱之意。万恶淫为首百善孝为先,指豬的旺盛的繁衍能力,豬性淫,成为中国历史上首要的灾害和罪恶,淫为首。“中”:丨虫厶,“丨”:抗击,消灭。中:抗击动物的灾害、灾难、罪恶之意。

“黄帝战蚩尤”的涿鹿之战开辟了中华民族的历史,开启了中华民族的文明。涿鹿:涿:氵豕,豕者为豬,涿鹿形声猪猡,涿鹿也就是很多豬和鹿出没的地方。涿鹿之战:指人们大规模抗击野猪灾害的地方。蚩尤:蚩:屮虫,屮:杂草,虫:兽类,豬,尤:疣豬,蚩尤:指出没草丛的野猪。我们现代人不知蚩尤是何义?蚩尤是危害人们生产、生活、生命的野猪群落的总称。也称为“家”:宀豕,豕者为豬,家:指活着的豬。“冢”:冖豕,指死了的豬。打渔杀家:捕鱼和杀豬是史前先民的生活方式。

“國”:囗或,囗:范围,或:域,持戈守卫一块区域。國:持戈守卫人类活动的区域,不要受到蚩尤—野猪—家的侵害。黄帝战蚩尤就是守卫人类活动的范围,防止蚩尤的侵害,这就是國和家的含义,称为国家。中国也就是抗击野猪灾害的国度,中华也就是弘扬抗击野猪引起的一切灾害的精神,这就是中华民族的精髓。文明含义:鉴别是非,主张正义,除恶扬善的政治形式。

中国文字是黄帝时期的倉颉所創,并不是完全是文献记载和传说,倉颉两个字就是倉颉的自传。倉颉:“倉”:人启,人类启蒙心智,“颉”:吉頁;頁与首倒置。开篇,开头。倉颉是人类启蒙心智,吉利的开篇,称为倉颉为史皇、字聖。

“史”字同样源于“虫”字,乂虫厶,乂:杀之意,史:斩杀虫厶,除灭虫害,开辟中华民族的历史。抗击蚩尤之乱的涿鹿之战开辟了中国的文明,抗击动物野猪灾害为“史”的字义。 “皇”:白王,白:空白,没有,王:兴旺,旺盛,并不是为王之意。“皇”:字义为从没有到旺盛的为皇。倉颉創立文字,每一字的字义都是承载黄帝时期的历史的载体,倉颉被誉为史皇,也就是对倉颉創字的表意承载历史的肯定和尊重。“聖”:耳口壬,耳朵听到和口里表述的是经过腹中酝酿的,壬:酝酿之意。倉颉創立的每一个字都是思考、酝酿的成果。研读中国文字,必须研究倉颉創字的思维,也就是倉颉表述的字义,即为字的本义。因为倉颉創字的字义中蕴含了黄帝时期的重要的文化信息、历史信息、文明信息,只有解读每一个字的字义才能解读黄帝时期的信息。

中国的文字学应该重新称为倉颉文字学,目的是研究倉颉創字的思维和創字的本义,重塑黄帝时期的历史、文化、文明。真正的建立中华民族的文明的精髓是除恶扬善,至善就是除恶,抗恶,不是纵恶、容恶、性恶。本性是恶的就是恶,没有行使出来,仍然应该坚决,不留后患的铲除。见恶就除这就是中华民族的文明标志,也是中华民族文明的精髓。倉颉創立文字就是启发人们区分良莠,辨析善恶的心智,号召人们拿起武器,抗击动物的贪婪、凶恶、祸害的睿德,德::抗恶一心,道:辵首,辵:彡疋:彡:多次劈杀,疋:不是“正”字,道:劈杀不正。倉颉創立的字义之中,蕴含着对罪恶、祸害、灾难的抗击之意。而汉字不具备这样的特性,真正的研究中国文字的学者,必须具备辩证唯物主义的基本素质,并且具有辩证的思维逻辑,具有除恶扬善的道德观念。倉颉是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黄帝是中华民族的文明始祖。

二、中国文字的起源

中国文字的起源多种说法,不用一一的辨析。只有一种说法是正确的,就是黄帝时期的倉颉創立文字体系。证明倉颉創立了中国文字体系:无需过多的辩驳其他的说法,研读中国每一个字的本义,也就是最好的证明。

