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触摸历史的温度 —纪念英雄的中国远征军

明年的二月十六日,我一定要在伊通河上放一盏河灯来告慰我心中的英雄们—曾战死异域的远征军将士。

他们有些虽未在沙场倒下,但至今仍长眠于野人山中。

他们曾为国家赢得荣耀与光荣。他们是真正的国家英雄!

71年前,他们誓师出征异域时,又何曾关注自己的安危?他们血战同古之时,又何曾渴望归国立功?他们踏过原始丛林的枯叶时,又何曾想过会与脚下的这片土地融为一体?

云南的红土地中埋葬着在冲锋路上倒下的父辈们,腾冲的国殇墓园中一排排庄严墓碑在诉说着中国军人英勇战斗的故事。在缅甸人拆毁的烈士墓上方的房屋中时常听见奇怪的叫声,那不是鬼魂的哭诉,而是中国年轻军人们渴望归国的呐喊。

我钦佩北京的学长钟声,因为他用自己的行动为曾在美丽滇西战斗和远征异域的战士们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从远隔千上万水的北京城一路开车到达云南的片马口岸—中国军200师归国之路上,用15年的压岁钱为戴安澜师长;为援华战死的美国军人;为所有因远征事业献身的英雄们立碑!

我敬佩戈叔亚老师、章东磐老师、余戈老师......他们多年来一直为寻找真实的滇缅抗战史无私地做着田野调查、奉献青春与汗水。

当我在高中历史必修1第16课的课文中发现介绍远征军入缅作战的124个字时,我的心真的澎湃了。

我感谢他们为让这段历史写入高中教材多年来所作出的努力。因为他们使我们得以了解尘封已久的历史,使全体中学生明白我们的前辈曾为“扬大汉之威,建功异域”所付出的无数牺牲和进行的无数斗争。

我记得曾经有这样一个故事:在缅甸有一种从不开花的芸香草。缅人说:当年诸葛亮到达缅甸受到人民的拥戴。他临走时,缅甸人民舍不得他离开,便问他何时归来。诸葛亮指了指路边的野草,“待此草开花,勇武之师势必归来。”缅人千秋万代守候着这种草。就在民国三十一年的春天,芸香草奇迹般地开花了。花开之后便迎来了英雄的中国远征军。

戴安澜将军得知此事有感而发,写下:

万里旌旗耀眼开,王师出境岛夷摧。

扬鞭遥指花如许,诸葛前身今又来。

策马奔车走八方,远征功业迈秦皇。

澄清宇宙安黎庶,先挽长弓射夕阳。

有人说他们生不逢时,生在乱世又值外寇入侵、国破家亡;但同时他们又生当逢时,因为他们有机会战场杀敌、扬威异域。七十多年

前这支部队立下了赫赫战功又极富传奇。他们曾代表我们亲爱的祖国在他国建立功勋,他们虽渴望归国,但却无怨无悔投身远征大业。

“一寸河山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中华优秀的学子们飞越喜马拉雅山,去追寻杀敌报国的理想。西南联大的数百师生满含一腔报国热忱投入抗战大业。

这关乎中国生死的战场曾留下多少男儿的血肉之躯?

铭记吧,何时都不要忘记。不要忘记曾有这样一群人在为中华赢得独立和解放的斗争中抛洒热血于海外。

以此纪念我敬仰的爱国者们。

公元2013年12月6日

永远爱军队

本文内容于 2014/2/17 8:59:11 被小编a4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