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警惕美国冷战战略失效后全面策动中国内应


近期,人民网-环球时报刊登了由前联合国副秘书长陈健撰写的社论文章《外交政策不能被“民意”左右》,人民网强国论坛值班版主张胜军组织讨论经济学者樊纲提出的《国家政策不能被’民意’左右》。

陈健强调“要以外交大局为重”,什么样的大局,陈健、樊纲之流不敢深谈。笔者不得不问:什么样的大局是中国外交大局?美国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构成了实质性侵略,中国不能实质应对反击只能口头抗议,就是顾全大局?中国进行东海油气田勘探和建设,近三十年日本不闻不问,一到接近生产油气日本就突然跳出来甚至派出军舰进入中国东海油气田海域闹事,中国从不允许到允许日本进入中方东海油气田投资就是顾全大局?美国战略东移,国防白皮书明确把中国列入敌对国,挑纵日本侵占钓鱼岛,制造东海事端,不断唆使菲律宾南海闹事,暗中支持越南,吞噬中国丰富资源的南海,中国不能进行战略反击,还要不断增持美国国债,就是顾全大局?美国累于自身贪婪的霸权战略导致美国国际地位急速下降,已经将赌注虚浮地压于“打压中国”这张牌上,中国还能够进行“韬光养晦”战略顾全大局?这种鸵鸟政策经过陈健、樊纲等祸国殃民的文笔塑造,真可谓大愚若智!

国家政策由谁决定,其实是个明了话题。陈健、樊纲为什么会提出如此弱智论点?发表文章的此时、此情、此景。。。。。很值得深究!


国家政策应该被谁左右?


我国的国家性质和国家利益决定着我国的(包括外交政策在内的)各项国家政策。说通透一点,中国的国家政策是也应该被社会主义制度下主人翁——人民所左右。

“坚定不移地维护自己的国家利益、主权和领土完整,也决不侵犯别国的利益、主权和领土完整”是国家的外交政策原则。


什么叫“国家性质”?


国家性质,即国体,是指国家的阶级本质,反映社会各阶级在国家中所处的地位。 由于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和表现,因此,国家的实质必然表现为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专政。一般的说,在经济上居于支配地位的阶级总是处于统治阶级或领导阶级的地位,掌握着国家的权力,由此构成了一定阶级性质的专政。与此同时,社会中的其他阶级则处于被统治或被领导的地位,这就充分体现出一个国家的的阶级性质。按照马克思主义关于国家性质的理论,迄今为止的人类社会政治、历史中,共有四种国家历史类型,即奴隶制国家、封建制国家、资本主义国家和社会主义国家。

我国《宪法》第1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这一规定充分表现了我国的国家性质。所谓人民民主专政就是在不同历史时期,由工人阶级领导其他能够团结的阶级所组成的,对广大人民实行民主、对占人口极少数的敌对势力和敌对分子实行专政的政权。


什么叫“国家利益”?


关于国家利益的概念辨析,中西方学者乃至不同派系的认知都不尽相同。现实主义代表摩根索曾对国家利益的概念提出明确的定义,他说,国家利益应当包括三个重要的方面:领土完整、国家主权和文化完整。他认为,在这三个方面中,最本质的问题就是一个国家的生存问题,其余方面都是次要的问题。结构现实主义学派代表人华尔滋以简约的模式来分析体系结构从而得出结论:生存是国家惟一的利益。新自由主义学派代表人物基欧汉主张三种国家利益:生存,独立,经济财富。而建构主义学派代表人温特又在其后加了第四种利益—集体自尊。

有一个不可否认的被全世界认同的基本观点是,国家利益就是满足或能够满足国家以生存发展为基础的各方面需要并且对国家在整体上具有好处的事物。

社会主义中国的国家利益最终是中国人民的利益。人民是国民中除去敌人的公民,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人民的内涵是不同的。在新的历史时期,我国国内的一切社会主义的建设者和爱国者,都是人民的组成部分。我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我国的国体决定了我们的国家利益必然真正体现、切实维护中国人民的利益。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人民当家作主,为了自己的利益而维护国家利益。

