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2美国排华法案:为残害在美华人披上合法外衣


1882美国排华法案:为残害在美华人披上合法外衣


1885年美国怀俄明州石泉煤矿爆发排华暴行

近年来,学术界对美国华侨史的研究日益深入,其中美国的排华运动就是一个焦点。大多数学者在研究这一课题时,侧重于探讨排华的历史演变及其动因,缺乏个案的分析。本文试图弥补这一缺陷,针对1882年美国排华法案做初步探讨。由于该法案不仅是美国国会通过的第一个全国性的限禁外来移民法案,而且是“直到1921年,唯一具有明确限制性的法案”,所以希望通过本文能有助于美国排华运动这一课题研究的深入。

一、1882年排华法案产生的历史背景

1848年,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发现了黄金,出现了一股“淘金热”,矿区的发展急需大量的劳动力,而美国远西部地区却人烟稀少,劳力缺乏。此时,大洋彼岸中国的经济正处于崩溃的边缘,在其东南沿海一带,严重的自然灾害更使得民不聊生。在这种情况下,美国资本家把眼光瞄准了中国,希望从中国输入大批廉价的劳动力。在美国资本家的鼓吹和诱骗下,“黄金财富像磁石一样吸引着破产的中国农民”。正是这种“推力”和“拉力”的双重作用使得大批的中国人移民美国。从1848年“到1851年,只三年光景,加利福尼亚的中国人就达二万五千人之多”。此后,美国政府为了满足大量劳动力的需求,十分欢迎中国人移民美国。1868年,为了保障在中国招募劳工的合法化,美国政府与清政府签订了《蒲安臣条约》(BurlingameTreaty),使中国人可以不受任何限制地移民美国。

但是,在加利福尼亚矿场一开始就存在着排外主义,华人自踏上美国土地之初即遭到歧视和迫害。当时大多数白人是狂热的淘金者,他们只到富金矿淘金,而中国人却在那些贫金矿或被美国人认为已经告罄的金矿里淘金,但是他们凭借自己良好的技术和集体协作的精神仍然能够淘出黄金。由于中国人的工作效率比美国人高,所以得到的黄金也就更多了,逐渐在淘金的过程中占据了上风。美国人惊呼中国人抢去了美国的财富,于是开始迫害华工。当时美国矿工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们是白种人,你们是黄种人。1849年,美国发生了历史上第一次反华暴乱---图卢穆恩暴乱,60多名华人矿工被白人矿工赶出了营地。这次暴乱成为华工在美遭到迫害的一次突出反映。

十九世纪五十年代,华人移民大量涌入美国,在种族主义者的操纵下,加州政府就开始采取了对华工的立法行动。1852年,加州政府颁布了外国工人执照税法,向每个外国采矿者每月征税3美元。实际上该法案是针对华工的,执照税也主要由华工承担。因为早在1850年,加州议会通过了向每个外国矿工每月征税20美元的法案,这个法案迫使墨西哥和其它来自南美国家的矿工大批离去,于是华工就成了外籍矿工中人数最多的团体,也就成为了主要的攻击目标。随着外国工人执照税法的颁布,反华骚动也不断升级,例如,1852年图卢穆恩县的白人矿工集会并通过决议,驱逐华人,禁止华人在矿区做工。与此同时或稍晚一些,在马里斯维尔等地也发生了类似的事件,排华浪潮一浪高于一浪。1856年12月18日,旧金山《沙斯塔共和报》报道说:“在过去的五年中,华人被杀者,不下数百人,伤害华人事件几乎每日都发生”,“这些暴行和不法行为迫使中国人重新考虑他们的处境”。于是,很多人纷纷离开矿区从事其他行业。

到了十九世纪六十年代,反华暴动稍有平息,因为华人正在负担修建横贯大陆铁路的特定任务。他们添补了铁路修建中劳动力的严重不足,据统计,“1865~1869年,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所雇的全部近万名筑路工人中,华工十居其九”)。因而,种族主义者有了一定程度的收敛,毕竟种族主义也要从属于经济发展的需要。但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1869年横跨美国大陆的第一条铁路建成通车后不久,排华暴行又一次燃起烈火,并且达到历史上最为猖獗的程度。

