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越:俄国人的男女关系

俄罗斯是一幅女性的面孔。

笔者曾到东正教圣地普斯科夫男子修道院朝圣,在俄罗斯军队打败金帐汗国的库利科沃古战场,观看过宗教游行,看到成千上万的俄罗斯教民或手捧圣母像,或者高擎圣母幡旗远涉百余公里,前来谒拜圣地。很多教民热泪盈眶,在圣母像前或长跪不起,或匍匐在地。俄罗斯人认为,圣母赐福和保佑着俄罗斯,他们认为,圣母就是俄罗斯人的精神源泉。

俄罗斯神父说,圣母的优美形象不仅远在高天,而且近在眼前,这是俄罗斯的力量。而俄罗斯力量就是女人的力量。东正教教会与西罗马教会最大不同就在于,俄罗斯教会有很多身怀传教使命的女性。由此,不难理解为什么在俄罗斯东正教教会,女性传教主义盛行,这是否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俄罗斯的国家拯救主义核心,是女性,只有女性才能拯救俄罗斯呢?从这个意义上讲,笔者真觉得,俄罗斯女人多于男人是天意,是俄罗斯的宿命。因为她们美丽、强大而被赋予了使命,她们天生就要多生多养,让上帝子民遍布天下。

世上只有苏俄设有英雄母亲称号。英雄母亲,是斯大林时期提出的一个称号。1944年7月8日,由苏联最高苏维埃签署批准,意在奖励生养超过十个以上孩子的苏联妇女。但是,出乎苏联当局意料的是,被他们鼓励多生多育的女性,却身怀东正教的传教使命,她们不仅传播基督真理,更抵抗苏联的集权主义。苏联作家伊利因说,集权主义与俄罗斯女性的自然属性相排斥,于是她们成了集权主义的天敌。最终,苏联集权主义垮台,可以说这是俄罗斯女性的胜利,也是苏联国家解体鲜为人知的精神因素之一。因此,女人,在俄罗斯不是弱势群体,俄罗斯女人比男人还强大,这种强大是灵魂和体力合一的强大,相比之下男人倒显得底气不足了。

强者最适合的职业就是守护,俄罗斯女人是男人的守护神。俄罗斯人认为,俄语里的“爱”一词的含义,不是简单的“爱恋”,它更有“怜惜”之意。俄罗斯女人与生俱来母性十足,最善温暖失意者的心。她们在男人狂呼乱叫时,善于让步妥协,宁愿让自己的灵魂受伤。这意味,假如你与俄罗斯女人相爱,她便会怜惜你。有时候,俄罗斯女人并不将红颜视为资本,独立地保持一份真纯和谦逊,对很多想入非非的男人保持着一份审慎的接受。

俄罗斯文学,曾经给我们充分展示了俄罗斯女人的精神世界——有教养的女人,重精神轻物质,富于自我牺牲和追求真理,这些恰是夫妻之爱和婚姻生活的坚实基础,正如普希金在《叶甫盖尼奥涅金》中塑造的塔吉扬娜,她是一位热情似火,又冰清玉洁,既是充满理想的妻子,又是襟怀坦白,忠贞可靠朋友。

俄罗斯诗人涅克拉索夫(Николай Некрасов, 1821-1878)、俄国十二月党人的妻子沃尔贡斯卡娅(Волконская, Мария,1805-1863)以及俄罗斯哲学家特鲁别茨柯依(ЕвгенийТрубецкой,,1863-1920)在他们的作品中,都曾为俄罗斯女性的精神世界画像,涅克拉索夫指出,十二月党人的妻子追随丈夫一路坎坷前往西伯利亚流放地,并非出于女性对男人盲目的服从,也不是因为要表现妻子对丈夫的一片忠诚,而是因为俄罗斯女人有她们自己对男人的独特理解,即爱国主义精神的独特理解。有理解才会有奉献,这是爱的逻辑,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会读懂普希金,才会明白,为什么她们毅然决然地成为十二月党人之妻,原来俄罗斯女人的精神品格就是这样铸成。

再说俄罗斯男人的故事。笔者认识住在莫斯科的越南琛姑娘,她嫁给了俄罗斯男人。婚后问她感觉如何,她说,丈夫最大的优点是心眼好,最大的缺点,就是爱喝酒,而且早上一睁眼就喝。她为此指责丈夫,男人却反驳说:“胡志明爷爷的小宝贝儿,早晨喝酒不是缺点。俄罗斯男人要是早晨不喝点酒,怎么知道一天该怎么干活啊!”

