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曾经是腐败乐园

德国是两次世界大战的策源地,两次大战,给世界带来巨大的浩劫,德国自身也深受其害。一个以理性哲学著称的国度,一而再的成为战争和极端主义的乐土,这是历史和人类开的玩笑。

20世纪上叶,在共产主义和纳粹主义之间,发生了一场激烈的火拼。今天读历史的人,在这一情节前,很容易把它们当作水火不容的敌人。其实,在这两者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相似和渊源。纳粹主义和社会主义,两者的社会主义理论都强调,经济体制应该是公有制形式下的计划经济,国家掌控社会生产资料,个人服从集体。斯大林的社会主义和纳粹主义另一个相似点是:高度集权的政治模式。两者的区别在于:国家社会主义倾向于精英政治,而社会主义倾向于无产阶级专政;国家社会主义通过对外战争来证实自己,社会主义通过对内斗争来丰富自己。

(希特勒的纳粹主义,比起国家社会主义的初始理论来,增加了种族主义和法西斯军国主义的内容。当然,这可以说成,是希特勒创造性的发展和丰富了国家社会主义。)

1933年,希特勒在德国建成了国家社会主义。1948年,斯大林在东德苏占区建成了社会主义。因此,德国不仅成为了两次世界大战的策源地,也成为20世纪两大极端主义的实验田。

1950年初,民主德国土地改革完成。330万公顷土地被没收,220万公顷土地分给了无地或少地的农民,约100万公顷的土地被用作建立国营农场、林场和拖拉机站等公有制企业。希特勒曾在德国建立了公有制,苏联人说,那是假公有制,他们所主持建设的,才是真公有制。

马克思的社会主义理论在德国实践,应该说,是马克思主义回到了故乡。

1847年,在伦敦举行了共产主义者同盟代表大会,两名德国人出席大会,并受托为大会起草了纲领草案。这份草案,即后来《共产党宣言》,两名德国人、马克思和恩格斯,后来被奉为革命的导师。这一年,马导师29岁,而恩导师,仅27岁。当然,此后的社会主义实践,生产资料是公有制的,而国家权力却是私有制的。这种社会主义,和马、恩的联系,已经可以忽略不计。

勤奋而严谨的德国人,把民主德国建设成了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模范样本。如果一个中国人在20世纪70年代到了东德,一定认为德国是共产主义了。

“持续和稳定地发展经济

民主德国经济发展的速度是比较快的,1950——1970年生产性国民收入翻了两番,每年平均增长7.2%。1971年民主德国进入一个新的发展时期。这一年至1986年,生产性国民收入又翻了一番,每年平均增长4.6%,1987年和1988年又分别增长4%和3%。

民主德国国民收入的增长主要是靠提高劳动生产率取得的。多年来,提高劳动全国人民同心同德,顶住各种压力,历尽千辛万苦,在废墟上重建了家园,1950年工农业生产就基本上达到了战前水平。

1951年开始实行第一个五年计划,集中全国人力、物力和财力,优先发展重工业,尽管遇到许多困难,但经过全国人民艰苦努力,在不到两个五年计划的时间,就建成了能够适应经济发展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

这是当年民主德国的宣传报道。你很难想象,这样枯燥、空洞的文字,来自歌德和尼采的故乡。不过,比起其他社会主义的差生来,东德的宣传,显然还是质朴了些,不够浮夸。

就是这样伟大的建设“成就”,东德的国民收入,不到西德、联邦德国的1/4。

而贫穷,不是最可怕的。

在上世纪40—50年代,东德的共产党,即统一社会党领袖乌布利希掌握国家权力,按照斯大林的模式进行了“清党”,151000名党员被整肃。而当时东德的人口总数,不足1700万人。通过这样的清洗,国家权力高度集中在个人手里。由此为开端,围绕着党的无限权力,逐渐形成了一个官僚特权阶层。

“所谓的特权阶层,就是党内以第一书记为首的主要高干,依据级别的大小,享受着合法的特权。他们可以在商店买到老百姓见不到的、甚至没有听说过的商品,周末和节假日可以到别墅去渡假,而此时人民却在为明天的面包排着长队。官员出行时,往往警车呼啸,行人让路;不管有病没病,特权者享受特殊的医疗服务……为了保卫这种特权利益,在这个权力圈内,特权者严格禁止外人进入。用人惟亲愈演愈烈,裙带关系猖獗。昂纳克当政的时候,干部的自上而下的任命制和任人唯亲的暗箱操作,使得整个统一社会党完全被特权集团把持。这样的体制必然导致溜须拍马之风盛行,平庸之辈盘踞高位,贿赂公行,贪污腐败成风。入党的人感兴趣的不是什么社会理想,而是社会地位……”(丁建弘《德国通史》)

极端主义导致极端的权力,极端的权力导致极度的腐败——在东德,纳粹主义来不及腐败就灭亡了,不过,腐败的事业,由另一个极端主义来继承。

2012年.世界清廉指数排名,德国名列第13位,属于清廉国家之一。在世界大国中,名列第一。有谁相信,这样的一个国家,曾经也是腐败的乐园。

有人说,中国的国民素质低,所以不适合民主。这话有没有道理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在地球的另一端,一个以高素质著称的民族,曾经也不适合民主,只适合腐败。

