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帽


拟列入《商江赞美〈金瓶梅〉》写作目录(尚未出版,待充实修改)


提要:纱帽:古代君主、官员戴的一种帽子,用纱制成。后用作官职的代称。也叫“乌纱帽”。乌纱帽原是民间常见的一种便帽,官员头戴乌纱帽起源于东晋,但作为正式“官服”的一个组成部分,却始于隋朝,兴盛于唐朝,到宋朝时加上了双翅,明朝以后,乌纱帽才正式成为做官为宦的代名词。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定都南京后,于洪武三年作出规定:凡文武百官上朝和办公时,一律要戴乌纱帽,穿圆领衫,束腰带。另外,取得功名而未授官职的状元、进士,也可戴乌纱帽。从此,“乌纱帽”遂成为官员的一种特有标志。

关键词: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帽;


帽,戴在头上起保护、装饰作用的制品。古称头衣。原始人把兽皮、树叶盖在头上以保护头部,产生了帽子的雏形。中国古代的帽,主要有冠、冕、弁、巾帻、幞头、盔等品种。僧帽指比丘所用之帽子。又称头袖、头巾、禅巾、菩萨巾。瓦楞帽是古代北方游牧民族的传统帽饰。嘉靖初生员戴之,后民间富者亦戴。毡帽指毡制的帽子,是兽毛蹂压而成的厚片状制品。


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帽至少70处,读者可以仔细观察“帽”在小说里的作用。


1、《金瓶梅》第一回《西门庆热结十弟兄 武二郎冷遇亲哥嫂》:一面走到厅上来,只见应伯爵头上戴一顶新盔的玄罗帽儿,身上穿一件半新不旧的天青夹绉纱褶子,脚下丝鞋净袜,坐在上首。

2、《金瓶梅》第一回《西门庆热结十弟兄 武二郎冷遇亲哥嫂》:吃毕早饭,西门庆换了一身衣服,打选衣帽光鲜,一齐径往玉皇庙来。

3、《金瓶梅》第二回《俏潘娘帘下勾情 老王婆茶坊说技》:妇人便慌忙陪笑,把眼看那人,也有二十五六年纪,生得十分浮浪。头上戴着缨子帽儿,金铃珑簪儿,金井玉栏杆圈儿;长腰才,身穿绿罗褶儿;脚下细结底陈桥鞋儿,清水布袜儿;手里摇着洒金川扇儿,越显出张生般庞儿,潘安的貌儿。

4、《金瓶梅》第三回《定挨光王婆受贿 设圈套浪子私挑》:却说西门庆巴不到此日,打选衣帽齐齐整整,身边带着三五两银子,手里拿着洒金川扇儿,摇摇摆摆迳往紫石街来。

5、《金瓶梅》第七回《薛媒婆说娶孟三儿 杨姑娘气骂张四舅》:到次日,西门庆早起,打选衣帽整齐,拿了一段尺头,买了四盘羹果,装做一盒担,叫人抬了。薛嫂领着,西门庆骑着头口,小厮跟随,迳来杨姑娘家门首。

6、《金瓶梅》第七回《薛媒婆说娶孟三儿 杨姑娘气骂张四舅》:这西门庆头戴缠综大帽,一口一声只叫:“姑娘请受礼。”让了半日,婆子受了半礼。分宾主坐下,薛嫂在旁边打横。

7、《金瓶梅》第七回《薛媒婆说娶孟三儿 杨姑娘气骂张四舅》:话休饶舌。到次日,西门庆打选衣帽齐整,袖着插戴,骑着匹白马,玳安、平安两个小厮跟随,薛嫂儿骑着驴子,出的南门外来。不多时,到了杨家门首。

8、《金瓶梅》第八回《盼情郎佳人占鬼卦 烧夫灵和尚听淫声》:西门庆道:“我若负了你,生碗来大疔疮,害三五年黄病,匾担大蛆叮口袋。”妇人道:“负心的贼!匾担大蛆叮口袋,管你甚事?”一手向他头上把一顶新缨子瓦楞帽儿撮下来,望地上只一丢。

9、《金瓶梅》第八回《盼情郎佳人占鬼卦 烧夫灵和尚听淫声》:(潘金莲)说道:“你还不变心哩!奴与你的簪儿那里去了?”西门庆道:“你那根簪子,前日因酒醉跌下马来,把帽子落了,头发散开,寻时就不见了。”妇人将手在向西门庆脸边弹个响榧子,道:“哥哥儿,你醉的眼恁花了,哄三岁孩儿也不信!”

