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原创)吴贤德:应该放4位公开道歉书记一马

东莞4名镇委书记因扫黄工作不力向全市公开道歉。根据2月14日东莞市委对扫黄工作不力相关责任人进行问责的决定,虎门镇党委书记叶孔新、厚街镇党委书记钱超、黄江镇党委书记杨礼权、凤岗镇党委书记朱国和等4名同志在全市范围公开道歉。(2月16日《东莞日报》)

看完4名镇党委书记的道歉书,真的不知为这4名镇党书记“喊冤”?还是为4名镇党委书记用“哄”小孩方式,在当地媒体公开“道歉”觉得逗人。为什么?镇党委书记在当地是什么官,那可是老百姓的“父母官”,作为“父母官”对自已眼皮底下,发生如此轰动全国的“丑闻”岂能是几百字道歉能代替的。

2月14日,广东省委常委会研究决定,免去严小康同志东莞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职务,按有关法律规定办理。严小康同志在任东莞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期间,没有正确履行职责,致使东莞市涉黄违法行为屡禁不止,在国内外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

镇党委书记在东莞是什么级别?东莞市副市长、市公安局长严小康是什么级别?广东省委常委在免去严小康职务,“严小康同志在任东莞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期间,没有正确履行职责,致使东莞市涉黄违法行为屡禁不止,在国内外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措词如此严厉,而东莞市委在处理涉“黄”4镇党委书记时,只要求其在当地媒体上,向全市公开道个歉,算处分吗。

不是笔者故意与这4名党委书记过不去,笔者于4名镇党委书记,既没见过面,也谈不上认识,更无冤无仇,而笔者总觉得东莞官方在处理涉“黄”这个事件上,明显没有广东省委的力度大。东莞作为广东省直辖市,身为东莞市副市长、公安局长严小康的组织关系,应该是省委直管,东莞涉“黄”事件曝光后,广东省委毫不手软的免去了严小康副市长、公安局长职务。严小康应该是东莞“扫黄”第一个摘掉“乌纱帽”的高级别官员。

镇党委书记的“乌纱帽”掌握在市委手里,所以4名镇党委书记只要求公开道个歉,保住了头上“乌纱帽”。纵观虎门镇、厚街镇、黄江镇、凤岗镇4名镇党委书记的“公开道歉书”内容,都涉及2月9日央视曝光涉“黄”镇,除了以上被央视曝光的4个镇,其它镇就没有涉“黄”场所吗?如果存在涉“黄”,那这4名公开道歉镇党书记,就有点“哑巴吃黄连,有苦无处诉”了。

说句良心话,看完4位镇党委书记的“公开道歉书”,写的如此“雄心勃勃”和“诚恳”,应该给予原谅,为什么?笔者作为一名长期从事基层工作者,最了基层的官员的苦处,很多基层干部在笔者面前诉苦说:最不好当、最难当、最辛苦的,就是乡镇基层政府官员,乡镇基层官员好像一只钻进风箱的“老鼠”,稍微弄不好,就两头受气。平安无事,是个官员,一旦发生点什么事,第一个倒霉就是你,一些事情上级明知乡镇干部管不了,甚至连问都不敢问的事,为什么把责任硬往基层干部身上推?太子大酒店老板梁某,又是全国人大代表,背后又有强硬“后台”的“政治人物”,当地党委书记敢“碰”他吗?若惹祸了这位梁“太子”,他到上面“后台”告你一状,丢“乌纱帽”是小事,后果就不好说了。

基层工作最难干,人家既然公开道歉了,大家就不要穷追猛打了,笔者认为大家还是放4位公开道歉书记一马吧。(文/吴贤德)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