这首先是因为铁路建成后,华工全部被解雇,他们和东部潮水般涌入的劳动力一起汇入西部劳动力市场,这造成了市场的饱和。由于华工不计较工种的好坏,又能忍受资本家延长工时,降低工资的不合法的折磨,所以他们不难找到工作。相反,人数众多的白人劳工则常常挑三拣四,不是不屑干就是嫌工资低,甚至根本不愿意到工厂、农场干活,不肯从事服务性行业,这样其劳动力雇佣相对不足。在这种情况下,找不到工作的白人劳工对华工的仇视更加刻骨铭心,一直叫嚣着华工抢了他们的“饭碗”。其次,1873年,美国爆发了经济危机,据统计,在这次危机中,“加州30%左右的工人失了业,在旧金山有1500名失业工人,而被铁路公司解雇的12000名华人也进入该市”,“恰恰在这个严峻的时期,华人移民也达到了十九世纪的最高潮,从1870年至1875年,8万多华人来到美国,仅在1873年就有2万多华人入境”。这就更加造成了华人同白人“抢夺饭碗”的现象。

在上述情况下,资产阶级政客为了转移白人愤怒情绪,缓和阶级矛盾,把白人失业和经济危机归咎于华人移民的涌入,从而不断煽动白人对华人的仇视,激起他们的种族主义的狂热,最终是使华人成为了这场经济危机的替罪羊。据不完全统计,从1852年到1882年地方性的反华立法和州的反华立法及司法决定就有二十多个,华人问题“不再是一个加州问题,而是整个美国问题”。从加利福尼亚开始的排华情绪向华盛顿蔓延,在这种情况下,美国资产阶级政党为了各自的利益,公然走上了反华的前沿阵地,在美华人又面临着一场空前的灾难。

二、1882年排华法案出台的原因及排华针对性

十九世纪七十年代,经济危机的爆发导致反华骚动达到了空前的高峰。同时,共和党和民主党的斗争更加激烈。共和党由于在南北战争后对南方奴隶主势力的妥协,使美国人民大失所望,威信也一落千丈。相反,民主党的势力恢复,并且在1876年大选前夕与共和党力量势均力敌。两大党都意识到入主白宫的关键在于谁能拥有多数工人的选票。共和党为了能够战胜民主党,不惜违背建党精神,一改过去自由移民的主张,也同民主党一道支持排华主张。民主党也不甘示弱,宣扬反对似奴隶的华工。两大党的竞选措辞相差微乎其微,这就形成了两大资产阶级政党竞相排华以捞取工人选票的局面,两党均相信“利用华人问题做文章是政治上取得成功的捷径”。排华运动跨越了加州一州的界限,成为全国政治问题的中心。

共和党的新策略使其分别在1876年、1880年两次大选中获胜。这时,“旧金山反华联盟”,“加利福尼亚工人党”等反华团体纷纷成立,反华暴行的巨大魔影笼罩着美国。鉴于当时的形势,为了安抚国内工人,同时消除外交上的排华障碍,海斯总统于1880年派遣了以安吉尔为首的代表团访华,其结果便是1881年中美之间正式生效的《安吉尔条约》。条约规定中国政府应同意在不影响其他各类人进入美国的情况下,美国可调节、限制或终止华工入境,但不是绝对禁止。这个条约为美国推行全面排华政策找到了合法依据,使美国排华法案的出台仅仅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1882年,美国国会受理了共和党参议员约翰.米勒(JohnF.Miller)提交的排华法案,在国会审议中,排华主义者和反排华主义者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激烈辩论。排华主义者千方百计地攻击华人,主要的依据就是说华人有严重的恶习和不良影响,难于同化美国的生活和美国的伦理道德标准;华工挣低工资同美国工人抢“饭碗”等。反排华主义者提出排华违背了《蒲安臣条约》的自由移民政策,违背了美利坚共和国的立国原则,是美国人自己打了自己的脸。但是,在种族主义者发动强大的社会舆论攻势的压力之下,反排华主义者的辩护之音显得微乎其微,最终排华主义者以选票的多数占据了上风。1882年5月6日,美国国会通过了历史上第一个限禁外来移民的法案---《关于执行有关华人条约诸规定的法律》,这也就是通常所说的1882年美国排华法案。从上述分析中可以看出,此法案的颁布乃是美国两大资产阶级政党争权夺利斗争的结果,是美国工人阶级日趋高涨的排华情绪被资产阶级政党利用的结果,它的出台适应了美国国内政治斗争的需要。这是1882年排华法案出台的根本原因。此法案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禁止自由移民的重要法案,也是在未与清政府协商的情况下单方面制定的中国移民政策,使中国人成为不能向美国自由移民的惟一民族群体。