10、《金瓶梅》第八回《盼情郎佳人占鬼卦 烧夫灵和尚听淫声》:那贼秃冷眼瞧见,帘子里一个汉子和婆娘影影绰绰并肩站着,想起白日里听见那些勾当,只顾乱打鼓拍钹不住。被风把长老的僧伽帽刮在地上,露出青旋旋光头,不去拾,只顾拍钹打鼓,笑成一块。

[注:钹bó 铜质圆形的打击乐器,两个圆铜片,中心鼓起成半球形,正中有孔,可以穿绸条等用以持握,两片相击作声。]

11、《金瓶梅》第九回《西门庆偷娶潘金莲 武都头误打李皂隶》:武二听言,沉吟了半晌,便撇下王婆出门去,迳投县前下处。开了门进房里,换了一身素衣,便叫土兵街上打了一条麻绦,买了一双绵裤,一顶孝帽戴在头上;又买了些果品点心、香烛冥纸、金银锭之类,归到哥哥家,从新安设武大灵位。安排羹饭,点起香烛,铺设酒肴,挂起经幡纸缯,安排得端正。

12、《金瓶梅》第十三回《李瓶姐墙头密约 迎春儿隙底私窥》:西门庆观看帖子,写着:“即午院中吴银家一叙,希即过我同往,万万!”少顷,打选衣帽,叫了两个跟随,骑匹骏马,先迳到花家。不想花子虚不在家了。

13、《金瓶梅》第十三回《李瓶姐墙头密约 迎春儿隙底私窥》:光阴迅速,又早九月重阳。花子虚假着节下,叫了两个妓者,具柬请西门庆过来赏菊。又邀应伯爵、谢希大、祝实念、孙天化四人相陪。传花击鼓,欢乐饮酒。有诗为证:乌兔循环似箭忙,人间佳节又重阳。千枝红树妆秋色,三径黄花吐异香。不见登高乌帽客,还思捧酒绮罗娘。秀帘琐闼私相觑,从此恩情两不忘。

14、《金瓶梅》第十四回《花子虚因气丧身 李瓶儿迎奸赴会》:妇人(李瓶儿)道:“多的大官人收了去。奴床后还有四箱柜蟒衣玉带,帽顶绦环,都是值钱珍宝之物,亦发大官人替我收去,放在大官人那里,奴用时来取。…

15、《金瓶梅》第十九回《草里蛇逻打蒋竹山 李瓶儿情感西门庆》:不一时,敬济来到,头上天青罗帽,身穿紫绫深衣,脚下粉头皂靴,向前作揖,就在大姐跟前坐下。

16、《金瓶梅》第二十九回《吴神仙冰鉴定终身 潘金莲兰汤邀午战》:这神仙暗暗十指寻纹,良久说道:“官人…为人一生耿直,干事无二,喜则合气春风,怒则迅雷烈火。一生多得妻财,不少纱帽戴。临死有二子送老。…

16、《金瓶梅》第三十回《蔡太师擅恩锡爵 西门庆生子加官》:(潘)金莲道:“这回连你也韶刀了!我和你恁算:他从去年八月来,又不是黄花女儿,当年怀,入门养。一个婚后老婆,汉子不知见过了多少,也一两个月才生胎,就认做是咱家孩子?我说差了?若是八月里孩儿,还有咱家些影儿;若是六月的,踩小板凳儿糊险神道──还差着一帽头子哩!失迷了家乡,那里寻犊儿去?”

17、《金瓶梅》第三十回《蔡太师擅恩锡爵 西门庆生子加官》:(潘)金莲看见,教玉楼:“你看献勤的小妇奴才!你慢慢走,慌怎的?抢命哩!黑影子绊倒了,磕了牙也是钱!养下孩子来,明日赏你这小妇奴才一个纱帽戴!”

