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童年的记忆]偷瓜


记得上小学5年纪那年,生产队在南河的北岸军营路地种了二十几亩甜瓜。那时,我们几个男同学不好走大路,放学上学总爱顺着河沟边走边玩,南河北岸军营路甜瓜地边就成了我们几个的必经之路。

春天,瓜刚刚扯秧,我们路过时就常常指指点点地说这棵长得肥,哪棵长得好;这块地种的是脆瓜,那块地种的是面瓜……。瓜秧一坐瓜,我们又会边走边指指点点议论,那片瓜地的瓜结的大,那片瓜地的瓜结的多……。看瓜地的三横大爷看到我们指指点点议议论论,就大声喊道:“别看到眼里拔不出来。我警告你们,可别打偷瓜的歪主意,要是让我逮住了,可轻饶不了你们。”

我们说:“三横大爷!看你说的,我们是少先队员,哪能干那偷鸡摸狗的事儿”。

尽管嘴上说,可三横大爷的话也勾起了我们摘个瓜解解馋的念想,只是苦苦没有得到机会。因为三横大爷看瓜看的贼死,用现在的话说,那可真是认真负责,全心全意。无论上学放学,每逢只要我们一走到瓜地边,三横大爷总会很快出现在我们身边,然后又一步不离地跟着我们,像看犯人一样,一直“押着”我们走出或者离开瓜地。瓜熟季节,我们每每被三横大爷“押着”走在瓜地边上,看着地里东一个西一个躺着的金黄甜瓜,瞅着我们眼里热热的,一阵阵诱人的香甜味儿熏得我们心里痒痒的,肠里胃里都咕噜噜直响,口水在我们嘴里咽了又咽。有时,我们也与三横大爷东聊西扯,问问这问问那,三横大爷虽然有时也与我们随便聊几句,但是回答我们最多的是:“小鸡巴孩儿,别给我斗心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心里想的啥! 还是那句话,我警告你们,可别打偷瓜的歪主意,要是让我逮住了,把你们的屁股拧成四瓣!”

一次,二害故意与三横大爷套近乎说:“三横大爷!你是咋弄的呢?种的瓜长得这么好。”

三横大爷看看他:“咋的,想吃瓜?”

二害说:“不!不想。我们往这儿走走,光聞这瓜味儿就聞得饱噔噔的了,不想吃。”

三横大爷瞅瞅我们,“真的?”

“真的!”二害说:“我们敢对天发誓。”

三横大爷摆摆手说:“你们少来那个哩咯楞,我不要你们发誓,就看你们行动。”

我说:“三横大爷,我们上学放学隔三差五就打这儿走,你见我们摘过一个瓜?”

三横大爷说:“那道没有。”

我们说:“就是嘛!你得放心我们。”

走在路上,二害故意做着鬼脸,学着三横大爷的腔调,一摇一晃地说:“我警告你们,可别打偷瓜的歪主意,要是让我逮住了,把你们的屁股拧成四瓣!”

蛋三脸一仰,不服气地说:“厉害个啥,他越厉害,我说不定哪天不高兴了,偏偏要摘他个瓜尝尝,看他还厉害不厉害。”

一天下午放学,老天阴的黑沉沉的,似乎想下雨的样子。我们几个铁伙伴走出南河的芦苇丛,刚刚从河沟的斜坡拐上瓜地的小道,走在旁边的蛋三就拉拉我,悄悄的说:“机会来了咦!”

我不解地问:“什么机会来了?”

蛋三急忙把我们几个小伙伴推回沟下,小声说:“发现没有,三横大爷没在哩。也许怕下雨,在瓜棚里面歇着抽烟哩。也许以为天气不好,认为咱们不打这儿走。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咱摘他个瓜尝尝?”

我说:“那不好吧!”

蛋三说:“那有什么不好的。让他动不动就厉害咱们。”

二害也随声支持说:“啥好不好的,咱就摘一个瓜尝尝,不多摘。一定不多摘,就一个。”

还没有容我表态,二害就说:“蛋三!你去摘瓜,我给你看着点儿。”说完,便穿过芦苇丛爬上瓜地堰头的蓖麻丛中放起哨来,蛋三则悄悄匍匐着爬向瓜地,开始摘瓜行动。看到他们这样,我还能咋的,只能在心里默默祝福他们成功,祈祷可别让三横大爷发觉给逮住。

