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先说件20年前发生的一件事,给我非常大的刺激。1995年夏天,我跟随父亲,带上驾驶员从无锡开车去贵阳走亲戚,在回家的途中,所带的饮用水喝光了,几个人很口渴,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路上非常难受,我只好一路盯着车窗望外看,好发现有村落和路边店。这才发现,一路是多么的荒凉。终于发现一个村子了,我们一行马上进村讨水喝,随便进了一户人家,房子是用泥土垒起来的,问主人讨水喝,男主人是个黝黑的汉子,女主人害羞躲里屋去了,说明来意,男主人马上叫他妻子拿出开水来。我们灌好水壶,连说谢谢,就要告辞。这时父亲拿出张50元塞给男主人,汉子非常惶恐,连连推辞,父亲硬给,最后汉子接过了,然后扑通一声给我父亲跪下了,这50元是他家半年的生活费了,那是1995年啊,这事给我的刺激非常大。再说第二件事:99年去哈尔滨办事,接待方很热情,酒足饭饱就带我去唱歌洗澡,叫了几个东北妹子陪着,接待方有位东北大哥看得出来和她们很熟悉了,他对我说,兄弟,在这里放心玩,生意归生意,在我这里你玩得开心不开心,是我的事,这些妹子都是良家出身,低身附耳,说道,她们都是下岗女职工,东三省有多少这样的,没人敢去统计,这事给我哦的刺激也很大,被国家抛弃的感觉是很痛苦的,别说什么从头再来,唱得那么好听,在各项保障什么都缺失的情况下,就把工人大量的抛弃。男人还可以卖力气,走江湖,女工怎么办?父母要养,孩子要养,自己舍不得吃穿也是缺钱,一咬牙,一跺脚,东北女子的脾性,含泪步入风尘。第三件事,是关于我认识的一位小姐,小鹿的事,她叫小陆,8号,不过我喜欢叫她小鹿,小鹿样的乖巧。小鹿是湖南山里出来的女孩子,家中老大,下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为了让弟弟有钱读书,她上到小学毕业就没再上学了,在家帮着父母干了2年农活,16岁就跟着同村姐妹出来打工,在服装厂工作了2年,18岁那年父亲生病,在农村如果家里有人生大病那可是灭顶之灾啊,小鹿非常着急,急需钱,谁来帮助她呢,周围姐妹都是苦哈哈,有位姐姐告诉她,真没路了,女人还有最后一条路,下海,小鹿都不懂什么叫下海。为了家,小鹿也是一咬牙,一跺脚,下了。小鹿告诉我,一开始做这行什么也不懂,处子之身第一次也就200元,还好那个客人非常好,很温柔,到现在也会想起他。流过好几次胎,有位同行姐姐看不过去教给她很多,之后才算正常。小鹿有个很简单的理想,弟弟有钱能上学,父母有钱能养老,妹妹以后出嫁能有嫁妆。至于自己,随便了,要是有人爱她也会从良嫁人。第四件事,酒座上的听来的,都说浙江特别是温州私人经济全国最发达,那么当初这些私人经济的启动创始资金是从哪里来的呢?当初的金融环境可是非常恐怖的,经济犯要杀头的,民间融资搞不好头就没了。席间有位高人这样说到,你们还记得外来妹么,还记得10w温州女孩走全国么?全国有多少温州发廊啊,创始资金出在这里。第五件事,网上也有资料的,一位被杀害的小姐写的日记,里面包含了人间所有的爱,对父母,对丈夫,对孩子,对未来生活的憧憬和向往。就写这些吧,继续玩我的游戏去,不关心扫黄,倒是新疆警察给力,没去扫黄,而是扫恐怖分子,令我心情大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