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炭


拟列入《商江赞美〈金瓶梅〉》写作目录 (尚未出版,待充实修改)


提要:炭:把木材和空气隔绝,加高热烧成的一种黑色固体燃料。兽炭:用兽肉烧制而成的炭。冰炭不相容:冰:冰块;炭:炭火;容:接纳。比喻两种对立的事物不能并存。雪中送炭:在下雪天给人送炭取暖。比喻在别人急需时给予物质上或精神上的帮助、鼓励。

关键词: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炭;



唐朝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白居易(公元772年~公元846年)《卖炭翁》:

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

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

卖炭得钱何所营,身上衣裳口中食。

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

夜来城上一尺雪,晓驾炭车碾冰辙。

牛困人饥日已高,市南门外泥中歇。

翩翩两骑来是谁,黄衣使者白衫儿。

手把文书口称赦,回车叱牛牵向北。

一车炭,千余斤,宫使驱将惜不得。

这首诗选自《白氏长庆集》。本篇是组诗《新乐府》中的第32首,题注云:“苦宫市也。”宫市,指唐代皇宫里需要物品,就向市场上去拿,随便给点钱,实际上是公开掠夺。诗人以个别事例来表现普遍状况,通过卖炭翁的遭遇,深刻地揭露了“宫市”的本质,对统治者掠夺人民的罪行给予了有力的鞭挞与抨击,讽刺了当时腐败的社会现实,表达了作者对下层劳动人民的深切同情。全诗描写具体生动,历历如绘,结尾戛然而止,含蓄有力。

有资料介绍,所谓小冰河期是指气象史上自十五世纪到十九世纪的近四百年间低温寒冷期。小冰河期的年平均气温普遍比现在低两度,在过去一千年里是最寒冷的,当时水旱灾害频繁,冬季严寒,降雪波及到了福建广东。持小冰河亡明观点者认为明末1600年开始到1644年的极度剧烈严寒导致全国粮食产量骤然下降,北方降雨区普遍南移,全国水旱灾害频繁发生,长时间的高密度持续灾害严重损害了明朝的国力,明朝终于在1644年灭亡,到1650年,气温才开始快速回升,才有了康乾盛世。北宋时煤炭已经被广为使用,到了明代前期却因为害怕破坏风水而限制煤矿开采使用,从帝王将相到贩夫走卒,都要大量使用柴炭做燃料。明代200余年的对山区林木采伐使得元代时茂密难行的华北山林几乎被一扫而空,只剩童山濯濯。

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炭有几个角度。

《金瓶梅》第二十九回《吴神仙冰鉴定终身 潘金莲兰汤邀午战》:(吴)神仙见月娘出来,连忙道了稽首,也不敢坐,就立在旁边观相。端详了一回,说:“…泪堂黑痣,若无宿疾,必刑夫;眼下皴纹,亦主六亲若冰炭。

《金瓶梅》第三十九回《寄法名官哥穿道服 散生日敬济拜冤家》:见一月之间,西门庆也来行走三四次,与王六儿打的一似火炭般热。

《金瓶梅》第五十九回《西门庆露阳惊爱月李瓶儿睹物哭官哥》:却说潘金莲房中养的一只白狮子猫儿,浑身纯白,只额儿上带龟背一道黑,名唤雪里送炭,又名雪狮子。又善会口衔汗巾子,拾扇儿。

《金瓶梅》第六十二回《潘道士法遣黄巾士 西门庆大哭李瓶儿》:花子由坐了一回,起身到前边,向西门庆说道:“俺过世老公公在广南镇守,带的那三七药,曾吃了不曾?不拘妇女甚崩漏之疾,用酒调五分末儿,吃下去即止。大姐他手里曾收下此药,何不服之?”西门庆道:“这药也吃过了。昨日本县胡大尹来拜,我因说起此疾,他也说了个方儿:棕炭与白鸡冠花煎酒服之。只止了一日,到第二日,流的比常更多了。”

《金瓶梅》第七十九回《西门庆贪欲丧命 吴月娘失偶生儿》:(西门庆)…越发胀的犹如炭火一般,害箍胀的慌…

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取暖的炭至少16处,读者可以细细品味。不难看出,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写炭是“苦心积虑”的。