说俄罗斯男人个个都是酒鬼,有些夸张,但在俄罗斯,爱喝酒的男人所占比例相当大,是一个不争的事实,领袖人物也不例外,众所周知的苏俄领袖斯大林,酷爱格鲁吉亚葡萄酒,常把苏共政治局委员邀来聚餐,然后把他他们灌得大醉而后快。俄罗斯第一任总统叶利钦也是酒鬼。他在乡间别墅休假时豪饮,酒后用匕首在手臂上乱捅,鲜血迸溅,还让逼迫他的亲信效仿他。几年前,笔者陪同莫斯科一所大学的校长,来中国进行教育合作交流。校长下飞机的第一天,就喝得酩酊大醉,几天后,直到我们返回俄罗斯,他也没有醒来,我们只能架着他登上归国的飞机。

俄罗斯人的酒精依赖综合征一旦发作,就必须不停地饮酒,以解煎熬之痛,但是不停地饮酒,却又使得他们的依赖变本加厉。俄罗斯前些年采用进口戒酒针等方法,试图帮助酒鬼一劳永逸地戒除酒瘾,但是,俄罗斯酒鬼的酒精依赖渗透了灵魂,仅靠一针,恐难解千年酒醉。

即使东正教神父也不能幸免。俄罗斯东正教史写道,1718年第一届俄罗斯中国传教团团长伊拉里昂,竟然在北京酗酒猝死。一般人很难想象,经年累月的酗酒,逐渐改变了俄罗斯人的性格,酒鬼们愚钝呆板、厚颜无耻、谎话连篇又狡诈阴险。是谁纵容了俄罗斯男人酗酒?当然是宽宏大量的俄罗斯女人。最终,俄罗斯男人和女人,只能要一起承受酗酒给他们带来的痛苦。

不过,俄罗斯女人早已洞察男人的劣根性,所以,她们一直努力,希望重塑俄罗斯男人,而恰是这种重塑的过程,培育了俄罗斯女人的优势,也决定了在俄罗斯,不管男人表面上如何嚣张,都无法改变女人统治男人这一事实。

俄罗斯是一幅女性的面孔。

笔者曾到东正教圣地普斯科夫男子修道院朝圣,在俄罗斯军队打败金帐汗国的库利科沃古战场,观看过宗教游行,看到成千上万的俄罗斯教民或手捧圣母像,或者高擎圣母幡旗远涉百余公里,前来谒拜圣地。很多教民热泪盈眶,在圣母像前或长跪不起,或匍匐在地。俄罗斯人认为,圣母赐福和保佑着俄罗斯,他们认为,圣母就是俄罗斯人的精神源泉。

俄罗斯神父说,圣母的优美形象不仅远在高天,而且近在眼前,这是俄罗斯的力量。而俄罗斯力量就是女人的力量。东正教教会与西罗马教会最大不同就在于,俄罗斯教会有很多身怀传教使命的女性。由此,不难理解为什么在俄罗斯东正教教会,女性传教主义盛行,这是否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俄罗斯的国家拯救主义核心,是女性,只有女性才能拯救俄罗斯呢?从这个意义上讲,笔者真觉得,俄罗斯女人多于男人是天意,是俄罗斯的宿命。因为她们美丽、强大而被赋予了使命,她们天生就要多生多养,让上帝子民遍布天下。

世上只有苏俄设有英雄母亲称号。英雄母亲,是斯大林时期提出的一个称号。1944年7月8日,由苏联最高苏维埃签署批准,意在奖励生养超过十个以上孩子的苏联妇女。但是,出乎苏联当局意料的是,被他们鼓励多生多育的女性,却身怀东正教的传教使命,她们不仅传播基督真理,更抵抗苏联的集权主义。苏联作家伊利因说,集权主义与俄罗斯女性的自然属性相排斥,于是她们成了集权主义的天敌。最终,苏联集权主义垮台,可以说这是俄罗斯女性的胜利,也是苏联国家解体鲜为人知的精神因素之一。因此,女人,在俄罗斯不是弱势群体,俄罗斯女人比男人还强大,这种强大是灵魂和体力合一的强大,相比之下男人倒显得底气不足了。

