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00年,两家人权机构联合出版了一个小册子,用来监督那些有虐待犯人嫌疑的监狱。这本行动指南给出了判定残忍、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等行为的标准。

真实!当代五大惨无人道的酷刑

2007年1月,国际特赦组织成员在巴黎抗议美国军方对关押在古巴关塔那摩监狱的人员滥用酷刑。

这本书里同样也提到了最常见的酷刑。指南中引用的最常见的方法是殴打,电刑,用绳索吊着四肢,模拟处决和各种形式的性侵犯,特别是强奸。其中四种酷刑是身体上的,被称为黑色酷刑,而模拟处决被划为白色酷刑,因为它会对人的心理产生强烈刺激。黑色酷刑和白色酷刑之间几乎没有差别,它们都是阴险的

正如人道组织SPIRASI所说的那样,身体上和心理上的酷刑有着惊人的相似,它们的影响相互作用,很难区分彼此。

下面我们就将向您介绍这五种在世界范围内很普遍的酷刑,首先是殴打。

真实!当代五大惨无人道的酷刑

006年,菲律宾马尼拉监狱中的囚犯。

在一项对69名难民的调查中发现,其中97%的幸存者都受到了监管者的殴打。Vincent Lacopino在《关于酷刑的医务档案》一书中写道,“殴打的实施是很广泛的,但可能用的手段不太一样”。殴打酷刑可能只是简简单单的拳打脚踢。殴打可能单独地发生,也可能跟其他的形式的刑罚结合在一起。殴打也包括使用软管、皮带、竹竿、警棍和其他钝器。

殴打还有些特殊的形式。佛朗哥式的殴打会击打脚底板,这将导致受害者的脚失去触觉和对温度的感应,并且会引起脚和小腿的痛感,以至于在行走时产生严重的疼痛。

真实!当代五大惨无人道的酷刑

电击

电击并不像其他广泛使用的酷刑那样有着很长的历史,因为直到19世纪,人们才会用电。电的功能刚被掌握,就立即被用来作为实施酷刑的工具。刑讯专家 Darius Rejali说,美国人不仅开发了电的能量,更首先将它制成了刑具,并在从阿肯色州到西雅图的警察局中广泛使用[来源:波士顿环球报]。电击刑具包括眩晕枪、电警棒和电休克疗法(ECT)设备。电休克治疗装置在20世纪30年代被开发利用。在1955年,它被用来治疗抑郁症。这些装置也被用以实施酷刑,因为它们不会杀死受刑者,却能带来濒死的痛苦和失神。

此类型的酷刑很残忍,通常是用连在汽车电池上的各种通电道具,将电流引入受害者体内。因为廉价、有效,电击常被用来作为刑讯的方法。一位22岁的车臣幸存者讲述了俄罗斯军事人员的电力酷刑:“他们在我的手指甲和小脚趾甲上实施电击,后来我不得不拔掉了手指甲和脚趾甲”[来源:国际特赦组织丹麦医学组]。更重要的是,在制造了巨大痛苦后,电击几乎不会留下任何明显的痕迹。一位专家称,刑讯者喜欢使用电刑的原因是,除了很小的烧伤外它几乎不留痕迹,他们可以声称,这只是被关押者自己造成的”。

真实!当代五大惨无人道的酷刑

性侵犯

强暴是常见的暴力折磨,它在战乱时期尤为平常。在发生暴乱的世界各地,男人、女人和小孩都是被强暴的对象。从1990年起,波斯尼亚的穆斯林妇女在巴尔干战火中遭受了塞族士兵的集体强暴。在刚果,单单从2000年到2006年,就有多于40000名的妇女和孩子被强暴。90年代早期,约25000名卢旺达妇女被强暴。据报道,实施罪行的士兵们还告诉那些受害者“留你们一条小命,是为了让你们死得更惨”。 2005年卢旺达的妇女们在基布耶的一所诊所里等待看病。从20世纪90年代卢旺达实施种族灭绝政策起,至少有25000名女性遭遇了强暴。

男人和女人都可能受到性虐待。不论侵犯者使用自己的身体还是使用其他的手段来侵犯受害者,这种行为都构成了性虐待。另外,据专家估计,受到强暴的男人的数目会比统计数字更多。因为男性通常会隐瞒遭到性虐待的经历。事后,男性还可能担心自己的性能力出问题,甚至是不育症。另外,无论男女,经历性虐待后往往都会产生性功能障碍,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平复。

尽管性虐待有确定的含义,但一些专家认为所有的酷刑都属于性虐待的范围,因为在这些行为中受害人的身体都遭到了侵犯。

真实!当代五大惨无人道的酷刑

悬吊四肢

在越南战争中,越南共产党使用了被称为“绳索”的酷刑。在《人类面对极度压力的适应性:从大屠杀到越南》一书中,作者描述了这种很多美国士兵被捕后面临的酷刑,他解释道“尽管这种酷刑有着多变的形式,但它通常是用一根绳索从脚绑至喉咙,并将胳膊牢牢地捆绑在背后”。紧致的捆绑使肌肉生成了极端的张力,这在用绳索吊起犯人的四肢后会更加强烈,从而对神经造成持久损害。

持不同政见的土耳其公民Gulderen Baran在 20多岁时曾被警察施刑。除了其他酷刑外,她还曾被以各种方式捆缚,包括绑在木十字架上,或是将双臂困在背后。由于长期损伤,Baran的一只手臂的力量和运动能力都大受影响,另一只手臂则完全瘫痪了。

真实!当代五大惨无人道的酷刑

模拟处决

模拟处决使受害者感到自己——或是别人——正面临将被处决的处境。这种酷刑简单的可能只是被拘禁者的性命受到口头威胁,而极端的则包括蒙住受害者双眼上,并在他们脑后放空枪。任何明确表示死亡即将到来的行为都属于模拟处决。水刑就是模拟处决的一种,它使犯人体验到溺死于水中的感觉。 美国军方的战地手册中明确禁止士兵对犯人进行模拟处决。但是一些报告却指出这种处决被用在伊拉克战争中。2005年,一名伊拉克人被怀疑偷窃了美国军火库的金属,他被要求选择他的一个儿子接受死刑来免去自己的罪行。他的儿子被带走,消失在他的视野中,一声枪响后,他被告知自己的儿子已被射杀。几年前,两名陆军士兵因曾经进行过模拟处决而被调查。在某种情况下,他们将一名伊拉克人带到偏僻的地方,要求他为自己挖掘坟墓,并假装告诉他马上就会被枪决了。

美国军方肯定不是唯一违反有关国际法实施模拟处决的组织。2007年,15个英国人被伊朗革命卫队抓获。第二天晚上,他们被蒙上了眼睛,面对着墙列队。在他们身后,响来了枪击的声音,却只是空枪。

尽管受到法律禁止,模拟处决却依然是最常见的酷刑之一,也许是因为它能有效击溃被拘留者的意志吧。这种威胁犯人生命的行为对受害者有着深刻而长远的心理影响。援助酷刑受害者中心说,据那些经历过模拟处决的受害者回忆,他们会有好像已经死了的感觉,会恳求尽快结束自己的生命,以免遭到持续的威胁。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