1、《金瓶梅》第二回《俏潘娘帘下勾情 老王婆茶坊说技》:当日这雪下到一更时分,却早银妆世界,玉碾乾坤。次日武松去县里画卯,直到日中未归。武大被妇人早赶出去做买卖,央及间壁王婆买了些酒肉,去武松房里簇了一盆炭火。心里自想道:“我今日着实撩斗他他一撩斗,不怕他不动情。”那妇人独自冷冷清清立在帘儿下,望见武松正在雪里,踏着那乱琼碎玉归来。妇人推起帘子,迎着笑道:“叔叔寒冷?”武松道:“感谢嫂嫂挂心。”入得门来,便把毡笠儿除将下来。那妇人将手去接,武松道:“不劳嫂嫂生受。”自把雪来拂了,挂在壁子上。随即解了缠带,脱了身上鹦哥绿紵丝衲袄,入房内。

2、《金瓶梅》第十四回《花子虚因气丧身 李瓶儿迎奸赴会》:一日,正值正月初九,李瓶儿打听是潘金莲生日,未曾过子虚五七,李瓶儿就买礼物坐轿子,穿白绫袄儿,蓝织金裙,白紵(拼音:zhù纻)布髢髻,珠子箍儿,来与金莲做生日。…李瓶儿就要行礼。月娘道:“不劳起动二娘,只是平拜拜儿罢。”于是彼此拜毕,月娘就让到房中,换了衣裳,分付丫鬟,明间内放桌儿摆茶。须臾,围炉添炭,酒泛羊羔,安排上酒来。让吴大妗子、潘姥姥、李瓶儿上坐,月娘和李娇儿主席,孟玉楼和潘金莲打横。孙雪娥回厨下照管,不敢久坐。

3、《金瓶梅》第十六回《西门庆择吉佳期 应伯爵追欢喜庆》:话说当日西门庆出离院门,玳安跟马,迳到狮子街李瓶儿家,见大门关着,就知堂客轿子家去了。玳安叫冯妈妈开了门,西门庆进来。李瓶儿在堂中秉烛,花冠齐整,素服轻盈,正倚帘栊盼望。见西门庆来,忙移莲步,款促湘裙,下阶迎接,笑道:“你早来些儿,他三娘、五娘还在这里,只刚才起身去了。…”于是重筛美酒,再整佳肴,堂中把花灯都点上,放下暖帘来。金炉添兽炭,宝篆爇(拼音:ruò,本义:烧)龙涎。妇人递酒与西门庆,磕下头去说道:“拙夫已故,举眼无亲。今日此杯酒,只靠官人与奴作个主儿,休要嫌奴丑陋,奴情愿与官人铺床叠被,与众位娘子作个姊妹,奴自己甘心。不知官人心下如何?”说着满眼泪落。

4、《金瓶梅》第二十一回《吴月娘扫雪烹茶 应伯爵替花邀酒》:且说西门庆起来,正在上房梳洗。只见大雪里,来兴买了鸡鹅嗄饭,迳往厨房里去了。玳安又提了一坛金华酒进来。便问玉箫:“小厮的东西,是那里的?”玉箫回道:“今日众娘置酒,请爹娘赏雪。”西门庆道:“金华酒是那里的?”玳安道:“是三娘与小的银子买的。”西门庆道:“啊呀!家里见放着酒,又去买!”吩咐玳安:“拿钥匙,前边厢房有双料茉莉酒,提两坛搀着这酒吃。”于是在后厅明间内,设锦帐围屏,放下梅花暖帘,炉安兽炭,摆列酒席。不一时,整理停当。

5、《金瓶梅》第三十五回 《西门庆为男宠报仇 书童儿作女妆媚客》:西门庆到后边,月娘拿了帖儿与他瞧,西门庆说道:“明日你们都收拾了去。”说毕,出来到书房里坐下。书童连忙拿炭火炉内烧甜香饼儿,双手递茶上去。西门庆擎茶在手。他慢慢挨近站立在桌边。良久,西门庆努了个嘴儿,使他把门关上,用手搂在怀里,一手捧着他的脸儿。…西门庆问道:“我儿,外边没人欺负你?”那小厮乘机就说:“小的有桩事,不是爹问,小的不敢说。”西门庆道:“你说不妨。”书童就把平安一节告说一遍:“前日爹叫小的在屋里,他和画童在窗外听觑,小的出来舀水与爹洗手,亲自看见。他又在外边对着人骂小的蛮奴才,百般欺负小的。”西门庆听了,心中大怒,说道:“我若不把奴才腿卸下来也不算!”这里书房中说话不题。

