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79年3月3日,晴

我军东西两线的进攻似乎都止步了。西线预案越军316A师的反扑,等候了多天,该部被我39师和149师所牵制,仍继续在沙巴地区犹豫徘徊,不见其有大的运动动作。估计该师在前一段,已遭到了我军的沉重打击,无力再战,只能当缩头乌龟了。

上午,“八一”电影制片厂来了三名摄影师,要补拍一些我营攻打230高地的的战斗场面。团部指定由4连按当时的加强连配置,以实弹进攻演习给予配合。我带二排三挺重机枪参加。这个任务既轻松又愉快,我打重机枪的镜头单独摄了像,另外指挥率领步兵大场面的冲锋也摄了一段。能否上电影,看运气了,但愿能上。

看着公路上川流不息的汽车和民兵在不断地往回运送各类战利品,想到我们驻防重庆那个酷暑难耐的夏天,反正我连饲养班除了驮重机枪和弹药的骡子外,还有四匹战马空着。于是叫文书鲍雪松带上钳子、扳手等工具,叫上曹建国、肖成江、张启才和瞿伦军,到附近几户条件好的房屋内,拆卸了两台白色风叶的吊扇。考虑有朝一日回到重庆后,安装在连队的饭堂和会议室,并顺便抱了一台收音机和一部缝纫机。

下午,团政治处组织干事唐亚山和宣传干事王海鸥来我连了解战场基层政治工作。此二人皆是我四川雅安籍的高中同学,一个是我们111团的“文胆”、笔杆子,一个是少年时期就当选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全国最年轻的油画家。王海鸥挎了一个照相机,我很想在越南战场上照几张有纪念意义的像,于是安排了几名战士全副武装,沿公路将他二人“保驾护航”到了嘎贝岭医院,以图取其具有越南战场特征的背景。不料王海鸥始终不肯,说是有纪律规定,不允许给个人照相留影,害得我们 “空欢喜”,冒着风险,白走了这一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