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炮弹在关键时刻未爆炸。。。

回“对越反击战幸存者”和“ 武穆山河我神州”:

关于这发炮弹在我们进攻的关键时刻,打出去命中越军火力点(地堡)而未爆炸的问题,战后我一直耿耿于怀,非常痛心。当然,我不是炮兵,对此并不专业,只是在陆柱国和李存葆在我营采访期间,向他俩据实反映了此事。事实上,在当天我营在攻打230高地的战斗中,除了我说的这发哑弹外,2炮连82无炮排在配属五连攻打230高地西侧无名高地的战斗中,也出现了两发打出去未爆炸的哑弹;2月25日清晨在郎仁东南侧无名高地我营围歼柑糖之敌的狙击遭遇战中,团直82无炮连二排配属六连,四班长代顺安肩式操炮,居高临下,在不足100米的近距离上,向越军战壕内正仓促逃跑的越军发射无后坐力炮,首发命中敌群战壕内的土坎上,但未爆炸,第二发才爆炸。陆老和李存葆在我营采访、体验生活住了一个多星期,我们同睡在一个阁楼上,常在一起散步和一路赶乡场。据我所知,关于这几发哑弹的问题,他们非常认真地找了相关的几位炮手采访核实。

需要说明的是,无后坐力炮的弹种分为杀伤爆破榴弹和破甲弹两种。当时我团无后坐力炮装备使用的弹种全部是破甲弹。主要用于击毁敌坦克、自行火炮和各类装甲车辆,摧毁土木防御工事。也就是说遇见酥松的泡土和恰好飞进了间隙夹缝,就可能出现哑弹。这点,当时不光是我这个不是炮兵的外行不能容忍,就连炮手们当时也感到匪夷所思。因为在他们多年的实弹打靶中,同样是破甲弹,历史记录从未出现过这种状况。枪林弹雨中,出死入生,关键时刻哑火,自然更加耿耿于怀,义愤填膺,无人不骂:“狗日的哑弹”!

战后我们回到重庆后,总参、总后和国防工办曾组织兵工厂技术人员到我团总结、座谈,并在我团歌乐山霸场作了实弹试验。霸场后均是硬土硬岩,发射破甲弹20发,均爆炸。但向一堆酥松泡土发射20发,其中有6发未爆炸。联想到我在11号高地四班重机枪阵地,遭到越军一枚火箭弹钻进战壕上堆的泡土未爆(这枚火箭弹在我驻防230高地时,我们曾经用手把它取出来了),也许也是这个原因。现在不怕露丑,把这个问题说出来,是为了避免误导后人,让大家总结经验教训。一方面要注意培养、训练、提高官兵诸兵种、诸武器“一兵多能”的技能,如无后坐力炮弹种的选择使用问题;另一方面,在防御中,防御阵地的外层,有条件的应尽可能地多堆一些沙袋和泡土,避免硬碰硬,减少伤亡(越军这个地堡正面的外层,就是堆放了十多包用麻布口袋装的沙土,上面覆盖了茅草,里面是干的)。

至于《高山下的花环》这种源于生活有又高于生活的文学作品,它不是记实文体,也没有具体地反映到具体的某某人和某某战例,不能对号入座。电影在小说之后,可能也是出于上述原因,电影将小说中打出去的“不炸弹”,改成了底火不响的“打不出去弹”。因为底火受潮,各方都容易理解和接受,这体现了作家李存葆实事求是、高度负责的态度。不管怎样,它刻画、描写出来的人物和事件,真实地反映出了那个时代的背景,这正是这部作品的优秀之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