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也说说副班长帮厨的趣事 – 铁血网

(原创)也说说副班长帮厨的趣事


也说说副班长帮厨的趣事

一位战友写了他当副班长帮厨的趣事,看了很有意思。帮厨事小,趣事有之,值得回忆,有必要我也来说一说。

1971年,我在喷火连当副班长。当时的连队副班长有一项重要差事,就是按日子轮流到炊事班帮厨,这好像是老辈子军人传承下来的光荣传统,历经岁月,始终不变。

按传统,副班长帮厨有两项光荣任务:一项是监督连队上士采购物品的分量;另一项是给连队病号做病号饭。第一项纯粹是扯淡,连队上士牛的很,他从不拿正眼看别人,还会让你去监督他采购的物品分量,一边凉快去吧!普天下的连队恐怕都是这样。另一项就很实际了,给病号做病号饭,没得商量。

由于我们连每年大部分时间都在部队农场劳动,做病号饭的场地环境很差,用砖头垒个灶,灶上架个锅,往灶里填燃烧物就行了。所以,每次做病号饭,都是烟熏火燎,副班长各个呛得流泪,熏得发昏,与穿着白大褂,拿大铲站在大锅边上炒菜的炊事员相比,副班长做病号饭算是二等伙夫。可是奇了怪了,各个副班长都在做病号饭的事情上毫无怨言,而且每次做病号饭前都显得兴奋高兴,连队司务长始终搞不明白,我也从来没有告诉他,他永远也猜不到,除非他看了我的这篇小作。

做病号饭的顺序一般如下:首先,副班长陪同司务长巡视宿舍,清点卧床病号。一般情况下,病号三五人。到了农忙季节,由于农活繁重,全连病号有时多达十几人;其次,由司务长打开连队食品仓库,严格按连队当天病号人数,按一人两枚鸡蛋半斤面粉的标准发给副班长操作;接着,副班长和面,擀面,切成面条待用;然后,打鸡蛋,放油,下鸡蛋,炒成金黄色出锅。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当年用的都是地道的乡村土鸡蛋,那个金黄,那个鲜香,至今想起来口腔里就好像有液体要流出来;最后,待水烧开后,下面条;待面条煮熟,下鸡蛋,放小葱,将煮好的鸡蛋面条倒入行军锅,抬到宿舍前,呼唤病号起床就餐,副班长做病号饭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那么,副班长为什么每次做病号饭都不怕烟熏火燎,不仅毫无怨言,而且兴奋高兴了?这就是副班长的秘密了。由于烟熏火燎,做病号饭的场地都远离人群,基本上属于暗箱操作,这就给副班长往面条下鸡蛋提供了专利,下多少完全由副班长决断,余下的炒鸡蛋的去向就不言而喻了。

这个故事讲起来好像蛮丢人,当年的副班长好像都有些厚脸皮,说实话,此事也怪不得副班长。都是长身体的年纪,在那个年代,连队伙食实在不敢恭维。连队士兵委员会每周订的食谱就是大米、小米、红薯,在连队的餐桌上除了过年和过“八一”才能见到禽蛋外,其他时间是根本见不到它们的,难怪河南籍的一个老兵一次看了连队每周的食谱后口出怨言:“干脆订开水算了”!

这个故事还有个小插曲。一次,本人在做病号饭使用副班长的专利时,碰巧被一个小病号偷窥到了。这个小病号当时只有15岁,本来是一个上初中的年纪,却入伍到农场来扛大活,满造孽。他吃不了这个苦,所以老在“生病”。他一直在怀疑病号饭鸡蛋的分量,偷窥副班长操作病号饭的全过程已经很久了。告发,我倒不怕他,他既然能摸到后院发现情况,就说明他身体健康,完全可以下地干活,还吃个什么病号饭哪。不过,小病号到了这个份上也是在捍卫自己的权利,他完全没有错。最后,我答应他,每次煮俩个熟鸡蛋给他。可是,我这个允诺一直没有实现。这次偷窥事件不久就发生了“九一三” 事件,我们连队紧急归建,接着又执行了其他任务。可真是奇怪,再后来我做病号饭的时候再没有碰见这个小病号生病,到了1972年底,他就复员回家上高中去了。

说句不怕丢人的话,在农场劳动几年,我还从来没有生过大病,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什么农活都能干。现在想起来,恐怕就是那时当副班长常做病号饭,隔三差五地吃炒鸡蛋,不断补充蛋白质的良好结果。

现在,习总书记加强党的建设,反腐败,抓贪官,人心大快。我也在暗自庆幸我没有当大官,不然很有可能被揪出来。因为本人在当副班长这个芝麻小官时就在偷吃病号的鸡蛋,当了大官还得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