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深更半夜练投弹 争强好胜出洋相

深更半夜,外面零下三十多度,一个入伍不到二个月的新兵,不在宿舍里好好睡觉,却跑到外面练投弹,你说这脑子是不是进水了,说出来不怕你笑话,这就是我当年干的“蠢事”。

那年,我入伍来到黑龙江某部炮团,部队驻扎在深山沟里,方圆几公里见不到一个老百姓,驻地四周群山环绕,山上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原始森林,一到冬天大雪纷飞,山上山下白雪皑皑,好一派北国风光。

我们驻守在祖国北疆,用当时的话来说属反修前哨,连队有不少老兵曾参加珍宝岛自卫反击战,只要一进入营区,你就能感受到枕旦待戈随时准备打仗的紧张氛围。来到部队后,几百个新兵接受的是理想信念教育、唱的是革命传统歌曲、看的是老一辈南征北战的电影、听的是珍宝岛自卫反击战的战斗故事,让我们这些新兵们,一个个热血沸腾激情燃烧,决心在部队这个大学校里百炼成钢。

紧张的新兵训练开始了。训练科目主要有队列、射击、投弹和越野等。训练苦点累点倒挺得住,要命的是天气实在太冷了。室外零下二、三十度,在操场上用不了个把小时就冻透了,哈出来的气刚一出口就在帽檐上结成冰霜,时间一长毡鞋垫子冻得粘在大头鞋里都拿不出来。有时冻得实在不行了,全连就围着操场跑上几圈暖和暖和接着再练,每周除了室内政治教育课和星期天休息外,其余一天八小时风雪无阻。

我队列和射击等训练科目还是不错的,但就是手榴弹投远不及格。一个新兵班12个人,除了我还有一个辽宁籍新兵,无论怎么努力也就是二十五、六米远。因此,每当我们投弹时,连队几个投弹成绩优秀的新战友就喝倒彩、鼓倒掌,气得我够呛。新兵班长是70年老兵,个头不高,身体也没有我壮,但手榴弹出手就是四、五十米远,看的我俩直发愣。为了提高我俩投弹成绩,他没少教我们,但就是进步不大,为此经常挨尅。无奈,便自我安慰道:好歹还有一个陪绑的!。

话是这么说,心里总是很不爽。一个新兵连几十个人,个个年轻气盛,谁不想在部队里干出一番名堂。虽说初来乍到,彼此之间还不很熟悉,但都十分争强好胜,在学习、训练、工作等各方面都暗中较劲唯恐落后。眼看新兵连训练快结束了,自己仍无长进,心十分着急,整天盘算着如何提高成绩,不能让别人看笑话,不要把遗憾带到老兵连去。有一天我突然想到白天没时间练,那我每天早上提前一小时起床偷着练,吹起床号一响就回连出操,神不知鬼不觉岂不妙哉!。我把想法告诉那位战友,他一听连说:好!好!,原来他也在为此事烦恼呢。说干就干二人一合计,决定第二天早晨就开始操练!。

像往常一样,晚上熄灯号一响,我们就钻进被窝。在那个年代,部队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战士不准戴手表。战士带手表被看成是一个很奢侈的事,个别战士偏不信邪就带手表,结果隔三差五的被连队领导傍敲侧击敲打一通,于是只好自认倒霉乖乖地收了起来,有的干脆邮寄回家。我们入伍时有些新兵带了手表,到连队一看这个架势,吓得赶紧打包入库以免自找没趣。没有手表怎么掌握时间啊,我心里七上八下没有底,躺在炕上胡思乱想,不一会带着一肚子心事进入梦乡。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惊醒,望着窗外天似乎已经放亮了,心想:差不多了赶紧起床吧。于是悄悄地起来,推了推离我不远的战友,只见他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看了我半天,似乎很诧异:干什么?,显然他还没睡醒呢,看到我做了一个投弹的动作他才醒悟过来,马上穿起衣服和我一起拿起四枚教练弹蹑手蹑脚走了出来。

