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看看这个帖子是谁写的,真是太气人了


如果按照英国苏富比和佳士德两个百年老店的拍卖纪录算笔帐,那么最富有的国家就是中国。在英国一个中国元代“青花瓷”鬼谷子下山罐子被佳士德拍出了价值2.3亿元人民币,那么估计蕴藏超过亿件元青花瓷器的中国人手中就有价值千万亿,万万亿的海量财富。然而遗憾的是,中国那么多的元青花因政府禁止交易和出口而只能压在广大百姓人家手中。导致许多没钱买房升值致富的寻常百姓家庭,空手捧着“金缸”“金盒”“金罐”“金饭碗”要饭吃。有识之士们一直在呼吁,中国该到了出台“历史文化艺术品”吸纳全球游资致富的时候了。

当全世界目光都聚焦我国三万亿外汇储蓄之时,中国这笔更大的:“文物”财富正在闲置中悄然流失;当举国上下正为如何拉动內需冥思苦想之际,一个巨大的民间市场正在悄悄形成并呈星火燎原之势 -----那就是承载了中华文明五千年光荣与梦想的历史文物与文物市场。如何因势利导盘活这批我国独具优势的、数量巨大的、有形加无形的存量资产来满足人民群众日益高涨的收藏与投资热情,应引起中央的高度重视。

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开发一种新的适合大众投资的大宗商品是拉动内需促进经济发展的有效办法。什么是适合大众参与的投资领域?国际投资界公论的是“股票、房市和文物艺术品”。中国的实践已证明了这个论点:国有企业原来不是商品,随着股票制度的推行,富裕起来的百姓投资之涌跃、参与人群之广、筹集资金之多是有目共睹的。为国有企业解困、搞活机制和拉动内需作出了巨大的历史性贡献;房市也是如此,过去实行福利分房,房产不属于商品。由于国家在制度层面上的调整,落实私有产权,变福利房为商品房,顺了民心,购房热情空前高涨,既盘活了国有资产又刺激了土地的升值。可以这么说,政府只是出台了一项政策就推动了整个城市化进程。

在当前形势下仅靠一般性商品来刺激市场作用极其有限,如何加强文物管理,启动文物市场就历史性地摆在了我们面前。

改革开放三十年是我国经济高速发展的三十年,也是文物价值一路攀升的三十年,更是文物大规模出土及流失严重的三十年。由于经济的发展,各地城市化都在扩容,基础建设纵横南北,大量文物被发掘出土,堪称史之最。而作为管理与保护者的文物部门无论是观念上、手段上还是资金上都远远没有跟上形势的变化,以至形成今天绝大部分历史文物散落民间的严重局面。在利益的诱惑和产权困惑的双重挤压下,持宝人多数选择境外交易和低价出手,造成了国家文物的大量流失和民间交易的日益活跃。体制外的文物管理无序已成定论,体制内的文物管理更令人担忧。各地文物部门青黄不接,资金短缺,收缴文物保存条件低劣,安全隐患漏洞百出。更不用说合理的结构调整和对外展出功能了。概括地说:文物管理部门不能从制度地层面解决文物产权归属问题一定带来思想的混乱和行为的偏执;文物管理部门不能有效摸清文物的数量和分布谈何管理与保护;文物管理部门不能以市场的方法来适应市场经济,必然造成文物的廉价流失和有法难依的尴尬。这种守着金饭碗讨饭的局面不能再维持下去了,而应从体制上、机制上和制度上全面改革,主动和市场经济接轨。党的十七大报告中明确指出:“在时代高起点上大力推动文化内容形式、体制机制、传播手段创新,解放和发展文化生产力,是繁荣文化的必由之路。”我个人认为也是应对当前世界金融危机、有效拉动中国内需的光明之路。


从当下电视上热播的鉴宝、寻宝、收藏天下等栏目屡创收视新高就足以说明:这是一个有群众基础且可以放大的新型市场。我国有丰富的文化宝藏,是“隐形的矿产资源”它不仅是精神的,更是物质的。经济学研究发现:文化的价值是由其历史的悠久性,艺术的独特性和经济发展水平决定的。文化的价值是经济总量的客观体现。当构成经济基础的社会财富极大增加后,作为上层建筑的文化必然要分享这一经济盛宴。其能量和价值是难以估量的,把其称为继股市、房市之后的第三增长极也绝不为过。发达国家文化产业增加值接近或超过GDP 总量50%,而中国只有百分之零点几。

作为一个历史悠久的文化大国是应该汗颜的。我国是文化资源大国,文化产业小国。但这恰恰孕育了巨大的商机。文化艺术、娱乐休闲等精神因素,不仅打破了人类的资源依赖和经济的物化形态,还创造出思想资源无限利用、循环利用的文化经济形态。文化经济的要义在于人文精神和历史遗产成了经济发展的最重要、最直接的资源,新的业态成为决定性作用的生产要素且具有非损耗性和高增值性优势。它不是经济与文化的机械混合体,而是“经济文化化”向“文化经济化”转化过程中形成的文化经济形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