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13军老兵79年对越反击战战场日记(12)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1979年3月6日,晴



自昨日中央军委下达撤军命令后,我军以交替掩护,边清剿边撤退的方式撤退。途中沿途实行焦土政策,能拿走的机器设备等物质,全部拿走;不能拿走的,能破坏的则破坏。目的就是要让越方边境地区的工业经济和电力、通讯、交通等基础设施,倒退30年,以换取我边境地区的长治久安。这也是对越南反华排华的教训和惩罚的一个重要方面,其意义不亚于军事上的打击。


我营奉命于下午3点从维金沿公路撤退至老街市郊外。沿途我工兵和工程兵部队正在辛辛苦苦地对一些大型建筑,用钻机打眼,安放炸药,实施爆破。对那些爆破后建筑物被夷为了平地的,往往会遭到战士们“手艺不精”的评论;而对那些基础柱子被炸断后,大楼似倒非倒,摇摇欲坠,仍然悬浮在空中的,往往会得到“功夫到家”的称赞。这是因为越南人回来后,还得劳神费力地对这些建筑废墟,进行二次爆破。


公路上有不少民用起重机,正在将路边的水泥电线杆拔地而起,装放在车上。对距离稍远不能拔起的电杆,则用导爆索拦腰成排成排地炸断后,取走电缆线。我广大民兵正在积极地用汽车、拖拉机、骡马、自行车、肩挑背揹等各种方式,向国内抢运各类物质。


在这川流不息、蚂蚁搬家的洪流中,有一小队的民兵吆喝着十多只大水牛,在公路上缓缓而行。我问他们怎么不去弄些收音机、电动机?回答说他们的苗寨不通公路、不通电,水牛最值钱。一句话让我心酸。是啊,抗法和抗美援越时期,我们全国人民省吃俭用,勒紧了裤腰带,白白供养了越南几十年,现在理所当然是该让越南这个白眼狼吐点出来了。


17时,连队抵达老街市外围,在郊外一山丘下的几户民房中宿营。我带二排上这个山丘无名高地警戒驻防。考虑到夜色将至,炊事班送饭不安全,加上我们每人随身还携带有三天的压缩干粮,要炊事班不上山送饭了。


此高地,据我国红河国境线只有几公里。山上历经了战火的摧残,只剩下光秃秃的一片焦土。视线开阔,利于夜间防守。但离山下连部约有300多米的距离,中间尚留有坡地空挡,形不成对连部的有效警戒。我同二排长凌世联和几个班长在山丘上选点,感到一个排的兵力,既要控制山头的制高点和山垭口,又要为连队独挡一面,负责其后背的安全,无论怎样布防,都显得捉襟见肘,不能周全。


幸好指导员李泽和副连长马会生天黑前上山来视察,分析此时此地,也许就是我们在国外的最后一晚和最后一站。目前越军大部队反攻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主要是防止越军小股部队和游击队的夜间偷袭。因此,要我先将兵员分散出去,多设几处虚阵,到深夜后再收缩到顶部几个大弹坑内,组成三角形防御,以确保全排自身安全。至于山下的连部,则由其自身加强防御,形成独立完整的警戒体系。


寂静的山岭,空空荡荡。偶尔从远方传来几声狗叫声,左后方几公里外我边境口岸河口县城的灯光依稀可见。上半夜,西边天空上的上弦月,将附近的几个小山丘和山下的农舍、田地、道路,洒上了一层灰白色的月光。午夜后,随着斗转星移,月亮西沉下山,阵地前又是漆黑一团。全体人员高度警惕,时不时地将阵地上的一些空罐头盒,向不同的方向,抛下山去,发出哗哗哗的滚动声,以打草惊蛇,观察动静。但愿这黑夜快快过去,东方早些发白。今夜的口令我将铭记在心,终身不忘!口令:钢盔;回令:刺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