来到外面一看月光皎洁,空旷的营区一个人都没有,显得格外寂静,只有远处的团部大楼还亮着着几盏灯。看到没人干扰我们暗自高兴,来到大操场开始操练起来。两人相隔四、五十米,面对面站着,他投过来我投过去配合的十分默契,不一会就浑身出汗不得不把棉衣脱了!。在深夜零下三十多度的严寒条件下,竟然都练出汗了,你说我们有多投入!。练了许久我感到胳膊有些酸痛,于是停下来歇一会。这时,我看到一个哨兵从我们前面走过,我想:哨兵换岗了天也快亮了,只要起床号一响,立马回连队出操!,我正为自己的周密计划感到得意时,只见哨兵走到离我们不远处停了下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看到我俩谁也没有搭理他,于是又走了,走出去很远还不断回过头来看我们。当时我们也不知道咋回事,还以为哨兵想过来凑热闹呢。事后我想:这个哨兵肯定在想,这两个新兵蛋子是那个连的?,深更半夜不睡觉跑出来练投弹,脑子是不是有病啊!,当然这是后话了。

天气实在太冷了,刚喘了口气又冻得不行了,只好穿上棉衣继续练。说实在的,练到了这个份上也没劲了,站在那里直犯嘀咕:怎么还不吹起床号呢?。不知过了多久,又一个下岗哨兵走了过来,我实在憋不住走上前去问道:“哎!老兵几点啦”?“2点多了吧”,我一听差点没晕过去,我的天!才2点多钟啊。原来,我们起床的时候刚过12点,因为心中有事睡不实,加之月光照在雪地上一片泛亮,一觉醒来还以为快5点了。这下可好出洋相了,要让战友们知道还不笑话死我俩了,事已至此,啥也别说了,赶紧收拾收拾回去睡觉吧。

我俩像做贼似得蹑手蹑脚地回到班里,悄悄地脱了衣服正要钻进被窝,只听见睡在靠门口的班长“嗯”了一声,把我俩吓了一大跳。”坏了,被班长察觉了”,但又一想:深更半夜大家都在熟睡,是自己神经过敏吧!。刚才出了一身大汗,躺在被窝里一时半会儿也睡不着,只好闭着眼睛在那里胡思乱想……。正在迷迷糊糊的时候起床号响了,全班迅速起床出操,我偷偷地扫瞄了一下全班感觉正常,就是班长用异样的眼光看了我一眼,凭直觉我感到情况有点不妙,但仍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企图蒙混过关!。

当天上午是室内政治教育,班长悄悄地把我叫了出来,开口就问:夜里你们俩出去干什么了?,我顿时明白了,只好一五一十地向班长作了交代,他一听“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对我说道:“其实你们出去我都看在眼里,知道你们去练投弹我也没阻止,要不然你俩还能出的去!,以后不要干这种傻事,我会慢慢地教你们的不要着急!。一番话说的我心里热乎乎的,心想:姜到底还是老的辣!,不由得在心目中对班长又敬重了三分。

从那以后,班长一有空就对我俩进行个别辅导,考虑到我俩的自尊心,专门把我俩带到后山去练,一连七、八天,在班长的精心指导下,我俩进步很快,说来也怪一旦掌握要领,成绩很快上来了,一出手就是三十七、八米,我俩三人的高兴劲自然不在话下。

半个月后,新兵连手榴弹考核开始了,轮到我上场,我拿起手榴弹,扫了一眼场外的战友,只见几个平时喜欢瞎起哄喝倒彩的战友,在哪里比比划划高兴的不得了,我知道他们在等着看我的笑话,我冲他们扮了一个鬼脸,助跑几步猛地一挥臂“嗖”的一声,“三十九米”!,硬邦邦的良好成绩,那几个家伙立马傻了眼,我想他们肯定在揣磨:这小子咋的啦,是不是吃了大力丸了?,看到他们没有了平时那种喝倒彩、瞎起哄的意思,我自己却扯着嗓子“嗷”的一声喊了起来,憋屈许久的闷气一吐为快,引来全连同志哄堂大笑,班长更是笑得喘不过气来,他没想到我还会来这一手。新兵连结束时,由于我各方面表现优秀,受到了连队嘉奖!看到战友们羡慕的眼神,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当然,这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自己知道!。

几十年过去了,当年情景历历在目。老班长他不但教会了我投弹,而且教会了我怎么做人、做事,让我懂得了从军道路上的艰辛,树立了战胜困难、战胜自我的信心和勇气,为今后的军旅生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从心底里感谢老班长,“老班长你好吗?你在哪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