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芳、边芹映照了刘瑜的真面目!

“‘您爱国吗?’这是去年十月,在北京的一个演讲中,听众之一向讲者提出的问题。这问题在香港,尤其在主流政商界,回答不仅一致,而且怕要抢着回答呢。北京这位年轻学者的回答是不一样的,她说:‘对我来说,爱国是个伪命题。国家是个很中性的概念,马克思的定义,国家是阶级统治的暴力工具。你为什么要去爱一个暴力机器?国家本质上是政治上的组织方式,对我来说,可爱的是人与人之间的真善美。’这年轻学者是在清华大学任教的刘瑜。”

以上是2011年9月21日《刘瑜和她的弦外之音》一文对“xxx”的一段特写。一星期后作者李怡又在香港电台节目《一分钟阅读》重弹刘瑜的伪命题之调,香港媒体人梁建锋看后于同年11月30日在《星岛日报》撰文驳斥:

“爱国与否是个人的自由,可是连最主张自由的美国也有叛国罪;意即是你可以不爱或不做任何有益国家之事,但也不能去伤害它。国籍是没有人可以回避的身份,就算地球上真的还有未被现代文明发现的隐蔽部族,依人类发展历史,他们也应有对自己部族的忠与爱。美国国父华盛顿在离任总统的告别演辞中呼吁国人要团结及爱护自己的国家;美国第卅任总统卡尔文?柯立芝对爱国下的定义是:照顾国家等于照顾自己。林肯说:我喜欢看到为自己所居地自豪的人。”

并拆穿她的弦外之音:

“当刘瑜状似浪漫地说自己只爱‘人与人之间的真善美’,并彻底否定‘爱国’及称之为‘伪命题’时,她实际上是否定中国。刘提出的理据怪异得没法理解,她引用了马克思的话来证明国家是暴力工具,所以不值得爱。这完全是抽离了现实,因为谁都知道今天的中国还有多少马克思主义成份。还有,刘说国家只是‘政治组织方式’,这种偏狭的定义是完全背离了逻辑和现实。刘言下之意是不理会政治的人们,便大可以没有国家,就如她所说的国家是中性的,可有可无。请问这种无政府无国家的地方,客观存在这地球上吗?当然没有,刘只是借此来间接表白她不必爱国的主张。”

最后警告:

“如果中国不成国,中国人的生活会怎样?别说这是不成理的假设,满清便是国不成国时期。在享受国家大学教席福利、生活在无数爱国人士血汗建设的社会,刘瑜可以扮潇洒的说自己不需要国家;而用公帑经营的香港电台,却又竟然可以宣传‘无国家论’;如此美好自由的国度,不是很可爱吗?只感到刘也好,港台也好,很会享受自由,缺的是良心和良知。”

以“国家是阶级统治的暴力工具。你为什么要去爱一个暴力机器?”扮潇洒“否定中国”者无法回避的良心命题是:妳的尊翁刘德旺就曾在暴力统治机器官居河北省政协主席、党组书记!妳赖以长大、藉以到美国拿博士的人民币薪俸难道也是什么伪命题吗?

因在春晚演唱《英雄赞歌》遭不友善对待的歌手王芳有感而发写道:

“为演唱这首歌曲而指责我的人,请认真听听这首歌,不需要像我一样听几百遍,就可以知道,我流露的是爱这个民族,心疼烈士,和对得起你们的品质和欣赏水准!”

“那些侮辱自己祖国的人,请先看看你们自己为这个国家做了什么。我就是个丫头片子,也许是你们说的工具。无论什么情况,爱祖国爱民族不会错。一个孩子,从妈妈肚子里出来,猛踹他妈妈,说长得不漂亮或者举止不得体,合适吗?”

“无论什么情况,爱祖国爱民族不会错”的心声正应对了洋基佬常挂嘴边的一句话:“无论对错,都是为了我们的国家。”(Our Country,right or wrong!)马克?吐温曾析论此言:“每一家报纸喊出它,各个讲坛喊出它,教育当局把它张贴于每一间学校,军事单位把它写在旗帜上。每一位未喊出它的人,或是保持沉默的人,将会被称为叛徒。”看来宣扬“爱国是个伪命题”的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即使不是叛徒也是昧着良知说瞎话!

刘瑜的“伪”不禁让人想到边芹的“真”,忧心华夏文明将被西方势力解构乃奋笔以力作《被颠覆的文明:我们怎么会落到这一步》”点破:

“西方征服集团上百年都在做一件事:拆掉中国的城墙。祖国是什么?除了边界、领土、落脚点这些概念,她还是人的精神家园,尤其对我们这个没有上帝的民族。一个没有精神家园的人将是永远的流浪儿,哪怕腰缠万贯。所以要拆掉城墙,在不能明火执仗军事占领的情况下,最便捷的战役就是在人们的头脑里打破“祖国=精神家园”这一历经世纪用血肉铸成的概念,而劫走一个文明对世界的解释权是打破“祖国=精神家园”的第一步,妖魔化爱国主义则是解构的第二步,因为爱国主义是精神家园的城墙。”

的她有一首“文人墨客鄙之不及”、“无处刊印”的诗作:《我爱你》,其中有几句说:

“我爱你,

为了你千年无尽的磨难,

为了你至今不休的含辱,

为了背弃你的人成群结队,

为了玷污你的人飞黄腾达。

我爱你,

因为所有吸你血的蟥虻,

因为无数腐蚀你的蛀虫,

因为你体内无穷的叛徒,

因为遍野撕咬你的犬狼。”

“我爱你,

让我碾作尘埃轻拂你的名字,

让我成风化雨洗涤你的名字,

让我化为空气环抱你的名字

让我变音化符吟唱你的名字:

祖国。”

以“伪命题”、“暴力机器”看待祖国者不就是妖魔化爱国主义、挖自身精神家园的城墙?在“背弃你的人成群结队”、“玷污你的人飞黄腾达”的当下,我们要把那些“吸你血的蟥虻”、“腐蚀你的蛀虫”一一揪出,为了祖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哎,怎么这样的人竟然还能留在清华北大这样的名校任教?

现在我有点明白了,为什么王丹和xxx之流敢于公开叫嚷要共产党下台,要彻底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要搞两党制,要把国民党请回来。

这种摇唇鼓舌的所谓专家,最拿手的本事就是糊弄年轻学生。这些学生可是我们祖国和民族的未来啊!不能让这样的现象在持续下去了。


看到没有,这种老师教的学生怎么能不成汉奸。

唉!当年当老师可要严格政审的。现在什么玩意都能当老师了。

刘瑜这就是典型的装逼的“臭老九”,用一些故作神秘却狗屁不通的伪学问来故弄玄虚、标新立异、愚弄试听。试问,你不承认国家就等于不认母亲,你自己从哪来的,你是谁,你是什么都搞不清,你所谓的真善美是什么、在那里?在美国还是日本?工业产品还得有个厂家品牌吧,鸡鸭猪狗还有个主户吧,你这个既无来处也无归属的野种有什么资格大放厥词,说自持清高、自命不凡怕是都高抬你了。其实就是人渣,傻逼。谁瞎了眼了让这种垃圾货从事教书育人、为人师表的神圣工作,这不误人子弟吗?他教出来的会是什么货色?国家应该清理教师队伍,不能任由这些祸国殃民的癌细胞毒害青年、祸害社会。

刘瑜,你一定要放弃中国国籍,然后你爱到那个国家就去那个国家——如果这个世界还有一个愿意收留不爱国者的国家。如果你找不到国家愿意收留你,好办,太平洋是没有盖子的,跳下去就可以了,那无比的自己。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