该法案主要内容包括:第一,十年内禁止华工进入美国,包括技术工人,非技术工人和矿工。假如有船私运华工入境,每私运一名华工,船主被罚款五百元以下,或被监禁一年以下;第二,工人以外的所有中国人入境,须有中国政府所发的英文证书,内载有关该中国人各项事项,并证明该人按照条约规定有入美的权利。中国政府所发证书必须经出口港的美国领事查验和签名盖章。但入美境后还须美国税关人员查诘一遍,若税关人员认为不能入境,还要驱逐回国;第三,美国联邦法院或州法院,一概不准中国人取得美国国籍,同时美国制定的法律不得与此法案相冲突;第四,此法案通过后,凡非法入境的中国人,都可以美国法院的命令驱逐出境。这个法案从表面上看只禁止华工入境,而对华工以外的华人,诸如教员和经商、留学、旅行的人作为“享受豁免的类别”虽有一定的限制,但至少不禁止,原则上不在排斥之列。但是,事实是否真的如此呢?

关于1882年排华法案下排华的针对性问题,国内学术界大抵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排华针对华工;另一种观点较为模糊地认为排华法案不但针对华工,而且与商人、教师、学生等有关。持排华针对华工的观点者往往以美国在排华期间对中国人赴美留学和游历态度作为例证。事实上,这一例证是有失偏颇的,并不能证明排华不针对学生及其在美华人。自1872年起,清政府每年送30名幼童赴美,连送四批共120名幼童出国留学,这些留学生的留学计划没有受到美国国内排华的影响,这的确是一个事实。但是,1881年,当留学生组织者容闳向美国提出要求中国留学生进入美国陆军和海军学习时,却遭到拒绝。容闳大失所望,没想到在排华情绪日益高涨之际,中国留学生首当其冲便遭“技艺”上的排斥。在这样的背景下,1882年排华法案出台,这充分说明排华法案对华工以外的华人产生了不利的影响,矛头已明显地指向中国留学生。当时,中国的保守派为了防止留学生受到美国思想污染而把他们召回祖国,从当时情势看,这不失为歪打正着的明智之举,使那些远离家乡的学生避免了排华法案下的迫害。这才是事实的真相。至于耶鲁大学校长劝阻中国留学生不要返国这一做法,仅仅代表他个人的行为,而不是排华法案下的政府行为,更不能由此说排华不针对学生。实际上,1882年排华法案下的排华是将境外排华和境内排华联为一体的,即在美国境外禁止华人入境,而在境内则加紧对华人的迫害,把他们递解出境。该法案下排华的针对性在实际操作中大大超过了华工的范围,涉及了几乎所有的华人。

根据1882年美国排华法案,被禁止进入美国的只限华工,非华工则有权进入。但是,该法案也赋予了美国移民官员和验关官员很大的权利自由,他们的个人意志往往成为华人能否进入美国的通行证。在当时狂热的排华情绪影响下,美国移民官员和验关官员不断寻找借口,刁难前来美国的华人,阻止他们进入美国。这样的例证有很多,如对商人,他们惯以护照的英文部分欠缺为理由而不允许商人们入境,迫使他们返回中国。甚至验关官员还任意解释华工一词的含义和范围,把一些商人也列入了华工之列,禁止他们入境。对赴美求学的学生,移民官员限制得更加严格,常以“在美国学习和生活的费用不足”、“学业完成后会留居美国”、“不懂英语”等,作为拒签的当然理由,甚至有的理由竟是“太年轻了,不能进入大学学习”。更为荒谬的是有一名中国教师,由于给报纸做过一些翻译和编辑工作,就被禁止登岸,理由是他当过编辑,而编辑也是劳工。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移民官员随意解释华工一词,为其行为披上了“合法”的外衣。