中国的国家利益主要有以下五个方面组成,一是维护国家主权、统一、领土完整和安全;第二是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断提高综合国力;第三是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制度;第四是保持和促进社会的安定团结;第五是争取一个长期和平的国际环境和良好的周边环境。

国家利益不同于统治者的利益,不仅是指国家利益不同于统治者的个人利益,也包括国家利益不同于统治者的集团利益。同时,国家利益与被统治者利益的差别,不仅是国家利益有别于被统治者的个人利益,也指国家利益有别于被统治者的群体利益。这也就是说,国家利益与国人利益之间是有区别的——其中的利益主体无论是统治者还是被统治者,也无论是个体还是群体。概括地讲,国家利益与国家内部的任何个人利益以及任何形式的利益群体的利益都是有区别的。

国家利益总是以不同形式在不同程度上体现着国民的个体利益和国民的公共利益,并最终服从于国民利益。


什么叫民意?


古今中外对于“民意”存在不同学者有不同的诠译,但在中国,自古以来“民意”的解释就是“人民群众的共同的、普遍的思想或意愿”。陈健、樊纲所提出的“民意”从其文章观点看也是属于这一概念范畴。

东周末年,继承并发展了孔子的思想,提倡仁政,最早提出“民贵君轻”的民本思想,被后世尊称为亚圣的孟子总结性得出一个一直震撼后世开明政治人物的政治社会铁定规律:“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得其心有道,所欲与之聚之,所恶勿施尔也。”——《孟子·离娄上》,意思是:要想取得最高统治权、获得整个天下是有办法的,那就是获得民众就可以得到天下了。要想获得民众有办法,那就是获得民心就可以得到民众;要想获得民心有办法,民众所需要的,就给予他们,反对的不要给予。

“ 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孟子主张君王执政应以民为本,民心所向即为天下趋势。

到三国时期,司马懿临终再三交代对司马师和司马昭:“得民心者得天下;得君子之心者得诸侯;得诸侯之心者得士大夫”。司马家族终于一统天下得以印证孟子之道!

再后来唐代魏徵也提出相似观点的"怨不在大,可畏惟人,载舟覆舟,所宜深慎。”、“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警言,被唐太宗李世民引用“水可载舟,亦可覆舟”时时告诫众官员,在李世民“名言”和执政理念下,铸成了被历史学家念念不忘的中国强盛朝代。

文化传承凝结了文明真谛,历史的沉淀和史实的总结,逐渐形成现在“民意如天”的经典名言和执政理念。


陈健、樊纲之流的“政策不能被’民意’左右”观点文章此时出台无非就是一个烟雾弹,妄想迷惑新一代执政理念。


毛泽东的群众路线政策代表了大众民主思想,值得高兴的是中国新一代领导人已经明确了群众路线的大众民主思想,延续了新中国建国时期党的执政理念,传承了中国历史之文明真谛,掌握了正确的执政理念。陈健、樊纲之流的“政策不能被’民意’左右”此时出台无非就是一个烟雾弹,不过是妄想迷惑新一代执政理念。

“国家政策不能被’民意’左右”,这种阴阳怪调并非弱智,这是美国针对中国的冷战战略失效而出现的间接反应或者可以说成是某种“内应”!因为中国目前状况是严重的官僚主义造成了对“民意”刻意回避,一味强调疏导工作,疏忽寻找真正的民意。地方政府官员大搞形式化工程、面子工程已经成为公开化和普遍性现象,完全成为民众最恶心的私欲表现。官民严重对立,是被世界历史证明为招致外来战争的真正动因。这种及时的“内应”更能够加深官民对立,为美国日本采取对中国的隐形战争攫取最有利的条件。

我们不妨分析一下樊纲的背景。樊纲,男,祖籍为上海市崇明县,1953年9月生于北京,(美国指挥和操纵的)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

陈健,现年70岁,前联合国副秘书长,出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英语系,之后又在北京外国语学院学习,长期在外交部工作。他是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后首批派驻联合国的外交官,2001年起担任联合国副秘书长,之前他还曾担任外交部新闻司司长、部长助理、中国驻日大使等要职。通过分析中国近年外交的破败导致周边纷乱状况就知道,外交失败最直接的原因是外交官员的无能!无能者所表现出来的观点就很容易让人理解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