6、《金瓶梅》第三十九回《寄法名官哥穿道服 散生日敬济拜冤家》:到正月初八日,先使玳安儿送了一石白米、一担阡张、十斤官烛、五斤沉檀马牙香、十六匹生眼布做衬施,又送了一对京段、两坛南酒、四只鲜鹅、四只鲜鸡、一对豚蹄、一脚羊肉、十两银子,与官哥儿寄名之礼。吴道官身披大红五彩法氅,脚穿朱履,手执牙笏,关发文书,登坛召将。两边鸣起钟来。铺排引西门庆进坛里,向三宝案左右两边上香。…西门庆刚绕坛拈香下来,被左右就请到松鹤轩阁儿里,地铺锦毯,炉焚兽炭,那里坐去了。

7、《金瓶梅》第四十二回《逞豪华门前放烟火 赏元宵楼上醉花灯》:原来西门庆已先使玳安雇轿子,请王六儿同往狮子街房里去。…妇人向他汉子说,“真个叫我去?”韩道国道:“老爹再三说,两个唱的没人陪他,请你过去,晚夕就看放烟火。你还不收拾哩!刚才教我把铺子也收了,就晚夕一搭儿里坐坐。保官儿也往家去了,晚夕该他上宿哩。”妇人道:“不知多咱才散,你到那里坐回就来罢,家里没人,你又不该上宿。”说毕,打扮穿了衣服,玳安跟随,迳到狮子街房里来。来昭妻一丈青早在房里收拾下床炕、帐幔、褥被,安息沉香薰的喷鼻香。房里吊着一对纱灯,笼着一盆炭火。妇人走到里面炕上坐下。一丈青走出来,道了万福,拿茶吃了。

8、《金瓶梅》第四十三回《争宠爱金莲惹气 卖富贵吴月攀亲》:平安儿先进来报道:“乔太太轿子到了!”须臾,黑压压一群人,跟着五顶大轿落在门首。…吴月娘与李娇儿、孟玉楼、潘金莲、李瓶儿、孙雪娥,一个个打扮的似粉妆玉琢,锦绣耀目,都出二门迎接。…又早在前厅摆放桌席齐整,请众奶奶每递酒上席。端的好筵席,但见:屏开孔雀,褥隐芙蓉。盘堆异果奇珍,瓶插金花翠叶。炉焚兽炭,香袅龙涎。白玉碟高堆麟脯,紫金壶满贮琼浆。梨园子弟,簇捧着凤管鸾箫;内院歌姬,紧按定银筝象板。进酒佳人双洛浦,分香侍女两姮娥。正是:两行珠翠列阶前,一派笙歌临坐上。

9、《金瓶梅》第六十八回《应伯爵戏衔玉臂 玳安儿密访蜂媒》:那日伯爵领了黄四家人,具帖初七日在院中郑爱月儿家置酒请西门庆。…西门庆吩咐与黄四家人斋吃了,打发回去,改了初六。…吃毕茶,须臾四个唱《西厢》妓女都出来与西门庆磕头,一一问了姓名。西门庆对黄四说:“等住回上来唱,只打鼓儿,不吹打罢。”黄四道:“小人知道。”鸨子怕西门庆冷,又教郑春放下暖帘来,火盆内添上许多兽炭。只见几个青衣圆社听见西门庆在郑家吃酒,走来门首伺候,探头舒脑,不敢进去。有认得玳安的,向玳安打恭,央及作成作成。玳安悄俏进来替他禀问,被西门庆喝了一声,唬的众人一溜烟走了。…众人回至席上,重添兽炭,再泛流霞,歌舞吹弹,欢娱乐饮,直耍了三更方散。黄四摆了这席酒,也与了他十两银子,不在话下。