同时,在美国国内与1882年排华法案相配合,美国资产阶级不断策动排华暴行,华人被惨杀几乎是每天都发生的事件。其中最突出的是1885年9月在怀俄明州采矿市镇罗克斯普林斯,28个华人被屠杀,11个人在他们居住的屋内活活被烧死,这是美国排华运动史上最为残暴的事件。自1882年排华法案出台后,反华暴行如同瘟疫一样迅速蔓延,几乎遍及了美国各个角落。1886年1月至4月,加州35个居民区的华人被驱逐出去。1887年,31个华人矿工被杀害在华盛顿州东部的斯内克河上,华人无时无刻不在为自己的生命担忧。

美国当局在1882年排华法案的支配下肆意横行,无法无天。1886年,中国驻美国全权公使张荫桓赴美就任,当到达旧金山港时,受到了移民官员的无理刁难,不准登岸,必须先经海关检验看图书。按照当时的国际法规定,外交人员是享有治外法权的,美国移民官员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而置国际法于不顾,可见排华暴行发展到了什么地步。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1882年排华法案是对华人的彻底的排斥,不但是不公正的,而且是非人道的。排华法案下的排华针对的不仅仅是华工,而是包括教师、学生、商人、甚至外交人员等在内的所有华人。当然,并不否认还是有一些华人在美国幸存下来或侥幸得以入境,然而实际上在排华期间里他们的处境是相当艰难的。

三、对1882年排华法案的反思

美国排华最初起于民间,而最后成于政府,经历了从地方到全国的发展过程。1882年排华法案标志着美国排华的全面开始,排华已经成为了美国的国策。从《蒲安臣条约》的签订到排华法案的出台,我们可以看到:

第一,1882年排华法案违背了《蒲安臣条约》,标志着美国对华移民政策的重大转变。

美国从建国伊始就奉行自由移民政策,1868年《蒲安臣条约》的签订保证了中国移民不受任何限制地移民美国。然而,在这个条约刚签订了短短的十四年之后,美国政府又迫不及待地出台了排华法案,禁止华人移民美国。在这个意义上说,具有国际公法效应的《蒲安臣条约》便形同废纸一样被美国政府撕得粉碎。1882年排华法案的出台宣告了美国对华移民政策自由时代的终结,同时美国国内关门政策开始形成。

实际上,美国政府最初吸引中国移民的目的在于补充劳动力市场的不足,开发美国的西部;而中国移民去美国的直接目的是“发财”,在浓重的乡土观念下只梦想着挣到钱后回到家乡。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正当华人特别是华工为建设美国西部舍命劳作,同时也为能挣到钱而疲于奔命时,美国社会滋生了越来越普遍的排华情绪,并且愈演愈烈,排华暴行一发而不可收拾。特别是七十年代经济危机期间,华人的处境更加艰难,最终排华情绪迎合了国内两大党政治斗争的需要,使排华从地方性行为上升为国家国策。因此,1882年排华法案是美国对华移民政策发生重大转变的最好诠释。

“据统计,仅从1882年8月到1885年7月的三年时间里,被迫离开加州和死亡的华工就达50,174人”。排华时间从1882年5月一直持续到1943年12月,整整半个多世纪,这不仅损害了美国作为民主国家的声誉,也严重地损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第二,1882年排华法案不是基于美国现实情况,经实事求是的考虑后合理地制定的。

首先,在经济发生危机之时,采取限制移民政策是很有必要的,但排华并不是解决经济危机的根本办法。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外来移民在美国历史上所做的贡献是卓然的,最终使美国成为了两洋国家。从这个意义上说,美国建国后所采取的自由移民政策应该是既崇高而又实事求是的,但是,这一政策所导致的直接后果是进入美国的移民数量增长非常迅速。据美国官方统计,美国人口从1850年的2,300万,上升到1880年的5,000万,这其中最大的原因归于移民的涌入。同时,“从1860年到1900年,美国人口从3,100万上升到7,600万,在这40年内,大约有1,400万外国人移民美国”。由于十九世纪七十年代经济危机,致使职业竞争十分激烈,大批工人失了业。尽管经济危机的根本原因在于资本主义制度本身,但是需要指出的是美国当时经济的发展还暂时消化不了这么多的劳动力,“随着外来移民的增加,限制移民在美国就成为了首要的需要”。如果美国政府能够及时提出一个限制移民的措施,不但可以使事态发展不致于向恶性转化,而且是很有必要的。但美国政府并没有这么做,资产阶级政客为了转嫁经济危机却将矛头对准华人,不断火上浇油来煽动白人对华人的排华情绪,最终使美国政府出台了1882年排华法案。实际上,华人无论是在美国外来移民中,还是华工在美国工人中,其所占的比例都是相当微小的,这一点早被学术界的学者们所证实。就1882年排华法案的本身而言,排华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仅仅是美国国内阶级矛盾取得了暂时的缓和。

