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寇在摸清汪精卫为落实"先安内"、有意求和的底细之后,立即强硬起来,"中国军队必须单方面后撤相当距离,以表示其诚意,否则决不与其进行停战交涉。"并于5月8日下达"关内作战"命令。

是时,在整个平津地区,中国军队拥有达四十个师的优势兵力,然而,日寇关东军在关内作战却出乎意外的顺利,至5月23日,日寇第6、第8师团居然推进到怀柔、密云一线,并摆出要夺取平津的架势。慌了手脚的"行政院驻北平政务整理委员会"委员长黄郛,在汪精卫授意下(汪"除签字、承认伪满洲国割让四省之条目外,其它条件皆可答应"),积极与日寇接触,目的就两个字,"求和"。

日寇于5月22日派出藤原喜代间(海军少佐、时任公使海军武官辅佐官)与黄郛秘密谈判,连夜达成协议并写成备忘录,5月23日下午,何应钦即予以承认(据传,汪精卫为此做了何的不少工作)。25日,何应钦带参谋徐燕谋到密云见日寇第8师团长西义一,请求停战,并在所谓的"关东军司令官的意志"的备忘录上签字。

随后,日寇关东军停止行动。

4

5月30、31日,日寇代表、时任关东军的副参谋长冈村宁次与中国北平军事分会总参议熊斌在白河口的塘沽,开始正式谈判。起始,熊斌代表国民政府提出恢复战区(撤兵地区)原状、维持治安等意见;日寇冈村宁次表示,"鉴于此次停战协定的性质,只需质问中国方面是否同意关东军所提示的协定案,故中国方面的提案没有回答的必要"。

就这样,当时的国民政府代表熊斌,在日寇提出的协定案"不允许修改一字一句"的情况下签字画押,是为《塘沽停战协定》。

一、中国军队立即一律撤退至连接延庆、昌平、高丽营、顺义、通州、香河、宝坻、林亭口、宁河、芦台沿线以西及以南地区,今后不得越过该线前进,更不得有挑衅捣乱行为。

二、日军为证实第一项执行情况,可随时以飞机或其他方法进行视察,中国方面对此应予以保护,并提供各种便利。

三、日军在证实中国军队已遵守第一项的规定时,即不再超过前记中国军撤退线而继续追击,并主动回到大致长城线。

四、在长城线以南,与第一项所指线以北及以东地区内的治安,由中国方面警察机关负责维持。

不得为上述警察机关使用可能刺激日军感情的武装团体。

五、本协定签字后即生效。作为上述凭证双方代表须署名签字。

至此,中国军队全部撤走,倒是日寇,以监视中国军队为名,一部驻守于玉田、一部驻守于密云附近;同时,根据"协定"第三项"回到大致长城线"的规定,日寇为给今后的谈判保持军事压力,将一部仍然保留在战区内。

由此,日寇以此"协定"为名,越过长城线,在关内河北地区设置无数据点,也即意味着,华北地区(河北、山东、山西、察哈尔、绥远五省和北平、青岛等地)之门,已然向日寇大开。

(日《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研究之二)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