18、《金瓶梅》第三十回《蔡太师擅恩锡爵 西门庆生子加官》:(西门庆)便把朝廷明降,拿到后边与吴月娘众人观看,说:“太师老爷抬举我,升我做金吾卫副千户,居五品大夫之职。你顶受五花官诰,做了夫人。又把吴主管携带做了驿丞,来保做了郓王府校尉。吴神仙相我不少纱帽戴,有平地登云之喜,今日果然。不上半月,两椿喜事都应验了。”

19、《金瓶梅》第三十一回《琴童儿藏壶构衅 西门庆开宴为欢》:话说西门庆,次日使来保提刑所下文书。一面使人做官帽,又唤赵裁裁剪尺头,攒造衣服,又叫许多匠人,钉了七八条带。

20、《金瓶梅》第三十一回《琴童儿藏壶构衅 西门庆开宴为欢》:西门庆一见小郎(小张松)伶俐,满心欢喜,就拿拜帖回覆李知县,留下他在家答应,改唤了名字叫作书童儿。与他做了一身衣服,新鞋新帽,不教他跟马,教他专管书房,收礼帖,拿花园门钥匙。

21、《金瓶梅》第三十一回《琴童儿藏壶构衅 西门庆开宴为欢》:原来西门庆每日从衙门中来,只到外边厅上就脱了衣服,教书童叠了,安在书房中,止带着冠帽进后边去。到次日起来,旋使丫鬟来书房中取。

22、《金瓶梅》第三十一回《琴童儿藏壶构衅 西门庆开宴为欢》:次日,西门庆在大厅上锦屏罗列,绮席铺陈,请官客饮酒。因前日在皇庄见管砖厂刘公公,故与薛内相都送了礼来。西门庆这里发柬请他,又邀了应伯爵、谢希大两个相陪。从饭时,二人衣帽齐整,又早先到了。

23、《金瓶梅》第三十一回《琴童儿藏壶构衅 西门庆开宴为欢》:吴大舅、二舅与希大每人袖中掏出一方锦缎兜肚,上带着一个小银坠儿;惟应伯爵是一柳五色线,上穿着十数文长命钱。教与玳安儿好生抱回房去,休要惊唬哥儿,说道:“相貌端正,天生的就是个戴纱帽胚胞儿。”西门庆大喜,作揖谢了。

24、《金瓶梅》第三十三回《陈敬济失钥罚唱 韩道国纵妇争锋》:单表那日,韩道国铺子里不该上宿,来家早,八月中旬天气,身上穿着一套儿轻纱软绢衣服,新盔的一顶帽儿,在街上阔行大步摇摆。但遇着人,或坐或立,口惹悬河,滔滔不绝。

25、《金瓶梅》第三十四回《献芳樽内室乞恩 受私贿后庭说事》:原来伯爵被湖州何蛮子的兄弟何二蛮子──号叫何两峰,请在四条巷内何金蝉儿家吃酒。被韩道国抓着了,请出来。伯爵吃的脸红红的,帽檐上插着剔牙杖儿。

26、《金瓶梅》第三十四回《献芳樽内室乞恩 受私贿后庭说事》:(应)伯爵进厅上,只见书童正从西厢房书房内出来,头带瓦楞帽儿,撇着金头莲瓣簪子,身上穿着苏州绢直掇,玉色纱旋儿,凉鞋净袜。说道:“二爹请客位内坐。”

27、《金瓶梅》第三十五回 《西门庆为男宠报仇 书童儿作女妆媚客》:西门庆见了,推辞不得,须索让坐。睃见白赉光头戴着一顶出洗覆盔过的、恰如太山游到岭的旧罗帽儿,身穿着一件坏领磨襟救火的硬浆白布衫,脚下靸(sǎ)着一双乍板唱曲儿前后弯绝户绽的皂靴,里边插着一双一碌子蝇子打不到、黄丝转香马凳袜子。

28、《金瓶梅》第三十五回 《西门庆为男宠报仇 书童儿作女妆媚客》:又坐了一回,西门庆见他不去,只得唤琴童儿厢房内放桌儿,拿了四碟小菜,牵荤连素,一碟煎面筋、一碟烧肉。西门庆陪他吃了饭。筛酒上来,西门庆又讨副银镶大钟来,斟与他。吃了几钟,白赉光才起身。西门庆送到二门首,说道:“你休怪我不送你,我戴着小帽,不好出去得。”那白赉光告辞去了。

29、《金瓶梅》第三十七回《冯妈妈说嫁韩爱姐 西门庆包占王六儿》:西门庆约下午时分,便衣小帽,带着眼纱,玳安、棋童两个小厮跟随,迳到门首,下马进去。吩咐把马回到狮子街房子里去,晚上来接,止留玳安一人答应。

30、《金瓶梅》第三十九回《寄法名官哥穿道服 散生日敬济拜冤家》:应春道:“小道怎么敢坐!”西门庆道:“你坐了,我有话和你说。”那道士头戴小帽,身穿青布直裰,谦逊数次,方才把椅儿挪到旁边坐下,问道:“老爹有甚钧语吩咐?”