其次,由于对华人尤其对华工的排斥,延缓了美国西部的开发。在十九世纪下半期的美国经济建设中,华工所做出的贡献是突出的,他们不仅从事采矿业,为美国西部建设积累了资金,而且还从事铁路的建设,促进了美国统一市场的形成。另外,他们还为加利福尼亚农业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美国参议院一份档案资料里记载这样一段话,说没有华工就不可能使加利福尼亚的荒地变成良田,就不可能使整个加利福尼亚变成一座花园,一个果木园。可见,加利福尼亚的累累硕果中无疑渗透着华工的辛勤和汗水。尽管如此,牺牲华工的利益并没有给美国带来任何的好处,相反排斥华工延缓了美国西部的开发,也许这是美国资产阶级始料不及的。美国著名的历史学家玛丽?柯立芝教授在她研究华人的专著《中国移民》中指出,西部地区的发展由于丧失了华工这样的劳动力而停滞不前,加利福尼亚的果园竟然出现了成熟的果子无人采摘的局面,更为严重的是由于排华,加州出现了难以对付的人口流动问题。因此,1882年排华法案对美国经济发展造成了一股强大的逆冲力。

美国有务实的传统,如果说建国后美国采取的自由移民政策是基于实事求是考虑的话,那么1882年排华法案则实在称不上是美国现实的需要,美国的务实传统也在此大打折扣。该法案无论在政治上,还是经济上,都不是根据美国的国情来制定的,延缓了采取限制移民政策而使美国丧失了经济发展的大好时机。

第三,1882年排华法案对中美关系产生了强大的负面影响,这是中美关系的大倒退。

现在,国内外越来越多的学者认为,美国对中国移民政策实际上是与中美关系联系在一起的,美国排华无疑是对中美关系的巨大破坏,加剧了中美之间的分离。

1868年,美国签订《蒲安臣条约》的目的有两点:其一,保证美国在华招募劳工合法化;其二,扩大同中国的对外贸易,增强美国在华的实力,开拓在中国的市场,这一点往往被学术界所忽视。在中美两国早期贸易中,1845年美国对中国的贸易总额为950万美元,到1860年达2250万美元,南北战争期间对华商业利润达2000万美元。为了满足美国资本集团的商业利益,追求美国财富和势力的增长,美国政府采取了两面手段,一方面保证移民之间的自由往来;另一方面保证美商对中国市场的开拓。但是事与愿违,在《蒲安臣条约》生效的十四年间,美国对华贸易却一直处于一种低潮的状态。在十九世纪七十年代,随着排华情绪的增长,美国想同中国迅速扩大对外贸易的热情淡薄了。《蒲安臣条约》成为排华主义者的众矢之的,排华分子将其看成是他们前进路上的最大障碍,必先除之而后快。在这种情况下,排华自然而然地成为了美国政治生活的主题,美国政府根本无暇顾及在中国商业的发展及市场的开拓。1882年,随着排华法案的颁布,美国对华人实行“关门”政策以后,此种情况愈加明显,中美贸易一直到十九世纪末才有所转变。而在中国国内,排华法案引起了中国人的强烈不满,特别是广东地区和长江流域各通商口岸,美国在中国的商业利益受到了极其不利的影响。因此,可以这样说,1882年排华法案是对中美关系的一场巨大的破坏,使中美贸易经历了一段时期的沉寂,延缓了美国对华贸易的增长。在十九世纪末,随着美国工农业生产的发展,美国经济对开拓新市场的需求日益强烈,美国才又一次把目标聚焦中国。但这次市场的开拓,不仅包括经济市场,还包括政治、思想、文化市场等,美国企图从各方面来加强对中国的控制。

综上所述,1882年美国排华法案并没有给美国带来任何的好处,相反在美国的历史上却留下了永远也抹不掉的阴影。对美国人而言,“美国人对华人的历史,是美国人不能引以为荣的事情”,“是应该更正的历史错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