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他真的是一个好男人

刚到县委的时候,领导我们的是一个姓袁的主任,袁主任是一个工农兵大学生,当年大队推荐他去上大学的时候,他已经有两个孩子了,按要求结过婚的人是不允许被推荐的,只因他的二叔在县委是办公室主任,他的上大学完全在于他二叔的暗地操作,他大学毕业后,还是在他二叔的帮助下,他被安排到了县委。中国的事情就是这样,朝里有人好办事儿,朝里有人好做官。

袁主任的老婆身体不好,听说是生她第二个儿子的时候落下的病,两条腿有点不太使劲,她走路的时候都是两只手搬一个高凳子,这高凳子就相当于拐棍,另外走累的时候还可以坐上休息一下,由于这个高凳子经常不离身,这个高凳子被她抹得是明光明光的,看上去非常干净。

袁主任当年在家的时候是大队的一个兽医,实际上他对这一行一窍不通,干兽医可以不用下地干出力活,可以穿的干干净净的和大队干部一样在村子里走来转去的,一天下来还和其他社员一样开十个工分,因此就这个工作也是竞争的非常激烈,他后来干住兽医还是多亏他二叔在中间帮忙,他干住兽医之后才开始买兽医这方面的书籍学习,由此可见他的医术会怎么样,好在那时老百姓家里所养的猪和鸡子都不多,生产队养的牛马驴等大牲口也没有多少,即使有病找到他他给看死了,集体的事情也不会有那个人专门站出来去得罪他的。按他后来的说法,他干兽医的时候是他最自由,最快乐的时候。

也就是在他干兽医的时候,他的老婆和他结了婚。他老婆年轻的时候也应该是一个大美人的,原因是我和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虽然已经四十好几的年龄,但我感觉还是长相出众。袁主任和他老婆是一个村的,他老婆原来在村文艺队里是演李铁梅这个角色的,当时相中他老婆的可不只他一个人,只因那几个人当时都没他有时间,当时村演出队不管是排练还是有演出,只要锣鼓叮叮当当一响他这个大闲人一定会到场。他到场不是仰着脸子当观众,他是在台子上跑前跑后的帮忙,本来大家就是一个村子的,另外他还是一个很体面的村兽医,就这样一来二去的他们两个就好上了,袁主任办什么事从来都不拖泥带水的,他们定住事没有多长时间就举行了婚礼。

由于袁主任他老婆身体不好,因此他一上班没多长时间就把他老婆接到了城里,当时单位的房子特别紧张,还是在他二叔的帮助下,他在单位后边车库旁用牛毛毡搭了一个临时住房,临时住房里还包括厨房,这个地方因为有前边的小楼遮挡,光线特别差。后来袁主任又多次对这个临时住房进行改造,空间没有改变,只是改造的结实了,更加像住房了。

袁主任对他的老婆是很不错的,一有时间他就回家帮他老婆的忙,因为他的二儿子当时正上初中[大儿子到部队当兵去了],每天三顿饭都必须应时吃,他老婆做个稀饭还可以,蒸馍的事就是他的事情了,袁主任很爱面子,做饭洗衣服这样的事情他都不希望别人知道,一般都放在下午下班之后干,或者是晚上的时候加班干,这样的事情后来被我掌握住之后,有一次我找袁主任请假,当时上班的时候我就应该请的假,我非等到下班后在请,我看着袁主任向后院走去,二十分钟后我急急忙忙的来到了他的家,这时他正好在和面蒸馍,两只手都被面给占住了,当我说请假的时候他立即就答应了,需要请多长时间和办什么事都没有问,只是说让我随后补一张请假条。这也算我掌握住了袁主任的弱点。

单位的事情太多,袁主任就是再爱这个家总是忙的顾不住,我当时年轻,也曾经帮助袁主任干过不少的活,有时还是他老婆直接叫的我,当然干活也不是干很重的活,只是搬个煤球、房屋那个地方不太合适需要修修动动的就这些,袁主任的老婆人很和善,帮忙的时候总会让着叫我吃苹果烧红薯什么的,实际上后来我到水利局和乡镇当领导与袁主任有很大的关系。这里边他的老婆肯定也没少在他面前说我的好话。

袁主任比我大十好几岁,袁主任与同事都哥弟相称,不管年龄与他相差多少岁,实际上后来有的同事比他的儿子年龄还要小他也这样,只是这些人都不敢这样认为,后来袁主任在县城买了一块地,直到他把房盖好全家都搬进去,他在县委后院的牛毛毡房才彻底被拆除。

现在有时间我还到袁主任家走走坐坐,他老婆前几年去世了,闲谈之间我看他没有再续弦的意思。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