31、《金瓶梅》第三十九回《寄法名官哥穿道服 散生日敬济拜冤家》:吴月娘道:“没的说。他出家人,那里有老婆!想必是雇人做的。”潘金莲接过来说:“道士有老婆,象王师父和大师父会挑的好汗巾儿,莫不是也有汉子?”王姑子道:“道士家,掩上个帽子,那里不去了!似俺这僧家,行动就认出来。”

32、《金瓶梅》第四十一回《两孩儿联姻共笑嬉 二佳人愤深同气苦》:西门庆道:“既做亲也罢了,只是有些不搬陪些。乔家虽有这个家事,他只是个县中大户白衣人。你我如今见居着这官,又在衙门中管着事,到明日会亲酒席间,他戴着小帽,与俺这官户怎生相处?甚不雅相。就是前日,荆南冈央及营里张亲家,再三赶着和我做亲,说他家小姐今才五个月儿,也和咱家孩子同岁。我嫌他没娘母子,是房里生的,所以没曾应承他。不想到与他家做了亲。”

33、《金瓶梅》第四十一回《两孩儿联姻共笑嬉 二佳人愤深同气苦》:西门庆告说:“乔亲家那里,送你的生日礼来了。一匹尺头、两坛南酒、一盘寿桃、一盘寿面、四样下饭。又是哥儿送节的两盘元宵、四盘蜜食、四盘细果、两挂珠子吊灯、两座羊皮屏风灯、两匹大红官缎、一顶青缎(缀)的金八吉祥帽儿、两双男鞋、六双女鞋。咱家倒还没往他那里去,他又早与咱孩儿送节来了。

34、《金瓶梅》第四十三回《争宠爱金莲惹气 卖富贵吴月攀亲》:(潘金莲说):“你说你是衙门里千户便怎的?无故只是个破纱帽债壳子──穷官罢了,能禁的几个人命?就不是教皇帝敢杀下人也怎么!”几句说的西门庆反呵呵笑了,说道:“你看这小歪剌骨儿,这等刁嘴!我是破纱帽穷官?教丫头取我的纱帽来,我这纱帽那块儿破?这清河县问声,我少谁家银子?你说我是债壳子!”

35、《金瓶梅》第四十三回《争宠爱金莲惹气 卖富贵吴月攀亲》:忽见迎春打扮着,抱了官哥儿来,头上戴了金梁缎子八吉祥帽儿,身穿大红氅衣儿,下边白绫袜儿、缎子鞋儿,胸前项牌符索,手上小金镯儿。

36、《金瓶梅》第四十六回《元夜游行遇雪雨 妻妾戏笑卜龟儿》:那婆子从新撇了卦帖,把灵龟一卜,转到命宫上住了。揭起第二张卦帖来,上面画着一个女人,配着三个男人:头一个小帽商旅打扮;第二个穿红官人;第三个是个秀才。也守着一库金银,左右侍从伏侍。

37、《金瓶梅》第四十七回《苗青贪财害主 西门枉法受赃》:西门庆骑马,带着眼纱、小帽,便叫玳安、琴童两个跟随,来到王六儿家。下马进去,到明间坐下,王六儿出来拜见了。那日,韩道国铺子里上宿,没来家。

38、《金瓶梅》第四十八回《弄私情戏赠一枝桃 走捷径探归七件事》:(潘)金莲将那一枝桃花儿做了一个圈儿,悄悄套在敬济帽子上。走出去,正值孟玉楼和大姐、桂姐三个从那边来。大姐看见,便问:“是谁干的营生?”敬济取下来去了,一声儿也没言语。

39、《金瓶梅》第四十九回《请巡按屈体求荣 遇胡僧现身施药》:西门庆到家,看见胡僧在门首,说道:“吾师真乃人中神也。果然先到。”一面让至里面大厅上坐。西门庆叫书童接了衣裳,换了小帽,陪他坐的。