强者最适合的职业就是守护,俄罗斯女人是男人的守护神。俄罗斯人认为,俄语里的“爱”一词的含义,不是简单的“爱恋”,它更有“怜惜”之意。俄罗斯女人与生俱来母性十足,最善温暖失意者的心。她们在男人狂呼乱叫时,善于让步妥协,宁愿让自己的灵魂受伤。这意味,假如你与俄罗斯女人相爱,她便会怜惜你。有时候,俄罗斯女人并不将红颜视为资本,独立地保持一份真纯和谦逊,对很多想入非非的男人保持着一份审慎的接受。

俄罗斯文学,曾经给我们充分展示了俄罗斯女人的精神世界——有教养的女人,重精神轻物质,富于自我牺牲和追求真理,这些恰是夫妻之爱和婚姻生活的坚实基础,正如普希金在《叶甫盖尼奥涅金》中塑造的塔吉扬娜,她是一位热情似火,又冰清玉洁,既是充满理想的妻子,又是襟怀坦白,忠贞可靠朋友。

俄罗斯诗人涅克拉索夫(Николай Некрасов, 1821-1878)、俄国十二月党人的妻子沃尔贡斯卡娅(Волконская, Мария,1805-1863)以及俄罗斯哲学家特鲁别茨柯依(ЕвгенийТрубецкой,,1863-1920)在他们的作品中,都曾为俄罗斯女性的精神世界画像,涅克拉索夫指出,十二月党人的妻子追随丈夫一路坎坷前往西伯利亚流放地,并非出于女性对男人盲目的服从,也不是因为要表现妻子对丈夫的一片忠诚,而是因为俄罗斯女人有她们自己对男人的独特理解,即爱国主义精神的独特理解。有理解才会有奉献,这是爱的逻辑,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会读懂普希金,才会明白,为什么她们毅然决然地成为十二月党人之妻,原来俄罗斯女人的精神品格就是这样铸成。

再说俄罗斯男人的故事。笔者认识住在莫斯科的越南琛姑娘,她嫁给了俄罗斯男人。婚后问她感觉如何,她说,丈夫最大的优点是心眼好,最大的缺点,就是爱喝酒,而且早上一睁眼就喝。她为此指责丈夫,男人却反驳说:“胡志明爷爷的小宝贝儿,早晨喝酒不是缺点。俄罗斯男人要是早晨不喝点酒,怎么知道一天该怎么干活啊!”

说俄罗斯男人个个都是酒鬼,有些夸张,但在俄罗斯,爱喝酒的男人所占比例相当大,是一个不争的事实,领袖人物也不例外,众所周知的苏俄领袖斯大林,酷爱格鲁吉亚葡萄酒,常把苏共政治局委员邀来聚餐,然后把他他们灌得大醉而后快。俄罗斯第一任总统叶利钦也是酒鬼。他在乡间别墅休假时豪饮,酒后用匕首在手臂上乱捅,鲜血迸溅,还让逼迫他的亲信效仿他。几年前,笔者陪同莫斯科一所大学的校长,来中国进行教育合作交流。校长下飞机的第一天,就喝得酩酊大醉,几天后,直到我们返回俄罗斯,他也没有醒来,我们只能架着他登上归国的飞机。

俄罗斯人的酒精依赖综合征一旦发作,就必须不停地饮酒,以解煎熬之痛,但是不停地饮酒,却又使得他们的依赖变本加厉。俄罗斯前些年采用进口戒酒针等方法,试图帮助酒鬼一劳永逸地戒除酒瘾,但是,俄罗斯酒鬼的酒精依赖渗透了灵魂,仅靠一针,恐难解千年酒醉。

即使东正教神父也不能幸免。俄罗斯东正教史写道,1718年第一届俄罗斯中国传教团团长伊拉里昂,竟然在北京酗酒猝死。一般人很难想象,经年累月的酗酒,逐渐改变了俄罗斯人的性格,酒鬼们愚钝呆板、厚颜无耻、谎话连篇又狡诈阴险。是谁纵容了俄罗斯男人酗酒?当然是宽宏大量的俄罗斯女人。最终,俄罗斯男人和女人,只能要一起承受酗酒给他们带来的痛苦。

不过,俄罗斯女人早已洞察男人的劣根性,所以,她们一直努力,希望重塑俄罗斯男人,而恰是这种重塑的过程,培育了俄罗斯女人的优势,也决定了在俄罗斯,不管男人表面上如何嚣张,都无法改变女人统治男人这一事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