“文”:亠乂,亠:立,乂:刀,“文”:立刀,刻画出表意符号字形为文,“字”:宀子,也就是“家”字的延续和演变,形成的含义,字义称为字。中国文字具有表意特性,表意的目的就是鉴别是非,善恶,主张正义。倉颉創立文字具有表意特性,表意是具有黄帝时代的特征,研究中国文字的字义,必须清楚黄帝时期的历史背景,抗击蚩尤的本质,就是抗击野猪灾害。不能理解蚩尤就是野猪这个重要的信息,是不能真正解读黄帝时期,也不能理解倉颉創字的原理,不能解读倉颉創字的含义。

“家”:宀豕,豕者为豬,指活着的豬。“字”:宀子,也就是“家”字形的演变,表达思想的表意符号为“字”。子:延续、衍生、派生、发展、演变、后裔等,宀子是特指“豕”的子,字是家的延续和派生,“家”是孳乳字,字母,“豕”是倉颉創字的字根。中国文字称为象形文字,象形文字也不是许慎《说文解字》中指出的图画文字。象字中含有豕,动物象和动物豕极其类似,象归类于豬属动物,象形文字也就是仿豬学創立的文字体系。这就是倉颉創字的字理,也就是創字的思维和规律。这是研究倉颉創字学的另外一个重要密码。否则研究倉颉創字学成为空头的思维,误入唯心主义的文字观,会独断、臆想、猜测的分析文字,没有一点客观的思维。

“它”:指一切动物、植物、事物等,最早的含义也就是指一切动物(除了人以外),它:宀匕,宀:家字首,匕:斩杀,它:字义为和家字中“豕”一样可以斩杀的动物。《说文解字》中它同虫,泛指一切兽类。中国文字古时称为“鸟虫书”,虫:前面解读古义指兽类,本义就是指豬,豬性淫,指豬是胎生动物中繁殖能力最强的动物。泛指母系,阴性为虫。鸟:凤,都是指阳性。“鸟虫书”本指倉颉創字蕴含阴阳理论,善恶理论,辩证逻辑的創字思维。正是蕴含着这些創字的规律,也就不可能是众多人的思维,只有一个人的思维,倉颉創字的思维不是每一个人都具备。也说明了文字表意不是图画表意,而是意象和抽象的表述。鸟虫书也说明了倉颉創字的仿生意义,仿生以一种创意,是一种思维的突破。

文字一旦創立出来,也就是固化了創字者的思维,不会随着时间和空间的改变而改变。文字的字义,也就是創字者所要表述的含义,本义被固化。解读字的本意并不是完全符合倉颉含义,至少在逻辑关系上,思维形式上,解读字义的接近倉颉創字的时代特征、逻辑关系、情感特征等,这就是研究倉颉創字学的意义。对解读黄帝时期,重塑中华民族的历史、文化、文明具有重要的意义。

仿生学是一切科学中的科学,中国历史上称为师法自然。中国文字起源于仿生学,这种理论探索文字的起源,并不难以理解。“远取豬身,近取豬物”并不是完全师法于自然,而是把自然万物和豬比对,創立文字表述万物而已,这种思路也就是象形文字的定义,本质也就是仿豬学創立文字。

三、中国文字的大智慧

必须具备鉴别是非、善恶主张正义的素质,才能真正体会到中国文字的博大精深,才能感到中华文明的光芒。达到“天雨粟,鬼夜哭”的境界。华夏:“華”:草木旺盛,“夏”首处,华夏:政治为首要位置,主张正义,除恶扬善。“华”引申为光明正大。“它”也就是被匕的“家”,也就是“鬼”,自然夜哭。

中国文字是弘扬正义,除恶扬善的政治、文化等一切人文的载体,中国文明始祖就是黄帝,創字始祖就是倉颉,邪恶鼻祖是蚩尤,倉颉創字承载历史被誉为“字圣”“史皇”。“皇”:白王,白:白字,一个字没有,王:旺盛、兴旺。“泉”,白:空白没有,水:也就是水流。从无到有之意。倉颉承载历史的智慧无人能比,甚至几千年后,科技发达的今天也无人可比。当代白字社会,不能正确解读不了“字”。倉颉創字黄帝、蚩尤、倉颉就是三人的传记,同样創字承载了历史和思想。倉颉:倉:人启,颉:吉首。人类启蒙吉利始祖。蚩尤:屮虫,尤:尤猪,草丛里称为“尤”的野兽。尤匕为“龙”。