40、《金瓶梅》第五十回《琴童潜听燕莺欢 玳安嬉游蝴蝶巷》:话说那日李娇儿上寿,观音庵王姑子请了莲花庵薛姑子来,又带了他两个徒弟妙凤、妙趣。月娘知道他是个有道行的姑子,连忙出来迎接。见他戴着清净僧帽,披着茶褐袈裟,剃的青旋旋头儿,生得魁肥胖大,沼口豚腮。进来与月娘众人合掌问讯,慌的月娘众人连忙行礼。

41、《金瓶梅》第五十回《琴童潜听燕莺欢 玳安嬉游蝴蝶巷》:西门庆得了胡僧药,心里正要去和妇人试验,不想来请,正中下怀,即吩咐玳安备马,使琴童先送一坛酒去。于是迳走到金莲房里取了淫器包儿,便衣小帽,带着眼纱,玳安跟随,径往王六儿家来。

42、《金瓶梅》第五十回《琴童潜听燕莺欢 玳安嬉游蝴蝶巷》:于是(玳安)走向前按在椅子上就亲嘴。那书童用手推开,说道:“怪行货子,我不好骂出来的。把人牙花都磕破了,帽子都抓落了人的。”傅伙计见他帽子在地下,说道:“新一盏灯帽儿。”

43、《金瓶梅》第五十回《琴童潜听燕莺欢 玳安嬉游蝴蝶巷》:玳安不由分说,两步就撞进里面。只见灯也不点,月影中,看见炕上有两个戴白毡帽的酒太公──一个炕上睡下,那一个才脱裹脚,便问道:“是甚么人进屋里来?”

44、《金瓶梅》第五十回《琴童潜听燕莺欢 玳安嬉游蝴蝶巷》:(潘)金莲道:“他多咱进来,我怎就不知道?”春梅道:“娘正往后边瞧薛姑子去了。爹戴着小帽儿进屋里来,我问着,他又不言语。”

45、《金瓶梅》第五十九回《西门庆露阳惊爱月 李瓶儿睹物哭官哥》:话说孟玉楼和潘金莲,在门首打发磨镜叟去了。忽见从东一人,带着大帽眼纱骑着骡子,走得甚急,迳到门首下来,慌的两个妇人往后走不迭。落后揭开眼纱却是韩伙计来家了。

46、《金瓶梅》第五十九回《西门庆露阳惊爱月 李瓶儿睹物哭官哥》:须臾过了五日,到廿七日早晨,雇了八名青衣白帽小童,大红销金棺与幡幢、雪盖、玉梅、雪柳围随,前首大红铭旌,题着“西门冢男之枢”。

46、《金瓶梅》第六十三回《韩画士传真作遗爱 西门庆观戏动深悲》:月娘道:“书童那奴才和你拿去是的,怕打了他纱帽展翅儿!”玳安道:“书童和画童两个在灵前,一个打磐,一个伺候焚香烧纸哩。春鸿,爹又使他跟贲四换绢去了──嫌绢不好,要换六钱一匹的破孝。”

47、《金瓶梅》第六十五回《愿同穴一时丧礼盛 守孤灵半夜口脂香》:话休饶舌。到李瓶儿三七,有门外永福寺道坚长老,领十六众上堂僧来念经,穿云锦袈裟,戴毗卢帽,大钹大鼓,甚是齐整。

48、《金瓶梅》第六十七回《西门庆书房赏雪 李瓶儿梦诉幽情》:只见来安儿请的应伯爵来了,头戴毡帽,身穿绿绒袄子,脚穿一双旧皂靴棕套,掀帘子进来唱喏。西门庆正篦头,说道:“不消声喏,请坐。”伯爵拉过一张椅子来,就着火盆坐下。西门庆道:“你今日如何这般打扮?”伯爵道:“你不知,外边飘雪花儿哩,好不寒冷。昨日家去,鸡也叫了,今日白爬不起来。不是大官儿去叫,我还睡哩。哥,你好汉,还起的早。若是我,成不的。”

49、《金瓶梅》第六十八回《应伯爵戏衔玉臂 玳安儿密访蜂媒》:却说西门庆从衙门中回来,吃了饭,应伯爵又早到了。盔的新缎帽,沉香色旋褶,粉底皂靴,向西门庆声喏,说:“这天也有晌午,好去了。他那里使人邀了好几遍了。”

50、《金瓶梅》第七十回《老太监引酌朝房 二提刑庭参太尉》:贲四问道:“你是那里的?”那人道:“我是内府匠作监何公公来请老爹说话。”言未毕,只见一个太监,身穿大红蟒衣,头戴三山帽,脚下粉底皂靴,从御街定声叫道:“西门大人请了!”

