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月7日,中国国家主席、国安会主席习近平同志应邀出席索契冬奥会开幕式并与普京会晤;原本打算出席闭幕式的日本右翼首相安倍突然改变主意,急赴索契出席开幕式并与普京会晤。在中日关系紧张乃至充满战争气味的情况下,安倍的临时变卦自然而然会引起国际社会的猜测:习近平会不会安排与安倍的临时会晤——哪怕只是走廊外交?尽管中国方面早就排出了举行任何形式的会晤的可能性,但是,记者依然就此求证于普京。对此,普京的回答是:那是中日两国之间的事!完全是置身事外的超然态度。对于这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无疑会被引起一些人的幸灾乐祸,甚至被解读为狠狠扇了诸如青衫老祖这般鼓吹中俄友好者们的耳光。

其实,当青衫老祖看到这则报道时,既不惊讶,也不失望,而是感觉很正常,也很满意:因为,这样的回答实际正是中国所需要的。为什么呢?

首先,中俄并不是同盟关系,中国从未要求俄罗斯帮助中国对付日本,也不要求俄罗斯承担中日关系的调停者角色。中俄关系非常好,但是,中俄的好完全不同于美日之间的同盟关系。中俄的好是基于平等的国家地位和共同的战略利益,是相互信任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而不是同盟关系。青衫老祖比较喜欢用不是同盟胜似同盟的准盟关系描写中俄关系。这一关系有以下特征:第一,中俄都主张世界多极化,且都自视为多极中的一极。第二,中俄之间没有大小之分、主仆之分。中俄之间的合作完全是建立在平等基础上的,属于AA制新型盟友关系。第三,中俄相互支持对方捍卫主权、统一的努力,相互支持对方所选择的发展道路,但是,相互保持自己的独立自主地位。第四,中俄利益并非完全重合,都支持对方为实现各自独特的国家利益而努力。所有这些特征都决定,中国并不要求俄罗斯在对日关系上与中国完全一致。即使中国不得不用武力对付日寇的入侵,中国也不会要求俄罗斯和自己并肩作战。中国完全有能力解决任何涉及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民族尊严的涉外问题。

其次,中国希望通过采取双边的方式解决争议,既反对美帝介入,同样也不希望俄罗斯介入。不管是钓鱼岛问题还是南海问题,中国都希望将这些问题限制在双边范畴。根据青衫老祖的观察,中国对美国的自以为是的乱干预是十分反感的。所谓“破裤子先出腿”,好像哪里都有美国的影子。而由于美帝的自私自利,美国走到哪里,哪里就乱成一锅粥,绝没有好日子过。所以,中国始终反对美帝介入涉及中国领土主权的任何问题,反对美帝在钓鱼岛问题上,在南海问题上胡言乱语、指手画脚。在这种情况下,普京明确指出习普会与不会都是中日之间的问题,也可以视为对中国反对外来干预的一种支持。

第三,即使俄罗斯与日本保持接触,也难以动摇中俄全面战略合作的稳固基础。中俄关系与俄日关系,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问题。俄日之间不仅横亘着一个“南千岛群岛”,而且横亘着一个美日同盟。在这种情况下,俄日之间开展一些贸易合作是合乎逻辑的,但是,如果说俄日之间会达成超越中俄关系的战略合作关系,则几乎是不可想象的。在普京会晤安倍之前,普京与安倍就秋田犬有两句精彩的对白,完全可以看作对安倍的戏弄。秋田犬于2012年7月由安倍所赠。普京拉着秋田犬迎接安倍,安倍看到这支自己赠送的狗非常惬意,赞曰:好狗。普京应曰:有时也咬人。显然,安倍赠犬与普京,原本就有效忠的表示;这次再遇秋田,安倍高喊“好狗”再述衷肠,普京不仅没有随声应和,反而以“有时也咬人”回应,无疑是在羞辱安倍,暗喻日本不是一条好狗,有时会咬人,不值得信任。这充分说明,普京不会因为日俄关系而牺牲中俄关系。普京与中国一样,对日本始终存在戒心,日媒所称的“俄日蜜月”,基本是在撒癔症。

第四,在中美俄日之间,中美关系与俄日关系相类;中俄关系与日美关系相类。中俄很近而日美关系相近,但是,相互都不排斥俄日与中美保持合作和接触。中美也在接触,但难以掩盖深层次矛盾,对抗的因素始终存在;俄日也在接触,同样难以掩盖深层次矛盾,对抗的因素始终存在。时下,中日有对抗的趋势,俄美同样有对抗的态势。不过,中美俄日又都不希望出现中俄与美日对打的情况出现。这就是东亚博弈格局的实际情况。在这种情况下,普京既排除干预终日关系的可能,由保持与安倍的接触,不是很好吗?克里不是也要来中国了嘛!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