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认富人移民潮是在刻意回避问题(转载) – 铁血网

否认富人移民潮是在刻意回避问题(转载)

2014年2月12日,中国社科院学者冯钺在接受《环球时报》的采访时表示,中国的富人移民潮涉嫌炒作。他认为根本不存在什么富人移民潮。大家有很多情绪化的想法,加上互联网的推波助澜,好像这个问题就更加突出。而就《环球时报》一向的风格而言,这种说法也言其所未言,只差没有说“炒作”的人是在诋毁和污蔑中国了。其实,《环球时报》与学者的唱和更让人觉得是一次最不成功的炒作,背后的真实目的不过是想刻意回避问题,这是一种极不负责任的作法,曲意逢迎的企图也昭然若揭。

中国人的“西洋梦”由来以久,但真正付诸实施还是改革开放以后的事情。富人的移民潮却是伴随着私人财富的迅猛增长逐渐显现出来的,它不过是最近一、二十年的事情,而且正呈现出加速的趋势。最近国内外媒体广泛报道的两则新闻就说明了这个问题。据加拿大《环球邮报》2月11日报道,政府将终结实施28年之久的投资移民项目,已积压的6.6万宗投资移民申请被一刀切地拒之门外,而其中,来自中国的申请就占据了57308宗。而据美国广播公司2月10日报道,距离中国只有4小时飞行距离的美国热带岛屿塞班正经历一场婴儿潮,当地统计显示,中国妈妈在当地产子的数量正在飞涨,从2009年到2012年增长了35倍,达到282名婴儿,占塞班出生婴儿总量的71%。通过这两则报道,我们也能从一个侧面观察到中国富人移民潮的来势汹汹。

果说这两则报道可能以偏概全的话,那么,今年1月22日中国与全球化智库发布《中国国际移民报告2014》,则从宏观上说明了这个问题。根据报告统计,截至2013年,中国海外移民存量已达到934.3万人,23年增长了128.6%。中国从1990年的第七大移民输出国,上升为第四大移民输出。2011年个人可投资资产超过600万元的中国人在中国拥有约33万亿元的资产,其中2.8万亿的资产已经转移至海外,约占中国2011年GDP的3%。 其实,关于对中国富豪移民问题的说法,最流行的应该是来自中国财富研究机构胡润的报告,该报告认为,64%的中国百万富翁已经移民或正在准备带着他们的财富移民,三分之一的中国超级豪—那些资产超过1600万美元的富人—已经移民。但最近美国CNN发表了一篇《中国富豪移民路线图》的文章,部分地驳斥了这种观点,文章认为:超级富豪的移民意愿似乎要弱一些,在资产上亿元的超级富豪中,仅有三分之一的人希望移民。去国外生活与工作并不意味着永远离开中国,仅有15%的富豪表示愿意放弃中国国籍。但尽管如此,这种景象也是非常骇人的,毕竟中国的财富集中在一小部分人的手中。倘若以上的数据真实无误,那么中国社科院学者冯钺的看法显然是无稽之谈,他文章刻意掩盖了富人“做空”中国的现实,更不愿意谈及富人移民的真实动机。富人们为何携家带口“拥抱”西方世界?西方人的观点向来与中国的主流观点相悖,颇有点诛心之论,而在《环球时报》的立场看来称得上是阴暗委琐了,否则也不会祭出这个文章。德国《世界报》分析“中国超级富豪成群向外逃”的原因时说:“在中国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全球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像中国一样,个人能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快速且可疑地创造大笔财富。”而《华尔街日报》说的可能更直接:“这一波移民潮的涌现,或许可以被解读为中国新晋富人向政府投出的一张不信任票。

尽管西方国家对中国富人移民的看法有失偏颇,但如果否认正在加速的富人移民潮,进而刻意回避它背后存在的问题,以至于不屑探讨富人移民的真实原因,这都是一种“鸵鸟政策”。富人的移民潮带来的不仅是资本的净流出,而且也导致各类精英大量流失,这对中国的发展是极端不利的。如果“在中国赚钱在国外享受”成为了一种时尚,那么中国无疑成了富人们掘金的宝地,最终留下的仅是破碎的河山和一无所有的贫民。

德国媒体对中国富人的“暴富现象”非常怀疑,认为“全球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像中国一样,个人能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快速且可疑地创造大笔财富。”其实,中国的富人并非都是“不义而富”,但权力经济在现实体制下也是非常严重的。最近四川政商界持续“地震”,超20人牵涉不同案件,而其中就涉及到成都工投集团董事长戴晓明、成都兴蓉集团董事长谭建明等多位国企负责人,四川金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汉、成都会展旅游集团董事长邓鸿、成都国腾实业董事长何燕、四川明星电缆董事长李广元、中旭投资有限公司投资人吴兵等几位民营企业老板。这说明权商勾结已经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而如此富起来的人有多少加入了移民的队伍,当然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而要改变这种状态,仅有反腐败是不够的,严格界定权力的边界才是治本之策。

《华尔街日报》将富人移民说成是“用脚投票”,这种看法值得商榷,但也不完全错误。在现实的体制下,商人秉持“在商言商”确实是虚妄的事情,但现实的权利状况也决定了商人的弱势地位。要改变这种状态,就必须推进法治中国的建设进程,让权力服膺于法治和规则。王石之所以对薄熙来心有余悸,湘西集资案主犯曾成杰的死之所以引起商界振动,侧面反映的是商人群体对自身权利状况的不满,尽管它可能不是富人移民的主因,但也是个不可忽视的因素。

凭实而论,大部分富人移民的主要原因还是环境、教育和福利等因素,但这些因素是短期无法解决的东西,只要这些因素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富人的移民潮也就会自然消退,富人移民的动机最终不过是个信心的问题。近日,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已经出炉: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其中不乏自由、民主和法治这样让人怦然心动的字眼,但如何分清主次是个大问题,如果有条不紊地推进改革的进程,那么富人们也就会自然地远离“西洋梦”转而拥抱“中国梦”,到那时说不定会有“现代白求恩”“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当然,要达到这一步,就不能老是让“理想很丰满”,如果“现实很骨感”,理想不仅一文不值,而且极可能成为达官富人牟利的工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