51、《金瓶梅》第七十一回《李瓶儿何家托梦 提刑官引奏朝仪》:不一时,何太监从后边出来,穿着绿绒蟒衣,冠帽皂鞋,宝石绦环。西门庆展拜四拜:“请公公受礼。”何大监不肯,说道:“使不的。”

52、《金瓶梅》第七十一回《李瓶儿何家托梦 提刑官引奏朝仪》:不一时,贲四青衣小帽,同玳安拿文书回西门庆说:“夏老爹多多上覆:既是何公公要,怎好说价钱!原文书都拿的来了。又收拾添盖,使费了许多,随爹主张了罢。”

53、《金瓶梅》第七十二回《潘金莲抠打如意儿 王三官义拜西门庆》:(应)伯爵道:“又一件:吴大舅与哥是官,温老先生戴着方巾,我一个小帽儿怎陪得他坐!不知把我当甚么人儿看,我惹他不笑话?”西门庆笑道:“这等把我买的缎子忠靖巾借与你戴着,等他问你,只说是我的大儿子,好不好?”说毕,众人笑了。

54、《金瓶梅》第七十八回《林太太鸳帏再战 如意儿茎露独尝》:到次日,重和元年新正月元旦,…那平安儿与该日节级在门首接拜贴,上门簿,答应往来官长士夫。玳安与王经穿着新衣裳,新靴新帽,在门首踢毽子,放炮仗,磕瓜子儿。

55、《金瓶梅》第七十八回《林太太鸳帏再战 如意儿茎露独尝》:西门庆打选衣帽齐整,骑马带眼纱,玳安、琴童跟随,午后时分,径来王招宣府中拜节。

56、《金瓶梅》第七十八回《林太太鸳帏再战 如意儿茎露独尝》:不想那日贲四从东京来家,梳洗头脸,打选衣帽齐整,来见西门庆磕头。

57、《金瓶梅》第八十七回《王婆子贪财忘祸 武都头杀嫂祭兄》:婆子道:“武二哥,且是好急性。门背后放花儿--你等不到晚了?也待我往他大娘那里交了银子,才打发他过去。”又道:“你今日帽儿光光,晚夕做个新郎。”那武松紧着心中不自在,那婆子不知好歹,又奚落他。

58、《金瓶梅》第八十八回《陈敬济感旧祭金莲,庞大姐埋尸托张胜》:(吴)月娘听了他这般言语,便唤小玉往房中以一顶僧帽,一双僧鞋,一吊铜钱,一斗白米。原来月娘平昔好斋僧布施,常时发心做下僧帽、僧鞋,预备来施。…那和尚双手接了鞋帽钱来,打问讯说道:“多谢施主老菩萨布施。”

59、《金瓶梅》第八十九回《清明节寡妇上新坟 永福寺夫人逢故主》:忽见两个青衣汉子,走的气喘吁吁,暴雷也一般报与长老,说道:“长老还不快出来迎接,府中小奶奶来祭祀来了!”慌的长老披袈裟,戴僧帽不迭,分付小沙弥连忙收了家活,“请列位菩萨且在小房避避,打发小夫人烧了纸,祭毕去了,再款坐一会不迟。”

60、《金瓶梅》第八十九回《清明节寡妇上新坟 永福寺夫人逢故主》:春梅向头上拔下一对金头银簪儿来,插在孝哥儿帽儿上。月娘说:“多谢姐姐簪儿,还不与姐姐唱个喏儿。”如意儿抱着哥儿,真个与春梅唱个喏,把月娘喜欢的要不得。