正在我心里忑忑不安时,忽然我觉得身后有动静。一扭头,发现三横大爷站在我的身边。哎呀!这个三横大爷是打哪儿冒出来的,怎么像个幽灵。我心里想:这下坏菜了。我刚要喊,三横大爷示意不让我叫嚷。然后,就悄悄向蛋三身边移去,看那样子,三横大爷是要抓我们一个现行啊。

这时,放哨的二害也发现了三横大爷,喊了一声:“蛋三!”就“滋溜”一下钻进河边的芦苇丛中。

还没有容蛋三明白过来神儿,三横大爷几个箭步就到了蛋三身后,就势把还爬在地上的蛋三给按住。蛋三一回头看到三横大爷,也“哎呦”一声惊叫,他想爬起来,没能成功,胳膊肘把旁边的两个甜瓜也给压裂了。

三横大爷把蛋三揪起来,大声吼道:“好啊!蛋三!你敢偷瓜?”

不得不佩服蛋三的临危不惧和狡猾机智,在那样的情况下,蛋三竟然一边挣脱,一边也大声喊道:“谁偷瓜了?谁偷瓜了?”

三横大爷大声问:“不偷瓜你往瓜地爬,要干啥?”

蛋三说:“我逮蚰子。”

三横大爷又大声问:“逮蚰子!你逮的蚰子在哪儿?让我看看。”

蛋三说:“还没有逮住,让你给吓跑了”。

三横大爷不相信,仍旧不依不饶:“哈哈!小鸡巴孩儿,给我玩心眼儿,你糊弄谁哩。不偷瓜,那这俩瓜咋回事儿?”三横大爷指指那两个裂开的甜瓜问道。

“那是你刚才一按我,我的胳膊肘子压到了他们,给压裂的呗”。蛋三辩解说:“三横大爷你看,这俩瓜虽然裂开了,还在瓜秧上连着哩不是。我要是偷瓜,我早就该把他们扭下来了,还能长在瓜秧上?你说是不?三横大爷!”

三横大爷说:“我怎么看你们几个今天鬼鬼祟祟的?” 三横大爷语气没有先前那么凶巴巴的了。

蛋三说:“什么鬼鬼祟祟!我们是小心谨慎,怕惊扰跑了蚰子”。并且一再解释说:“我确实是逮蚰子,确确实实是逮蚰子。不信,你问问二害他们俩个。”

“二害!二害!你们几个倒是过来,给我做个证啊!”蛋三大声地喊叫我们,那样子就像求救兵。

我们几个走过去,三横大爷放开蛋三,两眼盯着二害问道:“二害,你钻到那麻子棵底下干啥?”

“干啥?屙屎呗。不信,我领您老看看,我刚刚屙的屎还热乎哩。”二害说。

我也为蛋三求情说:“三横大爷!蛋三确实是逮蚰子。当时我就说逮蚰子别逮瓜地里的那只,让三横大爷看见了说不清。蛋三不听。咋样,误会了不是!”

“那么说,是误会?” 三横大爷问道。

“误会!误会!绝对是误会!”我们三个异口同声地说。

“好!我就信你们一会,放你们一码。下次要是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不管误会不误会,我非告诉你们学校老师,让学校处理你们。”三横大爷摆摆手说:“你们走吧,待会儿,恐怕有雨,快回家吧。”

我如释负重,长出了一口气。说:“三横大爷!我们走了?”

三横大爷说:“走吧!快走吧!”

我们几个刚背过身要走,三横大爷突然又说:“等等!”

我们几个心里一惊,害怕三横大爷反悔,仍旧不放过我们,便不解地望着三横大爷。只见三横大爷弯腰将那两个裂开的甜瓜摘下来,递给我说:“这两个瓜已经裂开了,给你们吃了吧!要不也是糟践到地里。”

这可是因祸得福,把我们几个高兴的不得了。原本就想摘一个瓜尝尝,现在到手俩瓜,能不高兴。二害又蹦又跳地大声喊:“三横大爷!你太英明了!太伟大了!”

“好了!好了!别给我戴高帽子了。快走吧!”

走在回家的路上,二害嘴里啃着香香的甜瓜,问蛋三,“还摘瓜不?”

“摘什么瓜呀!我逮蚰子。”蛋三说。

我看看蛋三,笑着说:“恐怕有贼心,没有贼胆了吧。”

“什么有贼心,没有贼胆儿。咱是少先队员,不干那个事儿”。蛋三拍了拍胸脯,“天长日久,咱们看行动!看行动!”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