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督察工作令我最气愤的一件事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2012年末,我们主任把一位个子瘦小的男子带到我们办公室,让他在这先坐会,等忙完了手头的工作再接待他。我习惯性的把他让到了沙发上,对他说“真不好意思,我们条件简陋,没有一次性杯子,没法让您喝水”,他操着四川口音说 “没事,把烟灰缸给我用下就行”。我问他有什么事,他说“我是汶川地震幸存者,弟弟被你们这里的传销组织骗来了,后来我弟弟又把我给骗来了,那帮人把我的钱和手机卡、身份证给收走了,昨天我把两个看管我的人都打倒了,其中一个人头都破了,我就跑了出来。我找到了当地派出所,他们说这事归经侦大队,我再打听到经侦大队的地址,我去后没人,当时是晚上8点多,我就在他们队所在的楼道里(他们队部在一个居民区)等了一夜,冻死我了!(我们是东北地区,冬季极冷)可是等第二天经侦的民警来了,我说‘你们这里没人值班呀?’,有个民警说‘你妈X你傻呀! 不知道我们晚上巡逻呀’所以我就来这里投诉他了。”我说,“这帮人,太能装了!那您家里在震中跑出了几个呀?”他说“就我和我儿子”,我说“他多大?”他说“16”,我说“那就让他学门技术,今后养活自己。”他很自豪的说“他学习很好!”这一刻,我替他感到欣慰。他又说“我以前在辽宁当兵,复员后在当地的远洋渔船上打工,有一次由于越界捕鱼被韩国海警截停,当时船上最厉害的一名船员,平时对其他工人经常打骂的那种,他都吓哭了,我问他‘你是死了爸爸还是死了妈妈?哭啥子吗’我告诉韩国海警,‘我们是打工的,有什么事找老板”,看来,这位老兄是个见过世面的人。后来他对我说“我以为东北的警察因为天气冷,脾气都那么火爆,见了你们之后才发现你们和他们不一样”聊着聊着,午饭时间到了,我让他跟我到食堂去吃饭,他坚决不去,虽然他从昨晚到现在一直没有吃饭。午饭后,我看见主任给了他一百块钱,让他去买张手机卡,给他找了个小旅店住下,通知家里的其他亲属来接他。他,一个刚强的地震幸存者、一个男子汉哭出了声,说道“谢谢你们!请留下你的通讯地址,我回去后一定把钱邮来!”主任说“不用了”。

最后,案件的事就不了了知了,因为我们是分局的督察,力度不如上级机关的督察,很无奈!但我就在想:经侦部门的某些“大爷”,说句最实在的话“对那些没有‘营养’的案子,不论你管不管,是不是得给群众一个好的态度呀,你打个‘太极’或是先把人抓来,是否够刑事犯罪的再说,总不能把人给骂出去呀!如果人家找到了市局督察支队,那你可就没那么轻松了吧!这种民警,早早晚晚要出事的!

祝那位汶川的哥们和他争气的儿子永远幸福!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