东柏林的鲁斯彻斯街(Ruschestr.)103号,是一组庞大的灰色建筑群,共有49栋大楼,这里曾是东德国家安全部总部,如今,这里是“史塔西”博物馆。

1989年解散之前,史塔西的秘密警察达到9.1万人。这意味着东德大约每160人中就有一名全职的史塔西。约翰·科勒 (JohnO.Koehler)在其著作中认为,为史塔西工作的总人数可能接近50万。秘密警察监控的范围不单单是“敌对势力”的政治活动,从男女间的调情,到每星期倒几次垃圾,在超市买了何种口味的香肠都被记录在案。在柏林墙倒塌前的约30年里,东德平均每天有8人以“破坏国家安全”的罪名被逮捕。

1961年,为了阻止东德人逃往西德,东德政府修建了举世闻名的“柏林墙”, 柏林墙长达1000多公里,它几乎已经是冷战时代的一个象征。

柏林墙有个很诗意的名字:“西方的中国长城”。这似乎应该是我们的骄傲。不过,它已经被拆除了,所以我们来不及骄傲。

除了柏林墙之外,为了防止东德人逃亡西德,东德一度关闭了所有的边境——

极圈主义的悖论就在这里:既然我们的制度有无比的优越性,为什么不对外展示?既然我们的成就无比巨大,为什么还要怕西方的什么“和平演变”,应该是西方怕我们和平演变才对嘛?我们的国家如此美妙,所以应该向西方大大方方的开放,欢迎他们来参观学习,也欢迎我们的国民出去介绍建设经验,“解放3/4受压迫受奴役的世界人民”嘛!

东德另一项伟大的成就,是竞技体育。

在奥运会的历史上,东德是仅次于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的金牌大户。1968年墨西哥奥运会,东德获得9枚金牌,位列金牌榜第五;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东德获得20枚金牌,紧跟美苏两大国之后,位列第三; 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东德获得40枚金牌,将美国踩在脚下,紧随老大哥苏联位列金牌榜第二……在奥运会的历史上,东德取得了辉煌的成绩,一次次超越超级大国美国。比起同宗兄弟西德来,东德的奥运历史更加辉煌,金牌数量,胜过西德数倍。依靠苏联模式的“举国体制”、面子工程,东德一次次的创造了运动奇迹。甚至,为了金牌,政府体协鼓励运动员服用兴奋剂,造成了许多运动员的猝死或残疾。

相形之下。西德的奥运金牌少的可怜。可怜的西德,只有8万多个民间体育协会,1200万体育人口。

1988年汉城奥运会,东德获得了37枚金牌,以1枚的优势力压美国,位列金牌榜第二——第二年,东德****成功,德国统一。

统一后的德国,奥运成绩直线下滑。当一个国家有正常的民生幸福的时候,不顾健康与性命的拼搏,很少人参与的。而体育,也由此回哦归了它的正常意义。毕竟,体育是老百姓的身体培育,不是国家政治的脸面培育。

1989年12月,东德议会通过了宪法修正案,删去了“工人阶级及其马克思主义政党领导国家”的条款,至此,社会主义在德国的实践宣告终结。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是马克思主义的真理观。在近百年的历史实践中,苏联的实践,东欧的实践,特别是在马克思故乡德国的实践,能不能够证明一个真理,一个真相。

中国的改革开放之初,曾有企业花巨资购买国外淘汰的、过期的工业设备,相关责任人受到处罚。那么又是谁,依然在不遗余力的向国民贩卖国外淘汰的、过期的社会政治经济理论?

1963年,美国总统肯尼迪在柏林墙下,发表了传诵一时的著名演讲:“……让我请求你们抬起目光,超越今日的危险看到明天的希望;超越这道墙看到正义来临的一天;超越你们自己和我们自己看到全人类。

自由是不可分割的,只要一人被奴役,所有的人都不自由。当所有的人都自由了,那时我们便能期待这样的一天到来:在和平与希望的光辉中,这座城市获得统一,这个国家获得统一……”

如今,肯尼迪的愿望,已经实现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又是一堆造谣的臭狗屎。

呵呵,民德公民收入是西德的哪怕就是1/4,那么具体数字是多少?当时东德,西德的福利各是什么水平?当时世界各国收入水平如何?民德收入在世界又占据什么水平?民德的消费又是什么水平?

当时的天朝,韩国,亚洲四小龙又是什么收入水平?这些国家的消费又是什么水平呢?

斯塔西监视东德人很丑陋,东德成了地狱,为何美国监视世界却成了民主的榜样和典范?

你们这些民运垃圾,杂碎,懂得和理解自由的真谛吗?

就好像你们的主子美国没有特权似的,呵呵,你们确信自己在用脑子阅读历史吗?


16楼5622933

不要光顾着扫黄,也该严打网特了!有知识有见解有正经事儿干的人没空搭理他,但不少涉事不深的青少年极易受蛊惑,而且很叛逆,对这些似是而非的论调却很容易接受。张嘴闭嘴都是西方如何先进发达,宁可偷渡去打工也不愿在国内学本领。天天吵着新闻联播净报外国打仗不报好事,没想过国外报的也都是中国的负面消息。一个网特能带出一群脑残,该下重拳治理了!

本文内容于 2014/2/16 11:41:04 被小编a36编辑

更多精彩内容