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10年来专注“挨打”:出场费达3000元


男子10年来专注“挨打”:出场费达3000元

谢水平身穿写有自己“身份”的白T恤。

走南闯北的谢水平来昆明了。10年来,这个自称“挨打专业户”的48岁男子,在全国各地的酒吧、夜场靠“被人打”谋生。昨日,来昆三天的他还在等待“经纪人”联系“挨打”场地和业务,不过看得出他信心满满。

谢水平已把“挨打”看成人生事业——客人出手为寻乐,自己则为赚钱,哪怕是妻女极力反对也义无反顾。他说目前已经联系到了几家酒吧,正在谈出场费,“预期在昆明的出场费为3000元左右”。

此外,他希望自己明年能去美国演出,顺便到西雅图祭拜偶像李小龙。

第一次“挨打”是图好玩

谢水平没有想象中那样魁梧,中等个头的他手握水烟壶,唯有白色T恤上“挨打专业户”的字样,透露出他的身份。这次来昆,谢水平暂住在官渡区小街一城中村出租房,早已习惯面对媒体的他,一见到记者就侃侃而谈。

“10年前就开始做这个(挨打)了。”谢水平说,自己是湖北孝感人,10多年前初到广州时做过装修工。2004年,谢水平经过一家因促销而搭起舞台的超市时,萌生了露一手的想法。他主动上台表演,还让人用酒瓶砸自己的头。

“当时真的是图好玩。”谢水平说。从那以后,在超市门外“挨打”成了他的兼职,一打就是一个多月。“有时我还自己掏200块钱,谁打倒我钱归谁。”眼见谢水平引来了客源,老板与他达成协议,演一场给50元,之后价格慢慢上涨。

谢水平说,自己“挨打”用的是气功,是家传功夫,被打时将所有力气集中到肚子上。 “我堂爷爷也会这个功夫, 我10多岁便开始练习学会了些套路。”他自豪地表示,自己从业10多年从来没有因“挨打”受过伤。

为了赚钱 去过很多城市

眼看“挨打”有了收入,谢水平开始频繁出入广州的各类夜场、酒吧,之后他的足迹遍及全国多个城市。

“客人自愿上来打我,原则上一场为20分钟,一位客人打三拳。但有时客人多也会延时。”谢水平介绍,在酒吧演出时,舞台上画有黄线,客人只允许击打他的腹部。若打倒谢水平或让其摇动,客人会得到酒吧老板赠送的酒水。

“基本都不可能让我摇动,打倒更不可能。不过有时有了调动气氛,我也会故意动下脚,打个平局。”谢水平说,自己每场演出费上至2000多元,下至几百元。

如果说起初“挨打”是图好玩,那么现在“挨打”就是为了赚钱。谢水平说,刚出道时自己没想着以此为生,客人请吃宵夜也行,请喝瓶酒也可以,不收钱无所谓,但后来这个观念被彻底否认。“没钱不能生活。”他直言不讳。

“我不觉得这份工作低下。我不是不劳而获,是靠自己的劳动获取报酬。”谢水平说,目前除了演出所得,自己还会收到小费,每月收入在2万元左右。

关于家庭 妻女反对 但还是会继续做

义无反顾投身“挨打”事业的谢水平,家庭生活却有些不和睦,妻子和两个女儿都反对他的这份工作。目前谢水平和妻子分居已长达5年,和女儿们的联系也少之又少。

“你觉得这工作美吗?很光荣吗?”这是家人对他说过最多的话。谢水平说,早期妻子甚至闹到了要离婚,后来他带着妻子去看过两场演出,妻子的想法似乎有了点变化。“反对也没用,我还是继续做。她们现在不支持,也不赞同。”谢水平的妻女如今住在广州,今年春节他也没有回家团聚。

“不求有多大回报,但是事业一定要做好。”谢水平说。

关于未来 打不动再说 明年想去美国

48岁的谢水平,对未来没有更多的规划,“就这样打下去呗,打不动了再说。”

但谢水平也说出了自己短期内的一个愿望,那就是明年争取去趟美国,在那进行表演。如果有可能,还想接受当地媒体的采访。“顺便去西雅图,祭拜李小龙,他是我很崇拜的人。”

对于在昆明的“挨打”能否顺利进行,谢水平抱有乐观的态度。他说已经联系了几家酒吧,正在谈出场费,自己预期的价钱在3000元左右。

来源:云南信息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