10、《金瓶梅》第七十一回《李瓶儿何家托梦 提刑官引奏朝仪》:话说西门庆同何千户回来,走到大街,何千户就邀请西门庆到家一饭。西门庆再三固辞。何千户令手下把马环拉住,说道:“学生还有一事与长官商议。”于是并辔同到宅前下马。贲四同抬盒迳往崔中书家去了。原来何千户盛陈酒筵在家等候。进入厅上,但见兽炭焚烧,金炉香霭。正中独设一席,下边一席相陪,旁边东首又设一席。皆盘堆异果,花插金瓶。西门庆问道:“长官今日筵何客?”何千户道:“家公公今日下班,敢屈长官一饭。”西门庆道:“长官这等费心,就不是同僚之情。”何千户道:“家公公粗酌屈尊,长官休怪。”一面看茶吃了。…何太监道:“小的儿们,再烧了炭来。今日天气甚是寒冷。”须臾,左右火池火叉,拿上一包水磨细炭,向火盆内只一倒。…又吩咐:“打扫后花园西院干净,预备铺陈,炕中笼下炭火。”堂上一呼,阶下百诺,答应下去了。

11、《金瓶梅》第七十三回《潘金莲不愤忆吹箫 西门庆新试白绫带》:妇人(潘金莲)走到炕房里,搂起裙子来就在炕上烤火。妇人要茶吃,秋菊连忙倾了一盏茶来。妇人道:“贼奴才,好干净手儿,我不吃这陈茶,熬的怪泛汤气。你叫春梅来,叫他另拿小铫儿顿些好甜水茶儿,多着些茶叶,顿的苦艳艳我吃。”秋菊道:“他在那边床房里睡哩,等我叫他来。”妇人道:“你休叫他,且教他睡罢。”这秋菊不依,走在那边屋里,见春梅歪在西门庆脚头睡得正好。被他摇推醒了,道:“娘来了,要吃茶,你还不起来哩。”…这春梅连忙舀了一小铫子水,坐在火上,使他挝了些炭在火内,须臾就是茶汤。涤盏干净,浓浓的点上去,递与妇人。

12、《金瓶梅》第七十七回《西门庆踏雪访爱月 贲四嫂带水战情郎》:西门庆见天色阴晦,彤云密布,冷气侵人,将有作雪的模样。忽然想起要往郑月儿家去,…于是带上眼纱,骑马,玳安、琴童跟随,径进构栏,往郑爱月儿家来。转过东街口,只见天上纷纷扬扬,飘起一天瑞雪来。但见:漠漠严寒匝地,这雪儿下得正好。扯絮撏绵,裁成片片,大如拷拷。见林间竹笋茆茨,争些被他压倒。富豪侠却言:消灾障犹嫌少。围向那红炉兽炭,穿的是貂裘绣袄。手拈梅花,唱道是国家祥瑞,不念贫民些小。高卧有幽人,吟咏多诗草。

[注:这段文字,抒发了作者的忧民情怀,颇有“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味道。]

13、《金瓶梅》第七十七回《西门庆踏雪访爱月 贲四嫂带水战情郎》:西门庆踏着那乱琼碎玉,进入构栏,到于郑爱月儿家门首下马。西门庆令玳安:“把马牵进来,后边院落安放。”老妈道:“请爹后边明间坐罢。月姐才起来梳头,只说老爹昨日来,到伺候了一日,今日他心中有些不快,起来的迟些。”这西门庆一面进入他后边明间内,但见绿穿半启、毡幕低张,地平上黄铜大盆生着炭火。西门庆坐在正面椅上。先是郑爱香儿出来相见了,递了茶。然后爱月儿才出来,头挽一窝丝杭州缵,翠梅花钮儿,金趿钗梳,海獭卧兔儿。打扮的雾霭云鬟,粉妆玉琢。…这西门庆到于房中,脱去貂裘,和粉头围炉共坐,房中香气袭人。