《黄帝战蚩尤》这件历史事件,开启了中国文明的历史,黄帝在涿鹿斩杀蚩尤,尤匕为龙,群龙无首。倉颉創字“龍”承载这件中国历史上第一件大事。“龍”:立月匕(首)己彡,字义长肉,被杀头,被分尸(的蚩尤)。黄帝定蚩尤为危害農业的“亥”虫—害虫,是“恶”兽,当诛(“猪”)。黄帝就是鉴别善恶,主张正义,除恶扬善的文明始祖。黄帝时期的“龍”命名为“蒼龍”,特指倉颉所造,“蒼”草丛的人类启蒙害(亥)虫。因为危害農业,形声“農”。

龍就是危害農业的害(亥)虫、恶兽、当诛(猪),在五帝时期,三苗、九黎、“四凶”都是龙的化生,继续危害人民,除恶扬善是“夏”时期的首要政治。“政”:正义所处,夏政:主张正义为首。夏时代应该从黄帝时期开始,五帝时期皆为“夏政”,夏政的创立者就是黄帝,夏政就是鉴别是非、善恶,主张正义,除恶扬善。夏禹时期,龙成为自然灾害的代名词,龙卷风,洪水,干旱(尭时期九日同出)等,大禹治水同样平息“龍”害。

倉颉創字不仅承载历史,表达思想,阐明政治。倉颉創字穷天地之道,阐述人文之理。敬佩字圣倉颉大智慧之余,追寻古人的智慧之源“大”。大之极无外,大至极为“天”,天不“正”为“夭”,倉颉智慧之源为“正”,正:上下左右偏斜无妨,中间轴心公正。“中”于“正”同义,“中”国就是主张“正”义的国度。黄帝时期以德王天下,“德”:行匕罒一心,罒罪与罚的头部,“德”:除恶一心。会意倉颉創字必须具备正义,公正,区分是非,善恶等,主张正义,除恶扬善的炎黄子孙可以解读的文字,即使跨越五千年的今天,仍然借助中国文字聆听先哲正义的召唤和教诲,感悟先人智慧光芒,光明正大也就是倉颉創字的精髓。

中国历史五帝时期是鉴别是非,主张正义,除恶扬善的政治主张,也是中国創字阶段传出的政治信息,随着物质的丰富,帝王的概念违背了先哲的祖训,独自创立帝王之说,“帝”:成为独裁的代名词,不是先哲制定正义,除恶扬善的政纲,“王”:也不是以德王天下,成为掠夺人民、蹂躏人民、践踏人民、奴化人民的邪恶化身,帝王就是五帝时代,形成一套罪恶生存法则的龍文化,成为邪恶势力的培植文化。

中国的崇尚龙图腾文化应该从夏代后期桀开始,被商汤所灭,建立了商王朝,商朝的文化标志是罪恶的饕餮,饕餮是龙的儿子,也就是野猪死后的化身。商朝崇拜饕餮的贪婪、贪财、凶悍、残暴、邪恶,饕餮成为商朝的国家的标志,成为代表国家标志鼎上面的图纹,里面却是饕餮的身体(猪肉),殄:就是野猪肉。饕餮(猪头)成为至尊无上的地位,成为祭祀活动,顶礼膜拜的图腾。即使猪尾巴也赋予特殊的寓意,龙卷风就是猪尾巴摇动的样子。“竹“形声猪,代表文人,“知”:矢口,也就是猪嘴,竹笼:也就是猪龍。龍本事被杀的蚩尤,也就是贪嗤的野猪,被杀以后分成八块,分管八方。猪头(商朝成为饕餮)主管国家政权,因为猪头的青面獠牙,面目狰狞,凶神恶煞。貔貅:也是龙的儿子,只吃不拉没有肛门的怪兽,掌管金库。狴犴:也是龙的儿子,掌管监狱。睚眦:好斗,睚眦必报等九子全部为帝王为恶所用。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