61、《金瓶梅》第九十回《来旺偷拐孙雪娥 雪娥受辱守备府》:本县知县相公儿子李衙内,名唤李拱璧…那日穿着一弄儿轻罗软滑衣裳,头戴金顶缠棕小帽,脚踏乾黄靴,同廊吏何不韦带领二三十好汉,拿弹弓、吹筒、球棒在于杏花村大酒楼下,看教师李贵走马卖解,竖肩桩、隔肚带,轮枪舞棒,做各样技艺顽耍,引了许多男女围着烘笑。

62、《金瓶梅》第九十二回《陈敬济被陷严州府 吴月娘大闹授官厅》:这陈敬济不敢怠慢,买了四盘礼物,四匹纻丝尺头,陈安押着。他便拣选衣帽齐整,眉目光鲜,径到府衙前,与门吏作揖道:“烦报一声,说我是通判老爹衙内新娶娘子的亲,孟二舅来探望。”

63、《金瓶梅》第九十三回《王杏庵义恤贫儿 金道士娈淫少弟》:老者把他让到里面客位里,令小厮放桌儿,摆出点心嗄饭来,教他尽力吃了一顿。见他身上单寒,拿出一件青布绵道袍儿,一顶毡帽,又一双毡袜、绵鞋,又秤一两银子,五百铜钱,递与他…一日,又打王杏庵门首所过,杏庵正在门首,只见敬济走来磕头,身上衣袜都没了,止戴着那毡帽,精脚趿鞋,冻的乞乞缩缩。

64、《金瓶梅》第九十五回《玳安儿窃玉成婚 吴典恩负心被辱》:(吴月娘)替玳安做了两床铺盖,一身装新衣服,盔了一顶新网新帽,做了双新靴袜;又替小玉编了一顶髢髻,与了他几件金银首饰,四根金头银脚簪,环坠戒指之类,两套段绢衣服,择日就配与玳安儿做了媳妇。

65、《金瓶梅》第九十六回《春梅姐游旧家池馆 杨光彦作当面豺狼》:那春梅连忙向袖中摸出一方锦手帕,一副金八吉祥儿,教替他塞帽儿上。月娘道:“又教姐姐费心。”又拜谢了。

66、《金瓶梅》第九十六回《春梅姐游旧家池馆 杨光彦作当面豺狼》:旁边闪过一个人来,青高装帽子,勒着手帕,倒披紫袄,白布裤子,精着两条腿,趿着蒲鞋,生的阿兜眼,扫帚眉,料绰口,三须胡子,面上紫肉横生,手腕横筋竞起。

67、《金瓶梅》第九十七回 《假弟妹暗续鸾胶 真夫妇明谐花烛》:话说陈敬济,到于守备府中,下了马,张胜先进去禀报春梅。春梅分付,教他在外边班直房内,用香汤沐浴了身体,后边使养娘包出一套新衣服靴帽来,与他更换了。

68、《金瓶梅》第九十七回 《假弟妹暗续鸾胶 真夫妇明谐花烛》:玳安只顾在厅前伺候,讨回贴儿。只见一个年少的,戴着瓦楞帽儿,穿着青纱道袍,凉鞋净袜,从角门里走出来,手中拿着贴儿赏钱,递与小伴当,一直往后边去了。…月娘道:“他穿着甚么?”玳安道:“他戴着新瓦楞帽儿,金簪子。身穿着青纱道袍,凉鞋净袜。吃的好了。”

69、《金瓶梅》第九十八回《陈敬济临清逢旧识 韩爱姐翠馆遇情郎》:参贺已毕,陈敬济就穿大红员领,头戴冠帽,脚穿皂靴,束着角带,和新妇葛氏两口儿拜见。

70、《金瓶梅》第九十八回《陈敬济临清逢旧识 韩爱姐翠馆遇情郎》:那时约五月,天气暑热。敬济穿着纱衣服,头戴着瓦楞帽,凉鞋净袜。



读完以上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帽,读者或许有几点看法。

一、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帽是社会地位的标志之一。

二、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帽是贫富程度的标志之一。

三、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帽是个人形象的标志之一。

小说《金瓶梅》作者对社会生活的观察细致入微,对社会生活中的细节准确把握,对社会矛盾的展示见微知著。



收集整理:黑龙江省大庆市退休老汉 商江

本人没有全日制大学文凭,没有高级专业技术职称。不是著名专家学者。学识水平和艺术造诣有限,不当之处望业内专家教授海涵。


本文内容于 2014/2/16 9:17:13 被小编a42编辑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