14、《金瓶梅》第七十八回《林太太鸳帏再战 如意儿茎露独尝》:重和元年新正月元旦,…西门庆从衙门中来家,正在上房摆饭,忽有玳安拿进贴儿来说:“荆老爹升了东南统制,来拜爹。”西门庆见贴儿上写:“新东南统制兼督漕运总兵官荆忠顿首拜。”慌的西门庆连忙穿衣,冠带迎接出来。只见都总制穿着大红麒麟补服、浑金带进来,后面跟着许多僚掾军牢。一面让至大厅上叙礼毕,分宾主而坐,茶汤上来。荆统制说道:“前日升官敕书才到,还未上任,径来拜谢老翁。”西门庆道:“老总兵荣擢恭喜,大才必有大用,自然之道。吾辈亦有光矣,容当拜贺。”一面请宽尊服,少坐一饭。即令左右放卓儿,荆统制再三致谢道:“学生奉告老翁,一家尚未拜,还有许多薄冗,容日再来请教罢。”便要起身,西门庆那里肯放,随令左右上来,宽去衣服,登时打抹春台,收拾酒果上来。兽炭顿烧,暖帘低放。金壶斟下液,翠盏贮羊羔…

15、《金瓶梅》第九十三回《王杏庵义恤贫儿 金道士娈淫少弟》:一日,又打王杏庵门首所过,杏庵正在门首,只见敬济走来磕头,身上衣袜都没了,止戴着那毡帽,精脚趿鞋,冻的乞乞缩缩。又与了他一条夹裤,一领白布衫,一双裹脚,一吊铜钱,一斗米:“你拿去务要做上了小买卖,卖些柴炭、豆儿、瓜子儿,也过了日子,强似这等讨吃。”

16、《金瓶梅》第九十六回《春梅姐游旧家池馆 杨光彦作当面豺狼》:话说光阴迅速,日月如梭,又早到正月二十一日。春梅和周守备说了,备一张祭桌,四样羹果,一坛南酒,差家人周义送与吴月娘。一者是西门庆三周年,二者是孝哥儿生日。…一面丫鬟拿茶上来,吃了茶,月娘道:“请娘娘后边明间内坐罢,这客位内冷。”春梅来后边西门庆灵前,又早点起灯烛,摆下桌面祭礼。春梅烧了纸,落了几点眼泪。然后周围设放围屏,火炉内生起炭火,安放八大仙桌席,摆茶上来。无非是细巧蒸酥,希奇果品,绝品芽茶。月娘和大妗子陪着吃了茶,让春梅进上房里换衣裳。脱了上面袍儿,家人媳妇开衣匣,取出衣服,更换了一套绿遍地锦妆花袄儿,紫丁香色遍地金裙。


读完以上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关于冬季取暖用炭的文字,读者一定看出对比色彩。

第一个对比,潘金莲的生活经历对比。在武大郎家里,轻易不适用炭火。偶尔一次用炭,也仅是在武松住的房间。在西门庆家里,“挝了些炭在火内,须臾就是茶汤。”不再“节俭”。

第二个对比,吴月娘的生活经历对比。西门庆活着时候,“炉安兽炭,摆列酒席”。西门庆死后,接待贵客,才“火炉内生起炭火”。显然今不如昔了。

第三个对比,西门庆等与何太监的对比。西门庆家里“炉焚兽炭”就已经豪华了,何太监家里“拿上一包水磨细炭,向火盆内只一倒”,不算铺张浪费。

第四个对比,穷人与富人的对比。做小买卖的“卖些柴炭”,富豪们“围向那红炉兽炭,穿的是貂裘绣袄。”贫富差距之大,跃然纸上。

通过对比,小说《金瓶梅》的作者心中激荡如潮。他呼吁多关心老百姓的疾苦。民生问题关系到国家安危。



2012年3月27日,人民网《吴吟:2015年煤炭生产能力将达41亿吨 形成10个亿吨级煤企》:国家能源局日前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煤炭工业发展“十二五”规划》,并回答记者提问。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吴吟在发布会上表示,“十二五”时期,新开工煤矿建设规模7.4亿吨/年。到2015年,煤炭生产能力41亿吨,煤炭产量控制在39亿吨左右。




收集整理:黑龙江省大庆市退休老汉 商江



本人没有全日制大学文凭,没有高级专业技术职称。不是著名专家学者。学识水平和艺术造诣有限,不当之处望业内专家教授海涵。

本文内容于 2014/2/15 9:41:14 被小编a42编辑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